在今天看見明天

黃宗宏用老爸墓地借了六億元 P.20

這年頭竟然連墓地都可以向銀行借錢!


台鳳集團總裁黃宗宏個人及旗下的幾家公司,向銀行及地下錢莊借了不少錢,名下的土地及資產,能拿來抵押的,也全都抵押光了。在借無可借的情況下,最後黃宗宏的腦筋竟然動到他父親黃成金位於陽明山的墓園上面,他用緊鄰墓園的別墅,向銀行及個人金主共借了六億四千二百八十萬元,而他老爸的墓園土地則是貸款的共同擔保品。

在豪華別墅林立的台北市陽明山上,台鳳集團黃家也擁有一棟占地遼闊的大型別墅,而黃家的別墅最引人側目的是,緊鄰著別墅的是一座氣派非凡、占地近千坪的墓園,這就是黃宗宏父親黃成金的風水地,這塊地當然也可以說是台鳳黃家的「龍穴」所在。


銀行一聽到黃宗宏三個字就頭痛

根據地政資料,民國五十五年,黃家在陽明山購進四筆土地(表)。這四筆土地中,黃成金墓園所在的地號是「華岡段三小段三六三號」,地目是農地,面積三千一百九十五.八平方公尺(九百六十六.七坪)。

而這四筆土地,唯一有建物的是別墅所在的「華岡段三小段三六五號」,地目為建地,土地面積為三千四百二十一.八平方公尺(一○三五.一坪)。

另外兩筆土地,「華岡段三小段三六四號」是建地,面積二千九百五十七.五平方公尺(八百九十四.七坪),另一塊是只有一百八十七.八平方公尺(五十六.八坪)的農地,地號是「華岡段三小段三七○號」。

四筆連在一起的土地共二千九百五十三.三坪,占地頗為廣闊,在陽明山上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由此也可以想像台鳳這個有五十年歷史的老企業集團,曾經擁有過的輝煌歲月。

最近幾年,黃宗宏在銀行眼中,簡直就是個問題人物,除非有足夠的擔保品,否則沒有人敢借錢給他。可是近幾年被債務緊緊纏身的黃宗宏,名下可以拿來抵押的財產,也全都拿出來抵押,有的資產甚至還借了三胎貸款。


借貸無門找上地下錢莊


去年四月二十五日,黃宗宏驚爆跳票消息後,黃宗宏個人及由他擔任負責人的鳳翔、宏華、宏誠、宏信投資、義豐營造及帝門藝術事業等,全都成為銀行的拒絕往來戶。黃宗宏的債信跌落到谷底,為了調頭寸,他只能向地下錢莊借高利貸。

今年,黃宗宏在西華飯店被人丟蛇恐嚇,就是因為與地下錢莊的債務糾葛,而引發的事件。在借無可借的情況下,這四筆土地雖然對黃家意義非凡,黃宗宏也只得拿出來向銀行借錢。
八十六年六月五日,黃宗宏以華岡段三小段三六五號的別墅及土地,設定抵押給中聯信託,共借了四億四千二百萬元,而這塊土地的公告現值也不過才二億四千五百多萬元,因為擔保品明顯不足,便以其他三筆土地作為附屬擔保品。

同時,中聯信託也以華岡段三小段三六四號土地作為主擔保品,借給黃宗宏一億三千零八十萬元,而其他土地也是共同擔保品。如此一來,就演變成黃宗宏用父親墓地向銀行借錢的尷尬場面。八十八年六月,鬧劇重演,黃宗宏以同樣的擔保模式,又向賴姓金主借了七千萬元。因此,這四筆土地的總負債金額為六億四千二百八十萬元。

除了這些債務以外,和中聯信託同屬三重幫的聯邦銀行還在八十九年五月,申請將這四筆土地「限制設定」;據了解,可能是黃宗宏設定給聯邦銀行的抵押品擔保不足,才會提出此項申請,以保障債權。


墓地能借錢嗎?


墓地到底可不可以當作抵押品借錢?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墓地也是地產的一種,同樣也有地籍資料,就法理而言,設定抵押權有何不可?可是,一般金融機構及民間借貸,囿於禮俗,對於墓地這樣的抵押品,大多是抱持敬謝不敏的態度。

原因在於,如果債務人無法還錢或按時繳交利息,要執行假扣押或查封抵押品以保障債權時,墓穴中的遺骨,是不是要先遷葬才能處理後續問題,遷葬難免要挖墳,如此一來不僅茲事體大,而且還頗為驚世駭俗。

同意以墓地作抵押的中聯信託,思考也頗為另類。中聯信託方面表示,雖然同意以墓地作為共同擔保品,有點匪夷所思,但卻是好處多多。

由於黃宗宏的母親、台鳳董事長黃葉冬梅,仍然在世而且就住在陽明山的別墅中,所以黃葉冬梅絕不會允許黃宗宏拿老爸的安息之地開玩笑。因此,中聯信託認為,黃宗宏絕對不敢讓這筆債務出任何狀況。

現在的黃宗宏欠銀行錢、欠金主錢、欠地下錢莊錢,儼然已成為「超級欠錢大戶」,只是借錢借到連死去老爸的墳墓都要拿來作抵押,未免太說不過去了,而在九泉之下的黃成金,如果地下有知,說不定會氣得從棺材中跳出來。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因疫情營收歸零 雄獅董座王文傑:「這是一場世界大戰,現在開始:點滴都要省!」

2020-03-24

「準備好了嗎?」用already還是yet?

2020-04-01

發現老公愛的是男人?妻女仍無悔照顧到生命末期,「因為愛,接納他的全部」

2020-04-15

蘇貞昌率內閣總辭》國發會主委陳美伶:正式被告知520後不續任

2020-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