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洪孔仁執迷影像IC永不悔 P.84

洪孔仁執迷影像IC永不悔 P.84

別人在早上九點上班,他則是忙到早上九點才休息。創業所付出的時間和心血,恐怕是大多數人做不到的,而創業者也正是想做一般人做不到的事。瑞積電子董事長洪孔仁,在國內眾多消費 IC 設計公司中,是少數有本事往「影像」領域進軍的,瑞積也是全球第一家做出單晶片影像處理器( CCD IC )的設計公司。


身邊的同事都知道洪孔仁「家世很好」,從小是富家子弟出身,和許多政商名流都有交情,現在林森北路中廣和好樂迪合作的 V-MIX,也曾經是洪家的土地。不過洪孔仁沒有一絲溫室花朵的脾氣,他頭腦靈活,對創業一直有所憧憬,先是到紐約州立大學求學,然後在矽谷待了半年,以研發影像產品為主,累積一些資歷和經驗後,回台灣和朋友合資做電腦生意。


第一位從影像切入的 IC 設計公司


然而,這個創業處女作,卻因為朋友的惡意倒帳,以賠錢失敗作收。台灣的影像產業環境向來不佳,洪孔仁身懷的知識在台灣無用武之地,因此他轉赴日本,進入日本知名的遊樂器公司 Captom, 做影像品質的測試,繼續往視覺的領域習藝。

有趣的是,從日本學了更多的影像技術,回台灣後的洪孔仁卻是先做 DRAM 的盤商,第一次生意失敗反而是最佳的導師,這一次洪孔仁更懂得買賣的訣竅和人情世故,獲利也就滾滾而來。做 DRAM 生意非常「刺激」,也許只經過短短一兩天的時間,價格就從黃金跌落至糞土。洪孔仁回憶,「我曾經遇到產品從產地上了飛機後,一路飛過來就一路狂跌,到我手上時價格已經跌了十幾倍。」

DRAM 的景氣非但沒把洪孔仁嚇著, 反而讓他從中培養出一套自己的理論,就像是操作股票一樣,懂得何時忍痛殺出,何時大賺一筆。根據這個理論,他一直駕馭在 DRAM 的景氣之前,原本靠這個就能舒舒服服過日子,但是他始終沒有忘記做影像 IC 這個夢想。

細數國內做 IC 設計的公司,做消費性產品的有一百四十多家,但是卻沒有一家完全從影像切入,原因除了影像 IC 容量遠大於一般 IC, 研發門檻過高,還加上日本長期掌握技術,早就已經搶占市場。洪孔仁有研發技術、有一筆資金、有做生意的市場眼光,還有在美國認識的一些相關人才,於是他放手一搏,開始過著不見天日的 IC 設計生涯。


台灣 IC 設計公司還會再倒一百五十家?


說「不見天日」一點也不為過,瑞積剛成立的時候,處女座的洪孔仁有要求完美的傾向,又希望盡快做出成績,所以常常工作到早上九點,合個眼、洗把臉,繼續開始一整天的行程。瑞積的工程師採責任制,看到老闆如此拚命,大家感到身上的「責任」實在重大,腳步也跟著努力加快,在公司成立的第二年,就研發出VCD、DVD、TV 用的影像高傳真 IC。

「國內的 IC 設計公司這麼多,不過其實沒幾家擁有自己的研發團隊,能夠一手包辦研發到生產。」對於應該是研發能力為上的 IC 設計業,洪孔仁卻毫不留情地「吐槽」,直指國內大多數的 IC 設計公司,都是買別人的產品回來做後加工,即使一些著名的廠商也不例外。如果等到大陸晶圓廠完成,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台灣將難以生存,「台灣的 IC 設計公司遲早會倒掉一百五十家」。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樣嚴厲的說法,就是對自家研發能力的高度自信。瑞積的研發工程師除了來自美國 OAK 之外,還有來自日本夏普( SHARP ),在發展無線傳輸的遠端監控系統這一塊,則有一位柏克萊大學的博士負責規畫。 從最源頭 IC設計, 乃至下游的完整產品, 瑞積都一手包辦,此外,瑞積自行開發高速 DSP( Digital Signal Processor )技術,能夠配合自家產品做不同設計,讓品質穩定、成本降低。

一年多前,瑞積打破日本的獨大,推出國內第一個 CCD Camera IC,並且更進一步把原本需要二到三顆 IC 組成的產品,推進到只需要單晶片即可解決,售價比日本產品更低。雖然洪孔仁一直希望能夠「打倒日本人」,現在瑞積在 IC 技術上超越了,但是一時之間仍無法攻入日本市場。



未上市盤價曾喊到三百元


以一台影像監視器來說,鏡片、Sensor (感應器)、IC 是三大組成要素,目前感應器技術還是掌握在日本手裡,買主大多喜歡感應器和 IC 能夠整組購買,因此洪孔仁最頭痛的,就是在感應器技術上弱勢。不過後來洪孔仁發現,韓國三星只會做 Sensor,所以立即和三星洽談合作事宜,兩國連手威力倍增, 瑞積和三星組合的一套產品,可以比日本便宜八美元,台灣企業已經大都改用瑞積的產品,反攻日本也露出一線曙光。

產品賣得比別人更便宜,是洪孔仁更快拓展版圖的優勢之一。一套家庭用的無線監控系統,只要一萬元就能安裝完成,一張能讓電腦系統切換電視系統的 IC 卡,售價也在一千元以內。 瑞積今年十一月將推出的新產品:筆型錄放音 + 照相機,打算一支只賣三百元,洪孔仁不怕被人批評打壞市場行情,因為他確定不但能讓產品普及、消費者滿意,更能保持合理的利潤。

不過,產品便宜,洪孔仁對瑞積的股價掌握,可就顯得「惜股如金」,想要入股的投資者,付出的金額不菲。瑞積辦公室樓下就是知名的普訊創投,普訊也曾經談過一股四十元投資,但是洪孔仁回絕了。瑞積在未上市的盤價,曾經一度出現三百元的驚人高峰,對如此的「知遇之情」,連洪孔仁都感到訝異:「我真佩服這位投資人的勇氣。」

去年瑞積的營業額粗估在十五到二十億元之間,每股盈餘五到六元,以一家成立三年多的新兵而言,成績相當出色。今年洪孔仁還請來前農委會主委林享能,擔任瑞積副董事長,希望借重林享能的外交手腕,推動瑞積的國外業務。會有這樣的特殊人物加入,顯見洪孔仁的政商關係確實很不錯。

延伸閱讀

當年創業連老師都不看好 如今她的公司已是「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Q2獲利創新高、H1毛利率逾35%!

2021-07-26

股市恐迎來20%修正?3組數據讓投資人好焦慮 「這個國家」疫情變化將牽動市場情緒

2021-07-20

「史詩級泡沫」破裂前兆?3因素讓股市波動加劇 市場大咖提醒投資人該小心了

2021-07-12

兩岸三地 新融合的開端

2014-09-11

「白馬股」殞落的股戰省思 ——陸、港股災教訓啟示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