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鮮人就業 P.16

新鮮人就業 P.16

/撰文/谷月涵/整理/吳光俊

名人專欄

交銀俏俏併入長榮版圖?揭開長榮集團真面目

2001-08-02 19:50

前一陣子正逢學校的畢業旺季,我有機會到幾所學校向應屆畢業的學生演講;想到整體的景氣這麼差,又看到這群即將步入社會的年輕人,心裡就替他們覺得壓力沉重。

其實我的運氣也很背,一九七九年大學畢業及一九八三年研究所畢業兩個階段,剛好分別碰上美國兩次的經濟衰退,前一次是因為第二次石油危機,後一次則是遇上第三世界金融危機。我在研究所念的是國際關係和金融,當時美國受到金融危機的嚴重影響,讀這兩個領域的人都不吃香,企業中的這兩個部門不是縮編就是裁撤。 我是紐約人,而華爾街的訊息靈敏無比,以我的專業背景在紐約是混不下去了,所以就往北走,找到波士頓銀行一份國際業務的工作;如果照當初的規畫,未來很有可能派到海外籌設分行。不過金融風暴的壓力過了一年才吹到波士頓,銀行這時決定將我的部門縮編;突然間沒了工作,心裡當然震驚不滿,後來自己想辦法在銀行另一個新設部門找到位子,負責公債部門的避險操作和研究。 其實當時波士頓銀行並沒有整體上的經營問題,不然也不會一方面縮編,另方面又設立新部門,純然是組織調整,以達到最佳的競爭能力。不過事後我們也覺得這家銀行的反應太慢,華爾街早在一年前就警覺到國際金融情勢的惡化,波士頓銀行要到一年後才感受到;也幸好如此,否則我連第一份工作都沒有著落。 事實上,我在研究所時期曾幫一家銀行做過與共產國家交換貿易的業務;當時很多共產國家缺乏資金,但是卻有不少實物,我們就與他們進行以物易物的貿易。由於有了這份半工半讀的經驗,所以後來我與花旗銀行洽談時,花旗正需要一個派駐香港的人,他們也對我滿有興趣的;問題在最後他們問我,你在香港有沒其他的工作收入?我說為什麼這麼問,他們回答,因為香港的生活費很高。這下我就知道了,他們給的薪水很低,不夠我在香港生活,所以後來才會到波士頓找頭路。 在波士頓銀行的第二個位子是研究及操作現貨、期貨、選擇權等商品與利率變化間的相關性,以從事避險套利操作,公司希望能在其間找出更大的利潤空間。這個新部門所面臨的問題是,交易量不大,找來的人沒經驗,公債市場機制太完美,很少有賺額外差價的機會。 成立這個新部門的目的是為了能有固定的收入,並藉由這套系統所算出來的投資組合樣本,開發衍生性產品,然後再把客戶的資產放進系統中運作。比方銀行客戶貸款多採浮動利率,期限三十年;可是客戶隨時可以還款解約,一旦解約,當初吸收的長期存款利息還是照付,為了鎖定這方面的不確定風險,銀行才會動腦筋找出避險工具。 銀行對利率的敏感度很高,但是一般客戶不一定感受得到,因此銀行可以利用投資低風險衍生性產品的方式,將存款客戶引導為投資客戶,在固定利率或浮動利率之間賺取穩定的報酬。 這套模式在紐約的銀行早已行之有年,波士頓地區的業者反應比較慢,等知道有這種玩意後,才急急追趕,四處找人草率成立這個部門,我也才有機會在波士頓銀行第二次就職。 不過最後波士頓銀行還是因為競爭力不夠,被 Fleet 公司吃掉。 印度人的數理觀念很強,電腦及數字都難不倒他們;當時我們部門就有一個印度人,負責研究經濟、海外市場、利率動向,再寫出程式預測公債會漲會跌。印象最深的是, 因為那時 Bloomberg (彭博資訊)的系統還很貴,銀行只有少數台; 每隔一段時日, 印度老兄就會從他的辦公室踱步出來, 看看我們桌上的Bloomberg 報價行情, 邊看邊搖頭,再用印度腔很重的英文說:「 The marketis acting irational today! (今天行情的反應很不理性)」也就是說, 公債行情很少跟著他的程式預測走;講得更白一點,就是他的程式常常摃龜。 這種遊戲與兩位諾貝爾獎得主所經營的 LTCM 類似,錯誤率很高;理論上是外在環境發生了什麼現象,它就會預測出某種結論;只是現實的環境一直在變,不太容易掌握所有的變數。如果完全依賴歷史的經驗,賠錢的機會還是不小。 在波士頓銀行三年的時間我學會了兩件事,第一是不要以為公司會一直照顧你,自己隨時要準備一旦情勢不好時的出路。第二件事是市場沒有白吃的午餐,像波士頓銀行這麼大的一間金融公司,還是會想要在市場抓出無風險的利潤,結果卻賺到無利潤的風險。 由於在波士頓實在夠久了,這家銀行的作業系統和專業能力還是很落後,三年後我決定從波士頓回到紐約華爾街找工作。運氣不錯,在 Bear Stearns 證券找到新的工作;面試時,一位主管知道我在波士頓銀行從事公債套利的工作,便問我從這裡賺了多少錢?我回答 two thousand (二千元);他以為我講的可能是「two million 」之類的暗語,所以又問:「我是指,你真正賺了多少錢?」我:「就真的是二千元,而且還是同事中成績最好的, 其他人多數是賠錢的。 」Bear Stearns 最後還是錄用我,不過做的是證券交易, 在波士頓銀行三年的公債經驗幾乎派不上用場。 記得我曾經提過,那時有個人在美林證券開發電腦程式,計算房貸證券化後的格變化,可是程式有問題,以致美林虧了一億多美元,當場就把他開除了。不料Bear Stearns 的老闆居然把這位老兄請過來,從事相同的工作, 旁人大惑不解;老闆的解釋是,這位老兄犯過價值一億多美元的錯,這種經驗十分難得,相信他不會再犯同樣的錯了。果然 Bear Stearns 日後在房貸證券化的市場變得很有競爭力。 多數人認為美國公司很愛挖角,一旦苗頭不對,也很輕易裁員。挖角事實上會造成公司人事成本的上升,因為挖的人一定要高薪才願意轉台,而為了自家公司原本不錯的人才不被別人挖走,所以也要給高薪;因此美國公司的薪水不但比亞洲高,甚至比歐系公司都還要高。 不過相對的,美國公司也不會輕易對員工做出承諾或保證,需要你的時候,敢給你高薪,一旦用不到了,lay off (裁員)也是家常便飯。因此員工和公司的關係是,你覺得公司還好,便留下來,萬一有更好的機會,或是覺得不對了,也隨時拍拍屁股走人。 在波士頓銀行快待滿一年時,上司告訴我,對不起,你的位子沒了;當時心想我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這麼對我;等到找妥新部門的位子後,我就開始想,既公司對我沒有保障,只好自己找保障了,所以才會有後來到 Bear Stearns。 在Bear Stearns 一年後被調到英國,待了快兩年, 正好霸菱在找派到遠東地區的人,於是我便來到台灣,展開為期十三年的台灣生活。這就是我的就業經驗。 對台灣即將或已經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來說,不巧碰上景氣低迷階段,有能力的話,其實繼續升學是一條不錯的路。可是研究所不一定都考得上,而且學費也不便宜,繼續念書也可能會錯過一些賺錢的機會,尤其台灣男生要當兵,因此大多數人還是躲不過就職的壓力。 我給初出社會的年輕人的建議是,先找一份有意思的工作,不一定高薪,但是可以讓你先對社會實務有個了解,而且讓你做得很有勁。如果這份工作讓你有成長的機會,就算不是繼續在這家公司待下去,對未來換工作也很有幫助。千萬不要眼高手低,或是以為工作不好找就每天混日子,抱著這種心態的人,即使等到景氣好轉,好工作也不會找上他的。 (谷月涵的電子信箱: mrtaiwan@mrtaiwan.com.tw, MrTaiwan.Com 的網址:rtaiwan.com.tw )

延伸閱讀

侯孝賢

2015-06-11

陳芯宜 用求真精神癒療浮躁的台灣

2015-05-07

創新產業驅動轉型 高雄成為體感科技大城

2018-11-23

5G加持+好萊塢與矽谷空前合作 「它」將成為短影音界的Google

2020-01-15

金馬終身成就獎》侯孝賢刻意「背對觀眾」、不為任何人創作,一個起手就驕傲台灣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