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許先生與蔡小姐 P.43

許先生與蔡小姐 P.43

許勝雄在國內企業界,除了是每年創造上千億元營收的集團掌門人,同時也是以「疼老婆」出名的企業家, 而他也坦承自己是「 PTT 俱樂部」的一員,如果以許勝雄過去創造的「愛妻實例」來看, 說他榮膺「 PTT 俱樂部」會長也不為過。

就和台語俗諺的「疼某大丈夫」一樣,許勝雄和太座蔡麗珠是業界有名的恩愛夫妻檔,而生肖屬羊的許勝雄與屬虎的蔡麗珠是絕配組合,「羊入虎口」的成語,更是幽默風趣的許勝雄,經常掛在嘴邊的形容詞。

許勝雄和太太之間的軼事不少,其中最有名的,應該就屬「擦背之樂」了。


洗鴛鴦浴享受擦背之樂

古人有所謂的畫眉之樂,而許勝雄獨創的擦背之樂,則是因為一個人洗澡的時候,背部是最不容易清潔到的部位,因此結婚多年以來,許勝雄都是和太太一起洗「鴛鴦浴」,相互幫忙擦背,有了肢體和情感上的雙重交流,夫妻兩人的感情自然能夠長保如新。

許勝雄說之所以會對小他七歲的太太特別好,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對二十一歲芳齡就嫁入許家的太太,心中一直有一份愧疚之情。

「我和太太認識的時候,她還只是一個高三的小女生,兩年後為了嫁給我,她只好把讀了四分之一的大學辦休學,嫁入一個擁有四十多名成員的大家庭。」

許勝雄說當時剛退伍的自己剛好二十八歲,由於本省習俗規定二十九歲不能結婚,祖母又一直希望身為長孫的他能夠快點成家,所以許勝雄只好和太太商量,看是不是可以早點完婚,「當時決定之後,我們兩個人還在新店的碧潭抱頭痛哭。」

因為許家是桃園地方的望族,光是吃一頓飯,家庭成員加上員工,就得席開八、九桌,每天光是張羅茶米油鹽,許太太就已忙得不可開交,一個原本生活得自由自在的天真少女,突然搖身變成豪門大戶的長媳,肩頭的壓力可謂不輕。


各有事業重心,相互照顧不互相干擾

「我們家又是傳統的大家庭,大男人主義的氣息比較濃厚,所以也讓太太吃了不少苦。」對於太太的委曲成全,許勝雄一直記在心裡,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都讓許勝雄特別珍惜與太太之間的關係。

關於夫妻相處之道,許勝雄說婚姻和事業一樣,同樣是需要經營的,主動關心,讓對方感受到關懷是很重要的表現,「想想看,每個人每天工作受到的外界挫折已經夠多了,如果不去體貼包容,婚姻肯定很難繼續下去。」

另外,許勝雄說自己下班後,從來不和太太討論公事,以免工作壓力轉嫁到家裡來,而許勝雄本人也不贊成夫妻同在一個公司任職,「三弟勝豪也是從事電子業,弟媳又剛好是外文系畢業的,本來我父親希望弟媳能進立寶幫三弟,但是我堅決反對,認為雙方業務上的接觸頻繁,一定會影響到婚姻品質。」

目前蔡麗珠主要負責許潮英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的運作,經常得往中南部跑,忙著幫交通不便的原住民部落興建育幼院,而夫妻兩人各有各的事業重心,彼此照顧卻不會相互干擾,這種互動方式,也讓許勝雄和太太的關係,一直維持如同新婚般的甜蜜溫馨。


我經常偷看我太太

許勝雄不但自己疼老婆,也教育金寶旗下的員工一定要多愛老婆一點,不過自從兩個女兒結婚後,許勝雄的愛妻功力,似乎正面臨女婿們的強力挑戰。

許勝雄說有一次他聽到大女婿在向女兒要零用錢,說是要存錢買禮物送她,又常見到女婿經常送上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花束,好討女兒的歡心,連他也自嘆弗如,直說:「我疼老婆的排名過去都是第一,現在恐怕要落到第三了。」

家中的大小瑣事都由太太打理,就連上班的薪資所得,許勝雄也全數繳交「公庫」,至於買香菸和收藏藝術品的零用錢,都是靠參加關係企業董監事會議的車馬費所得,「不過還是有但書,如果車馬費是現金就歸我,如果是支票就算老婆的,所以我都希望他們盡量多發現金。」許勝雄開玩笑說。

「我經常偷看我太太,心中總是覺得很滿意。」雖然不如時下的年輕人大膽開放,會以 Honey、Sweet Heart 來稱呼另一半,但許勝雄也從不直喊太座的名字,平日反而都是以「蔡小姐」來稱呼對方,因為他認為這是尊重和尊敬的表現,看起來或許略顯生分,不過這正是許勝雄獨特的「許式」浪漫。

延伸閱讀

老年人罹癌不適合化療?醫師:視情況而定

2019-10-24

40次化療也打不倒她!卵巢癌不斷復發,54歲仍樂觀抗癌「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開啟另一扇窗」

2019-10-20

不是腸躁症?肚子痛半年確診大腸癌,順利抗癌重返職場

2019-09-27

爬山、甩手、睡覺...李開復癌後重生,善用5招樂觀抗癌

2019-09-12

全身長癌細胞醫生都放棄,卻奇蹟不藥而癒!她體悟:來人間一趟,就該無懼過日子

2019-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