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從阿根廷危機中學到什麼 P.94

台灣從阿根廷危機中學到什麼 P.94

最近阿根廷發生了嚴重的經濟危機,披索暴跌、街頭暴動四起、百貨店被搶,為此短短一個月內換了三位總統,央行總裁辭職。可惜阿根廷的此一亂局很少被我國報紙報導。由於其過程有很多值得我們借鏡及警惕的地方,爰做分析就教於讀者。

搶錢大戰地方獲勝

本月十八日各報均以特大標題報導「馬英九版財劃法三讀過關」的大消息,一場中央和地方的搶錢大戰似以國、親、新三黨在野聯軍的壓勝收場。新法將營業稅、所得稅及貨物稅提撥充做統籌分配稅款的比率提高,北、高市及二十一縣市之分配比率一律以法明定。

依照新版財劃法,統籌款可由一五六八億元提高為三一一一億元,大增一五四三億元,相對中央政府的預算規模將縮減一成。官員們面對這樣的粗暴立法,也只有徒呼奈何。會不會因此一再種下中央政府債台高築的嚴重後果,值得觀察。

就在財劃法闖關的同一時刻,位在我們地球另一方的阿根廷央行總裁馬卡羅尼遞出了辭呈。我國立法院之亂象非始於今日,同樣阿根廷的經濟財金危機亦非一日之寒,已有十年的歷史,至去年才急遽惡化。

阿根廷外匯市場不得不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關閉,至今年一月六日才立法結束了十年之久的一比一匯率釘住美元的聯繫匯率制,並將披索貶值四成,改為一.四披索換一美元。十日披索回復交易,至十五日雖然央行極力干預,仍以一.九五披索兌一美元之低檔作收。民眾即持續攻擊花旗、波士頓等美國銀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及各地的營業場所洩恨。一場更大型的動亂似乎在醞釀之中。

阿根廷的三大亂源||唯自由化、強勢披索與債台高築

阿國並不是沒有資源,它有廣大的國土,三千多萬人民,曾經是全球十大富國之一。由十大富國淪落到經濟破產,阿國大概是近代史上少有之實例。阿國何以至此?十多年前梅南當選阿根廷總統後,旋即展開一連串經濟自由化的改革,認為自由化可使資源、資金做最有效率的分配,創造新的需求,活化經濟。

但經濟的現實絕非如此單純。自由化是趨勢但非萬靈丹,它需有法制及客觀環境的配合方能奏效。自由化對土地狹小的島國(如新加坡),或資源豐富、土地廣大、工業相對發達的國家(如美國、加拿大、中國),或進行於人口、土地、資源相埒之國家間(如歐洲的德、法、英、伊、西間之自由化)確實有效。

但對農業為主、欠缺工業基礎的國家如阿根廷,即必須是漸進的,亦需其他制度之配合,如有效率的專制政府或上軌道的民主體制等。問題是阿根廷並不具備此等條件,十年來阿國政局並不安定,民主經驗亦不足。

兩年前上台執政的公民聯盟激進黨在國會只是一個少數黨,各項法案處處受到多數培隆黨的掣肘。阿根廷亦沒有足以與西方國家競合的工業基礎與企業文化。不具條件而貿然自由化的後果是外國獲利,國內卻造成財富集中、貧富懸殊,反成經濟發展的不利因素。一九九七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前,泰國的自由化過程中犯了同樣的毛病。

穩定幣值與自由化是美國學者及官方一向開給他國的定式藥方。十年前梅南總統所推行的經濟革新就是完全師法美國。梅南除深信自由化是阿國經濟唯一活路外,亦將穩定幣值視為提升國力的金科玉律。「貶值未必有利出口」、「貶值有招致負面效果的高度風險」,一直是美國學者告誡各國央行的口頭襌。


穩定幣值、自由化是美國學者開的定式藥方

阿國央行就在國際貨幣基金( IMF )的鼓勵下, 於一九九一年採取了披索美元連動匯率機制,以抑制通貨膨脹。初期此制確實發揮了功效,但當阿國堅定維持一兌一的披索美元聯繫匯率之時,周邊的巴西、智利、墨西哥等國幣值都相繼做了大幅度的調整(請參閱表一)。

巴西自九四至二○○一年的七年期間貶了一七三%,智利亦貶六四.一%,墨西哥九二.八%,若與九三年底墨西哥幣值比較更是大貶一九四%(即由九三年底的三.一墨西哥披索兌一美元,貶到二○○一年底的九.一五兌一美元)。

尤其在九七年韓、泰、菲、馬、印等國紛紛對中國人民幣之超貶做了部分調整之後,阿國產品不但在美洲,且在全球市場均變得太貴,而自由化政策又讓全球產品長驅直入阿國市場,阿國產業不是紛紛出走,就是關門大吉,失業率隨之攀升至一八.三%。

阿國政府對產業之出走真的視若無睹嗎?應該不是,阿根廷高達一三二○億美元的債務,是阿國在九七之後仍然不敢牽動聯繫匯率的主要考量。天文數字的債務確實已到達「貶值有招致負面效果的高度風險」之境界。

亦即阿國想貶值亦無貶值的本錢了。只要貶值一成,阿根廷的政府及企業就得多負一四○億美元等值阿根廷披索的債務。外債越多,國內反對貶值的聲勢即越大。「穩定匯率為當務之急」等針砭貶值的理論就成為主流,直至經濟崩潰為止。

債台高築的另一推手即是阿國各省山頭主義的揮霍,與中央的安撫所帶來的無節制政府開支。阿根廷就在唯自由化、強勢披索、債台高築的相互激盪、惡性循環下,走入經濟全面破產之路。


台灣對阿國之困境不能等閒視之

不巧的是,阿根廷所經歷的三大亂源也在台灣播種萌芽之中。立法院強行通過的財劃法正是阿國地方山頭在台的重演。十年前阿國總統誤判該國的客觀環境,認自由化是阿國唯一可走的路,導致阿國產業的出走與失業之增加。同樣,台灣十年來也瀰漫了一股唯自由化思惟與論調,迫使政府就範。

「大陸是我國經濟唯一的希望」、「自由化是一條不歸路」就是此論調的代表作。筆者並不反對自由化,且一直是全球化、自由化的擁護者,只是自由化、全球化,不能無視於國內經濟之空洞化與邊陲化。在文化、語言相同,地理距離緊接,人口土地大小懸殊等等客觀條件下,中國可以對台大談自由化與市場機能,但台灣對中國卻完全不具「唯自由化」的條件。

台灣對日本、東南亞、歐美均可無保留地自由化,唯獨對中國大陸必須有漸進式的思惟,方能確保台灣經濟的安全與產業轉型的順利。現今台灣經濟問題已不是對大陸投資不足、開放不夠,而是投資過多,多到金額、件數、速度均為世界之最。

十年來我國經濟成長率慢性下降(平均低於韓國、新加坡)、失業增加、房地產價格下跌、股市十年來一直在四千點至一萬點間來回踏步等等,均表示台灣在龐大的中國磁引下被邊陲化的事實,也是國人必須正視的問題。

阿根廷披索緊盯美元不動的做法,長期下來,招致阿國經濟之破產,相形之下台幣走勢確具彈性。但由於十餘年來台商投資中國熱潮不斷,這些有意前進中國的廠商自然希望台幣維持強勢,以利布局,形成一股難以抵擋的「強勢幣值」維護集團。

想以台灣做為跳板的外商以及對台做短期性投資的外資,同樣也不希望台幣貶值。近年來隨著廠商對外舉債之增加,也紛紛投入至「維持強勢貨幣」的陣容。這一股壓力使台幣成為環太平洋亞洲區內僅次日本的強勢貨幣。

一九九七年來東南亞金融危機,本質上是環太亞洲國家面對中國人民幣大貶後,所造成的區域經貿情勢之歪變所做的集體性調整。我們以此為準加以觀察,即不難發現台幣是區內最為強勢的貨幣之一。(請參閱表二)

則東南亞金融危機後至二○○一年十二月底的集團調整中,台幣貶值(兌美元)二五.七%,韓元四八.四%,馬幣五○%,泰銖七一.三%,菲幣九五.八%,韓元貶值的幅度幾為台幣之兩倍。而很巧的是屬於強勢貨幣的日本與台灣,去年經濟之表現也是環太亞洲中最差的兩個國家。


韓元貶值韓國經濟表現好

去年十一月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也注意到此一現象,認為韓國在此波匯率調整中(即一九九七至二○○一),讓韓元大幅貶值並阻止韓元再升值,是韓國經濟表現比台灣為優的重要因素(註:韓國在此期間累積外匯存底至一千零二十八億美元)。

筆者絕非無條件的唯貶值論者,也同意「貶值非解決經濟問題的萬靈丹」,但人民、政府都很上進,都以貿易為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的國家之間,幣值確是主宰一國經濟表現的關鍵因素。若不明乎此,罔顧鄰近國家之動態,維持相對強勢的匯率,長期下去,必懲罰國內之生產,嘉惠外移的廠商與競爭對手國家之經濟。

我國過去外債不多是平安度過東南亞金融危機的主因之一。韓國企業過去肆意舉債,雖然一時滿足了企業之企圖心,但經一九九七之教訓後,已改弦易轍。反而是我國企業近年來為了布局中國,海外舉債漸成風氣。據報載,職司海外投資的投審會亦受此風之影響,審查大額投資大陸案時,只要資金借自國外,將予優先放行。

果如此,整體企業的外債必快速累積,只要一家企業海外借款十億美元,不出幾家必外債高築,連一九九七年代的韓國也必望塵莫及。若為彌補國內生產性實質資金之西移,持續引進外資投入我國股市,即這些短資加上外債高築的企業都將成為強勢貨幣的代言者。強大無比的壓力必阻擋任何貶值的嘗試,結果使幣值慢性偏高、產業出走、失業增加,直到真正危機的爆發。阿根廷、一九九七的泰國均是可借鏡的經驗。

當然現今台灣絕非阿根廷。以現階段言,台灣外債不算多,投入股市的短期外資仍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也因此,在此波年初日幣貶值期間,央行還能適時反應作小幅調整,只不過,若政府持續聽從唯自由化的論點,一面又維持相對偏高的台幣匯率,任憑企業西遷,以外債滿足對大陸之布局,即無異重蹈阿根廷的覆轍,地方山頭也持續爭錢,即我國經濟再也不能高枕無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阿根廷前車之鑑自不能掉以輕心。

延伸閱讀

發現台東令人感動的力量

2012-03-01

老謝:海洋垃圾令人怵目驚心!

2019-02-11

海洋垃圾比想像中可怕!

2019-05-13

老謝:可惜了!我們對海岸線的資源不夠珍惜!

2019-07-14

大家悶太久!逾8000億國旅消費蓄勢待發 台灣觀光產業漂亮重生的契機來了?

2020-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