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悶騷王偉忠 想被看到卻不願被盯著看 P.56

悶騷王偉忠 想被看到卻不願被盯著看 P.56

標幟時代的任何創作,都會是好的作品;當前台灣社會的政治亂象,就在「王偉忠式」的嬉笑怒罵間,被徹底解構。

但王偉忠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他甚至否定自己創造的權威,因為那就成了他自己嘲諷的對象了。

這樣的王偉忠,需要走認識,也需要被解構……

「請把鏡頭轉給那隻...。」「我要跟董唸台說話。」每天晚上,「二一○○全民亂講」的叩應時段,讓攝影棚內的氣氛更顯熱鬧,來自全省甚至上海、新加坡的觀眾迫不及待要上線與政治偶像對話,現場導戲的王偉忠也期待觀眾迸出妙語,替節目製造即興笑果。

不管電話的那一端傳來的訊息是挖苦、鼓勵或是以假為真地責罵,「全民亂講」的叩應就是少了族群對立的煙硝味與情緒性謾罵,演員煞有其事針對嚴肅議題發言,乍聽有理實則不合邏輯的言論,演出者自己聽了都會忍不住笑場。

但這樣的笑場,是王偉忠要求的一種表演內涵;他相信,虛擬與真實間,應該要有分際,而戲劇就是戲劇,不能與真實的政治人物混淆;他相信,如果喜劇演員角色扮演過分真實了,反倒失去喜劇的效果。

去年,叩應節目被指為台灣亂源,經過各界口誅筆伐,叩應節目的氣勢未見消退。數月前,王偉忠的「二一○○全民亂講」開播,將叩應節目套上喜劇外衣,矛頭直指叩應節目鼻祖「二一○○全民開講」,反而讓更多的觀眾意識到叩應節目的問題,而這正是王偉忠強調「好笑所產生的力量」。

「全民亂講」讓觀眾又回想起那位「連環泡的王偉忠」,這位十九歲進入電視圈,擅長以喜劇嘲諷社會現象的電視才子,經過二十五年歷練,現已跨足電視製作、廣播節目主持、經紀人,出書與拍廣告全方位的電視人,演藝界三大家族(小燕家族、憲憲家族與偉忠幫)裡,王偉忠是唯一堅守幕後的「家長」。

王偉忠從小在嘉義眷村長大,整座眷村就像一個大家庭,讓他感受到濃濃的人情味,卻也讓他發現階級的存在,王偉忠說,「開飛機和管發電機的人待遇有差,住的房子大小有別,連子女上學分班也是照軍階。」

王偉忠是家中的老么,他的父親是位幽默風趣的東北老士官長,與孫越是莫逆之交,在世時,孫越時常到王家找他小酌聊天,自由的環境是培養創意的搖籃,家境雖然不富裕,但是父親開明的管教方式,影響了王偉忠性格裡富創意、關懷的一面,而存在他周遭無形的「階級」意識,則合理解釋他為什麼老想挑戰威權。「半是遊戲,半是信上帝。」雖然王偉忠不是基督徒,但是好友卜大中卻用這句話,貼切地形容王偉忠對人生百態既嘲諷又嚴肅的態度。

「我是個不能有老闆的人。」王偉忠說,與葛福鴻合作多年,他始終把葛福鴻當大姊,而不是頂頭上司,正因為如此,玩創意, 他才沒有 glass ceiling (玻璃天花板)的問題,始終保持赤子之心來觀察世界,也因此,他腦中的創意才能付諸執行,成為一部部膾炙人口的電視作品,而這些作品往往反映了某一時代的社會趨勢縮影與印記。

不過,他並未將自己的角色局限在「以喜劇揶揄社會現象的製作人」,這幾年,他與 ASOS 姊妹、阿雅、錦繡等新生代藝人簽約,又發掘鮑佳欣與夏禕等主持人,目前他旗下的藝人約二十位,王偉忠的頭銜裡多了經紀人的職稱,身分也已跳脫單純的創意人。

最早在十年前,王偉忠開始接觸經營管理,他坦言,內心曾經抗拒角色的轉變,「有人當大哥大姊,我只要當高級職員,玩玩創意,贏了算我的,輸了計別人帳上。」直到年紀漸長才思考,這樣高不成低不就的過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人生到了某一階段,勢必要更上層樓。」他才慢慢接受經營者身分的王偉忠。

身為經營者,在公司裡,王偉忠桌上的文件與報表多過企畫案;在外面,他試著打進中小企業的社交圈,他參加扶輪社,與一些企業主成為好友,交換經營心得,在媒體裡,他也進入經營層,掛名董事、顧問等職務,頭銜愈來愈多,只是,骨子裡頑皮的王偉忠,個性還是改不了,「每次聚會都要唱(茉莉花),我受不了,就退社了。」不參加正式聚會,他還是與幾位扶輪社好友保持聯絡,「人不能在自己熟悉的環境裡找自尊,要偶爾脫離本行,多認識各行各業的人。」

在演藝圈,經紀人王偉忠總是能捧紅那些看起來不會紅的新人,他為什麼眼光獨到?王偉忠自認,他有藝人敏感脆弱的特質,在與藝人聊天的過程中,他會找出這位藝人的特質,在他眼裡,藝人是有才華的人,而且分成兩種:不讓他表演他會死的天生好手型,如許效舜與大炳,隱性的藝人則是站到鏡頭前才開始發光發熱,這種多為演員。「我欣賞有才華的人,也盡力幫他們找展現個人特質的舞台。」

王偉忠堅持隱身幕後,他如何替旗下藝人爭取更多的曝光機會?王偉忠表示,跨足幕前幕後的經紀人,可借用自己的知名度爭取節目約,連帶提拔旗下藝人,他沒有這項優勢,只好改由培養優秀的幕後人才,並與媒體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製作好節目,再把包裝好的節目與藝人放到頻道上,「很辛苦,不能立竿見影,卻能長久經營,藝人也不會因為你光芒淡去而失去舞台。」

雖然王偉忠堅持隱身幕後,但畢竟還是一個「知名人士」,在公共場合,他知道人家在看他,他也希望讓人家看到他,「但是,我不想被盯著看。」

王偉忠以節目與藝人為核心,向四周延展發揮他們的效益與影響力,而年代頻道家族、公共電視與中天都是王偉忠爭取到的平台。現在,王偉忠手上有七個節目在不同的平台上曝光,當他透過「整合行銷」的概念幫藝人出書、出唱片、接戲,不斷向外擴張事業版圖的同時,王偉忠也努力將好的創意與好的執行結果連接起來。

兒童英語教學節目「魔法 ABC 」是王偉忠認為「最清楚」的案例, 有一陣子,國小生學英語的話題正熱,他觀察台灣的兒童有學習英語的需要,但是並非每位家長都有能力聘請英文家教,「看電視學英文不用錢。」王偉忠靈機一動,開設一個英語教學節目,就能創造公平受教育的機會,於是,他找來哈佛畢業的鮑佳欣主持節目,不但捧紅鮑佳欣與節目,還出版有聲書。此外,阿雅的剉冰舞與小S 的「徐老師瘦身操」,又是另外兩個王偉忠以整合行銷操作成功的例子。

從這些成功的企畫案去追溯王偉忠的創意來源,往往會得「有趣」(interesting )兩字,「我做一件事的出發點通常是『我想完成』,很少考慮『目的』。 」小 S 在綜藝節目裡隨興發想的徐老師瘦身操單元,受到年輕世代歡迎,成為一種流行,王偉忠覺得很有趣,就幫她集結成書,沒想到,居然讓小 S躋身暢銷作家之列。

「成功了就是 marketing,失敗了就是媽媽咪呀!」對於行銷,王偉忠也有他的定義。

王偉忠思緒敏銳,講話簡潔,唯獨提到做節目的原則,他才會顯露苦口婆心的一面,「全民亂講」製作人陳耀宗(小毛)表示,跟著王偉忠二十年,做節目要多看書,要讓觀眾開心,但是要原創,絕不能取笑弱勢團體的話也聽他叮嚀了二十年。「全民亂講」做出口碑,王偉忠還是盯得很緊,「我每天從早到晚,要打二十多通電話給小毛。」

王偉忠的喜劇很準確,節目進行的節奏,演員的情緒收放,以及議題的掌控都很精準,這是同類型節目的製作人十分佩服的地方,而他對製作小組的要求也很嚴厲,「我曾經出過錯,半夜睡覺還會驚醒,冒一身冷汗。」從戒嚴時期就挑戰封建、挑戰權威的王偉忠,現在拿政治議題開玩笑,遣詞用句仍然謹慎。

頑皮卻又懂得拿捏分寸的個性,王偉忠認為這是責任感使然,「台灣社會就是一個大眷村。」抱持著這種想法,王偉忠把觀察到的社會陰暗面,用喜劇的方式表達出來,喜劇只是手段,在喜劇背後,才是王偉忠要傳達給觀眾的訊息。

被他一手捧出的得意門生許效舜曾表示,王偉忠的邏輯能力強,對各行各業的敏感度更強。但是,王偉忠的敏感度來自哪裡?為什麼他總能提出貼近社會脈動的創意?「堅持原創與過生活。」數位製作副總經理詹仁雄說,「王偉忠是個會跑到遼寧街夜市吃一碗藥燉排骨,推掉應酬,在家陪女兒跳徐老師瘦身操,到女兒的班上說故事給小朋友聽的電視人,他也是少數還在踏實『過日子『的電視人,因為王偉忠不放棄生活,所以,他也能從生活中挖掘創意。」

「陪觀眾二十五年了,我還是覺得很辛苦,可是又覺得很有趣。」王偉忠說,他現在的事業目標是在電視圈裡,找尋更多有才華的人合作,「年輕時的想法有點左派、有點反商情結,現在覺得有塊空間能夠實現理想,又能獲利也不錯。」

不過,王偉忠表示,年紀大了之後,他只想做兩件事:說書與製作兒童節目,這兩件事,其實,他都已經做過了,只是,他認為,現在身兼數職,一陣忙碌之後,坐在麥克風前念乾稿,就失去了說書時該有的感覺與韻味,說書的心情要優雅輕鬆,雲淡風輕,才能說得生動,有兩個寶貝女兒的王偉忠說,「如果可以,我還想幫小孩子說故事。」

/小檔案/
王偉忠小檔案:
出生:1957 年,嘉義
現職:數位製作公司總經理
年代網際事業董事
台北之音廣播董事
中天電視台節目顧問
學歷:文化大學新聞學系畢業
婚姻狀況:已婚,育有兩女
經歷:TVBS 業務部副總
美國 MCA 集團台灣首任總經理
台北之音執行常董、台北之音創辦人
台北之音「台北什麼都有」節目主持人,獲得廣播金鐘獎個人獎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