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人民幣升值 台灣是最大受益者 P.88

人民幣升值  台灣是最大受益者 P.88

七月十六日,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 Fed )主席葛林史班在參議院的銀行委員會上慎重地表示,中國終將必須採取浮動匯率機制,葛老一席話,再度掀起人民幣該不該升值的問題。

在此之前,美國財長史諾已經針對人民幣應該升值進行兩次的喊話,之前還有日本財政大臣鹽川正十郎嚴正地要求人民幣升值。即使是周一(二十一日)在大連舉行的亞歐經濟部長會議,二十五位與會的各國部長也都異口同聲要求;之前,還有在印尼峇里島舉行的亞太財政部長會議,各國財長也都公開呼籲,亞洲各國包括中國在內,應放手讓貨幣升值。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周刊》則認為亞洲貨幣都處在一種低估狀態,已對全球經濟帶來潛在壓力,導致全球經貿嚴重不均衡。

要求人民幣升值的聲浪排山倒海而來,但中國人民銀行公開表示,人民幣無升值的可能,人行的行長周小川更是公開回應說中國無重估匯價的必要,人民幣沒有升值的可能。不過,為了化解人民幣升值壓力,中國財政當局不斷買進美元,放出人民幣,單是今年上半年外匯存底即增加六○一億美元,以今年中國貿易順差只有四十五億美元, 即使再加上 FDI (外人直接投資)三○三億美元,加起來也不過是三五○億美元,多出的二百多億美元,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外資預期人民幣升值而流入套利,一是中國政府為了緩和人民幣升值壓力,不斷收進美元,放出人民幣。


人民幣升值 財富重分配轉折點

中國政府有一百個理由不願意人民幣升值,包括一億二千萬個工人失業的壓力。因為只有維持弱勢的人民幣,才能維持中國競爭力,使中國產品擁有高度競爭力,目前中國有龐大的下崗工人問題待解決。況且,國企推動改革,未來三年至少有三千萬名工人會「下崗」,再加上每年新增就業人口超過八百萬人,中國亟需偏低的匯價來刺激出口,創造就業機會。

中國另一個堅持人民幣不可升值的理由是,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人民幣不跟著貶值,對亞洲金融風暴做出了重大貢獻。中國將竭盡所能奮力抵抗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也許可以抵擋一、兩年,但終究將難敵升值壓力,而且,在最後大幅升值的未來幾年,將是另一次財富重分配的重要轉折點。

看到目前人民幣面臨的升值壓力,不免想到台灣。一九八四年台灣對美國出現一七五億美元的龐大貿易順差,當時一美元兌台幣四○.六六元,十信金融風暴一度緩和了台幣升值壓力,不過當時央行總裁俞國華奮勇抵抗台幣升值,讓台幣採取緩慢升值的方式,新台幣從八五年的四○.六元開始展開漫長的升值之路,台幣狂升,到九○年前後,已挺進到二十五元大關以內,最高一度升值到二十四.九五元。台幣升值引來為數龐大的熱錢,八三年台灣外匯存底首度超過一百億美元大關,到了八七年外匯存底已上升到七六七億美元。


調整期來臨 投資大機會

熱錢到處橫行,使台灣的股市從八五年的六三六點開始,九○年狂漲到一二六八二,股價在那五、六年中大漲二十倍,房產地產則漲了十倍,新台幣升值,台灣民眾財富也跟著暴增,有人在股票賺大錢,也有人在土地、房地產大爆發,大家享用啤酒泡沫,喝得醉醺醺。

其實貨幣升值帶動了資產增值效力,不單在台灣發生,日本在第二次大戰後的經濟奇蹟也與日圓低估到極度升值有關。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麥克阿瑟將軍接管日本,日圓兌美元是三六○日圓兌一美元,戰後日本經濟靠著弱勢日圓迅速重建,日圓已累積了強大的升值壓力,八五年四○.六元台幣兌一美元的時候,一美元是兌換二六三日圓,同時,隨著日本經濟競爭力超強,日圓開始快速升值,到了九○年代,創下一美元兌七九.五日圓的新紀錄。在這升值的過程中,日本股市從八○年的六七五四漲到八九年的三八九五七點,日本東京地價大漲,銀座地區的地價一度創下一坪一億日圓的紀錄。

不過幣值強力升值之後,台灣與日本都出現泡沫現象,對經濟造成重大傷害。台幣升值到了盡頭,台股從一二六八二暴跌至二四八五,一年跌掉一萬點,台灣在泡沫經濟時代創下的天價迄今仍無力超越。房地產則距當年高價重跌了五到六成,日本的情況也是如此,日圓升破一百日圓大關,日經指數從三八九五七跌到今年創下二十年來的七六○三低點,日本的不動產整體跌幅達七五%。

從台灣與日本的貨幣升值啟示,可以看出共同的特徵:一是貨幣開始隨著經濟基本面轉好,開始出現升值壓力股,股票與房地產等「資產」都有明顯的漲升,尤其是幣值應升而未升之際,最容易吸引全球投機客湧入,此時是股市與房地產最佳切入點。

到了第二個階段,貨幣開始升值,股市與房地產進入起飛階段,漲勢加快,七六年新台幣開始升值,股市開始突破千點,此後年年創新高,價量齊揚,到了第三階段,幣值強力升值到了強弩之末,國際投機客飽賺後已拔腿開溜,幣值大幅挺升,●傷了出口競爭力,經濟形勢逐漸反轉,資金開始外流,所有先前升值的優勢轉眼成利空。

進入第四個階段是泡沫戮破,股市與不動產暴跌,貨幣由升轉貶,開始進行漫長的泡沫調整,這是貨幣升值的四部曲。而人民幣現在正要進入首部曲,未來十年由人民幣升值帶動的亞洲時代才正要開始,這是進入漫長十幾年泡沫調整,台灣投資人另一次大機會。


國企股大漲 中國收成股看俏

儘管大陸當局奮力抵檔人民幣升值壓力,但是,人民幣升值已成了共識,除了史諾、葛林史班公開喊話之外,投機客開始悄悄進駐人民幣,最近深圳黑市人民幣開始蠢動,以七月二十一日牌價為例,每一百港元兌人民幣已是一○五.八人民幣,但在兩個星期前的兌換價是一○六.三人民幣兌一百港元。

更可怕的是,隨著人民幣升值逐漸形成共識,將來握有人民幣資產信心增強,過去大陸有錢人有了現金立刻有轉換美元的衝動,未來持有人民幣意願將升高,這個心理預期愈大,即使中國官方千辛萬苦力阻人民幣升值,但最終仍難以抗拒升值的壓力。現在人民幣該升而未升,正是我們前述升值四部曲中的首部曲,而且,抵擋動作愈大,未來人民幣升值壓力愈大。

最近香港股市出現國企股飆升的景象,在四月下旬巴菲特奮力買進中國石油天然氣之前,國企股指數只有二○一六點,沒想到短短三個月,國企股指數飆上了三○三七點,漲幅達五一%,這是因為巴菲特帶動了在港外資機構奮力大買國企股,這些國企股都使用人民幣計價,一旦人民幣升值,資產也跟著增值,外資機構以長線保護短線的角度大力買進國企股是基於這個理由。

從人民幣升值的期待來看,香港國企股大漲,未來將使台灣的中國收成股身價更加看俏。九○年代以來,台商投資中國逾二千億美元,一旦人民幣升值,過去十年到中國投資的台商身價將隨之看漲,例如鞋業大廠寶成工業、電子代工大廠鴻海、食品大廠統一、輪胎的正新、建大,汽車的裕隆、中華汽車,自行車的巨大有重大的助力。


人民幣不升值 其他亞洲貨幣被卡住

另一個角度是,人民幣有升值的期待,未來十年全球資金將明顯從亞洲移動,這是九○年代美國以新經濟開啟美國時代後,亞洲可能復活的另一個引爆點。

一是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亞洲各國幣值狂貶,如今受貨幣狂貶之利,經濟已逐漸扭轉頹勢,以泰國為例,今年初泰國預估經濟成長率是三.五%,如今已修正未來三年將可連續保有六%以上。泰國經濟的復甦表現在股市從金融風暴之後的二○四點上漲到五○三點,泰銖也從金融風暴的五六.五泰銖兌一美元緩步回升至四一.八元泰銖兌一美元,泰國經濟明顯出現活力。

目前除了菲律賓仍然是一美元兌五三.八五披索外,印尼盾從當年的一美元兌一六五○○印尼盾,回升到現在一美元兌八四二八印尼盾,當年一度陷入危急的韓元也從一美元兌二千韓元回升至一美元兌一一八二韓元。

人民幣成了亞洲貨幣的中樞神經,因為亞洲貨幣逐漸累積升值實力,但是人民幣不升值,其他亞洲貨幣也被「卡」住了,這也是日本心急如焚的主因。從目前種種跡象來看,人民幣升值壓力將有增無減,其一是全世界都期待人民幣升值,但過去一年半來,人民幣因為盯緊美元,使得人民幣與美元形同對其他貨幣貶值,人民幣不升值,各國已經受不了了,如今還形同實質貶值。在 SARS 疫情重創中國之際,中國因為第二季經濟成長率降至六.七%,可以一時逃避人民幣升值壓力,如今疫情解除,人民幣升值壓力進一步浮現。

二、去年一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一○三○億美元,今年上半年中國外資順差只有四五億美元,但是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一至五月仍達四九三.八億美元,今年仍有千億美元以上順差。人民幣升值壓力就像台灣在一九八五年對美累積了一七五億美元順差,最後被迫走上升值之路一般。

三、二○○四年底紡纖出口配額制度全面取消,預估○五年到○六年美國將有六三萬紡纖工人失業,而○四年又是布希總統競選連任的關鍵一年,布希總統拚經濟強迫人民幣升值可能是必要手段,所以,一旦布希總統出面喊話,恐怕人民幣不升值都不行。

目前中國外匯存底已累積到三四六五億美元,今年上半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達三七○六億美元,成長三七.三%,出口一九○三億美元,也有二四%的成長,再加上中國今年上半年 FDI 部位仍高達三○三億美元, 眾所矚目的經濟成長率仍有八.二%,中國經濟實力日益提升,人民幣升值的條件已日趨成熟。

回顧過去二十年,一九八○年代一美元兌一.五二人民幣,九○年則是一美元兌五.三二人民幣,到了九四年為一美元兌八.七人民幣,最後緩步拉升至八.三人民幣,經過三次貶值,替中國創造無窮競爭力,也搖身一變成為世界工廠。現在中國經濟力節節上升,人民幣終將由貶到升,人民幣未來十年的升值之路,也將造就亞洲另一個大機會,台灣將是主要的受益者。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