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林百里寄望藝術收藏名留青史 科技大亨20億收藏大公開 P.82

林百里寄望藝術收藏名留青史 科技大亨20億收藏大公開 P.82

除了企業家的身分外,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也十足展現文化人的面貌。喜歡蘭花、收藏書畫的「藝術林百里」,其實更貼近他的真性情。

時空場景拉回一九九二年香港蘇富比的拍賣會場,現場拍賣官正為著張大千的〈 青城山通景四屏〉 ,賣力地揮舞著拍賣槌,此起彼落地喊價,「七百四十八萬,第一次、
第二次、第三次!」隨即落槌成交,引起眾人一陣驚呼。


 


那一年,〈 青城山通景四屏〉 以相當於兩千四百四十五萬元台幣的天價成交,創下張大千作品拍賣的新紀錄。Barry
Lin (林百里的英文名)的名號從此不脛而走,他的一連串大手筆收藏也從此開始,打響他在全球華人藝術圈的知名度。


 


外人不知道的是,這次創高價的紀錄,卻是林百里首次驚心動魄的嘗試。當年幫他出面拍下〈 青城山通景四屏〉
的敦煌藝術中心董事長洪平濤回憶,那年廣達電腦尚未上市(廣達在一九九九年上市),林百里手頭沒那麼多現金,「但他還是分期付款買,只因不想放過這件好東西。」而且為了確保到手,林百里委託洪平濤的額度甚至高達八百萬港元。其實,對當時才創立廣達四年的林百里來說,付巨款買畫的風險不低,還好後來廣達蒸蒸日上,「否則弄不好,這是會被老婆打的。」洪平濤打趣地說。


 


用心收藏畫作 更勝經營企業


 


很多人都很好奇,究竟白手起家的林百里,是如何踏入所費不貲的藝術收藏領域?事實上,三十幾年前林百里讀台大時,就是攝影社社長,尤其喜歡拍攝中橫公路的湖光山水。日後事業逐漸起步,林百里開始跟著廣達同事逛畫廊,才驚覺張大千的山水畫,比攝影的藝術境界「高上一度」,增添了很多想像空間。此後,洪平濤形容,林百里就常常在藝術交流酒會散後,靦腆地向人討教。一九九○年後,他處分部分金寶電子持股(創廣達前曾擔任金寶電子總工程師及總經理),開始逐步購買書畫收藏。


 


幾乎所有的藝文界人士都會承認,林百里是位用功的收藏家。他不像一般收藏家,會一頭鑽進畫作的筆墨技巧裡,討論哪處繪得最精妙,而是把藝術家的人文背景與創作過程摸得一清二楚,「好像﹃活生生的張大千﹄站在你面前講解一般。」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長林谷芳如此形容。


 


洪平濤也說,林百里不僅勤於研讀美術史,還常跑畫廊,結交藝文界友人,培養自己的鑑賞力,買畫時更像科技人一樣,事前透過科學頭腦分析後再做決定,而不是亂撒銀子、花錢買經驗的人。


 


「林百里願意委託專業經理人,讓他成為少數沒有繳學費的收藏家。」《典藏《藝術家庭社長簡秀枝說,許多藝文界人士對他都有如此的評價。


 




藝術眼光獨到 最愛張大千作品


 


在藝文界人士眼中,一些喜愛收藏的企業家,如聯電董事長曹興誠,通常沒有固定標的、喜歡就買,偶爾也會買貴。相反地,林百里則是「有系統地蒐集」畫作,以張大千為大宗,近年來則加上齊白石、李可染、傅抱石等名家,讓他奠定藝術收藏大師的地位。


 


而他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收藏,莫過於張大千,尤其是三度創下拍賣天價的〈 青城山通景四屏〉 、〈 幽谷圖〉 與〈 風荷四屏〉 等三件作品。其實,一開始林百里收藏張大千的畫作時,還被說過風涼話,笑他明明知道張大千畫作已經貴得要命,還跑去當冤大頭。


 


「事實證明,他的眼光是對的」,洪平濤說,現在張大千的好作品已經不多見,一旦出現,就是出天價都不見得買得到。洪平濤舉上海的拍賣會為例,一幅張大千的〈
丈二山水〉 ,他出價六百萬元人民幣(約合二四七五萬新台幣)都還買不到,更何況是其他作品。而且近來大陸官方為了上海市海上畫派美術館的設立,大肆用國家財力收購張大千畫作,一般私人的財力很難與之抗衡,更加重市場上供需失衡的現象。


 


「所以林百里當時創天價所購下的三幅作品,不僅沒貶值,甚至還增值為國寶級收藏,價值連城。」洪平濤對林百里的獨到眼光頗為讚賞。


 


也因為喜愛張大千的名號非常響亮,美商惠普公司董事長何薇玲有一次宴請林百里,還模仿喜愛美食的張大千曾寫過的十二道菜名,請了一位大廚照單烹煮。可惜的是,何薇玲自己承認,「那次做得並不好吃。」


 


不過,愈來愈難得到張大千的珍品,也讓林百里的藝術收購轉向,近年來,同樣以山水與仕女人物畫見長的民國初年畫家傅抱石,一躍而成為林百里收藏的新寵。


 




禮賢藝術家 提升廣達形象


 


林百里不用繳學費,卻能買到名家的珍品,一方面是自己的潛心研究,另一方面,也要歸功於深得他信任的藝術顧問團。他的藝術顧問們,都是台北藝文圈赫赫有名的人物,舉凡前台北蘇富比的中國書畫專家吳日曦、羲之堂骨董店的陳筱君,均曾受託買畫,甚至前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也都是他平日請益的對象。


 


藉由身邊的藝術顧問介紹,或透過飯局、或邀請到廣達總部的私人美術館「廣雅軒」作客,林百里結識了更多的藝文界友人,譬如林懷民、蔣勳、林谷芳等人,都曾是他的座上賓。


 


在面對藝文界人士時,林百里總不以企業家自居,而是轉化身分為一位文化人。林谷芳回憶他受邀廣雅軒的經驗說,林百里面對藝術家,有一種「生命的謙卑」,誠懇得令人難以相信,眼前羞澀、靦腆的林百里,平日竟是維繫廣達電腦營運的企業巨人。


 


這種對藝術界耆老的尊重,更顯現在接待前故宮院長秦孝儀的作為上,《典藏《藝術雜誌的兩位總編輯熊宜敬與王玉齡就同時觀察到,只要是秦孝儀出席的場合,林百里一定親自攙扶,「待他如同父親般地敬重。」無怪乎後來讓秦孝儀願意以前院長之尊,委身於廣達基金會董事長一職。


 


憑藉信任專家與尊重耆老,林百里逐步經營出他的「藝術價值鏈」,無論是底層拍賣市場的骨董商,或是中高階的學界菁英與故宮的耆老,如同企業經營的垂直整合鏈般,統統收納進他的藝術價值鏈裡。能如此地經營人脈,或多或少還是透露出他的「企業家思惟」。


 


「文化還是得用商業頭腦去包裝的」,林谷芳說,廣達每年限量贈送山水、仕女等不同主題的「張大千畫作月曆」,在文化界的評價很高,每每成為各家爭搶的收藏品,不但充分利用了買來的畫作做公關,更提升林百里與廣達的文化形象,一舉數得,令人不得不佩服林百里的生意腦袋。


 




企業家死後無人問 鍾情藝術名留青史


 


林百里為什麼會收藏張大千的山水畫,除了他自己的解釋外,藝文界也有幾種看法。一種說法是,張大千的畫,不僅有富貴氣,其繪畫技巧也是異常高超,無怪乎引起很重視技術的林百里共鳴;更有人說,張大千的畫,對漂泊的浪子很有召喚力,所以對高中畢業便遠離父母、隻身離港赴台的林百里來說,不但撫慰了早年的鄉愁,更紓解掉商場上的壓力,具有文化治療功效。


 


事實上,對照於林百里經常強調中國文化遠高於西方文化的觀點,林百里有系統地收藏中國文物,也可以讓他在面對外國客戶挑斤撿兩、瘋狂殺價時,能夠有更多的文化補償,甚至未來在面對品味與設計的競賽時,讓他展現更多的文化根基。


 


儘管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倒是很清楚,他是企業家和文化人的結合體,更深一層來說,他的骨子裡流的仍是藝文人的血。林百里曾在公開場合說過:「有名的企業家,死後沒人會記得,但若是有名的藝術家去世,則青史留名。」今生已成為大企業家的林百里,既然沒機會當有名的藝術家,偉大的收藏家,便成為他的選擇。


 


「偉大的藝術家能成名,靠的便是收藏家的眼光」。沒有收藏家的肯定,連梵谷這樣的大師死後也要埋沒在歷史裡,因此大發豪氣,三次締造張大千畫作拍賣紀錄的林百里,早已在藝術史上為自己留下一席之地了!

延伸閱讀

人生後半場有4好,就是人生至樂!給50+準退休族:我們最大責任就是顧好自己,不拖累小孩

2021-01-15

「我幫你付頭期款,剩下你繳...」夏韻芬:不要送孩子有貸款的房子,8、9成都好心沒好報

2021-01-06

「我人生前25年都像普通人那樣想問題,結果窮困潦倒...」他耗時26年採訪億萬富豪們,得出驚人結論

2021-01-06

有美滿婚姻,就是幸福人生?卻自己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中年的醒悟:40歲後不做好榜樣,做自己才快樂!

2020-01-16

藏在窮人「生不停」背後的哀傷真相:把孩子當樂透,一個有出息,大家就翻身

2021-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