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李焜耀認錯

李焜耀認錯

9月28日,就在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一周年前夕,明基宣布棄守德國子公司,記者會上,一向意氣風發的李焜耀,格外顯得凝重落寞。

這是54歲的李焜耀,人生最大一次挫敗。如果回頭重新檢視,或許就會發現,一開始,這就是一場不會贏的戰役……

九月二十八日晚上六點,明基在內湖總部召開緊急記者會。臉色鐵青的董事長李焜耀,不發一語地坐在擠滿媒體的會議室裡,身旁的明基總經理李錫華,在李焜耀的眼神授意下,緩緩地拿起麥克風,向台下的媒體宣布,因為德國手機子公司BenQ Mobile的虧損擴大,因此從即日起,明基決定不再投資,並交出子公司的經營權,並且向德國政府聲請無力清償保護(insolvency protection)。

在這場記者會裡,李焜耀沒有發表太多的言論,只是時而抿嘴、時而雙手托腮,臉色沉重地聽著媒體的提問。心情明顯不好的他,更是一度針對媒體的敏感問題而動怒,臉紅脖子粗地要坐在身旁的明基總財務長游克用,拒絕回答問題。這時,會議室的一角,這樁購併案的另位重要決策者——明基策略長雷輝悄悄現身,臉上略顯疲憊的他,選擇靜靜地站在角落,若有所思地看著這一切。記者會結束後,這兩位關鍵者,一前一後快速離開,不再接受採訪。


敗象早已顯露 虧損無止血跡象購併成了一場不會贏的戰役

這項決定意味著,緣起台北與慕尼黑、明基與西門子(Siemens),一段一萬五千哩的遠距離戀情,就此宣告夢碎。同時,這也是今年五十四歲的李焜耀,人生最大一次的挫敗。但如果重新回頭檢視,或許李焜耀早就會發現,敗象早露,這根本是一場不可能會贏的戰役!

「這是不得已的決定,」這幾個字有如千斤重般,從向來風光的李焜耀口中緩緩說出。他表示,交出經營權是考量德國子公司持續巨額虧損,而且短期內看不到縮小的跡象,基於風險控管、以及對明基股東負責,「我們必須讓他們獨立經營。」過去一年,明基手機部門虧損超過八億歐元,折合新台幣約三百五十億元,平均每天虧損一億元。

分手後,仍然擁有「BenQ -SIEMENS」品牌使用權的明基,過去一年積極改善德國子公司的成本結構,但速度不夠快,「我們準備兩年的子彈,沒想到第一年就用光。」雷輝感嘆。另外新產品推出速度也落後,使得德國子公司營運成績距離目標愈來愈遠,「雖然明年有機會損益兩平,但沒有人敢保證!」明基預估,要達成目標,至少要虧損十六億歐元。

消息傳出後,遠在一萬五千哩外的慕尼黑,德國媒體已經蜂擁而至,SNG車圍繞在慕尼黑總部外面,要明基高層出面說明。但是,在辦公室裡、準備要去吃中飯的德國員工,卻是全然不知情,一臉錯愕地被告知這項噩耗;外派到當地工作的台灣員工,則是突然接到台灣打來的電話,要他們訂機票趕緊走人,「東西不拿也沒關係,只要生命安全就好,」電話那頭傳來這樣的警告。兩個鐘頭後,BenQ Mobile董事長王文璨才緊急召集台灣員工,解釋原委。


敗象1 私募集資不順利向西門子求援也遭拒

「這項決策看起來實在過於倉卒。」美林證券副總裁曾醒吾評論。究竟明基是在何時決定「不再繼續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這樣重大的事,為何會挑在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即將屆滿一周年的前幾天宣布此事,種種與此事有關的疑點,明基不願多說(或許也說不清楚),所以,至今外界仍是「霧煞煞」。然而,透過一些蛛絲馬跡,或許還是能找到一些答案。

明基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後,隨著虧損金額遲遲未見改善,員工之間已有人心浮動的現象。

九月中旬,明基網通事業群總經理陳盛穩為鼓舞部門員工低迷的士氣,特地辦了一場聚會。

餐會中,陳盛穩除感謝大家過去一段時間的情義相挺,並感性地向員工喊話:「希望大家再給我一個月,明基情況或許會有改善。」

幾天後,明基召開記者會,啟動停損機制,企盼能夠斷尾求生。前後兩件事的發生或許僅是種巧合,不過也有可能是陳盛穩已經事先知曉,公司將在近期採取一些動作因應,有意無意「提點」員工。依此推敲,此事似已在明基高層之間醞釀一段時間。

若就八月二十四日,明基董事會決議增資四億美元予BenQ Mobile Holding B.V.一事推測,明基經營團隊開始有斷尾求生念頭,並密集針對此事進行沙盤推演,應該是最近一個月內的事,導火線很可能是明基財務調度發生一些問題。

據了解,前一陣子在明基內部流傳一則訊息,內容大致是說「李焜耀因為籌資不順利,找上了迪化街的金主圈,還曾與一些迪化街金主餐敘」。若此事為真,則表示明基新台幣三百五十億元的私募案進行並不順利,導致公司必須做出一些因應措施。「我沒聽到這些傳聞。」游克用表示。


敗象2 惟恐淨值破十元憂心鴻海虎視眈眈

至於私募案進行不順利,可能與西門子態度有很大關係。據媒體報導,雷輝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為明基遭受媒體指控「惡意遺棄」而提出辯護。當時,雷輝表示:「明基已盡一切努力來挽救該部門,甚至還向前所有者西門子求援。」但西門子並未考慮再向明基伸出援手。

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的結果,讓資金短缺的李焜耀,非常著急。未合併西門子手機部門前,明基的獲利雖然下滑,但也不至於虧損。可是,自從娶進門後,明基已經損失新台幣三百五十億元,早已超過二百六十二億元的股本。同時過去一年裡,明基負債增加新台幣一百七十多億元(以合併報表來看,明基今年上半年整體負債高達一千二百五十八億元),每股淨值降至十四元,以這樣的燒錢速度,最快兩季,每股淨值就可能跌破十元。因此,保住淨值,避免被迫取消融資、券等信用交易,是李焜耀最後防線。

李焜耀急於保住淨值,更重要的原因是,不能讓明基被有心人「整碗捧去」。近一個月來,股市裡不斷有傳言指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市場上,收購明基的股票,想要藉由入主明基,進而拿下友達。而且,鴻海旗下的面板廠群創即將上市,銀彈充沛的鴻海集團,更是有本錢大舉收購。

李焜耀當然不願意見到這情況,於是在董事會的支持下,閃電決定切割、止血。就在這位「購併高手」做出決定之前,個性強悍的他,還投書到對岸、被郭台銘控告的上海《第一財經日報》,以「斯巴達蒼狼的個性」為主軸,描述台灣代工業者向來擁有以高壓統治勞工的不良心態,似有與郭台銘在對岸交鋒的味道。

除不願意被整碗捧去之外,根據外電報導,西門子董事會主席馮必樂(Heinrichvon Pierer)表示,西門子交給明基的補助款高達三.五億歐元。此一金額,遠高於明基過去對外所宣稱的補助款。果真如此,購併案發生之後,西門子似乎曾對明基伸出援手,不過,西門子顯然也有自己的「停損點」。合理揣測,因雙方協議不成,明基便在未知會西門子情況下,斷然做出處置措施。

決定處理方式後,何時出手,可是門大學問。依據李焜耀的說法,明基是在觀察八月營運狀況之後,發現短期內看不到縮小虧損的機會,所以決定不再繼續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不過,就一些跡象顯示,明基趕在購併周年前出手,或許是擔心「夜長夢多」。


敗象3 軟體人才不夠強產品開發遭遇大困境

根據柏林《每日鏡報》報導,「按照德國法律,將事業脫手出去的業主,仍必須為原來員工在脫手後的請求負擔保責任,不過期限是一年。」而明基宣布不再投資德國子公司的時間點,剛好在距去年十月一日接手快滿一年的前幾天。在此時宣布,應可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除了前述幾個近因外,這個購併案失敗還有幾個重大因素。「產品開發不順,是失敗的主要關鍵,」李焜耀在記者會上分析。

「西門子過去最大的問題,就是用總量來管理,」李焜耀曾表示,過去西門子在三G跟多媒體手機市場缺席,因此,為了賣進歐洲電信業者,只好拚命砍價,這使得西門子過去幾年都在賣低價手機,平均銷售單價只有七十五歐元,比競爭對手至少低二五%,「這是不合理的現象,一定要改過來。」他強調。

因此,在今年三月的漢諾威電腦展(CeBIT)上,明基西門子卯足全力推出六款新手機,加上先前推出的六款,共十二款新手機一字排開,從首款HSDPA(第三.五代行動電話)手機、三G手機到音樂手機,個個都能彌補缺口。而這些外形酷炫的手機,就是李焜耀口中,扭轉戰局、拉高平均售價的壓箱寶。

但不幸地,這些「小玩意」卻不戰先敗。因為當這些手機被送到電信業者測試時,許多為電信業者量身訂做的軟體不能通過考驗,頻頻出現當機的情況,這使得手機遲遲無法量產,進度嚴重落後。根據明基內部統計,每款手機平均落後三個月的時程,以一天平均售價少賣一歐元來計算,一個一百歐元的新手機,拿到市場販賣時,利潤幾乎等於零。很明顯地,專案管理以及開發技術的能力,都出現問題。

明基手機軟體研發團隊不夠堅強,是個由來已久的問題。目前是奇美通訊總經理的池育陽,四年前與李焜耀為代工與品牌之爭,而負氣離開明基時,就帶走一群軟體設計高手,加上這幾年來,明基技術團隊來來去去,幾乎台灣各大手機廠都有「明基人」的身影,這也讓明基必須仰賴西門子的軟體技術。但偏偏西門子在這方面也不是頂尖,因此產品開發不順,可想而知。

不僅手機無法通過電信業者的測試,很多專案在設計階段,就已經胎死腹中。再加上德國團隊對於消費性市場的反應向來較弱,許多規格根本已經不符合潮流,因此一年來,德國量產的案子只有兩個,絕大多數還是由台北、北京、蘇州開發。


敗象4 台德兩派起內訌雙方早翻臉互不交流

整合速度過慢,是失敗的第二主因。購併之初,李焜耀派出十五人菁英團隊,進駐慕尼黑,除由尤科盟(Clemens Joos)擔任執行長外,其他部門都有安插台籍主管,期望加速雙方整合。但是結果卻不然,德國員工本就自視甚高,一遇到與台籍主管爭執時,就會越級通告,甚至一狀告上尤科盟,兩派人馬心結越來越深,政策自然無法推動。

而且,德國經營團隊過於自信的判斷,也是這次分手的導火線。根據了解,合併之初,德國經營團隊喊出一年六千萬支的銷售目標,但李焜耀希望慢一點,一年三千萬支就好,改善體質比較重要。可是,德國經營團隊並沒有聽進去,依照既定目標,先花錢,再想辦法賺錢,結果幸運之神未站在明基這邊,銷售目標只得不斷下修,「幅度之大,真是會讓人跌破眼鏡。」

眼看情勢不妙的李焜耀,決定壯士斷腕,而錯估情勢的王文璨,也被內部視為頭號戰犯。

雖然,包括李焜耀、李錫華、王文璨、雷輝等人,都是當年宏碁派到海外的高階主管,自許有豐富的國際戰鬥經驗,但是,畢竟電腦與手機的市場,操作模式完全不同,而且,管理的規模也大不相同,一旦對自己的能力過於相信,就會面臨兵敗如山倒的局面。

整合未見成效,就連外派的台灣高階主管,也發生勾心鬥角的內訌。今年八月,負責產品規畫的主管,寫英文信跟另位主管報告進度時,內容牽涉抱怨德國員工,但卻被這位主管,轉寄給其他德國主管,意圖討好對方。心生不滿的他,在一次私下聚會的場合,便要求旗下的產品經理,電子郵件一律用中文寫,避免再被陷害。

而且,合併以來,慕尼黑與台北的交流,幾乎等於零,兩邊各做各的。以一個德國主導的手機開發案,成本平均要新台幣二億元,但在台灣可能只要新台幣五千萬元,差距相當大。以九月初為例,德國團隊突然開了一個內含六、七款手機的專案,預定明年一月量產,即使大家心知肚明,這些案子遲早會掛,但為了保住手上資源,德國還是堅持要做,台灣也派人到慕尼黑支援。「公司浪費、不想賺錢就算了,我們還要跟著團團轉。」員工私下大吐苦水。


分手已成定局 李焜耀須付代價一堂昂貴的跨國購併學

「眼看他起高樓」,回想李焜耀與雷輝去年風光宣布合併時的意氣風發,雷輝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還表示:「我們已經想好了,未來兩年,不管做成或做不成,我們這批人都要退休了,因為做成那就準備交棒給年輕人,若做不成,當然就更要下台負責!」這句話言猶在身,沒有想到只一年的時間,就出現如此快速的變化。

這場戀愛,分手已成定局,雖然中間過程,被抱怨為「兒戲」,決策過程粗糙,對自己的經營能力過於自信。但不能否認,李焜耀確實也為這堂課,付出新台幣二百五十億元的代價,學到一場真槍實彈的「跨國購併」經驗學。

 

明基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大事紀
 
2005.10.01
正式合併西門子手機事業部,尤科盟擔任BenQ Mobile總經理
啟動新品牌
2005.11.07
BenQ 正式宣布贊助西班牙皇家馬德里足球隊
2006.01.17
BenQ  Mobile於德國柏林與中國北京,同步發表BenQ-SIEMENS全球新品牌
2006.03.03
明基召開記者會,展示BenQ-SIEMENS獲得多項IF設計大獎的手機
2006.03.06
BenQ-SIEMENS和羅納度攜手「無限探索」新視界,首邀足球明星作為手機品牌全球代言人
2006.03.09
BenQ-SIEMENS全系列產品於德國漢諾威(CeBIT)展出6款新機,強調輕薄設計、金屬質感、更貼近消費者需求三大訴求
虧損擴大
2006.03.15
宣布2005年因為購併西門子,全年稅後虧損52.3億元,是明基多年來首度虧損。
2006.08.24
宣布第二季本業虧損93.4億元,並宣布品牌與代工事業分家。
忍痛斷尾  2006.09.28
宣布不再繼續投資德國手機子公司,啟動停損,調整步伐,繼續經營全球品牌手機事業。 過去一年,明基累積認列德國手機子公司虧損初估值約8億歐元。
 
明基購入西門子手機部門後,去年第4季隨即大虧60.2億元,今年第2、3季失血情況雖然減緩,但本業虧損依舊,公司終究痛下撤資停損的決定。
年度/季度 稅後純益 每股稅後
(億元) 純益(元)
2006年Q2 -25.1 -0.96
2006年Q1 -49.9 -1.91
2005年Q4 -60.2 -2.3
2005年Q3 0.15 0.01
 
 
明基股價今年以來一路走下坡。儘管宣布停止投資西門子,可望擺脫虧損命運,但目前基本面仍不明朗。

 

延伸閱讀

蘋果已是世界第5大經濟體! 謝金河:6大公司富可敵國,台灣「這數字」令人感傷

2022-01-05

不該靠疫情危機賺暴利!他們致力開發便宜的新冠疫苗 「放棄專利」盼每個人都打得到

2022-01-18

迎戰全聯全家?小七攜手美廉社 讓icash Pay「嗶」進超市賺點數

2022-01-25

鋼鐵人、蜘蛛人公仔…一向精打細算的全聯,為何砸2億買漫威英雄授權,還直呼「好划算」?

2022-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