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裕隆少主嚴凱泰絕地大反攻 逆襲

《今周刊》編輯部、陳兆芬

名人專欄

729期

2013-07-15 16:44

經歷金融海嘯後,2010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創出高點,甚至超越中國;放眼今年,多數企業相較去年都能繳出不錯的成績單,台灣終於擺脫陰霾,從谷底翻身。在這一年,好事連連、好消息不斷,似乎不是件新鮮事。2010年的重點仍在中國,ECFA拍板定案,讓許多企業家都活了過來,當然,也全靠他們在台灣累積出雄厚實力,並且勇敢前進中國布局,值此兩岸紅利不斷釋出之際,這群懷抱大中華夢的企業家,將成為台灣財經界的亮眼之星。

如果要用一個字形容嚴凱泰的這三年,2008年是「苦」,母親過世,台灣車市暴跌,中華汽車又一堆問題;09年則是「盼」,花六年開發的納智捷終於上市,只待市場給予掌聲;好不容易,2010年得以「喜」收場。

過去兩千多個日子,嚴凱泰從至悲到至喜,心情高低起伏極大,取得進軍中國車市門票後,這是他首度對媒體毫無保留的內心告白,且聽他娓娓道來。 母親吳舜文過世後,又遭逢金融海嘯,嚴凱泰度過人生最黯淡時期,他形容「那時每天都是陰天,看不到太陽,也看不到明天。」最苦的時候,「看著女兒,眼淚就掉下來。」

最苦、最累的時候,他曾經想逃避這一切,但是他還是咬牙撐過來,如今,心底的陽光終於透了出來。

裕隆集團真正的「凱泰元年」,今年正式展開了。

一年前,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當著媒體這麼說,「裕隆不走品牌,也沒有路了!」當時,裕隆自有品牌納智捷(Luxgen)剛上市,卻不見嚴凱泰臉上有剛誕生一個小孩的雀躍;因為他再清楚不過,「以自創品牌走進中國市場」是裕隆僅有的活路,納智捷在台灣上市,不過是這條活路的一小步。

直到今年八月,北京政府送上大禮,核准裕隆與中國東風汽車的合資設廠申請案,取得爭奪中國一年一千六百萬輛車市的門票,納智捷將於明年正式登「陸」,才終於讓嚴凱泰笑開了。

中國車市門票讓嚴凱泰變了,一位裕隆老臣就他的觀察指出,這幾年見到嚴凱泰都是眉頭深鎖,就算聽到納智捷打敗豐田(Toyota)、本田(Honda),拿下台灣SUV(運動休旅車)市場銷售冠軍,他也只是點點頭。但這三個月,嚴凱泰是滿面春風,就算不笑,也能見到嘴角上揚。

的確,以裕隆在台灣市場所累積的幾十年行銷功力,納智捷的發想創意,再加上「台灣血統」對中國消費者特殊的吸引力,只要品質控管好,要達成嚴凱泰心中設定的年產銷四十八萬輛,甚至躋身中國前十大車廠,是有機會的。而四十八萬輛對裕隆有多補?事實上,今年台灣整體車市預估也不過三十萬輛。

由於取得中國市場門票,裕隆股價一飛沖天,從三十元出頭,一路攻上六十元,投信業界形容裕隆集團是大爆發年,其實從嚴凱泰神清氣爽的樣子就可以印證這一點。

如果要用一個字形容嚴凱泰的這三年,二○○八年是「苦」,母親過世,台灣車市跌到剩三年前的一半,中華汽車內部又有一堆問題,逼使嚴凱泰還得重掌總經理一職;○九年則是「盼」,花六年開發的自有品牌汽車終於上市,只待市場給予掌聲;好不容易,今年得以「喜」收場。

對嚴凱泰而言,過去三年,他親嘗一段從失去母親的至悲,到今日裕隆走出活路的至喜過程。「以前天塌了還有人頂著,現在只有他自己了,是好是壞只能自己承擔!」長期擔任裕隆集團法律顧問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日燦指出。

嚴凱泰本身也再清楚不過,他如今打的,是一場完全屬於自己的戰爭;經歷過人生的最低潮,從現在起,他要率領裕隆反攻。從「苦」、「盼」到「喜」,過去的兩千多個日子,嚴凱泰的心情高低起伏,這是他首度對媒體毫無保留的內心告白,且聽他娓娓道來。

以下為嚴凱泰口述:

這三年,感覺過得特別長,最苦就是二○○八年,那時候都是陰天,完全看不到太陽;只要踏進這個辦公室,我就在想,哇,幹麼做得這麼苦。

好苦,當時真的好苦。我母親那時病得很嚴重,開始插鼻胃管,中華汽車的問題這麼多,Luxgen(納智捷)的東西又研發到一半——雖然有信心一定會有突破、可以做得出來,但過程中老會碰到坑坑洞洞,真是一根蠟燭三頭燒。不瞞你說,那時真的可怕,看不到tomorrow(明天)。

當時看著我的女兒,眼淚會自動掉下來。我會想,老媽給我的世界沒有run(運作)成這樣,我怎麼會把世界run成這樣。已經這麼辛苦,偏偏還遇到金融海嘯,每次進辦公室後就看著窗外,沒有動力——明明是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

印象中我母親出殯時,在金寶山,那邊因為靠海,有很多霧氣,那天又下雨,整個情境真的就是淒風苦雨。那時想,我幹麼做這些事情,我又不缺這點錢去吃飯,我又不是靠這個來餵我女兒喝奶,幹麼搞這麼累,那時真的很累,累到......(突然靜默,停頓十秒鐘)。

很多事情我不怕累,只要有solution(解決方案)、有方法;但那時是沒有solution的,常常一堆人坐在辦公室一天,抽很多菸,就坐在那邊耗;人家說雪上加霜,我那時是霜上再加冰。

二○○八  生平最黯淡的一年
 
二○○八年,我當然想逃,白頭髮多好多。有一家電視台拍到我的白頭髮,我好care(在意),但也沒辦法;現在還能用塗的,(我想)再過幾年就要染了。那時真是黑暗,跑也跑不掉,要跑,我二十年前就不該回來接這個位置。
 
那時候,看大家荷包都縮水,也不敢跑大飯店,帶著老婆、女兒,帽子、口罩一戴,跑去地下街吃飯——美麗華、高島屋、新光都去了,發現還滿好吃的,這樣吃一吃也才三、四百元。
 
以前零錢幾塊幾塊,口袋掏出來,回家就隨便丟,後來看家裡有個馬英九撲滿,零錢就塞進去,五、六個月下來,也快上萬元,想出去吃飯,把(撲滿)屁股打開,晚上就可以去地下街吃了。
 
存零錢吃飯,我在學生時代會這樣,回來後當然沒過了,主要是心態問題,倒不是荷包問題。那一場金融海嘯,真的打得每個人都會怕,每家公司四、五百萬元壞帳這樣打;美國人又常常嚇我們,什麼二次風暴要來了,Russia(俄羅斯)又要爆了,冰島總理要送醫院了,(裕隆)一周一個點賣不到五輛車......。這怎麼過日子啊,真的會怕,大家都不買,嚇死了。
 
那時候還不敢開跑車上街——敢才怪,嚴凱泰開個跑車出來,人家不拿手榴彈砸你啊?硬生生停在家裡一年,後來發動,還發現電瓶沒電了。
 
那怎麼辦,只能面對現實,做錯的,糾正它,做對的,繼續往前走——深呼吸一口氣,繼續往前。中華汽車的問題,一項一項解決;中華汽車為何會犯錯,因為我母親生病,才會不小心跌了一跤,還好是一小跤。做事業就是管理異常,有點異常就要趕快修正,當時就是不懂得修正。
 
現在我就盯他們,你有沒有注意這個品質?上次說的現在是否弄好?流失一批人,有沒有再找回來?
 
然後剩下的時間,就弄自有品牌和進中國市場的事情。如果要進到中國大陸,要打這個仗,不能老是借別人的子彈,一定要有自己的子彈(指自有品牌納智捷),不然別人收回去,你就沒有子彈了,光拿那管槍是沒用的。
 
Luxgen這東西,是裕隆的創意,加上中華汽車的鈑金、研發,還有測試,兩家公司花了非常多的力量。○二、○三年決定要做的時候,我母親就非常高興,四五十年來,都是裕隆做裕隆、中華做中華的,現在把兩股力量結合在一塊。當時我母親身體還滿好的,就抓著我的手說,「凱泰,這不容易。」

從十五歲做到現在的品牌大夢
 
我做這個事情(指自有品牌),醞釀超過二十年,不是昨天才想的——這是我一九八八年回台灣,坐聯合航空下飛機那一刻就在想的事,想了二十多年,我一直要將父母親的心願完成。事實上,我從初中高中,就在想怎樣經營這個事情,我今年四十五歲,我是從十五歲就想到現在。
 
現在納智捷已經有SUV、MPV(多功能商用車),接下來會有房車在台灣上市——告訴你,會像BMW一樣!
 
有人說這是義大利人的功勞(註:納智捷曾到義大利取經),我告訴你,這是義大利and台灣人的功勞(加重語氣),我們花了不少工夫在裡邊,改了又改,修了又修;我們對於創意是滿堅持的,我們團隊還滿proud(驕傲)這件事情的。
 
當然,外面很多人是看衰的,我自己也怕得要死;但我不能跟人家講,我只有悶在心裡。而且,你不要說外界質疑,連我都質疑,我質疑得才凶呢。全世界只有一個人沒有質疑——只有陳國榮(裕隆汽車總經理)沒有質疑。要說有第二人,如果我母親還活著,腦筋還清楚,她砸錢會比我還凶,會衝得比我還快,我保證。
 
你說進中國,這確實是很大的挑戰。但也因為我們是唯一的兩岸民族品牌,所以有我們的特色、我們的unique(獨特性),但關鍵還是在有沒有創意,是不是物超所值。中國消費者對車子的批評指教,是很直接、很凶的,我做不好,一巴掌就打過來了。

價格比不過,品質要領先
 
去中國市場,絕對不是去做便宜車,這沒有意義;假如你做的是便宜車,那大家比價錢便宜嗎?怎麼比?我會比其他幾家便宜嗎?我當然做不到。我是新廠,他們是老廠,我一定要拉高我的附加價值、我的品質,我才有辦法打;假如我和他們一樣,那不會有人理我。
 
我們定位很清楚,你的東西要和全球知名品牌一樣好,可是呢,你要比他們便宜,就能壓倒他們;再加上我常去北京跑,一年十趟有吧,我連老婆、女兒都帶著去。你說我關係好,當然是有它的意義,很多年來,我在中國有滿多不錯的關係,也滿久的(註:吳舜文堂弟吳偕平,曾任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吳偕平弟弟吳蔚然,則是中國著名外科權威,也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的指定「御醫」,在中南海都極具影響力),但最重要你能把你的產品拿出來秀給別人看。
 
去年底,今年初,北京那些官員總算跟我們講,如果天時地利人和,就會批了,我們在八月下旬就拿到這個licence(指中國政府的核准批文),總算可以告慰老爸老媽在天之靈。
 
我們的夥伴東風汽車也背書保證,今年東風帶所有dealer(經銷商)來台灣看裕隆,他們都覺得很exciting(興奮),滿有信心,因為有差異化。我們的SUV大小和保時捷的同類車型Cayene差不多,價錢還低很多——當然馬力不會比它大啦。
 
和東風合作有很多好處,它本身就有非常多技術,不用全靠裕隆,而且他們清楚有哪些協力廠、配套廠可用,哪裡有好的設備,所以很快就蓋起來了。
 
我們預計明年第二季底,第三季初就可以(在中國)賣車了。
 
現在是走得比較順一些,雖然說我現在有點成功,但還是要戒慎恐懼;我知道有許多人等著,準備一刀來把我砍死,「啥,你賣這麼好!」我知道有這些人,I know(音調突然拉高)。

更讓人興奮的還在後頭
 
我跟你講,裕隆還有更精采的東西在後面,再過兩三個月,還會有更精采的東西,這我現在不能講,但我保證裕隆一定有更exciting的東西。有人幫我算命,說我四十二到四十四歲慘不忍睹,四十五歲以後就會很開心(註:嚴凱泰今年四十五歲);這是我一位好朋友,也算是半個長輩幫我算的,我希望他講的是真的。
 
嚴凱泰這三年歷經從至悲到至喜,也讓他看待事情的態度轉了個大彎,他這麼說道,「以前是火起來很火,高興起來會high到不行,現在比較中庸了。以前最火時,我會摔東西,公文就往外丟,我會罵混蛋,現在不會了。這幾年經歷太多事情了,可能也因為老了。」很難得從嚴凱泰口中聽到他承認老了。
 
黃日燦也提到,過去嚴凱泰看每一件事都是大事,老愛問他,「為什麼媒體要誤解我?」現在則是「看任何事都越來越輕鬆」。
 
如此大的態度轉變,也因為這幾年嚴凱泰真正自由後,卻沒立刻嘗到大甜頭,讓他更珍惜目前的得來不易,「因為看過黎明前的黑暗,現在更能體會黎明來了有多可愛。」黃日燦說,而且,這幾年嚴凱泰成熟很多,「以前下任何決定時,他還會說我已經問過媽媽,她有說好。」現在的他,下決定相當果斷。
 
當然,這與嚴凱泰一向願意接納不同意見有關。裕隆子公司裕融企業董事會中唯一的外部股東劉俊杰就說,這個人比較公平合理,「當初我要進裕融董事會時,他們內部是想把我擠掉的。但他覺得不能這樣,說我買這麼多裕融股票,是第二大股東。」可見他不是個剛愎自用的人,也看得出他能知人善任。
 
從汽車王子到新掌門人,嚴凱泰的接班路走了二十年,磨練、低潮讓他擁有了霸氣,卻少掉了驕氣;擁有了自信,但沒了自負。
 
若說他還會在意別人眼光,少數有的可能是外界對於他外形的評語。嚴凱泰說,「假如今天我胖到九十公斤,你能接受嗎?我問過很多人,他們都說不能接受,大家都希望我這樣,我就這樣做了,而且,假如推銷裕隆和我的形象有關係,那你就該去做嘛。」
 
很多人認為,二○○九年是裕隆的「凱泰元年」,因為那年是嚴凱泰真正完全掌權的第一年;但在嚴凱泰自己心中,可能今年才是真的「凱泰元年」;即日起,嚴凱泰率領的裕隆,開始要對過去的一切不如意正式展開反擊。
 

延伸閱讀

勁愛宜蘭味 共譜食宿行樂購輕鬆新玩法

2019-02-26

紐約時報精選》不親美也不傾中 郭台銘真能帶台灣找到出路?

2019-06-25

歐洲預演「明天過後」終極決戰

2019-09-04

夏普大阪八尾廠停產冰箱 白色家電生產全面撤出日本

2019-09-27

10年有7年上演相同戲碼 3因素將使日圓年底貶到「這數字」

2019-09-2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