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愛 從濟州島的革命開始

愛 從濟州島的革命開始

萬花筒裡的世界-施盈竹

名人專欄

2014-03-12 13:15

Emily臉書私訊給我:「她要結婚了!」從她被韓國濟州島的海關拒絕入境,到回台灣一個人為和平運動默默奮鬥,如今步入婚姻殿堂,高潮迭起的戲劇人生,一路走來,我看見她忠於自我,承受孤單、挫折和壓力的考驗,走出自己的路。

Emily臉書私訊給我:「她要結婚了!」從她被韓國濟州島的海關拒絕入境,到回台灣一個人為和平運動默默奮鬥,如今步入婚姻殿堂,高潮迭起的戲劇人生,一路走來,我看見她忠於自我,承受孤單、挫折和壓力的考驗,走出自己的路。

她的另一半金東元,也是個不平凡的人物。他們相識、相戀於濟州島,過去大家只知道那裡是韓劇《大長今》取景地點之一。2007年,濟州島被納入海軍港基地後,金東元選擇留在濟州島,投入抗議軍港建設的社會運動,也因此被警方以妨礙公務罪名逮捕入獄。

走訪濟州島

2011年11月趁著從埃及回台灣的空檔,我與友人飛到濟洲島,為他們加油打氣。當時濟州島主要的港口和沿岸的道路,都已經被鐵絲網層層包圍,濟州島的藝術家、各國的社運份子和天主教牧師等社群,越挫越勇,無論颳風下雨、烈陽曝曬,像藏人一叩首一跪拜的方式,朝海軍建設基地前進,祈禱小蝦米能對抗大鯨魚。

每天早晨天微亮,寒風中一群人摸黑進入港口外圍,朝正在建設軍港的方向,原地叩首一百次,我和友人只叩了一天,我便暗自叫苦連天。同行的人除了村莊村民,很多「外人」,黑暗中我觀察Emily的臉龐,眉梢露出堅毅之情,而在我們到濟洲島前,她與同伴早已叩首不下千次。待用完早餐,她與一群青年將進行潛水訓練,很難想像潛水衣如何抵抗零下N度的海水?從沒學過潛水的她,在潛水志工短暫的教導下,就披荊上陣。

這一切只為了進入海軍基地,近距離觀察建設進度,必要時潛入軍港抗議。

我和友人站在岸上,看著他們乘坐著橡皮船,跟著波濤洶湧的海浪對峙著,我心裡為他們捏了一大把冷汗。他們就在海上浮浮沉沉,不時潛到海底訓練體力。11月濟州島的天氣寒風刺骨,站在海岸邊上我冷得直哆索。

生平第一次出席法院,就是在濟州島。當時幾位認識的濟州島社會運動家,經過數月的羈押,正出庭接受法官判決。全場警備森嚴,靜待法官清嗓宣讀判決書,繼續服刑或繳納巨額的罰款。事實上,從2009年我便得知濟州島被前村長用秘密投票的方式,通過濟州島和順港成為海軍軍港的建設案。


2011年Emily與青年一起進行淺水訓練,背景是海軍軍港仍持續施工。(By Emma)

濟州島軍港事件

2009年我剛結束東帝汶為期一年的志願服務,接到在韓國志願服務Emily的來信,以組織名義邀請我出席在首爾舉辦的東北亞和平教育論壇,會後連同外國專家、學者,我們一齊到了濟州島。當時我們高舉著抗議布條,站在還未被破壞、圍堵的港口,接著登船近距離看了被列為世界遺產的虎島,未來它將隨著軍港建設而消失殆盡。

晚間大家圍坐在一起,想著「可以為濟州島做些什麼事?」面對「非濟州島人憑什麼管濟州島的事?」的質疑,提出看法。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和平教育家,除了深感同情,積極了解濟州島的歷史和它被選為軍港的前因後果,他們表示將用國際串連向韓國政府施壓。而提出非濟州島人憑什麼管濟州島事的韓國人,正是我最敬佩的組織領導Brother Song,他來自首爾,當他積極投入濟州島反軍港後,常被支持濟州島軍港建設的人質疑和批評。

我們心中都各有答案,和平是不分性別、種族、國界,更超越政治、宗教的境界。短暫的濟州島之旅,在心中留下了無數問號和嘆息,接著我跟大家一起離開了。

但,Emily選擇留下來。Brother Song則因多次阻擾軍港施工,被逮捕入獄多次,甚至在海上欲潛入軍港艦艇時,再上船時被軍方、警察毆打,完全昏了過去。遠在台灣的我看著Emily貼出的訊息,除了祈禱,還是祈禱。而Emily的另一半金東元也因在軍港施工處站樁抗議,同樣以「干擾公務」鋃鐺入獄。

面對國家機器的霸權,就是有一群這麼「傻」的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2013年2月中,Emily隨組織到印尼進行海上訓練,結束欲入境濟州島時,被海關拒絕入境。原來她早已經被韓國官方列入黑名單,除了她還有幾位長期在濟州島抗爭的外國人士,以各式理由趕出濟州島或拒絕入境。

回到台灣的她並沒有心灰意冷,仍持續透過繪畫創作伸援濟州島的抗議活動,她為濟州島紀錄的圖畫被印製成明信片,畫作也在村民中心展示。她投入台灣的非暴力抗爭議題,每月在台北反戰站樁,同時持續伸援濟州島,喚起更多人對此事件的關注。自發組讀書會,研讀亞洲的軍事和戰爭的史料,藉此擴大了解整個亞洲軍事發展的弊端和問題。

當金東元從韓國來台灣探望她時,他們仍不斷四處奔走,對於他們所關注的議題投注心力。他們也承擔著原生家庭、競爭社會的眼光,他們咬牙挺過,2013年底得知Emily闖關成功,終於在睽違數月下進入韓國。


2009年與和平教育家至濟州島伸援,抗議濟州島軍港建設。(By Emily)

選擇一條不同的路

高中念北一女,讀政治大學的Emily,畢業後選了一條難走的路,亦步亦趨的向前行。2008年認識Emily時,她正在政大第三部門單位實習,當時我休學準備在東帝汶服務一年,她則是第一次擔任短期國際志工。2009年我們在韓國重逢,趁著會議結束,與我做了簡單的訪談,她問:「結束東帝汶服務後,下一步呢?」我未能正面回答,承認自己離開東帝汶時,我曾一度意氣風發,感覺天不怕地不怕,從返校園復學階段,甚至還活在東帝汶回憶漩渦,不可自拔。當下,唯一清楚的是我對於志工服務、國際事務的熱誠,督促自己堅持到最後一刻。

誰也沒料到,完成研究所學業之際,我便跑到了埃及。而Emily已成為抗議濟州島軍港的生力軍。

2014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當天,Emily在韓國出嫁了,看著照片中她爸爸把手交給她的韓國夫婿東元手上時,我哭了,想到Emily過去承受的威脅、孤單和落寞,但她來不放棄,如今總算苦盡甘來。然而因為東元拒絕服兵役,婚後Emily可能再度面對東元需打官司、進監獄的擔憂。

我相信勇者無懼,只能用行動支持他們的信念,拒用三星產品。因為韓國三星企業是軍港建設最主要的投資企業,注入龐大的建設經費。祈禱在首爾訪問的現任教宗方濟各能到濟州島關注反軍港建設的議題,並寫信給教宗方濟各。

我和友人們特地選了遊行拼圖,作為Emily和東元的結婚禮物。希望他們心茲念茲的濟州島軍港事件,在努力不懈的抗議遊行後順利落幕,成為歷史上反戰爭、訴和平的重要教材。


圖四2011年濟州島建設軍港沿岸,被警方用圍牆包圍。民眾、藝術家在上頭題字、塗鴉抗議。(By Emma)

延伸閱讀

驚艷葡萄牙:帶著旅行的養分,繼續朝未知旅途邁進

2017-11-21

「機器學習」vs「深度學習」:在AI浪潮下創造無限可能

2017-09-20

「嘿!福爾摩沙」妳的美麗值得被看見,讓我們一起和世界交朋友

2017-07-26

巴塞隆納有感:無論旅行多遠、多美,家永遠是最好的避風港

2017-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