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貧窮是一種祝福

貧窮是一種祝福

借鏡人生

名人專欄

2015-03-29 12:17

你對人家好,以誠待人,自然就會得到相對的回報。

貧窮是一種祝福

我喜歡藝術,收集很多畫作和藝術品,但說起來,最「珍貴」的收藏,也許是老家一個四十年前、台灣賣枝仔冰的木質桶子,這是我童年的記憶。

我出生在基隆,父母都不識字,媽媽生了十一個小孩,最後活下來的剩不到一半。那是一個艱困的年代,幼兒死亡率高,加上家裡也窮,小孩子一點小病痛就走了。我的兩個姊姊送人當養女,家裡只剩大哥、二哥和一個姊姊。我記得,那個年代還有空襲警報,警報一結束,媽媽就和姊姊拎著包袱,沿街叫賣花生米。

我和爸爸則是在金山躲空襲,平日種一些地瓜,假日從金山走到基隆換一些日用品和錢。爸爸九歲就喪父,從士林回到基隆投靠親戚,雖然沒讀過書,在三十歲時,卻靠自學認得一些字,後來還是村子裡最有學問的人,會幫村人寫信、讀信。我常記得他抱著我,教我讀古詩、《三字經》,還會為我講《三國演義》。

父親懂一點中醫,也會幫人看病,俗稱「赤腳醫生」,他幫村人開了藥方之後,我還記得自己就拿著藥方到藥房裡去抓藥。藥拿回來之後,我發現父親並沒有跟對方收錢,後來才知道很多人生病了,沒錢看醫生,才會上我們家找父親開藥方。我們家雖然窮,但面對一樣窮、或是更窮的病人,父親總是燃起心中那股俠客心腸,免費義助。

父親喜歡交朋友,往來的人三教九流,我覺得這部分,我多少也受到他的影響。我工作的時候,曾有外國客戶看到我的團隊之後,告訴我:「老邱,你做人有一套,團隊裡的每一個人都像是會為你而死一樣。」其實,我待人沒什麼秘訣,你對人家好,以誠待人,自然就會得到相對的回報。

路,始終可以走下去

我可以跟各種人相處,也許是因為很小就開始工作的經驗。我小學二年級,就開始揹著木桶沿著基隆街上賣枝仔冰。很多事情都是從做中學,別人小學二年級可能還不會算數,我賣冰要收錢,算數可靈光了。

那時候的小學分兩班制,有時是早上上課,有時是下午上課,另一半空餘的時間,我不浪費,夏天賣枝仔冰,春秋季賣糖葫蘆,冬天賣鹹光餅。雖然年紀小,但我做任何事都很認真,就算是賣枝仔冰,我也是所有小孩子裡賣最好的,連老闆都對我刮目相看。

基隆多山,很多小孩只會聚在平地賣,所以競爭激烈,我知道家附近的山坡上住著一群老兵,通往山上的路又黑又暗,大家都流傳晚上有「魔神仔」會出來把人的魂魄勾走,所以沒有人敢上山。我知道自己如果上山賣冰的話,一定可以比別人賣得更快更多,只是一想起那段黑暗的山路,我就卻步了。

我父親知道我的困擾之後,他教我,如果遇到魔神仔,找不到回來的路時,就將衣服反穿,還教我唸了一段咒語,沿路唸,魔神仔一定不敢碰我,我就可以趁機趕緊逃離險境。

我一直記得父親教我唸的那段咒語,一直到我長大識字之後,才知道那段咒語不過是《三字經》裡的一段話而已。回想起來,山路就像我們人生當中遇到的困境,事實上沒有那麼可怕,也許我們就只是缺一道讓自己壯膽的咒語,給自己一點信心,告訴自己:路還是可以走下去的。

俗話常說:貧窮夫妻百事哀。這句話在我家裡是不成立的,父親有俠義的心腸,但他體能不好,不太能做勞力工作,家裡的經濟支援來自母親。母親從來沒有對這個家有過抱怨,我以前要通車到台北念書,每天早上五點半要出門,家裡客廳有一個每逢整點會敲鐘的時鐘,母親怕自己睡過頭,來不及叫我起床,她半夜就睡在時鐘下;我到台北通車十年,她就在鐘下睡了十年,我從來沒有一天遲到過,這一點我要非常感謝母親。如果,我今天有任何小小的成就,母親絕對功不可沒。

當我出門搭火車時,母親就到基隆的礦坑口撿拾碎煤,然後挑到平地的市集去賣。那個年代,家家戶戶還是燒煤,基隆幾處礦坑的煤坑仍持續開採,我曾經在週末跟著母親去礦坑撿煤,每個週末我都會在母親回來的路上和她換手,代她挑煤渣回家,此時才知道這一擔煤渣我幾乎挑不動,但當時年近六十的母親每天都要挑這擔煤渣走六十分鐘的路,光想就讓人覺得非常心疼。

那時候礦坑的災變仍不時發生。我有位送人當養女的姊姊在某次煤礦災變裡過世了,母親傷心欲絕,為怕再觸景傷情,她才不再到煤坑裡撿煤。母親在逆境中,從沒有任何怨言,而且極有韌性,遇到任何困境從不低頭。我有部分的性格也來自於她的影響,我的事業曾經幾度起伏,曾經窮到一無所有,但並沒有因此放棄,還是一路走過來了。

感念母親的智慧

我有時跟人談起自己的童年,大部分的人反應都是:好窮、好苦喔!而我活在那個當下,老實說,並沒有感到什麼痛苦或埋怨,也許這是父母帶給我的正面影響。我小學從沒穿過鞋子,第一次穿鞋是畢業典禮上代表畢業生致詞。我賣枝仔冰、賣糖葫蘆,常遇到同班同學,他們很樂意跟我買,我也很坦然面對,不覺得自卑。

我的父母都是在窮困裡討生活的人,他們被現實環境磨出了一種不屈撓的精神,這個態度也默默影響了我。

我並不以貧窮為恥,甚至認為,人若可以在貧窮裡學到一些人生體悟,貧窮也可以是一種祝福。

也許就因為身邊有的資源很少,我習慣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最好,不僅學校功課好,連賣冰也賣得最好,玩尪仔標也玩得很好。專注在眼前每一件事情,並且享受把事情完成時的成就感,不要因為是一件小事,或是因為窮,就怨天尤人,不願意投入精神。

資源少也讓我更懂得惜福。我記得當時每次賣完東西,母親會分幾毛錢給我當零用錢,這也是母親的智慧,一點點的小錢當作獎勵,就算家境不優渥,也要讓小孩偶爾有些小小的幸福感。我拿了錢,有時去買零食,有時去看尪仔冊,生活快樂得不得了,完全忘了賣冰辛苦的事。

事隔這麼多年,我看到那個當年賣冰的木桶,絲毫沒有辛苦心酸的感受,反而是滿滿的幸福快樂回憶。
〈本文選自全書,曾琳之 整理〉

作者:邱再興
1963年國立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系畢業;同年考上國立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研讀期間即進入美商飛歌公司(高雄電子公司)服務。畢業後曾赴美國受訓,途經日本及香港,觀察國外令人難忘的工業規模與精神,即立下為台灣開創本土電子業的決心。

1969年創立環宇電子,不僅是台灣第一家微電子公司,也是當時東南亞唯一非美商投資的微電子裝配與測試公司,堪稱台灣開發整流器、積體電路之先驅,更為台灣孕育出許多科技界的領導者。

1990年在馬水龍教授的建議下成立「財團法人邱再興文教基金會」。初期以「春秋樂集」每年兩季為台灣音樂創作者提供發表的舞台。經過多年深耕努力終獲社會各界肯定,於1998年獲頒文化部第一屆文馨獎特別獎殊榮。深受鼓舞之際,邱再興更期望在音樂之外嘗試推廣音樂與視覺藝術的結合,以扎根社區為使命,並以紀念父親鳳甲之名,積極催生「鳳甲美術館」之創立;經過多方努力,終於在1999年10月25日正式對外開放,希望藉由美術館的成立,以展示、座談、導讀等方式,為社區學生、社團及民眾提供溫馨優雅的藝術欣賞環境,播撒藝術的種子。

2014年,邱再興獲頒國立交通大學名譽博士學位。

出版:圓神出版社

書名:捨得:電子業先驅邱再興的事業與志業 

目錄:
推薦序 科技與人文藝術結合,以人為本成就志業/施振榮
推薦序 在荒野之地,點無數把火/洪敏弘
推薦序 點燃文化造鎮的火苗/馬水龍
推薦序 匯聚藝企合作能量與台灣科技新媒體藝術的推手/陳永賢

前言 在荒野之地,點一把小火
卷一 對人的理解和尊重
我喜歡藝術,收集很多畫作和藝術品,但最「珍貴」的收藏,也許是老家一個四十年前、台灣賣枝仔冰的鋁質桶子。
從賣枝仔冰、水果到投入科技業,不管你做的是什麼事業,最後還是回到跟人應對這件事情上……曾有外國客戶看到我的團隊之後,告訴我:「老邱,你做人有一套,團隊裡的每一個人都像是會為你而死一樣。」
‧貧窮是一種祝福
‧捉住機會,不要怕
‧與其發呆,不如做點事
‧在最卑微的工作裡學習欠缺的經驗
‧人生現況就是回應命運難題後的加總

卷二 對事的正念與決斷
曾經是「不正常俱樂部」的一員,幾年之後卻變成社會青年楷模。我的成長環境在主流社會看來也是「不正常」,但我把這些負面影響轉成正念,在專業領域裡都還算有不錯的表現。
人生的路很長,非得到終點,才知道選擇的路到底是對是錯;非得到最後關頭,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正常」還是「不正常」。
‧從不正常到國家青年楷模
‧現在沒用到,以後不見得用不到
‧做生意要先想到對方能賺到什麼
‧每個新產品上市就是一個成功的機會

卷三 勇闖德國商展,再創事業新契機
信任是雙方面的事情。他信任我,所以借錢給我;但同時我也信任他們……那是八○年代末期,整個東歐開始變天,東德即將要垮台,東德政府也知道他們的財務快不行了,不過他們還是趁垮台前夕,把欠我的貨款每一毛錢全都交付給我。
‧在挫折裡看見生命的課題
‧什麼都要捉在手裡,人生就會變得沉重
‧我啟動科技列車,自己卻不在車上
‧困難就像電阻,是發光的時刻

卷四 科技與人文藝術的真正結合
生命是什麼?成功是什麼?我反覆在宗教、在藝術裡思考這些問題……
在北投創立鳳甲美術館,就像在台灣的文化界點一盞小燈。我很早就離開科技業,可說是最沒有錢的企業家,連我都有能力創辦一間美術館、影響許許多多的人,未來若有一百間像鳳甲的美術館,台灣就一定會更好。
‧做沒人做的事最有成就感
‧事情想開了,就沒那麼嚴重
‧從科技出發,走向人文
‧藝術就是生活的方式
‧錢太多就是負擔

後記 設身處地,理解他人的需求
附錄 鳳甲美術館‧典藏選粹

延伸閱讀

業界曝疫苗破局致命傷 東洋遭爆殺跌停

2020-11-04

指揮中心批無提供新冠疫苗授權文件 東洋發聲明回應

2020-11-04

AZ疫苗出問題 台灣東洋取得德國BNT新冠疫苗授權 政府疫苗政策是否需更具彈性?

2020-10-26

德國3000萬新冠疫苗將來台 東洋取得銷售代理權 最快明年Q1可供500萬人施打

2020-10-12

東洋狀告林榮錦 二大爭議點將是主戰場

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