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臨終之時,好好卸下今生的包袱

臨終之時,好好卸下今生的包袱

競爭力直升機

情感關係

2015-04-03 17:12

許多家庭因為某個親人即將過世而聚在一起,但卻沒有一個人談論這件事。死亡往往是「房間裡的大象」,大家都假裝它並不存在。這種情況必須有所改變,因為對臨終的人而言,死亡是他們生命中的重要時刻,如果大家都避而不談,他們會覺得非常孤單,無法向他們的親人訴說他們正在經歷的一切。為了他們的緣故,也為了我們自己的緣故,我們必須要做出改變。

當我們死後靈魂去哪了?

 

當我們有某個親人過世時,我們經常會後悔自己沒有在他們生前多問他們一些問題或多和他們聊聊,問他們:小時候是什麼樣子? 為什麼喜歡(或討厭)他們所從事的工作? 哪些事情讓他們最感到快樂? 最喜歡哪一本書、哪一首詩或那一首曲子?

 

我也發現靈魂到了「那邊」之後,往往會後悔自己沒能在活著的時候讓他們的親人多了解他們一點。那些處於疾病末期或年事已高的人,如果能在去世之前向親人說明他們的信念、他們最在意的事情、他們之所以這樣做而不那樣做的理由等等,會感到比較安心。

 

鼓勵臨終的人訴說感受


我曾經看過許多家庭因為某個親人即將過世而聚在一起,但卻沒有一個人談論這件事。死亡往往是「房間裡的大象」,大家都假裝它並不存在。
 
 
這種情況必須有所改變,因為對臨終的人而言,死亡是他們生命中的重要時刻,如果大家都避而不談,他們會覺得非常孤單,無法向他們的親人訴說他們正在經歷的一切。為了他們的緣故,也為了我們自己的緣故,我們必須要做出改變。
 
 
我們必須鼓勵臨終的人談論他們當下的感受。剛開始時,要進行這樣的對談可能會有點尷尬,但一旦他們知道人們對他們所正在經歷的事情感到興趣,他們通常會有很多話要說。
 
 
當生命到了盡頭的時候,許多人會開始回顧自己的一生。他們會有一些回憶想要和別人分享,也會有一些放不下的恩怨,還有各種快樂的事、傷心的事、無聊的事或令人興奮的事。他們可能會想訴說這一切,而他們需要(也值得)有人來聆聽。
 
 
在我擔任療癒師的生涯中,我有許多客戶是知道自己已經餘日無多的人。
 
 
他們當中有些人很坦然的面對現實,會開誠布公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感覺、希望和夢想,也會把身後的事情安排好,把尚未解決的問題處理掉。
 
 
他們不會當隻鴕鳥,對死亡視而不見。相反的,他們張開雙臂擁抱生命的流轉。他們珍惜每一天的光陰,盡量過得充實。
 
 
當然,有些客戶之所以來找我,是想要獲得療癒,但有些人之所以前來,並不是因為他們想活得更久一點,而是因為他們希望能夠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質,在僅餘的日子裡擁有更多的精力。
 
 
舉個例子,我的一個客戶在知道自己已經快死時,便邀請我前去和她共進午餐。她給我看了她年輕時各式各樣的照片,懷念她愛過的那些男人、她去過的地方、上過的學校以及她在養兒育女之外的成就。
 
 
在此之前,她的話題總是圍繞著兒女的生活打轉,鮮少提及她個人的經歷,因此那天看到她那樣侃侃而談,真是令人高興。
 
 
遺憾的是,大多數人都不是以這樣的態度面對自己即將死去的事實。我那些自知餘日無多的客戶中,多數都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害怕、沮喪和焦慮。
 
 
他們是在一種茫然的狀態下經歷死亡。他們不想談論自己的憤怒、恐懼或悲傷,甚至往往會嘗試麻痺自己的感覺。他們之所以前來找我療癒,並不是為了要治療他們的疾病,而是為了各式各樣的原因─沮喪、焦慮、酗酒、失眠。
 
 
這些人通常需要一些誘導才會開口說話。當我請一位男性客戶談談他的一生時,他說根本沒有什麼好談的。
 
 
但是,當我問他一些較為具體明確的問題,例如他的童年、青少年的歲月、軍中生活、他如何遇見妻子、成為一個父親是什麼感覺、在退休之前他從事什麼工作等等,他卻有一籮筐的話可說。
 
 
看他如此熱烈的談論自己的人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某些時候,他的神情顯得有些悲傷,但有些時候他卻是一臉的喜悅。
 
 
嬰兒潮之前的世代特別不好意思談論自己。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覺得這是一種自私的表現,因此需要有人誘導,讓他們確信你真的很想聽他們講述生平。
 
 
或許你不太願意面對他們即將死亡的事實,但只要你告訴自己:這或許是你最後一次聽到他們的聲音,也或許是最後一次向他們學習人生智慧的機會,你就能夠克服你的心理障礙。
 
 
我曾經有許多次在類似的場合聽見臨終的人東拉西扯,同時談論大約十個不同的主題,從這個回憶跳到那個回憶,從這個感覺跳到那個感覺。
 
 
但這都很好,因為這就是當時他們心智運作的方式,也是他們溝通的方式。其中有些話可能會讓你感覺不太自在,但請記住:這是他們盡情傾吐的機會,因此就請你按捺住自己的感受,讓他們一吐為快吧。
 
 
有一次,我坐在一個快要過世的女人身邊,和她和她的兩個女兒閒聊。突然間,母親說要向大女兒賠罪,因為打從大女兒小時候開始,她就不太喜歡她。
 
 
女兒從未聽母親說過這些話,因此當然非常驚訝。那位母親接著又說,她年紀輕輕就懷孕了,因此不得不嫁給她們的父親,但是她並不愛他,所以她覺得這個女兒毀了她的一生。
 
 
觀看當時她們三個人之間的互動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那位母親把話說出來之後感覺如釋重負,大女兒非常震驚,小女兒則顯得不太自在,一直試圖轉移話題,以便緩和氣氛。當然,這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
 
 
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讓臨終的人安心,還是比讓我們自己感覺自在更加重要。
 
 
況且我猜想那個大女兒聽到母親說這些話雖然會很傷心,但也可能會因此而明白這些年來她們母女之間的關係何以會變成這樣。我想這對母女在最後這段相處的時光中,彼此的關係必然會變得更加親近吧。

 
 
卸下今生的包袱
 
 
 
我們之所以要讓臨終的人暢所欲言還有一個理由:讓他們能夠釋放多年來心中一直放不下的恩怨與傷痛。
 
 
我曾經有過一個名叫梅寶的客戶。她已經九十歲了,因為關節炎的緣故,每個星期都來找我做療癒。她的心中充滿怨忿,不僅痛恨她的原生家庭、她所受的教養,也痛恨她的三個前夫和孩子。
 
 
她每次都會問我為什麼上帝不讓她早點走,我告訴她或許祂是想多給她一些時間,讓她能夠放下她的怨懟、憤怒與仇恨,以免她帶著這些情緒離開。
 
 
同時,我也建議她試著想一想她的人生經驗是否曾經對她有任何益處。但她總說這是「一派胡言」。
 
 
不過,我最後一次幫她做療癒時,她卻展現了幾分親切與溫柔。我看得出她的內心已經變得比較柔軟,不再顯得那麼痛苦,而且她還說她的關節炎毛病已經有所改善。
 
 
通常她離開之前,都會跟我預約下一次的時間,但這次她卻表示要等到她需要的時候,再打電話給我。
 
那一天我意識到或許從此再也看不到她了(後來事實證明也的確如此),只能為她祈禱,希望她心裡不要有那麼多的怨懟與怒氣,能夠平和、安詳的上天堂。

許多人相信一旦我們到了天堂,所有的過錯都可以得到赦免,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這並不是事實。我們在「回家」時,往往都帶著情緒的包袱。這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因此,我認為我們在離開人世之前一定要儘可能清掉屬於今生的包袱。

 
怕死而不敢死
 
 
幾年前,一個年紀才三十出頭、性情很好的男人前來找我,要我為他療癒腦瘤。
 
 
他和年輕的新婚妻子想去度假,以便遠離醫院、醫生、化療和那些憂心忡忡、讓他們幾個月都不得安寧的親戚,但是他的視力有問題,走路和說話都有困難,而且他的精力就像雲霄飛車一樣高高低低的、起伏劇烈。
 
 
我第一次幫他做靈療時,發現他的靈魂看起來非常不安。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他不想談論他目前的情況,也不願去想有關死亡的事,只希望自己能夠痊癒,並且和心愛的女人一起過活。
 
 
那次療癒效果非常好。他的精力恢復了,視力改善了,走起路來也夠穩定,可以去和他的妻子度假了(這是他們應得的假期)。
 
 
但過了兩、三個月之後,他又打電話來請我幫他做療癒,因為他之前的症狀全都回來了,而且現在只能躺在床上。於是,我便開始每個星期去他家幫他做療癒。
 
 
 
他的腦瘤已經擴散了,但他還是懷抱希望,企圖戰勝癌症,活到一百歲。
 
 
 
他告訴我他很怕死,也不想死,因此他決心盡量延長自己的生命。當我問他為何這麼怕死時,他告訴我他擔心自己會「出錯」。
 
 
他很害怕最後那一刻的到來,而且曾經多次請我告訴他人在死亡時會有什麼感覺。
 
 
 
一、兩個星期之後,他的家人打電話來告訴我他已經過世了。於是我便和他的靈魂溝通,想了解他死時的情況。他說他感覺鬆了一口氣,因為事情終於結束了,而他也終於放下了。
 
 
他告訴我如果他早知道死亡的過程這麼容易,他寧願早點死,以免他自己和家人受那麼多苦。

 
 
人們對死亡常有的三大恐懼
 
 
 
這件事讓我開始思考「害怕死亡」這個議題,於是我便在我的臉書上邀請朋友分享他們對死亡的恐懼,結果有許多人回應(真是感謝他們!)。
 
 
在此我想和你們分享我那次調查的結果,並且談一談我對人們常有的這些恐懼有什麼看法。
 
 
 
有許多人說他們並不怕死。這是一件好事。但也有許多人表達了各式各樣的恐懼。其中排名第一的是「離開自己的兒女,而且再也無法和他們溝通」。
 
 
 
排名第二的是「因為發生車禍等緣故,死得很痛苦」。排名第三的則是「孤零零的死去」。
 
 
另外還有一些人表示他們害怕自己無法呼吸、無法向所有心愛的人告別,或者害怕自己迷失在黑暗中、沒有完成自己今生想做的事、盛年早逝、下地獄、被活埋或害怕不可知的未來等等。
 
 
還有不少人擔心他們到時會發現自己的信仰和理念全都是錯的,死後根本是一場空。這次調查當然並不科學,但我猜除了我的臉書朋友之外,許多人也有這樣的恐懼。
 
 
死亡的過程會有多痛苦?有一些人特別提到他們不希望歷經因車禍而死的痛苦滋味。
 
 
事實上,每次記者訪問那些在車禍中倖免於難的人士時,他們總是說他們根本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在即將發生會造成肉體痛苦的意外時,大多數靈魂都會先行離開。
 
 
此外,大多數人在醫院死亡時體內都已經有大量的藥劑,而且在肉體死亡的時刻,靈魂通常都已經離開。這兩種狀況都會減輕死亡的痛苦。
 
 
排名第三的恐懼是害怕自己會孤零零的死去。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人會孤零零的死去。你那些已經過世的至親好友都會圍在你的身旁,等著把你帶回天上的家。
 
 
 
〈本文選自全書,曾琳之 整理〉

作者:艾珂.波亭(Echo Bodine)
艾珂.波亭是美國知名靈療師、通靈人和心靈導師,著有《禮物》(The Gift)、《靈魂的回音》(Echoes of the Soul)和《柔聲的呼喚》(A Still, Small Voice)等書。常在全美各地巡迴演講,並舉辦工作坊教導有關直覺、靈療和死後的生命等課程。此外,她是每兩個月播出一次的網路節目〈靈魂姊妹們〉(Sisters for the Soul)的主持人之一,也有廣受歡迎的部落格。目前居住於美國明尼阿波利市。

出版:新星球出版/大雁出版基地

 
書名:當我們死後,靈魂去哪了?死亡不可怕,靈媒大師的暖心臨終陪伴

延伸閱讀

臨終的幸福死練習 盡情吃喝好過限制飲食

2017-11-07

語言學家帶你聽懂臨終絮語》當家人問起:我快要死了嗎?

2017-10-19

接受重要的人死亡,我們該如何面對?

2017-01-12

送行者的臨終式場,我看見人的真心!

2014-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