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其實,太順遂的人生還滿無聊的

其實,太順遂的人生還滿無聊的

借鏡人生

名人專欄

2015-04-30 12:13

唯有真的去面對孤獨,全心做一件事情,不管這件事情成功與否,我覺得才會被別人尊敬。



陳文茜:
 
五月天遇到最糟的狀況,簽唱會只有多少歌迷去?

阿信: 
我們其實很幸運,在台灣剛出道沒多久,就有很多朋友支持我們。當時幫歌迷簽名,因為真的太多人了,但我們又希望可以讓每個人都拿到簽名,所以幾乎每個人來,我們各打一個勾就讓他走了。但我們第一次轟轟烈烈到哈爾濱時,粉絲只來了二十個。

陳文茜: 
劉若英,妳剛出道時,簽唱會有多少人?

劉若英: 
比阿信他們還少。我記那時有很多唱片行,不像現在,很難找到唱片行。以前一個地區就有很多家,歌手必須每家唱片行都辦簽名會,他們才會進貨,所以每家唱片行都要逗留十五分鐘,再到下一家唱片行。

記得那時去高雄辦簽名會,現場只有五個人來排隊,所以每個人都有充裕的時間跟我聊天,我還可以幫他畫畫,問他唸哪間學校,因為要渡過那漫長的十五分鐘。

阿信:
其實五個人比我們好,因為我們的歌迷是二十個人,除以五的話,每個人團員只有四個歌迷,所以我們比較慘。

陳文茜: 
簽唱會只有五個人來,奶茶,為什麼覺得自己還可以繼續唱下去,而不覺得我這樣丟人現眼,算了。是什麼力量使妳持續下去?

劉若英:
我想,即便現在可能不只五個人,但我覺得,如果每一次都很真心誠意地去做一件事情,讓他們也能感受到,我還是相信,五個會變成十個,十個會變成二十個,會越來越多。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真的很難得,所以不能放棄,真的不能放棄。

陳文茜:
五月天剛開始成團,是在師大附中吉他社。瑪莎的媽媽以為兒子去練古典吉他,沒想到你們做的是熱門音樂,還把她兒子功課搞得一塌糊塗,她只好想辦法把瑪莎帶到兩廳院裡,看兒子能不能學做可以登廟宇之堂的古典音樂。瑪莎告訴媽媽,這裡的古典音樂只有幾千個人聽,我將來要唱歌給幾十萬人聽的。五月天剛成立的時候,家人很反對嗎?

阿信: 
對,當時家人非常反對。出片前,為了不讓我媽發現,我曾考慮把有線電視的線剪斷。

陳文茜:
奶茶,妳曾經告訴我,有個導演說,今天妳的戲演得不錯,是因為妳不夠漂亮,但妳非常地努力。

劉若英:
我從小就不覺得自己漂亮,即便有人說我漂亮,我都覺得是一種客氣話。這跟我的家庭有很大關係,因為我的家人們都很好看,尤其是我姊姊。所以,我從小就覺得自己在家族裡是很被忽略的那個。

不過,所謂的電影明星,還是要具備一些條件。我記得剛開始拍戲時,當時中央電影公司的總經理徐立功導演看到我的照片,跟張艾嘉說,原來妳的小漁要長這個樣子。他們找了很多人來選角,一直都沒有決定,後來張艾嘉說她想用我,徐立功導演很誠實地說,去西門町看,有很多這樣的女孩。

張艾嘉說,就是因為她長得很普通,所以很適合少女小漁這個角色。而且我很壯,那個角色是一個大陸想移民美國的女生,移民剛開始都要打很多工,所以壯是很重要的,還有國語要比較標準,我剛好具備了這些條件。

開始拍戲以後,常常聽到很多的攝影師跟導演說我不漂亮,但下一句話都會鼓勵我,就是因為妳的不漂亮,所以我們感覺妳可以成為任何角色,相信妳是我們心目中的那個角色,妳不是女神,不是明星在演戲。

這時我就覺得,我要努力地研讀每一個角色。因為我的不自信、不漂亮,所以我在做事的時候,真的比較用功。

陳文茜:
奶茶覺得因為自己不漂亮,所以比較用功。阿信,做為奶茶長期的老友,你怎麼回應奶茶剛才的說法?

阿信:
我這輩子第一次看野生的女明星,就是奶茶劉若英。那時我們去看昇哥(陳昇)在PUB的演出,中場休息時,看到她從樓梯走上來,我們幾乎同時「哇」地一聲叫出來,奶茶她本人非常美,那時我們才知道什麼叫女明星。

我覺得奶茶的意思是,永遠都有比女明星更像女明星的人。其實在這個行業裡,大家會要求你的外表、聲音,那種壓力一定存在。奶茶在我眼裡一直很漂亮,可是跟她相處這麼久以來,我自己的感覺是,你會忽略她的漂亮,因為在她的靈魂和為人處世裡,有一個很強烈、很巨大的部分,你會非常地認可,而且崇拜她那個部分。那叫認真嗎?好像又不止。

陳文茜:
阿信唱紅(志明與春嬌)這首台語歌曲,一直到征服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後來又寫了很多很棒的歌,像是(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後青春期的詩)等,你似乎對某些事情有很強烈的批判,你的某些強烈的正面能量,對很多年輕人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種「阿信現象」,你自己怎麼看?

阿信: 
我沒有特別怎麼看,因為很多事情對我來講,都是沒有辦法的一個過程。其實五月天剛組團時,我是當第二吉他手。第二吉他手就是不會唱歌、不會打鼓、不會彈貝斯、不會彈Keyboard,而且吉他還彈得比第一吉他手爛。可是,我只要能在樂團裡有一個角色,就覺得非常開心,有時候就只是想參與。

後來主唱跟Keyboard手跑了,男生女生跑去談戀愛,但還是要練團,就得有人唱歌,所以我就唱了。那時我跟怪獸說,我應該也唱不了多久,要再找一個主唱。我們滿常去看其他樂團表演,後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主唱,但不排除是我刻意讓大家找不到。

之後因為某些演出要有自己的創作曲,所以只好硬著頭皮開始寫歌,後來被學校退學要去當兵了,所以被逼著留下自己所有組團時創作的歌曲,接著又不小心把歌送到滾石唱片,就這麼一路走來。

有人問五月天當初的夢想很大嗎?其實沒有,因為當初的夢想,就是希望每一次練團結束後,可以跟這批人一起吃東西、打屁、聊天。

陳文茜: 
「轟轟烈烈的排行,沸沸揚揚的頒獎,跟著節奏,我常迷惘。當人心變成市場,當市場變成戰場,戰場埋葬多少理想。回想著理想,稀薄的希望,走著鋼索,我的剛強。偉大和偽裝,灰塵或輝煌。那是一線之隔,或是一線曙光。」寫得真好。這是阿信成名之後寫的歌,你在提醒自己嗎?

阿信:
安慰自己。我最近有個很強烈的感覺,大家覺得你是五月天阿信,所以寫出一首很棒的歌應該很容易。其實我在每一次寫歌時,就不是五月天阿信,而是跟十幾年前住在鐵皮屋裡的那個大學生一模一樣,但是多了很多敵人,就是以前的我。

要寫得比以前的我更有意思,有不同的見解、不同的主題,而我所擁有的就是一枝筆跟一張紙。有時候會懷疑自己,覺得我到底還能不能寫出更好的歌,所以幾年前就寫下這首詞,安慰、鼓勵一下自己。

陳文茜:
奶茶對於哪些影片、角色該不該接、該不該代言,都有審慎的選擇和某些堅持,就像阿信有一段寫得很棒的詞,「無論天后或天王,無論小兵或老將」,其實我們所有的人都要記住,「曲終人散都要蒼涼」。

對劉若英來講,越受到大家的肯定,她對於影片、角色的選擇就更嚴格,嚴格到她得了亞太影后之後,竟有一段時間沒戲可拍,窮到連管理費都快繳不出來?

劉若英:
對,其實我那時候已經發唱片了,也很幸運得到亞太影后,但是得獎並不是什麼神藥,不會因為得了就變有錢,或者像大補帖,得了就突然變得很會演戲。我當時還是一個很新的新人,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裡,大概有快一年的時間都沒工作,很窮,非常窮。當然,有很多人來找我拍戲,但是我覺得有些戲我做得了,有些我做不了,如果勉強自己做,過程會很痛苦。

陳文茜:
奶茶說她窮到每天都在閃管理員,因為人家不相信亞太影后繳不出管理費。

劉若英:
對,我朋友找我出去,我說我不敢下樓,後來我朋友幫我把管理費繳了,說妳可以下來了。但是我很感激有那段過程,以致現在當我可以一次把一年的管理費都付掉時,我會更慎審地告訴自己,連那麼苦的時候,我都堅持地做了選擇,更何況是現在。欲望或誘惑其實越來越大,要怎麼樣在這些誘惑中,找到自己相信的事情去做。

我也拍過爛戲,當時在現場我不只想殺了那個導演也想自殺。我到了中正機場,直接就想在那邊上吊。以前我都跟一些比較熟的導演工作,後來覺得跟一些新導演合作,會學到更多東西。我也遇過看劇本時覺得很OK,但在現場發現跟你想像的不一樣時,並不能跟老闆說我辭職不幹,明天就不來了,你還是得一天一天把它完成。

那個導演跟我之間有一兩個小故事。在沒有簽約之前,我跟他提的所有意見,他都說好,會改。因為我真的很愛唱歌、演戲,對於電影,我是有意見的人。但等到我去定裝時,突然發現導演對我有點愛理不理,我和他討論,他就說:「我覺得可以。」,我說:「可是……」導演回我:「可是什麼?我覺得可以。」那時我應該已經簽了合約,但還沒有寄出去。定裝結束後,我告訴工作人員:「跟公司說合約不要寄出去,我不要拍了。」工作人員打電話回公司問,結果合約當天早上已經寄出去了。那一剎那我才發現,那個導演確定我已經簽約,一定要拍了,因此態度也變了。

後來導演要我加他微博。當你努力在拍戲的時候,他卻在微博上說這餐廳哪個菜好吃,或者他到哪裡玩,我覺得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當我很動情地在演戲時,旁邊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導演雖然坐在螢幕前,可是他的手在刷微博。我一氣之下,就把他從微博刪掉了。

我們拍了一個多月的戲,那天拍到凌晨五點鐘殺青,通常殺青以後,導演一定會過來給你一個擁抱,說:「辛苦了。」因為拍戲確實很辛苦,結果導演卻走過來跟我說:「妳為什麼要刪我的微博?」我掉頭回房間就大哭。拍完那部戲之後,我停了很久,這跟我很在乎每個人現在做每件事情到底有多投入,有很大的關係。

很多年前我問過阿信一個問題,當我們很努力地寫下這些文字、唱出這些歌、拍下這些戲,其餘時間該怎麼面對創作的孤獨。阿信那時說了一句話,我很感同身受。

他說,有多少人不知道我們犧牲了多少時間,當他們在外面吃宵夜、去夜店混一下、看場電影、去春遊、去海邊走一走的時候,我們只能坐在電腦前,或拿著一枝筆跟一張紙坐在那裡發呆。

很多是公平的,也有很多是不公平的,但唯有真的去面對那個孤獨,很全心地做一件事情,不管這件事情成功與否,我覺得才會被別人尊敬。

(圖片提供/英兒工作室有限公司 )

劉若英 ■ 我相信

● 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真的很難得,所以不能放棄,真的不能放棄。
● 慾望和誘惑其實越來越大,要怎麼樣在這些誘惑中,找到自己相信的事情去做。
● 唯有真的去面對孤獨,全心做一件事情,不管這件事情成功與否,我覺得才會被別人尊敬。
● 真的很順遂的人生其實滿無聊的,不然你老了以後,還有什麼可以講?
● 不是我想做什麼樣的事,而是我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才會決定你做什麼樣的事。


(圖片提供/相信音樂 )

阿信 ■ 我相信

● 在我們的音樂裡面,有五月天要堅持的某個部分,那很重要。
● 我們做的很多事情,有時候要跟世界對抗,有時候要跟世界妥協。每個堅持自我的人一定要注意,有什麼是你可以妥協的。
● 如果你沒有夢想,那就找有夢想的朋友,陪著他一起作夢。很多時候,快樂都是從你朋友身上得到的,而都不是從自己身上得到的。
● 其實我在每一次寫歌時,就不是五月天阿信,而是跟十幾年前住在鐵皮屋裡的那個大學生一模一樣,但是多了很多敵人,就是以前的我。

【五月天獨家照片】


加入今周刊LINE好友,即可獲得五月天照片!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陳文茜

現任
2004 -迄今 鳳凰衛視「解碼陳文茜」節目主持人
2005 -迄今 中天電視「文茜的世界周報」節目主持人
2008 -迄今 中天電視「文茜的世界財經周報」節目主持人
2007 -迄今 中國廣播公司「文茜的異想世界」節目主持人
2010 -迄今 東森電視「文茜的財經故事」

書名:我相信‧失敗



出版:時報出版

目錄:
蔡康永/給年輕人的短信
周杰倫/失敗給我的禮物
阿信&劉若英/我相信
嚴長壽/如果我還年輕
林懷民/把電腦關掉
蔣勳/少年台灣
羅大佑/太凝重
許芳宜/走出去
潘石屹/別怕!

延伸閱讀

0050反向ETF適合長期投資嗎?

2018-08-06

中美貿易戰,中國是否還有投資機會?

2018-08-03

投資中國想贏 謹記三要領

2018-08-01

投資要成功,首先要「認清楚自己不懂什麼」

2018-07-31

現在投資的高收益債券是正確時機嗎?兩個指標告訴你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