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又怎麼能活出自己的人生?

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又怎麼能活出自己的人生?

讀蟲小聚

教育

2015-06-18 10:55

「我們自己經歷過中國的教育體制,」她說道。在中式教育體制中,孩子的童年不受重視,個人興趣和意見無法獲得培養,孩子們被教育成死記硬背的機器。

早晨八點。中國其他家庭的孩子已經在學校裡參加升旗典禮,唱著國歌。蓮蓮的一天則是從兔籠開始。這個十一歲女孩動作嫻淑地打開籠門,將兩隻囓齒動物放在草地上。她用手指逗弄著兔子,摩娑下巴,餵牠們吃草莖。接著蓮蓮開始動手清理兔籠。打掃地板後鋪上青草,在水槽裡灌滿水。兔子們這時蹦蹦跳跳來到院子的籬笆旁,被蓮蓮的同學抓住送回籠子中。黃老師出現在樓梯口,拍著手並精神抖擻地看了眼校園。第一堂課:太極。

南山學校位於北京北郊,距離首都市中心需要一個半小時車程,校址設在一間農舍中。從鄉間的街道上一眼望去,低矮的農村式建築與其他田莊無異。棕灰色的牆壁,顏色與周遭的乾旱田地融為一體。農民們為了澆灌稻米和蔬菜費盡心力。學校校舍後方的景致則較為賞心悅目:在一片寬廣的庭院中,兔籠旁設置了遊樂器材、桌球桌和足球球門,不遠處還有一處人工瀑布和一座小型中國式涼亭。就連一旁的果園也是學校財產。大約八十名孩童在此接受魯道夫‧斯泰納(Rudolf Steiner)所開發的華德福教育。在沒有強制管理和課業壓力的環境中,讓學童接受音樂和藝術的薰陶,並且親近大自然。

此類教育在德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已經有近百年歷史,在中國卻是革命性發展,而且不僅限於教育意義上。這群家長從四年前開始自發打造了中國第一所森林小學,不但讓自己的孩子脫離中國競爭壓力龐大的常規教育系統,而且也與中國現代社會觀念背道而馳。他們反對極端的物質主義和民族主義,力抗共產黨宣傳手段和被同化的媒體。對於孩子在進入森林小學教育後便無法進入主流求職道路,以及可能與有關單位發生爭執,家長們都願意照單全收。「官方教育體制會毀了孩子,」學校創辦人黃明雨這麼說道。「我們想要讓孩子成為快樂、富有創意而且能獨立思考的人。」在不遠的將來,這些品質可能將比隨波逐流和弱肉強食更為重要—這是家長們的夢想,使其甘冒風險,讓孩子在非主流世界中尋找快樂。

第二堂課:數學。四年級教室的牆壁一片翠綠。天花板上懸掛著宇宙樣式的圓形吊燈。牆上貼著書法作品,一根大拐杖靠在教室的角落,那是班級演出的道具。這堂課的教學內容是面積計算。蓮蓮坐在小課桌前,用彩色筆在作業本上畫出幾何圖型。幾名同學和黃老師站在黑板前,還有一些人拿著量尺跪在地板上測量磁磚。課堂氣氛輕鬆。如果覺得課題太簡單,可以改用英文將作業再寫一遍,或是到院子裡玩耍。

南山學校並未獲得國家承認。嚴格說來,將孩子送入這間學校就讀,其實是違反義務教育規定。不過有關當局並不會核實父母是否把小孩送去上學,而且對黃老師和他的學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們盡量不引起太多注意力,」這位校長說道。因此,南山學校放棄在網路上公開宣傳。少數獲得黃校長接待的記者也受到請託,不要公開這座位於北京市郊的小鎮名稱。過多的關注可能危及這個教育計畫,尤其是來自媒體的關注。當地鎮長相當支持學校的開辦,因為它吸引了富裕的城市人來到鎮上。他成為黃校長面對高層機構時的靠山,勉力在一條棘手的政治鋼索上取得平衡。這是他唯一能提供的幫助,前提是學校不要得罪強大勢力。

儘管採取各種保密措施,南山學校的存在仍在口耳相傳間聲名遠播,黃校長接獲來自全國各地家長有關送孩子入學的詢問。他只能接受一小部分的學生。「從詢問度能夠看出許多家長對中國教育體制的不滿,」他說。「但我們的目標不是擴張,而是盡可能辦好學校。」如今已經出現其理念的傚仿者。

黃校長心目中最重要的選拔標準是,家長必須清楚知道自己即將進入什麼樣的未來,而且做好長期接受此種教育模式的準備,學童的課業表現則不在考量範圍內。對中國家長而言,這必須跨出很大的一步。因為若想再回到正規教育體制內已是困難重重。倘若不參加為期三日的高中畢業考試,即所謂的「高考」,在現行制度下,孩子將被拒於中國大學的門外。唯一的出路是出國留學,或進入昂貴的私立學校,也或許乾脆放棄就讀大學,甘於平淡人生。

魏春燕的兒子和蓮蓮同樣就讀四年級。她說:「對於這個選擇的後果,我們非常清楚。但是,對小孩子而言,如果心靈不健全,能上大學又如何?」她對這樣的結果再清楚不過。四十一歲的魏春燕可說是中國教育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她原本在一間知名大學擔任心理學講師,直到在兩年前,她帶著兒子搬到北京郊外,以便讓孩子進入南山學校就讀。

「我們自己經歷過中國的教育體制,」她說道。在中式教育體制中,孩子的童年不受重視,個人興趣和意見無法獲得培養,孩子們被教育成死記硬背的機器。如今她的先生單獨扛下一家生計,每天長途通車到北京上班。這對這一家子來說並不輕鬆,不過夫婦倆難以忍受將孩子送往公立學校就讀的情景。他們也不願屈從於社會壓力,不認為念大學便是快樂的唯一途徑。

「人生還存在更多可能性,比中國人如今眼界所能及的更多。」魏春燕如是說。「不過,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還有自己是誰,又怎麼能活出自己的人生?」

其他的家長則懷有政治考量。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母親說:「公立學校會教導不符合事實的中國國家形象和歷史。」她所指的是中國歷史中的黑暗篇章,像是文化大革命或天安門大屠殺,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禁忌話題。「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夠獲知自己國家的具體模樣。」即便如此,南山學校並無法在課堂中太光明正大地反對共產黨路線。這名母親寄望的是:「當孩子學會自主思考後,他們就能提出正確疑問。」

如今中國的主流教育圈中也出現呼籲聲浪,要求重新對集中控制的教育系統進行省思。不過共產黨在短期內從善如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歸根究柢,數百年來,中國嚴苛的科舉制度就是對社會正義的一種保障,它賦予了窮人和富人平等機會—至少理論上是如此。與此同時,與全球各地無異,中國城市裡富裕人家子弟又占盡優勢,因為他們能上得起最好的補習班。

黃明雨說:「我知道,在這個國家體制內,有很多菁英份子與我們有同樣的擔憂。」不過他無法坐等教育機構由內而外進行改革。他的女兒亦恬和養女蓮蓮需要的不是幾十年後的好學校,而是今日的良好教育。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馬克•恩格哈德(Marc Engelhardt)


出生於一九七一年,十年前開始擔任駐外記者,起初任職於奈洛比,二O一一年轉調日內瓦,主要為德國公共廣播聯盟、德國廣播電台、《日報》及《瑞士週報》撰稿。同時他也擔任新聞聯絡員網路「世界記者」(Weltreporter.net)會長。

Weltreporter.net是首個由自由新聞聯絡員組成的網路,來自超過一百六十個國家的駐地媒體人專為德語媒體寫稿。每名新聞聯絡員都在通訊地居住多年而且擁有良好人脈。將這群人聯繫起來的是一個共同的願望:講述報導背後的動人故事。世界記者遍及各地,他們身處阿拉木圖、紐約、北京、開羅、墨西哥城和莫斯科等地,無時無刻總有人是清醒著,為讀者帶來最新消息。

書名:二十一世紀的烏托邦――17個實踐美好生活型態的新選擇



出版:健行文化

 

延伸閱讀

艾成生病6年為何不就醫...看精神科吃藥、親友陪伴就會好?抑鬱症患者:事情沒大家想的那麼簡單

2022-08-18

才發文「愛是人世間最難的功課」…40歲藝人艾成驚傳墜樓身亡

2022-08-17

「我怕明天見不到妳」艾成墜樓亡...曾曝心跳狂飆、不敢睡,醫揭「恐慌症」常見症狀

2022-08-17

2022年股市波動劇烈 機器人理財是小資族的好選擇

2022-02-24

前衛生署長涂醒哲:新冠病毒像面照妖鏡,映出政治霸凌防疫的4失敗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