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人生真正能掌控的,僅僅5年?

人生真正能掌控的,僅僅5年?

借鏡人生

理財

2015-10-30 11:35

算到這裡,1天24小時,其中21個小時花在應付人生上。21個小時??????那是一天的8分之7,人生最珍貴的35年花在這些不能不做的事情上,其實我真正能掌控的,僅僅5年?

作者︰張國立

態度──人生是偷出來的


「生命的用途並不在長短而在我們怎麼利用它。
很多人活的日子並不多,卻活了很長久。」

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1533-1592,
文藝復興時期法國作家


計算人生有這麼個加減法:
如果平均壽命是八十,其中二十歲以前是懵懂的、模糊的。不太清楚要什麼,卻得應付學校的要求、父母的要求。也就是說,這二十年是被安排好的,不能跳脫大人設定的框框,否則,叛逆、不孝。夢想開始萌芽,但不能執行。

我小學二、三年級立志長大要開家糖果店,這是很先進的夢想,那個時代的糖果都依附在雜貨舖裡,沒有專門店。於是當我望著糖果陷入夢想而不自覺露出微笑時,老媽的大巴掌已搧到我後腦勺,她罵:
「已經一口蛀牙了,還想吃糖!」

國中念的是台北市大同中學,花很多時間在籃球場上,熱愛籃球甚於女生。有天傍晚,我和大頭一身汗水躺在場邊枕著球,他問我:
「阿呆,你以後想做什麼?」

「當然當籃球國手。」
很棒,這個小阿呆有大志,至少比賣糖果要體面多了?

國三那年挑選校隊,因為參加的人很多,體育老師的初選是要每個人帶球上籃,只見籃壇閃亮的新星張阿呆,從中場雙手交替運球,然後一個挺身──他摔了一大跤,別說上籃,他的球連籃框也沒碰到便滾到一旁的操場去了。

夢想的死亡是個什麼場景、什麼滋味呢?

不管什麼滋味,大概難過三天,繼續打籃球,也換個夢想。體育課時我們跑操場,入選校隊預備球員的陳天送、柳國寶、朱沛然則可以打籃球,無所謂,我操,我真的無所謂。

換了什麼夢想?早忘記,可能什麼都比不上籃球吧。

高二升高三的夏天,我和大頭窩在北投復興中學最上面蒸飯間的後面偷抽菸,他又問我:
「阿呆,考不上大學怎麼辦?」

夢想不見了,沒人談夢想,大家只有一個現實:大學。

大學像堵高牆杵在面前,凡跳不過去的似乎註定跌進地獄。
大頭是我小學到高中的同學,我們都沒考上大學,都不能不鑽進南陽街的補習班,每天像和尚敲的木魚,叩叩叩,將打瞌睡的腦袋撞千瘡百孔的桌面。

第二年我僥倖混進輔仁日文系,夢想?喂,大哥大姐,讓我喘口氣行不行?跳舞把馬子都來不及,哪有空想其他的。

人生前二十年便這麼無聲無息地消失,當完兵回到台北,我坐在安邦空運某個經理大桌子前面的沙發,他說:「日文系的,你的日文行嗎?能不能跑日商的線?」
我依然木魚,拼命點頭。

生命最初是條大河,離開學校後,它愈來愈窄,我得用盡氣力往前擠,然後擠到起碼
六十歲。像返鄉下卵的鮭魚,愈擠愈肥,最後可能中途找個清涼的地方,就地紮營,人生
到此沒有八十分,也有六十分,滿足了?


前二十年過去了,先跳過中間的,六十歲到八十歲,許多人已退休,覺得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夢想終於又回來,卻因為諸多原因照樣不能執行,例如一心想在退休後天天打網球的小駱,去醫院照了片子,他說:

「阿呆,媽的,醫生說我關節退化,叫我別打網球,叫我去游泳。我去游泳了,游了一個月,皮膚起了幾十顆疹子,醫生說我對氯過敏,叫我別游泳,每天到公園散散步。我去散步了,阿呆,你知道兜著公園轉多無聊嗎?」

某年去日本旅行,在往山梨的火車上,認識一位日本大哥,他七十出頭了吧,從六十歲退休那年起,立志要走遍日本的名山,可是家裡有孫子,每年只能利用夏天和
冬天各獨立旅行兩個星期。他望著車窗外的景色說:
「這是最一次出來爬山,我的兒女不再讓我出來了,說得也對,不能讓他們老為我擔心。」

那一刻我明白了,人生有其上限,不是臥病在床,不是死亡,是其他林林總總五百個理由,要我們:
「喂,阿呆,適可而止吧。」

掐頭去尾,八十年的人生,去掉了前後各二十年,中間的四十年呢?
我來算算,睡覺八小時,去掉人生的三分之一,也就是十三點三三三年。我愛睡覺,可能去掉十五年,除非我將睡覺列為人生最大的夢想與享受。

上班扣掉周休二日與假日,每天平均也得八小時,再扣掉三分之一。除非我熱愛工作,熱愛每天改記者的稿子並且踢他們屁股喊:「交稿」?坦白說我蠻喜歡記者與編輯的工作,但那不是我到地球來的最重要任務……………我的任務是,總該好好享受一下
這個據說是藍色的美麗星球吧!
還沒扣完,每天得坐馬桶、得花時間在上班下班路途上、得坐在沙發裡發呆看電視、得跟老婆吵架、得記得晒衣服收衣服否則又得跟老婆吵架、得記得所有的紀念日否則再和老婆吵架。總之,這些雜事加起來每天至少得花五小時。

算到這裡,一天二十四小時,其中二十一個小時花在應付人生上。二十一個小時??????那是一天的八分之七,人生最珍貴的三十五年花在這些不能不做的事情上,其實我真正能掌控的,僅僅五年?


應付別人才能不應付人生

幸好十多年前我得到了頓悟。

那年我和趙薇利用休假到法國去玩,中午在巴黎一家餐廳內撞見貴人。我們點好菜,正偷偷瞄其他桌的菜色時,闖進來四個揹電腦包的台灣年輕人,他們一坐下來,二話不說點酒點菜,其中一個拿著旅遊書還嚷嚷:「不用在這家吃甜點,一點半前趕去另一個地方吃薄餅。」

趙薇對薄餅好奇,硬生生去搭訕,原來他們奉公司指派到巴黎參加電腦展,前後只有五天,所以得好好利用空檔享受這個城市。

再想到日本火車上遇到的那位老先生,他說希望能走遍日本一百座名山,而且退休前已經去過六十多座。

對,人生沒那麼悲觀,要學會偷時間;人生不需要應付,應付老闆就行。

我上班的時間很長,家在內湖,公司在萬華,我大多得在中午以前到報社,經常半夜才下班。

那麼先減少開車上下班的次數,改搭公車和捷運,這樣在車上能看書(順便讓眼睛得了個閃光的毛病)。一個星期至少兩天騎自行車,這樣我既能運動,還能在下班後得到午夜騎過半個台北的享受(不過上班時得從十點騎到十一點,太陽正烈,順便讓
皮膚多了點可怕的痣)。時報周刊在大理街,晚飯的時間,我能就近溜去西門町的書店或是窩在紅樓前面喝杯啤酒(暴飲暴食,順便弄了個胃食道逆流的毛病)。

偷時間挺過癮呀,每天除了固定的工作,多了期待,像是寫稿時的逗點,讓文章喘喘氣,而且標點符號還算稿費。至於括弧內的副作用,人生本不能盡順吾意,有得到必有付出,不計較了。

偷,當個偷回自己人生的小偷,雖然能偷的有限,滿足感反而強烈。

記得戀愛時趕著下班、趕著約會的感覺嗎?和終於把心愛的女人娶回家,每天不用再趕的感覺不同吧?

比喻好像不太恰當──換個比喻,記得老婆很累提早先去睡覺的日子嗎?就你一個人,你偷到也許一兩個小時而已,不過真能做不少事……………上網看日本AV
是不是也很過癮?這和你到單身朋友家打麻將,四個男人在啤酒與彩虹頻道的背景中,努力摸麻將上的點點槓槓,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這個比喻好像也不太高級,但你們一定懂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偷,是人生一
種積極態度,畢竟火星派你來地球,不是叫你每天花二十一個小時當螞蟻的。

(本文選自全書,周政池整理)

作者︰張國立

出版:時報出版

書名: 一口咬掉人生:台灣過得最爽的帥大叔 教你人生怎麼用幽默去偷、去爽、去過得好



目錄:


序 寫在前面:享受的是過程

第一章 了解-非常確定我是晴後多雲
你是晴天人、雨天人或是陰天人?

第二章 夢想-擺盪在帳篷與籃球之間
人生從尋找夢想開始,永不停止

第三章 誠實-使用火車聯票的原則
誠實原來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追求

第四章 接受-意外總在轉身之際發生
只有缺點和優點照單全收才會快樂

第五章 膽量-沒有終點的旅程
夢想需要有膽量才能勇往直前

第六章 態度-人生是偷出來的
我要教你人生不偷是不行的

第七章 關懷-反穿衣倒趿鞋的女人
如果你需要,你要懂得給

第八章 好奇-羅馬的許願池
人生樂趣的最大動力就是好奇

第九章 天使-要隨時注意,天使就在你身邊
你若不留意,很容易就錯過天使

感謝

延伸閱讀

「狗班長」西薩首次登台親授—別怪狗改不了吃屎!

2015-07-01

無聊、寂寞、失寵 寵物也會憂鬱—動物溝通師告訴你 如何幫毛小孩憂鬱退

2015-06-22

打針吃藥少不了 又沒有健保來幫忙—毛小孩生病好花錢 善用寵物險補助

2015-06-16

磨爪變魔爪 半夜不睡又愛打架—8大問題行為 崩壞貓咪與我的同居生活

2015-06-15

疊紙箱、曬太陽、多陪伴—7大撇步 搞定貓咪也能很輕鬆

2015-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