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當棄養成為一種選項⋯⋯

劉黎兒

名人專欄

1022期

2016-07-21 15:19

長壽日本的長照悲歌,越來越頻繁發生。一位日本學者甚至出書,主張子女拋棄照護;
也要父母早點棄養子女、各自獨立、解脫。言論駭人,卻血淋淋指陳,難以計數被拖垮的人生。

棄養父母也行嗎?如此驚世駭俗的問題,先從我的想法說起才不會嚇大家一跳:我自己做不到,但若我需要養護,孩子卻有困難的話,我認為是OK的。

世界最長壽國家日本的宗教學者島田裕巳,冒著被批為「非人」的風險,出版了《只好捨棄父母》一書,或許是想以荒謬暴論來凸顯長照有多非人性;他認為在這個時代,父母造成的負擔讓子女重得承受不了,是否還要維持儒家家庭本位主義是有疑義的,他主張拋棄照護、葬禮及遺產;在子女棄養父母前,父母也應早點棄養子女,各自獨立,不要在乎別人的批判。

對島田主張不以為然的人很多,棄養的話,父母就真的會死,或也要社會來善後,最終也是自己的負擔。現實上,和台灣一樣,日本近年頻頻發生長照殺人事件,許多子女親手殺了最愛的父母,或自尋短見,頻繁到每兩周就發生一次,若連自殺也算,則每天發生三件長照殺人;而NHK調查顯示,照護者幾乎每四人就有一人曾想結束被照護對象的生命。

長壽社會的下場居然是人間慘劇不斷上演,日本每年有十萬人為了長照而離職,是社會或企業嚴重損失,而當事人因離職而陷入貧困,出現許多「親子共倒」、「親子破產」。活得太久,把子女逼上絕路,因此出現許多老人臨終時說:「我很後悔自己活這麼久!」島田八十九歲的祖母,中風倒下一個月後,家人看護身心俱疲,祖母覺得這樣活沒意思,就自我絕食離世;作家曾野綾子甚至認為利己老人增加,而主張「人有適當時期死的義務」在日本社會引起大騷動。

比較不公平的是長照殺人或親子共倒,與「貧困」是一體兩面,有錢人自己不需照護,偶爾與年老父母聚會,愉快又滿足孝心;窮人離職照護,辛酸又孤立,陷入長照地獄。過度長壽社會的負擔落在個人身上,無力承受是很自然的,與貧困無法切割,是結構性問題。

島田的棄養論,是想解除子女的心理負擔:不要全面放棄人生去照護,沒有非怎樣不行的事,至少今天先解放自己,小小不孝一下,將父母拜託他人,出門喘口氣再說吧!

延伸閱讀

106年平均董事酬金 中信金以5034.8萬奪冠

2019-01-31

8年資產翻8倍!中租2大賺錢秘方,穩站越南租賃王

2019-06-21

早餐吃中式、西式、超商?營養師教你醒腦早餐這樣挑

2019-07-29

半夜睡到一半,地震來了該怎麼辦?防災專家:最高境界是什麼都不用做

2019-08-08

綠金商機再進化 屏科大的循環經濟新藍海

2019-10-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