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019,不好過的一年

榊原英資

名人專欄

2019-01-09

全球經濟前景愈來愈晦暗不明,加上中美貿易戰這一不定時炸彈。
今年對全球及日本來說,都注定不會是好過的一年。

在二○○八年雷曼危機之後,全球主要已開發國家為刺激經濟,接續推出寬鬆貨幣政策,美國聯準會(Fed)持續多年的量化寬鬆政策(QE)也由此上路,從○八年的第一輪寬鬆(QE1)開始、到一○年的QE2,再到一二年的QE3。

 

反觀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一直要到一五年一月才正式進場。日本央行則是從一三年四月黑田東彥上任以來,才開始推行所謂的「激進寬鬆」政策。

 

全球經濟成長在○八年急凍至○%,○九年後開始緩慢復甦,之後幾年平均回到約三到四%的成長軌道,而通膨率也隨之走揚。一一年時美國通膨率更一度飆升至三.一四%,此後都約略保持在一.五%到二%的水平。

 

同時,也因為通膨升溫及經濟成長的持續加速,讓聯準會在一五年十二月決定開始緊縮貨幣政策,聯邦政策利率即在當月由○.二五%上調至○.五%,並在隨後的一七年三月來到一%,一八年七月進一步來到二%,最終在十二月歷經年度四次的升息後,來到二.五%。

 

而也是在一八年十二月,歐洲央行決定結束持續了四年的量化寬鬆政策。儘管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對於何時升息一直三緘其口,市場多認為一九年底是最可能的時機點。

 

至於依舊持續寬鬆政策的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也在近期指出,寬鬆政策預期再過不久就會結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前也表示,寬鬆政策將在他二○二一年任期內終結。對於多數國家來說,貨幣政策緊縮的力度究竟應如何拿捏往往費盡思量,但無論步履再艱難,全球貨幣政策的轉向已然是不可逆的大潮。

 

 

延伸閱讀

晦暗的歐盟前景

2018-12-26

「減速」的全球經濟

2018-12-12

長治久安或日漸僵固

2018-11-28

川普PK聯準會

2018-10-31

火熱美股與高人氣的川普

2018-10-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