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再訪矽谷

2018-08-16 11:39

時隔多年再訪矽谷,思及當時選擇回台灣發展,多少有些遺憾;
但換個角度想,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就看用在什麼地方能創造最大價值。

好久好久沒出差矽谷,什麼原因具體也說不上來,曾經派駐灣區一段日子,雖然不特別想念(當時幾乎是做兩個時區的雙份工作量),但確實好像因為呼吸了矽谷空氣,感覺對新創產業有了更多想法。

 

後來回台重新創業,經過這麼多年,一直也有許多參訪或差旅行程安排,但最後關頭總有種種理由導致無法成行,掐指一算,居然就這樣過了八年。這次同行友人聽到我居然這麼久沒到矽谷取經,取笑我怎麼好意思擔任亞洲.矽谷民間諮詢委員,我啞然失笑。

 

當時曾經也考慮,是否要將工作重心移轉美國,但始終覺得那裡不是我的歸屬,語言雖然不會不通,但畢竟不是從小生長的地方,基本的溝通存在基本的落差,不要說生活習慣,工作社交上總缺少些共同語言,最終還是決定回到台灣。

 

曾有人問我,後不後悔當時沒在美國發展?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十年前我們最終決定不到中國落地,當時的考量都很理性,因為評估自己能掌握的資源有限,因為保守個性,最後還是選擇穩健發展,以台灣為基礎,等站穩後再往海外。

 

但這就是重要的分水嶺,新創企業一旦決定向內發展,就很難再往外擴張,因為台灣市場規模限制,加上整體環境已不像十五到二十年前具成長性,在台灣要活下去,得使盡吃奶的力氣。最後我們活下來了,還可以說活得不錯,但也錯過了許多機會。

 

看著新創意一個個冒出來,一下子就飛上天,飛到我們怎麼抓也抓不著的天空,常常私下忖度之際,也會嗟嘆不已;但回到現實,似乎也沒什麼好抱怨,日子就一天一天過去。

延伸閱讀

合夥或獨資 新創管理大難題

2018-06-21

萬物聯網 區塊鏈去人性化?

2018-05-24

社群媒體的「新破口」

2018-03-29

冒泡的小確幸,異地的惺惺相惜

2018-01-25

當彼得潘長大後

2017-11-3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