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的聯準會為什麼不叫中央銀行?

吳均龐 James Wu

最新觀點

2017-12-25 15:54

臺灣的央行總裁可能在明年會有新的人出任,這是一個萬眾矚目的人事任命,畢竟央行的任何政策都攸關全民的福祉。

在就業和通膨,介於匯率與利率之間,如何維持一個精緻的平衡,四千五百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如何妥善的處理,在民意代表和政論名嘴的說三道四氛圍下,如何堅定立場,這些林林總總都不難理解央行總裁是個多麼艱難的工作。除此之外,對於繁複的總體經濟,和細膩的個體經濟數據,如何精準掌握,進而判斷分析形成短、中、長期的政策,也是一項需要融會貫通學術兼具善用實務經驗的巨大挑戰。

 

現任總裁的評價,和未來可能的人選,在眾說紛紜之際,各種理論夾雜著不同的揣測之下,討論得熱鬧非凡。金融界是引頸期盼,因為央行的所有政策和監理制度,都是首當其衝地直接影響到銀行保險和證券業者。同時焦慮不堪的是工商製造業者,成品出口報價,進口原物料成本,工資和就業數據,都是牽一髪而動全身地直接影響到各行各業。小老百姓出國旅遊,學生留遊學,可以用什麼匯率換到其他的貨幣,更可以感受到央行總裁影響力的無遠弗屆。

 

當然央行總裁的任命不容你我等販夫走卒置喙,這是一個政治層峰的重大人事決定權,而且無論是現任者繼續留守,或是新人出線掌舵,相信都將是一位學富五車,品德高尚,熟稔經濟理論又兼具實務經驗,加上有為國服務的高度熱忱。

 

但是一個央行的運作,在平台業務如火如荼的發展之下,金融科技和大數據演算程式的日新月異,光靠央行總裁一己之力,必有所不足。適切的央行理監事會成員,就成為輔佐總裁的必要條件。目前央行的理事成員,絕大多數都是政府官員,和大學的經濟學教授組成。

 

放眼世界,執行中央銀行任務最完善的國家,就屬美國的聯準會。奇怪的是英國有英格蘭銀行,法國有法蘭西銀行,德國有德國聯邦銀行來行使他們各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業務,偏偏執世界金融牛耳的美國,沒有一個名叫美利堅中央銀行,而是由一個非常拗口的聯邦準備理事會,簡稱聯準會,來擔綱美國中央銀行的角色。

 

金融界人士和工商界領袖,紙本及電子媒體報導,對於美國聯準會的各種政策都是朗朗上口,但是極少對於美國聯準會的華盛頓特區中央管理委員會,及全美國十二個主要城市的地區性聯邦儲備銀行之間的組織架構,和政策形成的互動模式,有所著墨。

 

美國的聯準會是在一次世界大戰的前一年,才終於建構完整成立,美國的立國精神就是避免承襲歐陸的中央極權統治,所以任何冠名「中央」的政府機構是絕對不能被接受的。1900年初,美國的工業實力已經超越歐洲,加上衡跨兩大洋的寛廣北美大陸所提供的天然資源和農業潛力,沒有一個中央銀行機構存在和運作,讓美國的金融和農工商業忐忑不安。於是在各方角力和妥協之下,建構了一個完全由民間出資認股成立的聯準會,規範華府特區的中央管理委員會必需尊重和諮詢十二個地區性儲備銀行的意見,而十二個地區儲行理事委員名單,又必須要有一個七分農工商,三分金融代表的席次制衡,產生彼此牽制的力量。

 

美國聯準會華府特區的中央委員會,和十二個地區的儲備主席,加上近百位代表士農工商的區域委員,其中成員的鷹派鴿派主張,旗幟鮮明,大家都有在媒體的自由話語權,所有的重大政策,台面下的折衝協商和台面上的對話,都是支撐美國聯準會的民主運作和集思廣益的特質。雖然沒有冠上一個崇高的美利堅央行頭銜,但是長久以來一直都是為全球馬首是瞻的世界央行。

 

我們的島國幅員,大可不必弄得如美國的聯準會般複雜和多層次架構,我們對「中央」一詞也依舊可熱烈擁抱。但是或許我們應該仔細想想,是否在關切央行總裁人選之際,更應該檢視我們央行理事成員是否有充分的多樣性,和各個業界的代表性。

延伸閱讀

蔡英文:經濟穩定優先,下屆央行總裁匯率政策不會U型反轉

2017-12-24

彭淮南20年任期 穩定策略、強勢作風 留予後人說

2017-12-21

後彭淮南時代 繼任者該丟掉的3迷思

2017-12-14

華爾街最想要的聯準會接班人

2017-11-02

川普提名鮑爾擔任新主席 聯準會成為「共和黨律師」大本營

2017-11-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