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大閘蟹小天后王莉鈞:我就愛賺錢!

大閘蟹小天后王莉鈞:我就愛賺錢!

廖怡景

話題人物

shutterstock

624期

2008-12-04 17:17

71年次的小女生,儘管頂著雪梨大學化工碩士的頭銜,王莉鈞卻執意從事勞累的養殖業。首批飼養的3萬6千隻大閘蟹,一上市就大賣,為她賺進人生第一桶金。「我的成功只靠一點運氣,還有很多的努力。」她自信地說。

清晨四點,天還未亮,二十六歲的王莉鈞開著廂型車,往台中港的方向駛去。這已是她第四次獨自開車去台中港買飼養大閘蟹的魚貨了,前三次,她都是空手而回,「因為,魚販看我年紀小,都不想賣我。」魚販都無法置信這稚嫩的小女生,一次要幾百斤魚貨做什麼。

如今,回憶起夏天購置魚貨的挫折,王莉鈞已經可以露出坦然的微笑了,因為她初次飼養的大閘蟹才開賣一個多月,就賺進了近兩百萬元,這一路走來的辛酸總算都有了代價。

 

化工碩士 卻選擇養大閘蟹為業

 

今年初,才剛拿到澳洲雪梨大學化工碩士學位回台的王莉鈞,其實可以做很多事,特別是她父親王耀億,曾是豐原地區有線電視公司的董事長,累積下的財富和人脈,都足以讓王莉鈞在家做個千金大小姐,或找個輕鬆的工作等嫁人;再不然,頂著化工碩士的高學歷,也可以謀個在冷氣房的研究工作。然而,王莉鈞卻選擇了必須風吹日晒,還必須與爛泥為伍的大閘蟹養殖業。

 

「我喜歡錢,靠自己能力賺的錢!」七年級生的王莉鈞直截了當地回答外界的疑惑。個性直率的王莉鈞說,自己從小就無時無刻在想要如何賺錢這檔事,「只要和賺錢有關的事,我都會很有興趣研究,甚至,和父親到大陸,別人只在意湖光山色、吃喝玩樂,但我卻是想怎樣可以賺錢,像今年年初和父親到陽澄湖,和養殖工人聊一聊,覺得自己養大閘蟹可以有利潤,就會想試一試。」這是王莉鈞賺錢的熱情,也是讓她即使在養蟹過程遭遇種種挫折,也不願放棄的主要原因。

 

然而,養蟹,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對於一位從小在優渥環境下長大的千金小姐而言,更是如此。除了要付出心血外,王莉鈞拿出自己的存款三十多萬元,加上父親王耀億投資一百多萬元的支持,硬是拚了一場,把原來沒有任何營業收入的農場,變成了大閘蟹的養殖場。

 

然而,金錢的投入是一回事,要如何把三萬六千隻如十元硬幣大小的大閘蟹養大,才是一項大挑戰。

 

面對未知 在放棄與堅持之間擺盪

 

「養蟹是我自己想養的,當然,要靠自己的力量先做做看。」滿懷壯志的王莉鈞,原本對自己人生的第一個事業很有鬥志,但從第一步驟——準備蟹飼料,就遭遇挫折。

 

為了要讓蟹可以吃到新鮮的飼料,沒有經驗的王莉鈞,第一個想法就是去一般魚市場買魚貨,魚買回來之後,就直接剁開,沒想到,竟然被魚血和魚內臟噴了滿身!「後來,我才了解,要買冷凍的魚來當魚飼料,才可以剁開。」王莉鈞體會到,原來,看似簡單的一件事,實際做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就連即使學會要到台中港買魚貨,過程中的阻礙還是層出不窮,「我曾經眼睜睜看著旁邊的阿伯買的價錢是我的二分之一,但人家要刁難你,也沒有辦法。」好不容易買到了魚貨,王莉鈞還得一個人把三十幾箱、共八百公斤的魚貨,搬到廂型車上去。

 

然而,體力的勞累還是遠不及面對「未知」的辛苦,畢竟是第一次飼養大閘蟹,王莉鈞還是要親自去面對很多內心的掙扎,「說不想放棄是騙人的。」收成期,王莉鈞每天早上六點得起床餵螃蟹,再處理訂單、出門送貨,傍晚再回來完成收蟹的工作,每天的勞累,很消磨人的意志。「有時就會想,那麼辛苦,也不知道會收成多少,不如不要養算了。」王莉鈞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自我拔河期,在放棄與不放棄之間擺盪。

 

「看著滿池子的水,不知自己養的大閘蟹,是不是還活著,是很折磨人的一件事。」王莉鈞忙完一天工作之後,最常做的事就是拿著手電筒,坐在池子邊張望,一坐一、兩個小時,還看不到一隻自己養的大閘蟹,往往愈看愈心慌,甚至想偷偷地把水放光,確認一隻隻的大閘蟹還活在池底,才能安心。

 

平時如此,一旦遇到天氣有大變化,那種擔心就更折磨人了。每到颱風來臨,王莉鈞總是一顆心七上八下,和父親兩人冒著大風雨,拚了命都要到養殖場裡,確定防逃網有沒有破洞,有沒有其他的意外,等確定所有的蟹都還安全地待在池子裡,這才安心的離開。

 

老爸支持 但也是經驗衝突來源

 

「光靠我一個人的力量,不可能有這樣的成果。」王莉鈞很感謝父母無條件的支持,那是她安定心情的重要力量。但考慮到如何能把養蟹事業永續經營,在觀念上,王莉鈞又得和父親做一番拉鋸。

 

每到意見相左處,個性同樣固執的父女,難免會有一番不算小的爭執,「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做生意,我還要聽你這個出社會才三天的小毛頭嗎?」的確,對於已在商場上打滾數十年的王耀億來說,在做生意上,王莉鈞不過是個還要大人牽著手走路的小嬰兒;但對於王莉鈞而言,在這個時代要成功,創意才是成功的基礎,而這些都與年紀無關。

 

例如,有了今年成功的養殖經驗,王耀億認為明年應養三十萬隻大閘蟹,大做一筆,王莉鈞卻認為,「我今年已經接了超過一百通詢問如何做大閘蟹的電話,明年,難免不會有一窩蜂的人跟進,這樣做不會太冒險嗎?我想的是要把農場做複合式的經營,如果我的經驗證明是成功的,那可以做技術合作,提供場地和技術,會比較可行吧!」這樣的爭執,在王莉鈞父女的相處中,層出不窮,「我媽還告訴我:『現在我到廟裡,都向和神明求一件事,就是你和你爸不要再吵架了。』」王莉鈞苦笑著說。

 

成功心法 善加利用網路資源

 

首次投入養蟹事業,二十六歲的王莉鈞得面對不得其門而入與未知的考驗,以及和父親溝通經營理念的辛苦。但勇於接受挑戰,熱愛賺錢的王莉鈞,還是靠著拚勁和傻勁,找出自己的成功心法。

 

「飼養大閘蟹,最重要的就是水質。」王莉鈞遍訪過去有養殖經驗的老手,以及常常上網至凌晨三點,她找出了要成功養殖大閘蟹的必要條件。她解釋,除了在池子裡放置可以維持水質乾淨的水草外,水深多少也是大學問。王莉鈞對於養殖細節一點都不放過,找遍所有台灣、大陸網站上的資料,所有的資料都說最好的水深是一.二至一.五公尺,「但到底是一.二公尺好,還是一.五公尺好呢?」個性很堅持的王莉鈞,連專家的方法都要進一步挑戰;於是,她想到一個方法,提供給大閘蟹所有牠們需要的生活環境,才是根本之道。

 

因此,王莉鈞採用在池子底擺上大石頭,創造各個不同深淺的環境,「這樣做,等於是把牠們喜歡的環境都提供給牠們了,大閘蟹會去找到自己最適合的位置。」王莉鈞很得意於自己的創意。

 

「在我養殖過程中,網路資源扮演重要的角色。」王莉鈞分析自己今年的收成可以比其他養殖者好的原因。

 

除此之外,她每做一件事,都會很在意做事的程序和邏輯,以及可靠的證據。例如,要調整飼料的配方,就要去測試水的PH值是不是有所改變。此外,每周都會檢測PH值,控制好一切可能影響大閘蟹品質的因素。「我甚至都還想去找可以『定位』大閘蟹的工具,否則,我怎麼知道養在池子底的大閘蟹到底還在不在?是不是跑光了?不過,由於專家說在大閘蟹還很小的時候,就要開始做,效果才會好,所以,可能要明年才可以來嘗試了。」王莉鈞說。

 

「要賺大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一步一腳印,傻傻的、努力的做,還是會有機會的。」這一年的努力,讓年輕的王莉鈞體會了許多事,「就像我每天傻傻的餵蟹一樣,很多人都說:『你何必每天花那麼多的錢,呆呆的餵牠們吃那麼多的飼料?』但結果都證明了,我的努力是值得的!」這些餵食的動作,雖然費時、單調,王莉鈞卻從中體會出成功沒有速成的道理。

 

有了這層的體會,對於未來,王莉鈞似乎更踏實且有信心,她在夕陽下的笑臉,也因為豐收的喜悅,更燦爛了。

 

王莉鈞
出生:1982年
現職:專業養蟹人
學歷:東吳大學化工系、澳洲雪梨大學化工碩士

延伸閱讀

運價封關又爆噴!抱長榮、陽明船票的投資人 2022注意「兩大變數」

2022-01-01

過年如何讓家中煥然一新、增添年味?專家建議:用「這三種」居家小物輕鬆布置

2022-01-24

77億現金到帳!晟德投控2022年滿手現金,再次驗證晟德投控獲利模式

2022-02-07

台股本益比太低!去國外比較好嗎?謝金河:哪掛牌都一樣,重點是核心競爭力

2022-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