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王瑞瑜:我也可以扮演父親的角色!

王瑞瑜:我也可以扮演父親的角色!

張惠清

情感關係

攝影/陳俊銘

678期

2009-12-17 14:25

王瑞瑜三十歲以前,自喻封閉、少言,不愛與人打交道,但對事業、學業卻從不當老二。只是進入人生下半場,一連串的現實考驗卻開始讓她懂得放下,用柔軟圓融的心態與身段,面對新的人生與事業。

「當年,台塑總經理的人事案沒有通過,對我來說是人生的一大打擊,接著又再度面臨離婚、以及父親突然離開我們,這一、兩年,對我衝擊很大,我改變了很多,個性也變得更圓融吧!」暖冬的午後,身穿一襲白色名牌套裝的王瑞瑜,娓娓道出她過去一年多來的心情告白!

過去,她總習慣挽起頭髮、一身俐落的打扮,今天的王瑞瑜卻是難得的溫柔,放下波浪長髮,臉上的線條、神情柔和許多。

如今,她身兼五家台塑轉投資公司的董事長,同時還是台塑七人小組成員並身兼台塑集團總管理處副總,下了班,她是十三歲雙胞胎眼中的慈母兼嚴父。
 

 「想想這十年,轉變好多,有時候好累,但所幸也學了很多,反正好像都沒有easy thing(簡單的事)!」王瑞瑜輕輕嘆了一小口氣說。

 

王瑞瑜

(攝影/劉咸昌)

 

精采! 讓台塑成功踏進消費產業

 

王瑞瑜口中的「好累」,或許應該是「好精采」。十年來,她在台塑體制內創立了五家新公司(台塑生醫、保養品牌Forte、南亞光電、台塑網科技、台塑長園能源科技),每一家都是她拚命三郎個性所打出的新天下。說王瑞瑜是集團的頭號先鋒女將,並不為過,但問她為什麼這麼拚?她半開玩笑地說:「哎呀,石化產業沒有我,不會有什麼大變化,但這些新事業是趨勢,卻得有人來做,我的價值或許就在這邊!」

 

相較於堂哥王文淵、王文潮手掌兆元產業的石化產業,王瑞瑜從保養品到光電以及能源電池事業,論營收或投資,都只是九牛一毛。但或許就是有這麼一點不服輸的性格,讓她開始在體制內創業,成了一種停不住的癮!「只要你停下來,事業就會變小、會停滯,我的個性是,只要看好就去做,絕對不猶豫,無論對人、對工作,只有熱情才能讓你有動力、讓你成功!」王瑞瑜說。

 

王瑞瑜從來就不是台塑集團裡的乖乖牌,沒有石化的版圖,她照樣打破藩籬,一腳讓台塑從製造端成功踏進消費端,是台塑集團第一位成功搶賺消費財的王家人!

 

就在接受採訪後不到二十四小時,王瑞瑜一手主導的南亞光電事業傳出了好消息,發光二極體(LED)上游大廠晶電斥資十億元,取得南亞光電四到五成股權,讓南亞光電正式站上LED產業的主流地位!

 

此外,台塑長園的氧化鋰鐵電池明年第一季月產能就有一百二十噸產能,居台灣之冠。其合資研發夥伴長園科技(興櫃8038)股價上看兩百多元,外界對於這項能源事業給予高度肯定,被認為可能是台塑集團下一個千億元產值的新事業!「股價炒到兩百多元不是很好,我們的目標是做到全世界最大,不是炒股票!」她直率地說。坦白、毫不保留,眼前的王瑞瑜,沒有豪門世家的諱莫如深。

 

過去,她很獨立、自信,現在的她,學會放下身段,用更柔軟、圓融的方式,尋求集團的支援。她很直接表明,台塑長園科技產業要不是七人小組,要不是總裁與集團支持,也不會有今天。

 

其實,台塑長園科技是王瑞瑜這十年來第五個主導的新事業,其他如台塑生醫與台塑網,至今已經開始獲利。台塑生醫每年可以賺上一億元;台塑網近兩年的EPS也都超過一.四五元,儘管和台塑四寶動輒上百億元的獲利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但從數字上來看,王瑞瑜畢竟沒有讓當年支持她的父親失望。

 

從獨立自信到柔軟圓融,與其說是王瑞瑜改變了,不如說是她在原本的自信與獨立之中,增加了柔軟的成分。

 

與她相識超過九年的微風廣場常董廖鎮漢說,當年第一次見面,感覺王瑞瑜的外在比實際年齡沉穩內斂許多,「但這幾年,我看到她從冷靜內斂,轉為活潑、熱情與時尚!」然而這樣的不同,卻也讓廖鎮漢感覺到她的轉變。「她外表很女人,但說到做事,仍然像男人,很有魄力和執行力。」

 

廖鎮漢舉例,當年與王瑞瑜商談保養品事業時,建議她走專櫃路線,可讓品牌保有較長的生命週期。事隔未久的某個晚上,王瑞瑜就決定推翻研究多時的品牌方向,「我跟老爸(廖偉志)都嚇一跳,能這樣果決且勇敢的做出大轉彎的決定,大概在台塑集團只有她有這樣的膽識!」廖鎮漢分析。

 

負責協助王家打官司的律師宋耀明也說,王瑞瑜的樣子比想像中來得溫柔且熱情,但在處事上,王瑞瑜果決俐落,效率極高,「有時候她和朋友吃飯,你跟她乾杯,她不扭捏也不囉唆,一飲而盡,就和男人一樣豪氣!」

 

從這幾年的發展來看,事業上,王瑞瑜的確是作風強悍、靈活、又急又快,一如她的父親;與她相識多年的建築師劉培森認為,瑞瑜做事、思考邏輯跟董座(王永慶)一樣,做事很衝、很勇於創新,四姊妹當中,她的責任感也最強!但待人處世上,也確實多了幾分圓融與柔軟。王瑞瑜坦言:「我以前很自閉,根本不愛與人打交道,但是現在的我,卻越來越熱情!」

 

「○七年底,本來要去台塑擔任總經理,後來沒去成,對我打擊很大!」王瑞瑜被自己無意脫口而出的話語,突然停了數秒,接著她才說,當時是抱持學習、願意嘗試的心態,還寫好規畫書,準備到各地工廠去長駐。

 

談笑之間,王瑞瑜似乎有意抹淡這個在她心中烙印的傷痕,但對她來說,這的確是她進入台塑近二十年的一次重大打擊!

 

王瑞瑜透露,其實當時是父親開口,「他問我,去台塑好不好?」王瑞瑜說,自己想了很多,一方面認為可以接觸新的領域,也可訓練獨當一面,思考好幾天才答應。報紙卻先刊出來人事消息,「父親是一位對老員工很客氣的人,人事曝光,他也怕對不起『李桑』(台塑董事長李志村),最後只好說:『沒有啦,是讓她實習的』。」

 

圓融! 台塑總座一役讓她學會專注眼前事

 

至今,王瑞瑜仍然不解消息是怎麼傳出去的,她努力二十年的準備,最後,連曇花一現都稱不上!王瑞瑜淡淡地回憶說,「還是要感謝我堂哥文潮與文淵,他們給我一個台階下,讓我去台塑化麥寮那邊的工廠實習,最後一切平息。」

 

談到這段過往,王瑞瑜感觸很深,她說,這是一個打擊,讓她了解天底下沒有容易的事,「只能專注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最好,其他的,別想太多。」

 

如果說,王瑞瑜人生的上半場,是一位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的女將,那麼或許在下半場,四十七歲的王瑞瑜,又將進入人生使命的另一個開端。面對離婚後的家庭生活,她要卸下防衛的盔甲,用親情刻畫出生命中的另一個面貌!

 

「從離婚,到父親離開我,這一、兩年,對我衝擊很大,我必須說,因為這個過程,讓我看到自己,其實很慚愧,我對兩個雙胞胎女兒的付出還不夠!」王瑞瑜說,自己有寫日記的習慣,有一天,翻了過去的行事曆,看到自己每天都是滿滿的應酬,「我覺得好慚愧,我居然都把小朋友丟在家裡!」在這之後,王瑞瑜下定決心,要排開大部分的應酬。

 

王瑞瑜

王瑞瑜是台塑集團多角化轉型的重要推手,她成立台塑生醫,讓台塑從製造業站上消費第一線。(攝影/陳俊銘)

 

柔軟! 現階段用心扮演母代父職角色

 

「那是在離婚之後吧!我現在每天都會去她們房間裡,陪她們做功課。」她笑著說:「在這之前,我和女兒們的關係也不好,而且她們功課也不好,但花時間陪她們之後,母女關係越來越好,孩子們的功課也有進步,這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吧!」

 

身為單親媽媽,身旁少了丈夫的肩膀,王瑞瑜毫不避諱地說:「我也可以扮演父親的角色!」王瑞瑜說,她們的父親還是會定期來看她們,但畢竟時間不長,「說穿了,其實她們的父親以前還在身邊的時候,很多事情也都是我在處理,比方是找家教、找老師,都是我在弄,對於父親不在,她們應該沒有太強烈的感覺!」

 

「我和女兒們說,請妳們把我當朋友,不要當媽媽!」提起家裡的兩個寶貝女兒,王瑞瑜露出溫暖的眼神說:「以前我都希望我女兒功課要好,現在,我希望她們能順利畢業就好!」話畢,王瑞瑜雙手一攤,自己也大笑了起來!對於一雙女兒,王瑞瑜沒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奢望,她說,小孩很快就會長大的,只希望能趁現在多陪陪她們。

 

說到這裡,女強人變成了最平凡的母親角色,「雖然她們現在正值叛逆的青春期,常常會跟我『吐槽』,要我不要管她們,但我聽很多朋友說,女孩子長大之後,尤其讀了大學後,就會開始變得很黏母親。」平凡的媽媽,有著平凡卻也真切的家庭想像,「我很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她們會媽媽長、媽媽短地來黏我,這不就是人生嗎?」

 

王瑞瑜的人生下半場,儘管失去了摯愛的父親與愛情,但她卻開始敞開心房,用熱情在拚事業,用親情溫暖自己的人生。在集團內,她或許沒能順利走向最受關注的大道,但也注定了她能擁有不同的旅途,看見豪門世家大宅內看不到的人生風景!

 

王瑞瑜

▲點擊圖片放大

 

■王瑞瑜
出生:1962年
現職:台塑集團行政中心委員、總管理處副總經理、台塑網董事長、台塑生醫董事長、南亞光電董事長
學歷:美國紐約大學會計系、台大高階管理人員碩士(EMBA)

延伸閱讀

聯亞藥爆內線交易!檢調漏夜偵訊17人、副總經理300萬交保 董座王長怡:「絕不贊成短線操作」

2022-01-15

力抗「經濟孤立」、死抓外資企業 俄羅斯傳砸百億美元護盤...石油巨擘BP、殼牌「都別想逃」

2022-03-02

習近平想秋天犯台?先保總書記位置吧!內外不安撞出「權力裂痕」,朱鎔基等中共大老要「修正路線」

2022-03-17

每天牽手散步,結婚60年不煩膩...一對退休警察夫妻的故事:為什麼男人年紀越大,越離不開老婆

2022-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