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前冠軍戰隊選手:卸下光環後的考驗更大

譚偉晟

話題人物

2018-01-24

承載許多人的夢想,李杰踏入電競產業的時間正是台灣電競起飛的時刻。
他如今退役,分享著過去作為選手的甘苦經歷,給想投身電競產業的年輕一輩一些方向。

「最近唷,就一直跑去釣魚吧!到東港那一帶去釣,有滿多竹梭和牛港魚的。」穿著一身黑色勁裝,臉也曬得黝黑的李杰(Jay),從知名電競戰隊J Team退役後,現在不聊遊戲、反倒說著一口釣魚經,讓人很難聯想他曾經是熱門遊戲《英雄聯盟》(LoL)中備受矚目的選手。

 

去年十一月退役後,李杰回到了出生地屏東,放下一切,過著漁夫般的生活。只是回憶起當時退役的決定,李杰仍不經意露出些許遺憾。

 

八年級生李杰  聯賽征戰「其實很苦」

 

今年二十六歲的李杰,求學期間,一直都是不愛念書、愛打電動的孩子。「十二歲時爸媽開始不斷吵架,家裡沒有電腦,我就跑去網咖玩。」由於父母常在家爭吵,最後雙方決定離異,讓李杰青少年時期沉溺於電玩遊戲,幾乎天天到網咖報到。

 

但也是這段經歷,讓李杰在遊戲技巧優於許多人。一三年李杰二十一歲時,憑著操作LoL遊戲角色的高超技巧,吸引曾獲世界冠軍的台灣電競戰隊「台北暗殺星(TPA)」邀請成為隊員。「當時還以為是詐騙!」對一位從小念書不被肯定、卻因電動天賦被認同的少年,這樣的命運翻轉令他難以置信。

 

獲得冠軍戰隊邀請,李杰對自己的本事更有信心,怎料加入戰隊後的首場GPL超級聯賽(Garena Premier League,LoL世界大賽的台港澳地區選拔賽),他就被另一個強悍戰隊ahq「慘虐」,在數萬人的現場和線上觀看賽事實況中被壓著打,全隊更以○比二落敗。

 

本以為可一展長才,不料卻變成慘痛經歷,讓李杰深刻感受人外有人的道理,也明白在電競領域不能只靠天賦、更需要如職業運動員般用心鑽研、訓練,才能打敗更強的對手。調整心態自我訓練,李杰在隔年(一四年)的賽事有穩定表現,團隊連續拿下GPL春季、夏季、冬季聯賽冠軍,更一口氣打入LoL世界大賽,「電競」也成為他嚴肅面對,亦被肯定的生涯亮點。

 

只是,談起當電競選手的昔日榮光,李杰仰起頭慢慢吐出一句總結:「會讓年輕人很憧憬,但實際上很辛苦。」

 

原因在於,電競需要高強度的訓練,以維持手部操作技術和邏輯推演能力,李杰和其他電競選手一樣,每天得花十多個小時練習,重要賽事期間還要集訓,全天都得把精力投入訓練。

 

儘管如此,這也未必保證選手可在賽事中取得好成績,加上是團隊比賽,李杰直言,不是個人技術好就行,團隊內的定位和協調能力更重要。而他在一六年後自覺無法突破,苦撐兩年卻無機會挑戰世界大賽,在不想耽誤隊友情況下,一七年十一月,他選擇從職業選手一職退役。

 

五年的電競選手生涯,李杰自認是不錯經歷,「如果沒有當選手,我可能就是在某間餐廳當學徒了。」曾經喜愛廚師工作的他,現在也沒忘記這個夢。

 

但是,電競生涯開啟了他將職業與夢想結合的一段旅程,讓他因天賦而建立起自信與溝通能力。最重要的是,戰隊給予他四至五萬元以上月薪,再加上賽事獎金等額外收益,李杰入行第三年就成功存下一百萬元。

 

他也提到身邊一些退役選手都選擇去當遊戲直播,ahq e-Sports Club競酷數位營運長林呈洋分析,儘管目前退役選手不多,但光是轉任遊戲直播的就有將近半數。透過工商贊助、代言與直播平台分潤等管道,退役選手轉職遊戲直播「收入都在十萬元以上。」最高收入甚至可以上看單月四十萬元。

 

培養第二專長  「想去找找新的挑戰」

 

台灣知名的遊戲直播主丁特(薛弘偉)、Bebe(張博為)、MiSTakE(陳彙中)等人,都是選手退役後轉職遊戲直播的成功例子。李杰有知名度,因此仍有廠商提供新機會,他坦承確實有電競廠商向他招手。但對回歸電競產業的選擇,他坦言不會考慮直播或賽評,「那個口才要很好才行。」而他也認為在缺乏第二專長的情況下,電競背景對其他領域的工作「幾乎沒什麼幫助。」

 

對於未來,除了重回電競圈,他也沒忘了廚師夢,「想過開餐廳之類的。」背對著屏東的萬里晴空,他對未來充滿各種想像:「我也想去找找新的挑戰。」

 

完成電競夢後,如何規畫人生的下一步,終究是每個電競少年要思考的。甫獲得《爐石戰記》世界冠軍的陳威霖也直言:「這條路現在還是很難走,想要在這達到頂尖,一定要有滿腔熱情才走得下去。」願意付出青春,才有實現電競夢的機會。

延伸閱讀

電競賽事熱 直播商機大

2018-01-08

電競戰神沈昌賢:要即時和隊友溝通只能打英文

2018-01-05

最強的股價今年漲215%!台灣電競奇兵們出列

2017-11-23

歌王林俊傑進軍電競產業《SMG戰隊》正式成軍

2017-08-03

硬體大廠全力搶進 誰是最夯電競概念股?

2017-07-1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