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歲半就立志的表演夢 變色龍歌姬莫文蔚

陳亭均 攝影:蕭芃凱

話題人物

2018-02-07

若把人生比喻成一場球賽,莫文蔚的人生上半場已獲最佳女歌手、最佳電影女配角、最佳國語專輯。而她期待的人生下半場,會是什麼樣子?

莫文蔚把落在胸前的黑捲髮順勢甩往後肩,跟著就很爽快地大笑了起來。一般人是很難駕馭她身上那件正紅色龐克領皮夾克的,更何況她還套了件同色毛衣。然而她穿起來就是那麼合情合理,其實她也不過是隨意撥弄了下頭髮、笑了笑,身上的細節竟然也隨著這些日常動態一起活了過來,讓人忍不住想深究裡頭的質地。

 

燈光灑在長髮上,綢緞般的光澤就這麼波亮流瀉開來,莫文蔚風情百種的,散發出很強的說服力。

 

「二十五年!我首先想要慶祝一下!」出道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她,邊談著剛發行的新單曲〈如初之光〉,邊聊那些老朋友。畢竟歌是新歌,寫歌的人卻是舊人,〈如初之光〉是李偲菘做的曲、姚謙填的詞,兩人都是老隊友了。

 

二○○三年,她和李偲菘合作的歌曲〈愛〉讓莫文蔚抱走第十四屆金曲獎「最佳作詞」、「最佳作曲」以及「最佳女演唱人」三項大獎;姚謙則為她寫過〈愛情〉、〈電台情歌〉,她說:「哇!肯定又是時候再來玩一下了!」

 

「用球賽來比喻,之前是人生的『上半場』!我們一起踢進了好多球,現在肯定是一個很興奮的狀態!一個人踢球沒有意思,而且二十五年真的不算短。我想用這張專輯來感謝一路的人!」

 

莫文蔚笑起來很有感染力,看起來真是打從內心興奮極了。確實,她就是個天后級歌手,她也無心謙遜,有本事大大方方承認自己的「上半場」,踢得精采萬分。

 

舞台.是從未變過的初衷

出身書香世家,卻是天生的表演狂

 

事實的確擺在眼前,這個四十七歲的女人,縱然半點看不出年歲卻已經身經百戰,她演過五十部電影,發行超過三十張專輯,還曾兩度獲得金曲獎最佳女歌手,舉辦過超過七十五場演唱會,在歌壇、影壇都是斤兩十足的大人物。

 

莫文蔚的名字出自《易經》革卦,「君子豹變,其文蔚也」,意思指的是君子如豹,身上的斑紋會隨著歲月,變得越發美豔光彩。人如其名,莫文蔚一路走來,「求變」就是常態,她總是變得大膽前衛、千嬗萬化。她曾用光頭裸背造形拍攝專輯封面,曾把自己的胴體包在保鮮膜,甚至在周星馳電影中扮暴牙菜市場妹,「雞姊」唱的「情和義,值千金……」甚至跟她的經典名曲〈他不愛我〉一樣紅遍大江南北。

 

然而「變」卻是枝節,莫文蔚心中有些最原初的渴望熱情,像樹幹,一輩子沒變過。至少從兩歲半開始,莫文蔚幾乎就確定了自己想走的路,所以嚴格說起來,她的「上半場」可不只短短二十五年。

 

「我愛在人家面前表現自己,是天生的!」莫文蔚大笑繼續講下去。按媒體過去的報導,莫文蔚三歲就愛上了表演,但她母親最近找出很古早的照片,「我外公愛拍照,兩歲多的時候,他拍了我一張照片,我笑得很開心,流了很多很多的口水,還擺了一個很可愛的pose!」她熱情比劃,笑得很大聲,就差沒再流口水,「當時我就想著長大要當一個明星!」

 

(圖片取自莫文蔚微博)

 

「我還記得,小學時,我參加話劇演出,學校校慶,我們幾百個人演『諾亞方舟』,大姊姊們演主角,我則扮演小動物,穿著緊身衣,演一隻鴿子!」說著她又笑得周身亂顫,即使演的只是小小配角,她還是愛死了登台的感覺。

 

莫文蔚出身名門,祖父莫理士是香港著名學府英皇書院創校校長,還是聖約翰救傷隊的創辦人,父親莫天賜是香港著名美食評論作家,母親何敏儀是香港第一代電視人,家風自由開明。她從小受的也是最頂尖的教育,在香港九龍佐敦道一號「拔萃女書院」就學,「拔萃女書院」可是頂尖的傳統名校,學生們「周身刀、把把利」,文武藝術樣樣都得精通。

 

她喜歡表演,卻不代表她不能念書,莫文蔚在拔萃女書院讀書時,就獲頒「香港十大傑出學生」,畢業後更考取義大利的「世界聯合學院」。二十歲考上英國倫敦大學進修義大利文學,精通義、英、法、粵、國語,號稱「九官鳥」,外語難不倒她。

 

然而無論書怎麼讀,她真正想要的還是「找機會,走上舞台!」「小時候,我念的學校是最厲害的名校,寫作文總不能寫想當演員,我記得我好像寫的是律師。」作文是作文,她日記裡頭記錄下的卻完全不同,直到她最近翻看日記,都能見到裡頭寫的那些音樂、演員夢。

 

在莫文蔚身上,很難看到什麼不明確、猶豫的態度,她總是自信而親切地露齒大笑。然而就像她在〈如初之光〉裡頭唱的那樣:「若不是,經過上半場的感動,怎學會留著這一苗星星之火,眼淚變成感受,化成了柔軟的執著。」人生嘛!怎麼說也不可能一路高歌猛進。

 

挫折.從來不當一回事

首張專輯只賣四百張,憑「雞姊」走紅

 

談到在倫敦念大學的時光,莫文蔚第一次露出那種有點孤單的神情,「大學很大,在系統裡生活,學生們總是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她想表演,但是在英國,要成為明星沒那麼容易,莫文蔚因為在跳蚤市場買了張爵士樂CD,每天晚上沉醉在藍調、薩克斯風的樂音裡頭,對舞台的渴望越來越強,「那時候我感覺特別孤獨。」

不過莫文蔚從來也不是個容易氣餒的女孩,她很快就因為偶然的機會,被香港一家唱片公司相中,得到了第一次發片的機會。第一張專輯《KAREN莫文蔚》銷售狀況奇慘無比,「只賣了四百多張。」

 

或許有人認為,這張專輯會是她事業上一次重大的挫折,但她只是灑脫又笑:「我沒有覺得這是什麼一回事,本來我就不認為能一夜成名、一炮而紅,努力是絕對要的,但也要緣分、機會!」

 

一開始讓她在港台走紅的不是唱片,而是周星馳的電影。莫文蔚在《齊天大聖東遊記》裡演活了白骨精,在《食神》裡扮醜演「雞姊」,更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女丑形象。「周星馳打來給我,直接跟我說要扮醜!我好興奮!心想:『沒東西我做不來!』有機會,就要把握機會來表現自己。這個太酷了!我想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情,做理所當然的事情很無聊!」

 

她邊笑邊回憶,「第一天開工,我們在菜市場街上拍,我弄好造形,穿好衣服。」「雞姊」造形暴牙咧嘴,渾身髒兮兮,「我到現場,工作人員竟然要攔我,以為我是要來八卦的街坊。」她嘰嘰喳喳地說。

 

莫文蔚演出王家衛的《墮落天使》,拿到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她是為表演而生的人,也是天生就得做自己的人,很快的,她靠著戲劇性、視覺感強烈的演唱方式,在歌壇也成為無法取代的存在,她能唱出搖滾樂裡的叛逆張狂;也能唱出女人被愛逼到牆角的悲傷;更能像爵士女伶般慵懶嫵媚地性感呢喃。

 

 

下半場.隨時隨地準備好了

最怕日子無聊,所以要把人生過得有趣

 

她曾合作過伍佰、李偲菘、姚謙、李宗盛等音樂大師,幾乎沒有什麼風格能難得倒她,〈他不愛我〉、〈廣島之戀〉,到〈陰天〉、〈愛情〉,〈沒時間〉,每一首都成為經典中的經典。人生上半場,「在不同製作人手上,把我不同面貌都挖了出來。」圈內人都知道,莫文蔚是個工作狂,但她覺得工作好玩,從不覺得累。在人生下半場,她沒打算放過這些音樂人,早想把他們一個個拉回來,再玩些有趣的玩意兒。

 

莫文蔚說起話來太樂觀了,樂觀到讓人覺得不可置信,難道都沒失落過嗎?她歪腦袋想了想,「大概十年前,我跟Sony唱片解約,經紀約也結束了,我回頭看那時的照片,覺得自己怎麼瘦成這樣!但是一切歸零,重新開始,心裡也覺得很棒!」她與李焯雄合作的《L!VE is...拉活》,又在金曲獎上搶下《最佳國語專輯》,說著,莫文蔚又露出一副心滿意足的神情。

 

她當然知道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我會邊沖涼!一面哭!我特別喜歡自己獨處,那很重要,我會花很多時間在浴室裡頭,那是真正屬於我自己的空間,我需要沉澱,跟自己對話。」莫文蔚靜靜地說。

 

不只是事業,愛情或許也是,莫文蔚曾與周星馳、馮德倫交往,然而無論最後結果如何,她都不曾口出惡言。問起愛情的細節,她只是眨眨眼笑說:「沒有必要說太多,因為不有趣啊!」

 

二○一一年,莫文蔚在台北小巨蛋開唱,她披上三公尺長的純白婚紗,唱到〈忽然之間〉時,台下歌迷全跟著唱和,她忽然激動落淚。其實她當時已是待嫁之身,六月金曲獎上,她得到歌后,也宣布了婚訊,而她的對象竟是她當年在義大利念書時認識的初戀男友Johannes,分隔多年後,兩人在同學會上遇到,散了、又聚了,他們最後決定一起走完這輩子。

 

於是愛情回到了「最初」,就像守著自己「最初的夢想」那樣,緣分實在巧妙,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人生下半場,我還不知道怎麼樣,但我目標明確,今天怎樣,明天怎樣,我從來沒有設計過,但我隨時隨地都準備好,機會來了我就接住。」

 

莫文蔚說著年輕時就說過的話,想著年輕時就想過的事,又開懷大笑了。這天,幫她拍照的攝影師,正好是她二○○六年拍〈如果沒有你〉MV的攝影師,攝影師拿出當時的照片給她看,「那時候好冷喔!」她最怕無聊,所以把人生過得很有趣,因為有趣,所以莫文蔚記得自己一路走來的事情,她擠著眼睛,看著照片,說「好冷,但是拍的時候也好好玩喔!」又開心地大笑,樣子可能就像兩歲半的她,就差沒流出口水了。

 

(圖片取自莫文蔚微博)

延伸閱讀

讓黃子佼為你說一個「堅持」的故事...

2015-11-27

素顏直播 藍心湄展現最真實的一面

2016-08-05

一個人飛更高 藍心湄的單身幸福劇本

2017-01-26

蕭敬騰的非典型偶像之路

2017-11-14

張艾嘉 打開女人最軟的心事

2017-11-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