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納智捷的品牌大夢 等了一輩子—嚴凱泰:走過黑暗 學會「找路」

整理:胡釗維

話題人物

攝影組

2011-09-15 09:54

如果要用一個字形容嚴凱泰的過去3年,那麼,
2008年是「苦」,母親過世,台灣車市暴跌,中華汽車又一堆問題;
2009年則是「盼」,花6年開發的納智捷終於上市,只待市場給予掌聲;
2010年好不容易,得以「喜」收場。

母親吳舜文過世後,又遭逢金融海嘯,嚴凱泰度過人生最黯淡時期,他形容「那時每天都是陰天,看不到太陽,也看不到明天。」最苦的時候,「看著女兒,眼淚就掉下來。」

 

最苦、最累的時候,他曾經想逃避這一切,但是他還是咬牙撐過來,如今,心底的陽光終於透了出來。

 

對嚴凱泰而言,過去4年,他親嘗一段從失去母親的至悲,到今日裕隆走出活路的至喜過程。「以前天塌了還有人頂著,現在只有他自己了,是好是壞只能自己承擔!」長期擔任裕隆集團法律顧問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黃日燦指出。

 

嚴凱泰本身也再清楚不過,他如今打的,是一場完全屬於自己的戰爭;經歷過人生的最低潮,從現在起,他要率領裕隆反攻。從「苦」、「盼」到「喜」,過去的兩千多個日子,嚴凱泰的心情高低起伏,這是他首度對媒體毫無保留的內心告白,且聽他娓娓道來。

 

以下為嚴凱泰口述:

 

這4年,感覺過得特別長,最苦就是2008年,那時候都是陰天,完全看不到太陽;只要踏進這個辦公室,我就在想,哇,幹麼做得這麼苦。

 

好苦,當時真的好苦。我母親那時病得很嚴重,開始插鼻胃管,中華汽車的問題這麼多,Luxgen(納智捷)的東西又研發到一半——雖然有信心一定會有突破、可以做得出來,但過程中老會碰到坑坑洞洞,真是一根蠟燭三頭燒。不瞞你說,那時真的可怕,看不到tomorrow(明天)。

 

當時看著我的女兒,眼淚會自動掉下來。我會想,老媽給我的世界沒有run(運作)成這樣,我怎麼會把世界run成這樣。已經這麼辛苦,偏偏還遇到金融海嘯,每次進辦公室後就看著窗外,沒有動力——明明是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

 

很多事情我不怕累,只要有solution(解決方案)、有方法;但那時是沒有solution的,常常一堆人坐在辦公室一天,抽很多菸,就坐在那邊耗;人家說雪上加霜,我那時是霜上再加冰。

 

2008  生平最黯淡的一年

 

2008年,我當然想逃,白頭髮多好多。有一家電視台拍到我的白頭髮,我好care(在意),但也沒辦法;現在還能用塗的,(我想)再過幾年就要染了。那時真是黑暗,跑也跑不掉,要跑,我20年前就不該回來接這個位置。

 

那一場金融海嘯,真的打得每個人都會怕,每家公司4、500萬元壞帳這樣打;美國人又常常嚇我們,什麼二次風暴要來了,Russia(俄羅斯)又要爆了,冰島總理要送醫院了,(裕隆)一周一個點賣不到五輛車……。這怎麼過日子啊,真的會怕,大家都不買,嚇死了。

 

那怎麼辦,只能面對現實,做錯的,糾正它,做對的,繼續往前走——深呼吸一口氣,繼續往前。中華汽車的問題,一項一項解決;中華汽車為何會犯錯,因為我母親生病,才會不小心跌了一跤,還好是一小跤。做事業就是管理異常,有點異常就要趕快修正,當時就是不懂得修正。

 

Luxgen這東西,是裕隆的創意,加上中華汽車的鈑金、研發,還有測試,兩家公司花了非常多的力量。2002、2003年決定要做的時候,我母親就非常高興,4、50年來,都是裕隆做裕隆、中華做中華的,現在把兩股力量結合在一塊。當時我母親身體還滿好的,就抓著我的手說,「凱泰,這不容易。」

 

從15歲做到現在的品牌大夢

 

我做這個事情(指自有品牌),醞釀超過20年,不是昨天才想的——這是我1988年回台灣,坐聯合航空下飛機那一刻就在想的事,想了20多年,我一直要將父母親的心願完成。事實上,我從初中高中,就在想怎樣經營這個事情,我今年45歲,我是從15歲就想到現在。

 

現在納智捷已經有SUV、MPV(多功能商用車),接下來會有房車在台灣上市——告訴你,會像BMW一樣!

 

有人說這是義大利人的功勞(註:納智捷曾到義大利取經),我告訴你,這是義大利and台灣人的功勞(加重語氣),我們花了不少工夫在裡邊,改了又改,修了又修;我們對於創意是滿堅持的,我們團隊還滿proud(驕傲)這件事情的。

 

當然,外面很多人是看衰的,我自己也怕得要死;但我不能跟人家講,我只有悶在心裡。而且,你不要說外界質疑,連我都質疑,我質疑得才凶呢。全世界只有一個人沒有質疑——只有陳國榮(裕隆汽車總經理)沒有質疑。要說有第二人,如果我母親還活著,腦筋還清楚,她砸錢會比我還凶,會衝得比我還快,我保證。

 

不打價格戰 品質要領先

 

去中國市場,絕對不是去做便宜車,這沒有意義;假如你做的是便宜車,那大家比價錢便宜嗎?怎麼比?我會比其他幾家便宜嗎?我當然做不到。我是新廠,他們是老廠,我一定要拉高我的附加價值、我的品質,我才有辦法打;假如我和他們一樣,那不會有人理我。

 

我們定位很清楚,你的東西要和全球知名品牌一樣好,可是呢,你要比他們便宜,就能壓倒他們;再加上我常去北京跑,1年10趟有吧,我連老婆、女兒都帶著去。你說我關係好,當然是有它的意義,很多年來,我在中國有滿多不錯的關係,也滿久的(註:吳舜文堂弟吳偕平,曾任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吳偕平弟弟吳蔚然,則是中國著名外科權威,也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的指定「御醫」,在中南海都極具影響力),但最重要你能把你的產品拿出來秀給別人看。

 

有人幫我算命,說我42到43歲慘不忍睹,45歲以後就會很開心;這是我一位好朋友,也算是半個長輩幫我算的,我希望他講的是真的。

 

嚴凱泰這4年歷經從至悲到至喜,也讓他看待事情的態度轉了個大彎,他這麼說道,「以前是火起來很火,高興起來會high到不行,現在比較中庸了。以前最火時,我會摔東西,公文就往外丟,我會罵混蛋,現在不會了。這幾年經歷太多事情了,可能也因為老了。」很難得從嚴凱泰口中聽到他承認老了。

 

如此大的態度轉變,也因為這幾年嚴凱泰真正自由後,卻沒立刻嘗到大甜頭,讓他更珍惜目前的得來不易,「因為看過黎明前的黑暗,現在更能體會黎明來了有多可愛。」

 

從汽車王子到新掌門人,嚴凱泰的接班路走了20年,磨練、低潮讓他擁有了霸氣,卻少掉了驕氣;擁有了自信,但沒了自負。

 

若說他還會在意別人眼光,少數有的可能是外界對於他外形的評語。嚴凱泰說,「假如今天我胖到90公斤,你能接受嗎?我問過很多人,他們都說不能接受,大家都希望我這樣,我就這樣做了,而且,假如推銷裕隆和我的形象有關係,那你就該去做嘛。」

 

很多人認為,2009年是裕隆的「凱泰元年」,因為那年是嚴凱泰真正完全掌權的第一年;但在嚴凱泰自己心中,真的「凱泰元年」,嚴凱泰率領的裕隆,開始要對過去的一切不如意正式展開反擊。

 

因為看過黎明前的黑暗,現在更能體會黎明來了有多可愛。

 

嚴凱泰

出生:1965年

現職:裕隆集團董事長

學歷:再興中學、美國萊德大學(Rider University)企管系

經歷:裕隆集團總管理處執行長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

 

嚴凱泰語錄

1.我提醒我自己,要有自律的精神、要有危機感。

2.我不和世界抗戰,反而有時間啟動更多靈感。

3.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偉大,交朋友也沒那麼困難。

4.我最怕人家說我驕傲,我也最恨自己驕傲,但有點自信不代表就是驕傲!

 

延伸閱讀

獨家解密!出身恆春鄉下的小子 為何能坐上央行最大位?

2018-03-01

退休副董看人生 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

2018-03-01

企管名師跑步領悟 限制點即成長點

2018-03-01

77歲董座 天天帶員工做瑜伽

2018-03-01

17歲球后梁恩碩創紀錄 化矮小為優勢

2018-03-0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