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凡事學會正面思考—舒淇:心態對就能走上對的路

楊紹華
2011-08-30
話題人物
今周刊

凡事學會正面思考—舒淇:心態對就能走上對的路

楊紹華
2011-08-30
凡事學會正面思考—舒淇:心態對就能走上對的路
話題人物
今周刊

不只旁觀者,就連舒淇自己也很好奇,這一路走來怎會如此順利?回頭想想,她才終於發現,決定命運的關鍵似乎就是心態問題。心態對了,不管起點是好是壞是荒唐,都能走回正確的路。

總是會想,我這一路怎麼那麼順利啊?

 

到香港發展沒多久,就和大明星張國榮拍了「色情男女」。再走一走,咦……你有想到嗎?一個拍寫真集、拍三級片出身的女星,竟然能演香港大學的清純女學生,我和黎明拍了「玻璃之城」。

 

接著,成龍大哥第一次要拍愛情動作片「玻璃樽」也找上我;然後莫名其妙接了好萊塢(Hollywood)的電影「玩命快遞」。啊!忽然連侯孝賢也來找我了。何德何能,柏林、坎城影展居然陸續找我當評審。

 

上天給了我太多禮物,我當然是幸福的,而且我很珍惜這份福氣。

 

我不敢說自己非常努力,但回頭看看,我發現心態很重要,人的心態會改變自己的路。心態對了,好像自然而然就會走上對的方向、正確的路。

 

記得那是在香港的第二年,剛剛拍完「玉蒲團2」,一夥人在導演王晶的家裡吃年夜飯,飯後打起牌來,我意外胡了一把大牌,13么吧!高興得不得了,嘻嘻哈哈地鬧到2樓,忽然,我聽到了女孩子的哭聲。

 

談心態  我從不問「為什麼」

 

走近一看,那是和我一樣來自台灣的女生,同樣是演員,同樣是新人,她正躲在暗處偷哭。她怎麼了?她說不知道為什麼要來香港?為什麼要那麼辛苦那麼累?為什麼要受盡屈辱?她說她好想回家。

 

我和她,地位與處境是一樣的,但在當下,我們卻有著完全相反的情緒。這個剎那,我思考著:為何我會這麼開心?只是因為剛剛胡了一把大牌嗎?好像不只是這樣。

 

我想,或許是我從來不問「為什麼」,從來不想自己多可憐、多無助、多悽慘,我是很單純地喜歡電影,於是,有機會,我就很簡單地只是想把角色努力演好。演好,我就開心。

 

這當中,兩個人的心態是不一樣的。她一直懷疑自己的決定,而我,則是不去多想,多想有什麼用呢?來了,我就給自己5年時間,不成功就回台灣,找個人嫁了,幹啥都好。

 

一路走來一定有壓力、有挫折,我的想法是,你可以傷心難過,可以表現軟弱的一面,但請給自己一段時限,10分鐘、1小時,最多只能難過一天,時間到了,就要理好心情,重新出發。再怎麼說,傷心難過和軟弱是沒有太大用處的。

 

我有個好處,傷心難過絕不超過10分鐘,這是正面思考或是神經大條呢?我想兩者都有,從小就是這樣,遇到問題與其擔心煩惱,不如想盡辦法解決。那本很紅的、要人正面思考的書《祕密》,我讀了2頁就不必再看了,因為我完全就是拒絕負面能量的人。

 

心態對,就會走上對的路。那個在2樓偷哭的女孩子,後來在香港撐了2年,還是3年?也就回台灣了。

 

說諒解  我和媽媽成了好朋友

 

來到香港第二年,我就在香港電影金像獎拿到了「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當時我的感覺是:「吼!(舒淇真是『吼』得非常大聲)我終於做到了!」

 

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媽媽,「媽,我得獎了,一次拿了兩個獎。」電話那頭的回應很冷淡,「喔。」隔了好一會兒,兩邊好像沒講半句話,我只好說:「那……就沒事了。」掛上電話。又過了幾分鐘之後,在家裡的弟弟打電話來,說媽媽哭得稀哩嘩啦的。

 

媽媽18歲生下我,算是一個小孩帶著一個小小孩,大概什麼都不懂吧!所以只好「打是情、罵是愛」,打罵教育在我的身上完全體現。

 

從小,母女關係就不好,你能想到的各種打人手段我都遭受過。甚至,是飛刀!媽媽真的曾經把菜刀向我丟來,還好閃得夠快。

 

16歲蹺家,到處飆車,有一次回家,看見媽媽頭髮白了好多,我其實沒有太多心疼,但心裡隱隱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直到踏入社會之後,才知道所謂的「生活壓力」原來是這麼巨大,才能真正體會媽媽當時多辛苦。她要應付生活,還要照顧兩個孩子,她愛我,我知道她真的愛我,只是她太年輕,還不懂得怎麼去愛。

 

現在,媽媽諒解我當年的叛逆,我也諒解媽媽當年的飛刀,我和媽媽,成了好朋友。

 

能知足  哈!我可是有錢人了

 

1999年吧!我幫家人買了房子,在新店碧潭附近,沒有貸款,爸爸媽媽終於可以不必再租房子了。這個瞬間,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哈!現在我可是個有錢人了。

 

我是有錢人,到現在我還是這麼認為。我住在自己買的房子裡,想吃東西就能吃得到,穿衣服也穿得夠暖,不怕冷著、凍著,搭飛機時,偶爾還能考慮坐坐商務艙……每件事情都有一些選擇的空間,這樣還不算有錢嗎?

 

我揮霍,但不是那種愛買鑽戒、買LV、一定要買到柏金包的那種揮霍,我是愛吃愛喝。別以為吃吃喝喝花不了多少錢,有一次,朋友拉我到一家有名的日本餐廳,說能打8折,那兒的料理的確美味到不行,買單時,哇!真的好便宜,6個人只吃了人民幣3500元,但再定神一看,少看個零,我們吃了人民幣35000元啊!

 

此後,亂吃亂喝之前總是得先看清價錢。我對數字總是沒什麼感覺,30歲之後,才開始想要理財,Roger(國內知名造形師鄭建國)勸我買房,我看他靠房子賺了不少錢,也就跟著做了。現在,在兩岸三地都有一些房地產,但還沒試著賣過。

 

有了房子,心裡更踏實一些,我本來就不會擔心自己能紅多久,會不會忽然不紅了,現在更不去想,努力去做就是了,要是真的不紅,把房子賣一賣吧!生活費總是有的。

 

人民幣35000元是一餐,新台幣100元也是一餐,有得住、有得吃、有得穿,難道還不夠嗎?

 

論幸福  做想做的事就是幸福

 

說實在,紅或不紅真的不是大問題,重點還是快不快樂。你很紅、賺很多錢,但不快樂,那又怎麼樣呢?

 

我有個朋友極愛賺錢,但一身是病,又不看醫生,可能是基於一種逃避心態吧!我就罵他:「身體不好你會快樂嗎?你就抱著你的錢進棺材吧!一毛你都花不到。」

 

紅很好、拿獎也很好,但是如果半紅不紅、拿不到獎怎麼辦呢?難道就不能快樂嗎?我的快樂,常常只是來自於觀眾的反應。

 

一個朋友跟我說:「那場戲你笑得好好看,讓我想到18歲的初戀女友。」這就夠我開心半天,證明我演活了那個角色。朋友看完「非誠勿擾」,這明明是輕鬆的電影,她卻邊看邊哭;原來,我把第三者的角色演好了,而她正好也有這樣的身分,我演到她的心坎裡啦!

 

只是,無論是要紅、要得獎,或者只為贏得一句肯定,總是都得準備好的。我不算努力,但我也沒辦法閒下來,得空時,總會想想工作的事。

 

拍完「非誠勿擾2」,就想下一集能演什麼,是不是該開始做點什麼準備;看別人的電影,腦子裡想的是,我該如何演活這個角色?表情怎麼做?姿態怎麼擺?話怎麼說?

 

老是想著這些事,會很辛苦嗎?我只能說,我很喜歡電影,所以願意為它工作,願意為它多花心思。那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話,「人一天扣掉吃飯4小時、睡覺8小時,剩下的12個小時,如果都是在做你想做的事,就是幸福。」看了這句,忍不住想想自己。

 

啊!我就是這樣啊!我愛電影,電影是我的工作,就算一整天想它、念它,也是在做我想做的事,這,就是幸福。

 

 

請給自己一段時限,10分鐘、1小時,最多只能難過一天,時間到了,就要理好心情,重新出發。

 

 

舒淇(本名林立慧)

出生:1976年

學歷:高中

獲獎紀錄:2005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1998年金馬獎、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1996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最佳女配角

 

 

 

延伸閱讀

團圓夜 翻轉年菜

都說新年要有新氣象,滿桌年年雷同的團圓菜,是否也該換換口味?將台菜、街邊小食,融入西廚手法的再詮釋,是當下餐飲趨勢,我們邀請自美食新聖地洛杉磯返台、擅長當代美式料理的好萊塢大廚,把拍電影創意融入菜單的女當家,以及中西餐開弓的新科冠軍主廚,為《今周刊》讀者創作獨家新潮菜色,跟著三位點子王,一起翻轉年菜吧!

正妹開咖啡館 救助「浪浪」當志業

七年級生、台灣中途咖啡館「浪浪別哭」創辦人譚柔,就是因為一連串的自問自答找到自己真心所往,才能從零開始,堅持完成一趟不被看好的暖心革命。一五年,她和先生剛新婚不久,兩人過去在網路廣告業服務近十年,也從管一人持續進階到管理三十人團隊,事業正準備起飛。

不只是乖乖牌 你所不知道的楊金龍

二月二十六日,新任央行總裁楊金龍走馬上任,二十年來的「彭淮南時代」也正式畫下句點。 然而,對於這位即將掌管台灣雙率政策的新任「楊總裁」,外界對其了解卻甚為有限, 他是誰?他又將帶領台灣央行走向何方? 為此,《今周刊》特地南下楊金龍的恆春老家,專訪他的家人,為讀者揭開他的神祕面紗……

「彭規楊隨」不是靈藥 楊金龍如何應對四大新挑戰?

楊金龍走馬上任,然而眼前是匯率政策備受爭議、理事會及會計帳務運作透明度低、自身職責定位不夠明確的央行體系。如何應對這些「沉痾」,考驗著楊金龍的智慧。

央行失傳10年慣例 「外部副總裁」 回來了

由外部學者或財經專業人士擔任副總裁,其實是台灣及國際間央行制度中常見的傳統,但直到彭淮南卸任才又找回這一傳統,或許這是期待一個更開放多元央行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