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紅二代陳平不做媒體 要憑什麼搞革命

呂苡榕

話題人物

唐紹航 攝影

2018-04-12

互聯網的發達讓社會反而更分化與不平等。
陳平說:「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新瓶裝舊酒』。
舊的是過去內容節目的生產型態;
新的是區塊鏈應用,用來改造既有產業和社會。」

頂著招牌圓頭、短髮,不同的是陳平瘦了許多。身為紅二代、曾任職中國官方智庫的他,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後離了共產黨,臨走撂下一句:「老子承認血肉之軀不敢不能擋坦克,但我可以做到不吃皇糧!」他轉身下海經商,遠赴中緬邊境挖翡翠玉石礦,也曾接手陽光衛視、轟轟烈烈地創辦《陽光時務週刊》。但玉石賺來的第一桶金敗在柚木生意上,媒體事業不敵中國長城阻擋,陽光衛視遭禁播,台北辦公室走到剩兩個人;《陽光時務》APP被下架,創刊不到三年便後收攤。

 

曾經若似平地一聲雷的《陽光時務》結束後,這位誤闖媒體界的生意人沉潛了五年,卻未忘情於江湖。捲土重來,談起他最近預備幹的一番大事,孰料如今他要挖的不再是玉石翡翠,而是虛擬貨幣的礦。

 

 

二○○五年陳平手中的泰德陽光集團拿下陽光衛視七成股權,他順理成了陽光衛視新掌門人。在他手裡,陽光衛視轉型為專做紀錄片與深度談話性節目的頻道,批評時政不遺餘力。他自己上場主持,讓異議知識分子有了舞台。陽光衛視在中國眼皮子底下撐了四年,終於在○九年被「禁播」。彼時關心者眾,不乏有人問陳平:「要不,我給你介紹些官員?」

 

陳平沒有想動用關係。紅二代出身、父親是軍人、從小在部隊大院生活的陳平,曾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年輕經濟智囊之一。一九八四年一干年輕知識分子共籌「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又稱莫干山會議),藉此推動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進程。彼時王岐山、前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皆在列,陳平也是與會者之一。他和王岐山、習近平都有私交,論關係,他恐怕比更多人有管道直達天聽,但他選擇離京赴港。

延伸閱讀

職棒怪物大谷翔平: 撞上牆,我就更加努力去嘗試

2018-04-12

中國房價不能漲、更不能跌的真實面目

2018-04-12

小國家的大啟示

2018-04-12

日本謝罪大師 教你道歉「零失敗」絕學

2018-04-03

把小吃店推向精品 楊紀華的「大管家」哲學

2018-04-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