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曹瑞原:為一個時代留下影子,比作品大賣更值得

呂苡榕
2018-05-10
話題人物
1116期
蕭芃凱 攝影

曹瑞原:為一個時代留下影子,比作品大賣更值得

呂苡榕
2018-05-10
曹瑞原:為一個時代留下影子,比作品大賣更值得
話題人物
蕭芃凱 攝影

十三年前,早在曹瑞原拍攝《孤戀花》時,便與科技大老童子賢結緣。 相隔十年,他們在《一把青》接上頭——童子賢在曹瑞原遭資金困境時伸出援手。 之後,童子賢、侯孝賢等積極遊說政府增加文化預算, 才有了這次《傀儡花》高達一.五五億元的資金。他們將擦出什麼火花?

曹瑞原工作室的地上放著一個燒炭的火盆,他說那是書法藝術家董陽孜送給他的禮物。問他冬天是否會拿來取暖,一身黑衣的曹瑞原歪頭笑了笑說,估計這火盆會被拿去用在《傀儡花》的拍攝現場當道具吧。

 

偶然收下的火盆,將在他處開花結果,就像他偶然受贈《傀儡花》這本書,兜轉一圈,竟成了它的改編導演那樣,人生總是意想不到。

 

去年公視推出旗艦計畫,預備耗資一.五五億元改編血液醫學權威、歷史小說家陳耀昌的著作《傀儡花》,並公開徵求製作團隊。今年三月底,公視公布製作遴選結果,由曾將《一把青》、《孽子》改編成電視劇的金獎導演曹瑞原領銜製作。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談起如何與這部戲結緣,曹瑞原笑得神祕,「說來也很巧,有一天我收到張大春(作家)的老婆葉美瑤寄的包裹,裡面裝的就是這本書。她推薦我看一看。」他未將此事放在心上,隨手把書塞進書架。

 

隔了一陣,曾和他合作把《孽子》改編成舞台劇的編劇施如芳,撥了通電話給他。那天,施如芳正和陳耀昌見面吃飯,陳耀昌得知公視打算改編《傀儡花》,因此透過共同朋友找到施如芳,希望她願意嘗試參與公視的案子。

 

「施如芳跟我說了改編的事,我說正好有人寄一本給我,她便慫恿我讀一下。」但曹瑞原仍舊沒翻開《傀儡花》,「我那時就客套跟她說,有空會看。但這本書這麼厚,我當然沒看啊。」他俏皮地笑了。

 

又過了些時日,曹瑞原看見公視推出旗艦計畫,預備砸重金改編《傀儡花》,他心頭一凜,這麼多機緣巧合全指向這本書,趁著農曆年假,終於翻開來讀。

 

《傀儡花》談的是一八六七年美國商船「羅妹號」在恆春失事後,船員逃上岸誤闖排灣族領地而遭殺害,由此衍生出一連串原住民部落、清朝政府與英美之間政治外交談判的過程。

延伸閱讀

皇帝身邊策士看不懂的一局

在北京舉辦的美中貿易談判破局,美方提出的要求直接威脅中共執政的安全; 至今習近平及身邊的決策體系還沒搞明白,美國打的不是貿易戰,而是一場世界權力戰。

獲利至上是過時思惟

各種不同非資本衡量企業的指標陸續浮現, 象徵著未來企業成立,不再只為「獲利」而生,還有更多價值正在等待實現。

高教加速實驗化的必要

拔管案點出高教體系改革的十萬火急,大學教育方式影響學子的未來巨深。 變動的時代,唯有做中學、錯中學,方能培養新世代的台灣競爭力。

台灣普拉斯

優質而踏實的造物作業,已然內化成為台灣產業的長項。 不負眾望下,如何想方設法,擴大普拉斯再進化,將是未來布局焦點。

多名片時代的來臨

終身雇用不再是免死金牌,斜槓風潮下的日本企業開放員工兼職。 軟銀、花王、富士通也跟進,員工事業與夢想兼顧,不是妥協,而是替企業留住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