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兒虐悲歌頻傳 她靠鑑識拯救受虐兒

鍾子葳
2018-11-20
話題人物

兒虐悲歌頻傳 她靠鑑識拯救受虐兒

鍾子葳
2018-11-20
兒虐悲歌頻傳 她靠鑑識拯救受虐兒
話題人物

你知道嗎?台灣平均每10分鐘就有一件兒虐發生…「我一個人救不了那麼多小孩,要大家一起來救。」這是台灣首位臨床法醫尹莘玲的心聲。過去她用專業的驗傷技術,幫助許多受虐兒遠離傷害,如今更將她的經驗分享給社會大眾,希望大家一同投入保護兒少的工作。

 

我們常說「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但每每從新聞上看到虐童事件一再發生,不禁讓人反思,我們的社會出了什麼問題?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資料,2017年全國兒少虐待案件死亡人數達27人,也就是平均每兩周有一名兒少死亡;而今年,光是上半年度的全國兒少虐待案件通報人數就高達2.6萬,相當於每10分鐘就有一件兒虐發生,其中新增的開案件數(即社福和警政單位受理調查件數)只有3,248件,開案率不到一成五。而這背後的原因,可能來自於社工短缺的問題以及驗傷舉證的困難。

 

「如果我是臨床醫師…」

女法醫誓為受虐兒發聲

 

「以前當法醫,躺在我面前都是已經死去的小孩,可是現在我是幫忙那些還活著的小孩。」高醫病理部法醫病理科主任尹莘玲不僅是全台首位女法醫,也是台灣首位投入臨床法醫領域、專為活人驗傷的醫師。

 

約莫25年前,甫從醫學院畢業的尹莘玲,加入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的病理部擔任住院醫師,當時主要研究各種疾病。在某次機會,接到來自高雄地檢署的委託,協助鑑定死因,「司法解剖的案子,牽涉到自殺、他殺還有意外,因為我在醫院所學習的是病死,非病死的案子其實我不會看。」尹莘玲說道。

 

她發現若要協助司法案件查明真相,必須了解法醫專業,因此赴美接受法醫病理專科訓練。回台後的尹莘玲,決定離開醫院的工作,走進前線擔任屏東地檢署法醫,而那個時候的她,是台灣第一位取得法醫執照的女性。

 

尹莘玲於美國洛杉磯法醫中心進修法醫病理學

▲尹莘玲於美國洛杉磯法醫中心進修法醫病理學(尹莘玲提供)

 

從事法醫工作後的尹莘玲,接過不少兒虐致死案件,面對一次次躺在眼前、遍體麟傷的冰冷屍體,開始有了另一個想法,「看到小朋友傷痕累累,會很訝異為什麼沒有人看到、沒有人幫忙他,而導致他今天的死亡。如果我是臨床醫師,我絕對不會等到他全身都是傷、沒辦法救的時候,幫他做解剖。」尹莘玲回憶起當時接觸的案件,一位骨瘦如柴的男童遭繼母毆打、綑綁,最後死於顱內出血。看著全身是傷的男童,尹莘玲開始思考,若能及早為這些孩童驗傷,是不是就能將他們拉出深淵、逃離死亡的命運?

 

因此,她決定轉換跑道,投入在台灣尚未發展的臨床法醫領域,並前往世界首屈一指的澳洲維多利亞法醫研究所臨床法醫部進修。尹莘玲感謝地說,一直以來高醫都非常支持她的理念,並在2014年成立全台第一家「兒童少年驗傷醫療整合中心」,專為兒童少年受虐案件服務。

 

傷口會說話

獨門驗傷技術成功緝凶

 

「這個驗傷尺就是我的測謊尺。」尹莘玲拿出她設計的L型色卡解說,藉由印有紅澄黃綠藍靛紫的驗傷尺比對傷口顏色,即可判斷出受虐時間,再對照家屬的說詞,就可以知道對方是否說謊;同時也引進鑑識常用、俗稱「照妖鏡」的多波域光源儀器,找出肉眼看不見的傷口;而為了讓她的驗傷報告站得住腳,尹莘玲甚至蒐集各式常見「凶器」以身試驗。

 

尹莘玲用自製的驗傷尺為兒童驗傷

▲尹莘玲用自製的驗傷尺為兒童驗傷

 

回到家鄉的尹莘玲心想,要利用自己的專業幫助受虐兒童,便向高雄市社會局家防中心毛遂自薦,然而一開始並不順利,「碰到一般人想的問題,你真的可以嗎?我們本來很多醫師都在做驗傷,我們不覺得你就會驗得比他們好。」尹莘玲說道,其實大多數的受虐兒童並不會誠實告知他們身上的傷為何而來,因此,曾遇過社工採信小朋友及家屬的說法,而選擇忽視了她的判定。

 

「我當時一看他身上的傷,我就知道有問題,可是你問小朋友,他說跌倒的,問一百次都是跌倒。然後母親跟同居男友也跟社工說,因為他們的疏忽所以導致小朋友跌倒。」尹莘玲當時堅持自己的專業判斷,在驗傷診斷書上寫下了「確定為兒虐所導致的傷害」,卻引來了社工的責怪,「他說尹醫師你怎麼這樣子,我已經跟你說了,這個絕對不是兒虐,我已經調查的非常清楚了,你幹嘛還寫這個驗傷診斷書?」最後,該名社工將小朋友送回原生家庭。然而,兩個禮拜過後,社工又帶著小朋友出現在高醫,這次小朋友終於承認身上的傷是被母親的同居男友毆打的,社工這才驚覺自己冤枉了尹醫師。

 

多波域光源儀器可讓皮下瘀傷現出原形

▲多波域光源儀器可讓皮下瘀傷現出原形

 

雖然最後成功抓出兇手,但尹莘玲坦言,看著傷勢比之前更加嚴重的孩子,心裡還是有些難受,畢竟誰也不能保證,這次及時救出孩子,下一次還能這麼幸運…

 

「別再猶豫了…

大家一起救小孩

 

「我最大的遺憾是,小朋友最後…雖然我有驗傷,可是還是死亡。」參與過幾次重大兒虐案件的尹莘玲不禁感嘆,為什麼孩子生前沒有人幫他?

 

時間回到2017年的那個晚上,一位腦出血而陷入昏迷的兩歲男童來到了醫院,全身滿是被鈍器重擊所留下的新傷、舊傷,看著插著管、無法出聲的男童,尹莘玲徹夜完成驗傷報告,並在隔天一早,與檢察官前往案發現場進行模擬,為的就是早點揪出凶手,替男孩伸張正義。

 

原來,男童長期被母親持衣架毆打,連周遭的鄰居都說,常聽見這戶人家傳出小孩的哭鬧聲,聽到這些話,尹莘玲感到相當驚訝,「旁邊的鄰居都聽到,可是沒有人跑出來…後來檢察官也問同住的房客『你跟他住在一起你總知道吧?』但是房客說『我什麼都沒看到』。當時我就覺得真的很冷漠,小朋友已經死了,你們淨在旁邊說一些風涼話…」尹莘玲說道。

 

而這樣的故事並非單一事件,根據家扶基金會調查顯示,近九成民眾知道113專線可以通報兒保問題,但有四成民眾擔心通報後身分曝光,兩成會因為擔心被找麻煩而不願意通報。

 

「我自己曾處理過一個重大兒虐案件,小孩子六歲才12公斤,全身都是傷。」高雄市社會局家防中心社工陳美璇回憶道,當時家訪發現,這個孩子是家中的老二,父母偏心不讓他吃飯,孩子餓到自己爬窗下樓偷食物吃,其中有一位家屬甚至告訴她,「社工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帶你去他們去吃飯的那餐廳,那些人一定都有看到,小朋友是只能坐在旁邊看媽媽、爸爸跟哥哥吃的。」聽到這些話,陳美璇嘆道,既然這都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無論是餐廳人員、鄰居、甚至是知情的親屬,竟然沒有人通報…

 

也因此,尹莘玲意識到,光憑少數人的力量,沒辦法拯救這些孩子們,「我覺得教育很重要,我希望大家都跟我一樣,能夠看出小朋友有問題。一個小朋友走過你面前,你看他的頭、看他的臉,看到有傷你就馬上通報,不要再猶豫了…因為你通報錯誤不會被罰,可是如果這個小朋友真的是受虐兒的話,你等於是救了他。我一個人救不了那麼多小孩,要大家一起來救。」

 

從教育到制度改革

拯救受虐兒刻不容緩

 

「我要把所學的教給大家,只要有心去學的我都會教。」尹莘玲開始著手製作教材,從教導社工和檢警單位開始,希望每多一個人了解如何辨識兒虐傷口,就能減少一個重大兒虐的發生…

 

法醫病理科擬真傷口模擬與臨床應用教學

▲法醫病理科擬真傷口模擬與臨床應用教學(尹莘玲提供)

 

「以往我們社工在判斷傷勢的時候,我們頂多只會知道這個是瘀傷、這個可能是被東西打的,但是到底是被什麼東西打的?我們就不清楚了,就沒有辦法再做更詳細的評估判斷。」社工陳美璇表示,由於尹醫師非常細心地在作教學,對於社工很有幫助,尤其是針對典型兒虐傷的辨識。

 

尹莘玲自製擬真傷口協助教學

▲尹莘玲自製擬真傷口協助教學

 

在高雄,除了重大兒虐案件需要立即通報之外,身上有典型受虐傷口的兒童,也必須通報,這背後的功臣,就是尹莘玲醫師。「我記得有一次開會,碰到一個社工,他照顧的小孩重大兒虐致死,當時大家問他為什麼當初沒有把他送去驗傷?他說『我覺得不需要。』到底什麼情況才需要?是快死的時候嗎?不能等到每個都重大兒虐才通報,這個時候已經太遲了…」當下,尹莘玲與在場的地檢署檢察官作出決議,未來若在孩童身上發現典型受虐傷口的話,一律通報。

 

「有時候社工去案主家裡,父母親就是不開門,那怎麼辦?」拿出高雄市社會局的重大兒少受虐案件評估表,尹莘玲告訴我們,藉由這張表格,只要小朋友身上有典型受虐傷口,即可請檢警單位介入,即時救出孩子。社工陳美璇表示,過去確實有社工因無法進入案主家內而陷入膠著,「家長通常都不配合,我們也只能不斷地道德勸說,警察也沒有辦法破門而入,當時主責社工甚至說『乾脆直接打我好了,搞不好還可以以妨礙公務,就有立場可以馬上安置這個小孩。』有時候在現場,也會呈現一種很無力的狀況…」如今,多了這項評估標準後,不論是對社工或檢警單位在處理兒虐案件上,更為方便,也能在孩子尚未受到更嚴重的傷害之前,將他們即時拉出受暴環境。

 

高雄市社會局暨警察局受理重大兒少受虐案件評估表

▲高雄市社會局暨警察局受理重大兒少受虐案件評估表

 

最後,社工陳美璇也補充道,台灣社工人力不足的問題一直未解決,目前按照衛福部的標準,平均一位社工負責25至30個個案,「但這個是指有開案提供服務的在案量,我們社工每天都還是會接到新的通報,平均一個社工一周會接到2到3個新案…」一個案件,從前期的調查到後續的追蹤,需要花上許多的時間,加上即便一直有在補充人力進來,卻同時間也流失不少人力,使得社工的工作量更是龐大…

 

每個孩子都是充滿希望的種子,讓他們平安、快樂地長大,是我們的責任。尹莘玲醫師從醫界到教育界,她用盡了全力在捍衛著孩子們的生存權,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兒虐傷害,寧願大家「雞婆」點主動伸出援手,也不要錯失拯救孩子的機會。

 

延伸閱讀

醫生痛訴:被通報N次的受虐兒 照樣被打死

這是一個20年兒童加護病房醫生呂立的告白:

誰讓他們來不及長大?

台灣少子化的缺口還沒補上,兒童保護的漏洞又緊接而來!孩子一個都不能少,當受到保護的孩子又遭毒手,凸顯既有系統失靈真相。一個個讓人流淚的無辜兒虐,誰來救?

走出遭暴打的童年 他翻身大咖歌手製造機

一雙大手,把螺絲起子拿到瓦斯爐燒到灼燙,再扯破小孩的衣服,朝皮膚伸去;同樣一雙醉手,剝光小孩的衣服,毒打後以鐵絲綑綁,扔進疾駛的車流裡……。「那是我生命中最不堪、最可怕的一件事,永永遠遠烙印在我心底最深處。」這一幕幕,都是種子音樂、豐文創創辦人田定豐的童年受虐往事。

多少受虐兒童消失在官方數字間?兒虐難題看看香港怎麼做

「別的國家做得好,台灣不是不能複製。」接二連三傳出虐兒個案,讓家庭暴力問題重新浮現在公眾眼前,去年《今周刊》記者向衛生福利部保護司司長張秀鴛詢問,台灣的兒少保工作該以何地為師?她極力推薦香港。

誰讓他們來不及長大 台灣兒虐事件再一樁!

彰化縣近日傳出五歲女童遭虐待事件,該女童平日由其阿姨與姨丈照顧,二十二日早晨卻因休克送醫,送到醫院後,女童被發現除頭部遭受鈍器重擊,全身亦有多數受傷。昨日(23號)傍晚,該女最終因心肺功能衰竭,宣告不治。

虐童案處理態度落差大?警方、社工還原真相

新竹一名三歲男童日前被發現裸體綁在陽台,且骨瘦如柴,全身都有瘀青,疑似遭父親和同居人虐待,案情爆發至今,社會大眾高度關心。男童生母友人近幾日在爆料公社表示,警方和社工處理態度消極,是因在爆料公社刊出文章後,態度才變得積極,新竹市社會處與警方今(25)日召開記者會澄清,並提供處理時序表與當天的照片為證,指出整起案件從獲報後到完成安置,都是在爆料和媒體揭露之前,並沒有所謂態度不一的狀況,也盼基層的努力不會被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