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甩負面標籤!這家人把「化學」變有趣

鍾子葳

話題人物

2019-02-27 22:02

歷經兩次轉型的第一化工,創立五十六年以來,勇於改革創新,從傳統的化工原料買賣到時下最夯的保養品DIY及科普教育,這家人善用他們的優勢,讓這家老企業成功轉型,業績大翻轉。

 

 

天水路過去有著「化工一條街」的稱號,在早期工業發展興盛時期,許多大廠都來這裡尋找化工原料,而位在路口第一家的第一化工,因為原料最齊全,生意特別好,訂購的電話、傳真幾乎沒有停過,總經理陳鴻年笑稱,當年幾乎是忙到一個月就燒壞一台傳真機。

 

然而在九五年後,隨著工廠外移到中國及東南亞,漸漸地「化工一條街」的人潮也消失,「因為都是大客戶,當時業績掉了大概30%。」陳鴻年嘆道。但第一化工並沒有因此落沒,反而很快地從周休二日帶起的DIY熱潮中看見商機,進而開始拓展客源,而這當中的關鍵角色,少不了第一化工的二媳婦-黃國芬。

 

轉型一:推廣生活化學DIY,自創品牌擴張事業版圖

 

第一化粧品副總經理黃國芬,積極推廣生活用品及保養品DIY,成功地幫第一化工擴展客群。

第一化粧品副總經理黃國芬,積極推廣生活用品及保養品DIY,成功地幫第一化工擴展客群。

 

「SARS流行期間,我們就在網路上教人家做乾洗手的配方,結果很多大公司都來採購這個東西,我們因此了解到DIY的威力很嚇人。」黃國芬說道。黃國芬是第一化工的二媳婦,也是第一化粧品的副總經理,她的父親本身也是做化學原料進口的廠商,因為生意上的往來而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我進來的時候,第一化工大概是二十八年,我們就想說,企業到三十年,如果不往上,就可能是往下走,所以那時候就迫切地在思考,我們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讓公司的業績能往上走。」於是企管系畢業的她,啟動了第一化工的第一次轉型。

 

首先,透過乾洗手打開第一化工在DIY市場的知名度後,黃國芬將上千種的化學原物料分門別類導入電腦系統中,接著再從中找出「有趣的化學原料」,開始推廣生活用品DIY,像是香皂、蠟燭、染布、清潔劑等等。當時甚至連自創手工皂品牌的跆拳道國手陳怡安、藝人龍君兒及美容教主牛爾都來到第一化工找材料,也因為牛爾的美容書加持,保養品DIY開始流行起來,每到假日就會有許多年輕女士到天水路採買原料,也因此,「化工一條街」就多了「美人一條街」的新稱號。

 

美容教主牛爾帶起保養品DIY的風潮,時常到第一化工找材料。

美容教主牛爾帶起保養品DIY的風潮,時常到第一化工找材料。(第一化粧品提供)

 

「當時我賣DIY原料的利潤,剛好彌補了工廠外移的缺口。」陳鴻年說道。然而,風潮總是會有過去的時候,黃國芬發現DIY市場開始疲軟,便決定跳脫出第一化工本業,在2004年成立自有品牌-de第一化粧品,直接販售做好的保養品給顧客。其中,讓第一化粧品一舉成名的保加利亞玫瑰水,每年更創下上萬瓶的銷售量。

 

「我們就慢慢把客人分流,當遇到客人對我們第一化工販售化妝品有疑慮時,我也都很樂於向客人解釋,因為你一定要來問,我們才有機會解釋。」黃國芬表示,其實第一化工的客戶相當多元,除了化工原料以外,也有進口天然的植物萃取液及油脂,加上進貨量大,價格也就相對便宜。其實第一化粧品不僅標榜純天然、無添加人工香料,更斥資上億打造高規格的GMP工廠,為的就是讓顧客用到最好的產品,黃國芬驕傲地表示,連法國知名化妝品品牌Dior都特地前來拜訪。

 

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第一化粧品這個品牌,但其實第一化粧品在百貨公司和購物中心裡的成績,一向都是名列前茅。「我們其實很少做廣告,都是靠口碑,大家可能很難想像,在十幾個品牌到二十個品牌中,我們的業績都在前五名。」黃國芬補充道,截至目前為止,第一化粧品在全台共有17家分店、年營業額逼近兩億。

 

轉型二:透過數位走入教育,翻轉化學負面形象

 

而同一時間,陳鴻年也注意到數位時代的來臨,深知數位化是個非做不可的布局,因此將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了兒子陳柏憲,從自學如何架設網站、經營電商拓展客群到建立科普教育平台,陳柏憲成了第一化工轉型的第二關鍵角色。

 

「我們家族是很愛分享的一個家族,把我們知道的化學知識跟客戶分享,客戶會使用的時候,才會來跟我們買原料,這樣你生意才會長久。」陳柏憲笑道,起初將所有化學原料的物性、用途放置在網站上,目的是希望減少打來諮詢的電話,但卻沒想到,因為豐富的資訊反而給第一化工帶來更多的業績,電話更多了。

 

LiFe生活化學創辦人陳柏憲,透過自學建置購物網及知識推廣平台,帶領第一化工走向數位化。

LiFe生活化學創辦人陳柏憲,透過自學建置購物網及知識推廣平台,帶領第一化工走向數位化。

 

而或許是因為愛分享的個性,陳柏憲認為,扭轉社會大眾對於化學的負面印象,也是身為長期接觸化學原料的家族使命。「很多社會大眾講到化學,就會聯想到是不是有毒?會不會爆炸?但說穿了…化學其實就是一個科學,且從我們出生到死亡化成灰土了,都跟化學息息相關。因此我們若去了解它,其實對生活也是有幫助的,這也是我們提倡的生活中的化學知識。」陳柏憲說道。

 

舉例來說,若講到「鈧」這個元素,大家可能一頭霧水、不知道這個東西與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聯,但其實在運動場上亮閃閃的照明燈,就是藉由在發光管內灌入含有鈧-鈉(Sc-Na)合金的物質,達到比傳統燈管更明亮且耗電量又低的效果,因此也廣大地運用在展示品、電影拍攝時的照明、或是植物栽培的照明上。

 

陳柏憲坦言,其實就連讀化學系的自己,也曾認為化學很無聊,而為了跳脫出學校考試的束縛,讓孩子對化學產生興趣,他又另外架設了「LiFe生活化學」網站,除了分享生活中的化學知識外,也開始研發趣味科學DIY產品及課程,讓小朋友在有趣的小實驗當中習得知識。

 

陳柏憲也提到,經營「LiFe生活化學」網站並不一定能賺錢,但當他收到小朋友寫信分享自己參加科展得獎的訊息時,他知道自己的努力並沒有白費,「今天我們讓這個小朋友,對科學開始產生了興趣,誰知道未來他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李遠哲、張忠謀?」陳柏憲驕傲地說道。

 

不過,雖然說寫文章不能賺錢,但隨著「LiFe生活化學」衍生出來的趣味科學DIY產品,意外地給第一化工帶來新商機。

 

天氣瓶內的結晶體會隨著溫度產生變化,因此在18、19世紀時的歐洲,被作為天氣預報工具;而在科技進步的今天,天氣瓶因為其千變萬化的特性,反成供人欣賞用的家中擺飾。

天氣瓶內的結晶體會隨著溫度產生變化,因此在18、19世紀時的歐洲,被作為天氣預報工具;而在科技進步的今天,天氣瓶因為其千變萬化的特性,反成供人欣賞用的家中擺飾。(LiFe生活化學提供)

 

「有些人來我們這裡,不是要買化學原料,變成是要買新奇、好玩的組合商品,也就開闢了新的客群。」陳鴻年說道,他興奮地和我們分享第一化工研發的各種趣味科學DIY商品,採訪當天逼近聖誕節,公司上下都在忙著出貨最夯的商品-天氣瓶,而這些由陳鴻年總經理親自研發的商品,也即將在全球最大的網路商店Amazon上架。

 

這一家人,接觸化學五十餘年,從化工原料、生活用品DIY、化妝品到科普教育,他們不僅在事業上不斷地追求進步外,也致力於翻轉化學原料的負面形象,而他們對於化學的熱愛,不僅讓更多人認識化學,也為公司帶來滾滾財源。

 

 

延伸閱讀

老藥廠的天價面膜 如何收服歐洲貴婦?

2018-06-14

鼓勵化學品用「租賃」的

2018-05-10

醋、小蘇打、自來水,哪種洗菜去農藥效果最好?

2018-04-12

把化工業當科技業做 衝出40億年營收

2018-02-07

在山林中變魔術–當生活化學遇見勤美學山那村

2017-10-27

一個化學方程式 把暖化元凶變資源

2016-11-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