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暖爸仁醫用溫熱包子 融冰難纏老病人

楊雅馨

話題人物

陳弘岱攝影

2019-06-12 10:54

台北榮總副院長陳威明因籌設新北市紅樹林「關懷之家」,免費提供給北上看診的孩童與家屬棲身,而成為第一屆「台灣義行獎」得主。身為骨科權威,他每天六點就進醫院,更是病患眼中的暖爸仁醫。

 

談起因為籌設「關懷之家」而獲得義行獎,北榮副院長陳威明淡淡地說:「救人本來就是醫師的責任,視病猶親是一種態度。」

 

陳威明當主治醫師第一天起,就不讓病患只為了看報告而回診,加上許多病患是從中南部上來北部就診,為了聽取醫師十分鐘的解說,卻耗掉一整天的時間。「所以,關懷之家就這樣孕育而生,吳博貴主任(北榮骨骼肌肉腫瘤研究中心主任)則是將『她』做得更溫暖、更貼心。」陳威明說。

 

協助設立關懷之家的醫師吳博貴說,曾經有位住南投武嶺的小病人,住院都是奶奶負責陪同照顧。手術前一天晚上仍遲未辦理住院,撥了電話才知道小朋友要等媽媽下班,再帶著大包小包轉車坐客運,開刀後續還要接受化療。當下浮現一個念頭,如果在手術前一、二天能讓病患、家屬先到台北住,那該有多好。

 

起初找設立地點時,希望在醫院附近,且設有電梯,但牽涉到預算問題,找了一年都找不到適合環境。然而,在一次病友聚會中,有人想要捐錢,有人說捷運紅樹林站附近有房子,就這樣天時、地利、人和,地點終於落定。

 

延伸閱讀: 一人苦撐失智父、智障母姊的照護責任 長照悲歌要怎麼不上演?

 

行醫三十載的骨科權威

溫柔無架子、卻碎念龜毛

 

陳威明是骨科權威醫師,自一九八八年迄今,總共完成逾兩萬七千個骨科手術案例,行醫三十年,照護台灣半數以上的骨肉瘤病患,還獲選為下一屆(二○二○年)的亞太骨骼肌肉腫瘤醫學會主席。

 

○五年,陳威明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論文,討論關於股骨頭缺血性壞死以及遺傳基因的重大關聯,這個重大發現就是起因於一九九七年來就診的雙胞胎姊妹,兩人四個髖關節同時疼痛,進而查出股骨頭缺血壞死。當時他心裡想,會是遺傳嗎?細問發現這對姊妹的母親與家族都有類似疾病。

 

於是,陳威明和中研院、陽明大學共同合作,才有日後論文的重大發現。他說,「病人就是你的老師,你要掌握病人給的任何訊息,這篇論文就是最好的例子。」完全沒有名醫架子的他,個兒高、滿頭白髮,但眼睛會散發溫暖有生命力的光芒。

 

這麼一位看似沒有脾氣、極度溫柔的人,在他的學生、也是骨骼肌肉系統腫瘤治療暨研究中心主治醫師的陳昭銘口中卻說:「對別人溫柔不代表沒原則,陳副院長還是有不可動搖的脾氣,甚至是碎念、極度龜毛。」有一次,他都下刀了,看到陳昭銘在縫傷口,他覺得不滿意,又站回手術台拆掉重縫,因為他希望每位病人都能完美的出院。

 

「有量才有福」,這是母親給的家訓,陳威明憶起母親熱心助人的善舉:「二十多年前,二十萬元數字不小,母親卻拿去幫助不認識的人,讓他付醫藥費。」

 

台北榮總副院長陳威明(中)認為年輕一代都很聰明,
具有無限的發展潛能,他也把傳承作為自身的使命。
右為主任吳博貴、左為醫師陳昭銘。(圖片攝影/陳弘岱)

 

包子的故事「用心待人」

透過查房感受醫者使命感

 

也許是受到母親的影響,陳威明常主動掏錢,請人幫忙買早餐,讓住院醫師、實習醫師、見習醫師每天有早餐吃,甚至買包子給隔天要手術的病人,陳威明笑說:「有位病人告訴我,二、三十年過去,忘記開過什麼刀,但是永遠記得我送的包子。」

 

二○一七年三月,上任副院長的第二天,陳威明拜訪了霸占病床近五年的老太太,希望她能遷出醫院。第一次見面,陳威明就被老太太罵得狗血淋頭,但他繼續三天兩頭往病房跑。有一天,看到老奶奶正在吃餅乾,口袋裡剛好有包子的他說:「奶奶怎麼可以只吃餅乾,這樣營養不夠,這包子給你吃。」

 

之後每過個幾天,他就到病房探視,奶奶問:「你上回包子哪買的?還不錯吃!」他下午就請助理買了十個包子送過去。如此慢慢化解老太太的敵意,九個月後,老太太順利送往護理之家,而積欠醫院的醫療費用連同利息,也全數歸還。

 

身為副院長,醫院管理行政事務大增,陳威明化解壓力的方式,竟然是查房。「你不要以為查房很累,其實是件很開心的事,也是很安心的事。」陳威明透過查房,看到病患病情逐漸改善,總能從中找回正能量,也從救人體會到人生快樂的意義。

 

陳威明在查房過程,感受身為醫者的使命感。登山,則讓他獲得身心的解放與平靜。導演吳念真在電影《看見台灣》裡說:「不要懷疑,這就是台灣;如果你沒有看過,是因為你站得不夠高。」令他格外有感。「在山裡面,我會得到無限的快活,走的每一步山路,心是非常平靜的,當你站在山頂,看到美景,其他問題顯得微不足道。」

 

曾攻克台灣玉山、日本富士山以及馬來西亞神山等高山山頭的他,不只一個人爬山,更喜歡帶團隊一起。二○○七年六月,他帶著整個骨科部登八通關山,一名住院醫師攻頂後失蹤,當時他和骨科部主任陳天雄等人堅持在東埔溫泉等他。當時陳威明曾想,若同仁出事,他會選擇離開榮總,幸好後來人找到了。

 

陳威明(左)帶著從瓜地馬拉來台學習的主治醫師爬山,一同賞台灣之美。(圖片/陳威明提供)

 

名醫與惡醫僅一線之隔

莫忘初衷、責任感與熱情

 

談到爬山,吳博貴說起一段往事,有一年到宜蘭爬山,陳威明哥哥突然來電:「母親洗腎狀況不是很好⋯⋯。」手機訊號突然中斷,陳威明忐忑地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有訊號,趕快回撥,得知母親狀況已穩定,「當時旁邊有水潭,他就跳下水游泳慶祝」。

 

多年後,陳威明的母親過世,同事見他彷彿一夜白頭,一問才知,他以前就是滿頭白髮,為了不讓母親擔心,才將頭髮染黑,直到母親不在,便不再染髮了。

 

從醫數十載,再過八年陳威明就要退休,培育人才的迫切感油然而生。「如果有一天下台,你卻發現後繼無人,首先要反省的是自己,因為你沒有給年輕人機會。」在陳威明眼中,年輕一代都很聰明,有無限的潛能,他也把傳承作為使命,「當我退休時,我會引以為傲,這些學生都做得比我還好。」

 

「名醫與惡醫,這兩個詞其實是鄰居,莫忘初心。」陳威明說,在他來看,當一位好醫師的條件很簡單,一個是責任感、一個是熱情,醫術不好都可以學,但這兩者,陳威明認為缺一不可。

 

2018年7月關懷之家成立,讓遠道就醫的病友在台北有個暫住的家。(圖片/關懷之家提供)
 

 

延伸閱讀

一個社工的真心話: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並不是壞房東

2019-06-10

你感受到了嗎?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老人最後的尊嚴是尿布

2019-05-31

桃園老人戶暴增三成 原因竟是年輕人買房太容易?

2019-05-30

養兒防老?他花大把鈔票送孩子去國外念書,最後卻變孤獨老人

2019-05-21

「老人照顧老人」將成趨勢?衛福部砸50億,要在缺乏資源的88鄉鎮建50個住宿式長照機構

2019-05-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