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爸爸死了都不會求救 82歲老醫生堅持守護「沒有家的他們」

杜英吉

王君瑭

話題人物

2020-01-30 18:00

「喜憨兒還小很可愛,大家都願意幫助他們,但當他們老了之後呢?很多人忘記憨兒也會變老,很少人會去關心他們。」今年82歲的杜英吉,是目前屏東最老的執業醫生,也是迦南身心養護院的創辦人,為超過50位老憨兒撐起一個永遠的家。

 

屏東最老的醫生  看到病患開心就開心了

 

「杜英吉」說起這個名字,在屏東可是有不少人都認識這位高齡82歲的笑臉醫生,他是目前屏東尚在執業的醫生中年紀最大的,一生行醫至今55年。

 

「小時候有一次我弟弟腦膜炎,看著爸媽到處借錢看病,以前的人很窮,沒錢看醫生,醫生也少,我就想說如果以後能當醫生幫助別人好像也不錯」但這個志向對於出身農家,家中又有十個兄弟姊妹的杜英吉來說,卻是個奢侈的夢想,家裡的人認為,比起讀書下田幫忙還比較重要,甚至會藏起他的書包,不讓他去上學。

 

儘管如此,從小就成績優異的杜英吉一路以來都是榜首,因為家裡沒錢,大學聯考時只填了不用學費的「國防醫學院」,畢業後就被派往嘉義空軍基地當航空軍醫,原本在外科的他為了可以更貼近病患,主動請調當時較冷門的耳鼻喉科服務。

 

當時屏東的耳鼻喉專科醫師只有五位,能從事手術住院治療的更只有一間診所,因此民國65年已經是空軍醫院耳鼻喉科中校主任醫官的杜英吉,毅然選擇退役並在屏東市自己開業服務百姓。

 

那時候鼻竇炎、扁桃腺等小手術是可以在診所開刀的,「但是那時候沒有健保,開刀很貴,很多人付不起,我就幫人家免費開刀」,不僅如此,每逢假日還帶著老婆小孩一起到偏鄉義診,「很多人都說我平常已經這麼累了,假日也不帶家人去玩,竟然帶去山上義診,但我看他們身體不痛了、開心了,我也就開心了!」

 

憨兒悲歌  爸爸死了都不會求助

 

就在四處行醫的過程中,有一次讓杜英吉印象最深刻,一個父親和智能障礙的孩子獨居,「我們到的時候只看到智能障礙的兒子全身沒穿什麼衣服,髒兮兮的滿身屎尿,從豬圈走出來,原來他爸爸死了,死在家裡孩子也不知道,也不會出來求助……」,這個景象讓杜英吉久久無法忘懷,後來就一直在思考,那些無依無靠的憨兒在社會上可以說是最弱勢的一群了,連求救的能力都沒有,誰又會去幫助他們呢?

 

「喜憨兒還小很可愛,大家都願意幫助他們,但當他們老了之後呢?很多人忘記憨兒也會變老,很少人會去關心他們。社會上常常有這種悲劇,很多父母要死了就帶憨兒一起自殺,因為『我走了你也無法在社會活下去了』,所以我就決定要來做這塊。」於是在民國97年時,帶著老婆與兒子一起成立了「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專門收留清寒、失依的植物人與老憨兒。

 

癌末爸爸的託付  讓兄弟一起進入迦南

 

在我們到訪這天,杜英吉的兒子,也就是迦南養護院的執行長杜佳樺,正要前往屏東林邊家訪,因為兩個月前迦南收到社會處的轉介單,林邊有一個憨兒急需要安置,杜英吉和兒子一看才發現,申請幫助的這位王爸爸,原本家中就有兩個重度智能障礙的孩子,弟弟小毅在五年前就已經送到迦南照顧,而這一次申請床位的則是哥哥「阿明」。

 

「有這樣的孩子父母當然都很煩惱啊……」兩兄弟就一直是王爸爸、王媽媽最牽掛的重擔,「有時候半夜吵著要叫你幫他洗澡、換衣服,一個晚上就是五次、十次。」弟弟小毅更是常常無意識的亂跑,有時候趁著媽媽煮飯時,一轉身就不見了,最遠甚至還從林邊走到屏東潮州,要不是被認識的人看到載回來,後果可能不堪設想,「有時候也會想,不要找了,乾脆被車撞死好了,照顧到兩夫妻常常在吵架,日子不知道該怎麼過,但看到他們又捨不得,畢竟是自己的小孩啊。」王爸爸難過的說道。

 

但同時要照顧兩個憨兒負擔實在太大,為了看顧小孩,夫妻倆幾乎無法好好工作,只能以打零工維生,也賣了好幾塊祖地,直到五年前迦南接手照顧弟弟小毅後,情況才逐漸好轉。「小毅的爸爸以前每個月都會來迦南看他,可是最近王爸爸卻一直都沒來。」執行長杜佳樺說,等了好幾個月只卻得到一張社會處的轉介單,當他們帶著小毅回家看望王爸爸時,問起為什麼這麼突然急需申請床位,這才發現…

 

「我也想把他(哥哥阿明)留在身邊啊,他比較不會亂跑,我們想至少留一個孩子在身邊也好,但是大概三月,我人又不舒服,去檢查醫生說已經肺癌第三期了……我老婆身體也不好,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走,我是不怕啦,最怕的就是如果我真的死了,這個孩子該怎麼辦?」王爸爸講到這裡忍不住哽咽,看著兒子阿明眼淚也跟著掉下來,「我是不讓他去不行了…….」。

 

「其實這就是發生在社會角落的日常故事,阿明只是智能障礙,卻不是行動不便,所以也無法申請居家照護,每個月就一點點補貼,根本沒有人能幫助他們。」為了王爸爸最後的心願,迦南硬是擠出了一床空位,決定在將哥哥阿明接往養護院與弟弟做伴。

 

老憨兒困境  老後無人收留

 

從小就跟著爸爸四處行醫的二兒子杜佳樺,雖然在國外念書,但一得知爸媽決心要開設養護院時,就決定從加拿大回台一起投入,完成爸媽的心願,「從小就看爸爸幫助別人,也跟著爸爸看過很多受苦的窮人,多少也影響了我吧。」

 

杜佳樺也說到,其實憨兒們的身體機能退化的比一般人還要快,約在35 歲之後,很多的慢性疾病就會跟著浮現,不管是在照護或物資上的需求都非常的繁重,杜佳樺說「他們不像小孩子,未來還有機會出院,也不像一般老人還有家人能接回照顧,一但收留了老憨兒,幾乎就是一輩子的責任了,也沒有人會幫他們付錢,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機構不願意收留老憨兒真正的原因。」

 

「就像今天去林邊接阿明的時候,王爸爸一直緊緊握住我的手,再三說道『兄弟倆就拜託你們了』,聽得真的是心很酸,如果我們不收,他們要去哪裡?」這麼多年來,杜英吉父子一直都是秉持著這樣的理念,將這些無依無靠的老憨兒們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照顧,「在迦南的,都是我們『迦人(家人)』,這裡不但是憨兒們最後的家,更是我爸媽一生的心願,所以不論再苦也要撐下去。」。

 

推動憨兒農場  自助助人

 

在迦南養護院中除了照顧憨兒們的生活起居外,每天更安排了各種不同的活動,從唱歌、跳舞到運動、勞作,就是為了延緩憨兒們的老化,也重視憨兒們的精神生活,打破以往大家對於養護院死氣沉沉的印象,在迦南的孩子們,每個都是充滿活力朝氣、笑容滿面。

 

而前幾年迦南更是開始推動「憨兒農場」,隨著季節種植各種不同的作物,像是荔枝、洛神花等等,透過農務與綠色植物的療癒,不但減緩了許多憨兒們自虐或是互相傷害的行為外,這些年輕憨兒們勞動的成果,還能拿來義賣,幫幾位年紀更大的老憨兒籌措醫療經費,正向的循環讓迦南成為名符其實的「憨兒樂園」。

 

杜英吉在每天看診的空檔,也都會到養護院來看望憨兒們,陪著他們一起吃點心、一起唱歌,「很多人笑我傻醫生,好好的醫生這麼賺錢不做來做這個養護院,又收了一堆傻小孩,但是賺很多錢如果不開心又有什麼用呢?能幫助別人,我得到的是真正心靈的平靜跟喜樂,傻的是我,但聰明的也是我。」杜英吉笑笑地跟我們說,「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能有更多人一起投入,傳承這份愛心,一起來關心這個社會。」

 

而迦南現在也正在募資動工新的院區,目前一共收留了54位老憨兒,在新院區建好後預計將可以擴大容納至72人,這是屏東最老的醫生的心願,邀請大家一起關懷社會弱勢角落,讓愛發光。

更多迦南建院資訊,請詳見迦南養護院官網:https://bit.ly/2vtXsna

延伸閱讀

端午節最暖的故事!這群憨兒親做油飯 要讓弱勢家庭好過節

2019-06-05

熬過撿廚餘、遭鄰居丟石頭時光 憨兒兄弟靠做蛋捲找回尊嚴

2019-02-15

35歲憨兒拚命洗廁所賺錢 只為完成微小心願:過年我要包紅包給媽媽...

2019-01-18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2018-11-3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