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米其林亞洲首選乳品!獸醫師的「白色革命」 他為酪農打造出3億鮮奶王國-鮮乳坊

米其林亞洲首選乳品!獸醫師的「白色革命」 他為酪農打造出3億鮮奶王國-鮮乳坊

鍾子葳

傳產

2020-04-23 15:00

一位乳牛獸醫師,在與酪農接觸的過程中,看見了酪農產業的困境,並在食安風暴的催化之下,於2015年發起《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群眾募資,在短短3天的內達成100萬目標。如今,鮮乳坊不僅在全台5,000多個銷售據點販售,年營收突破3億,更在2019年獲選為米其林亞洲唯一的乳製品合作夥伴!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一大清早,開著車來到距離診所約40分鐘車程的幸運兒牧場,穿上雨鞋、戴上手套、掛上聽診器的龔建嘉,穿梭在牧場間,細心地為乳牛們做健康檢查。結束看診後,他走到一旁的客廳,坐著陪牧場的主人聊天、喝茶,談論的內容從飼養方式、牧場管理、產銷模式、甚至到酪農產業的歷史都有,「我每天開1、2小時的車,花1小時做醫療的工作,再花2個小時和酪農們聊天,雖然錢沒有比較多,但那是我嚮往的生活方式。」龔建嘉笑著說道。

 

除了幸運兒牧場,龔建嘉穿梭全台各地20間牧場,為5,000隻的牛隻做觸診、接生以及開刀等工作。「台灣目前有500個牧場,如果以國外的比例來說的話,我們大概需要80個左右的獸醫,但現在大概只有20幾個獸醫而已,而且裡面有一半都快退休了。」龔建嘉擔憂地說道。

 

「我其實不是沒有想過要留在台北當一個狗貓獸醫,但是當這個領域已經非常飽和的時候,我會覺得,我應該要去做更有價值的事情。」龔建嘉說道,因此他便獨自一人來到雲林,開始了乳牛獸醫的工作。

 

龔建嘉穿梭全台各地20間牧場,為5,000隻的牛隻做觸診、接生以及開刀等工作。

龔建嘉穿梭全台各地20間牧場,為5,000隻的牛隻做觸診、接生以及開刀等工作。

 

而除了乳牛獸醫師的這個身分之外,他其實還有另外一個身分,就是「鮮乳坊」的創辦人。不過,光是獸醫師的工作就已經夠忙了,究竟是為了什麼投入創業?

 

不只是乳牛獸醫師 他想為酪農做點事

 

「其實牛隻的健康和產銷模式有關。」龔建嘉舉例,當有一個牧場的乳牛時常發生乳房炎,一般獸醫可能會覺得是用藥上的問題,但通常真正的問題是出在榨乳設備過於老舊,然而因為一套榨乳設備要價500萬,酪農並沒有能力負擔,因此陷入惡性循環…

 

「對獸醫來說,一直有收入好像很好,但這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因此,當一個獸醫收入愈高,代表你照顧的牧場管理愈差,這不是很畸形嗎?」龔建嘉說道。

 

一個獸醫師,透過他與乳牛、酪農的真實接觸,看見了產業長期以來的詬病,因此決定為他所在乎的人們盡一份心力,協助酪農跳脫舊有的產銷模式,為這個產業帶來一些改變。

 

一場食安風暴 波及無辜的酪農戶

 

民國85年,幸運兒牧場的主人陳界全與他的太太吳碧莉回到故鄉生活,在有著「鮮乳之鄉」美譽的雲林縣崙背鄉,建置吉利兒牧場(註:吉利兒牧場為陳界全夫婦第一個牧場,與幸運兒牧場不同。)投入酪農事業,從完全不懂的外行人到酪農界的模範生,他們投注了許多精力,什麼事都親力親為,堅持給牛隻最好的。

 

20幾年來,吉利兒牧場的牛乳都是提供給味全公司,「崙背區的酪農幾乎100%都是味全戶。」吳碧莉說道。管理好牧場、照顧好牛隻並提供牛乳給味全,是他們的日常生活,再普通不過了,直到2014年的食安風暴爆發,消費者的抵制購買,讓他們開始擔憂未來。

 

返鄉投入酪農產業的陳界全夫婦,從完全不懂的外行人到酪農界的模範生,他們投注了許多精力。

返鄉投入酪農產業的陳界全夫婦,從完全不懂的外行人到酪農界的模範生,他們投注了許多精力。

 

「原本這些酪農可能分別和統一、光泉、味全合作,大家做的事情都一樣,卻因為你是交給味全而被人唾棄,但你明明沒做錯事…」龔建嘉感嘆道,酪農甚至不知道他所交出去的牛乳是否有銷售出去?是否被倒掉?頓時失去了工作的意義…

 

「其實味全還是有持續跟我們收購牛乳,但我們很擔心,會不會有一天突然就沒有了?」吳碧莉說道,而更讓他們感到雪上加霜的是,長期低迷的收購乳價,「牛乳的收購價格是依照乳價評議委員會所訂出來的,即便近年來牧草的進口價格增長,收購價並沒有改變太多,這影響了我們的收入。」吳碧莉感嘆道,原本800多戶的牧場,因承受不了高漲的成本而關閉牧場,目前僅剩500戶不到的數量。

 

受到國際價格的飆漲及國內食安風暴的影響,讓陳界全夫婦深感必須有所改變,因而向牧場的獸醫師-阿嘉訴說他們的心聲,「那時候阿嘉對我說『大嫂,我們能不能為你做一點事情。』就提出了自立品牌這件事情,我們只要負責顧好品質,生產端、銷售端由他來負責。」吳碧莉感動地說道。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獸醫師掀起的「白色革命」

 

2015年1月,龔建嘉在群眾募資網站上發起《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的募資活動,在短短3天的時間便達成目標的100萬,最終在3月底結束募資,總金額高達608萬,龔建嘉也在3月初正式成立公司、5月送出了鮮乳坊的第一批鮮奶。

 

「有人說創業的前5年,存活的機率只有1%,99%都會倒閉。」龔建嘉說道。今年剛好是鮮乳坊成立5周年,與鮮乳坊合作的牧場共4家,每天有2千隻乳牛在生產鮮乳,約有5,000多個銷售據點,合作的業者包含全家便利商店、露易莎咖啡、天仁茗茶和家樂福等,年營收破3億

 

更厲害的是,鮮乳坊在2019年獲選為米其林亞洲唯一的乳製品合作夥伴,「我們希望鮮乳坊的商品,不只是一個『想要改變產業』的感性故事,而是在品質上真實做出了差異化、是有競爭力的。」龔建嘉說道。

 

鮮乳坊於全家便利商店、露易莎咖啡、天仁茗茶和家樂福等5,000多個銷售據點販售。

鮮乳坊於全家便利商店、露易莎咖啡、天仁茗茶和家樂福等5,000多個銷售據點販售。

 

防「劣幣驅良幣」 他與酪農站同一陣線

 

龔建嘉指出,目前市面上的鮮乳,幾乎都是收集來自各牧場的生乳混合在一起之後,透過加工的方式,讓每一瓶鮮乳的風味達成一致,「那當你交出25分的生乳,跟你交出95分的生乳,所得到的回報是一樣的時候,就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況。」龔建嘉說道。

 

鮮乳坊標榜的「單一牧場來源」、「成分不調整」就是希望整個生產過程透明化,藉由前端的品質管控,去掉後端的加工,讓消費者知道喝的鮮乳來自於哪裡,也能喝到更純粹的鮮乳,更讓酪農為自己所生產的鮮乳負責。

 

「鮮乳坊給我們的酪農是全台灣最高的收購乳價!」龔建嘉自信地說道,雙方依據飼養牛隻的方式、提供的環境與飼料等級訂出合理的收購價格,建立公平的交易機制,讓酪農能夠用更好的條件經營牧場,「要讓酪農知道,我今天不是要來剝削你,我們不是對立關係,而是互相信賴。」龔建嘉說道。

 

除此之外,為了確保鮮乳的好品質,龔建嘉也帶著專業的團隊進駐牧場,從獸醫師、營養師、資訊分析師到牧場管理人員,實際投入第一線,幫助酪農在藥管理及飼養管理上面,能夠更精準精確。「一隻牛從生下來到牠可以產第一滴奶,必須要經歷兩年半的時間,所以你沒辦法即時地看到你的經營成效。現在阿嘉他們有數據做指引,甚至有用KPI(關鍵績效指標),讓我們不再是矇著頭苦幹。」吳碧莉說道。

 

鮮乳坊有專業的獸醫師、營養師、資訊分析師和牧場管理人員,可以協助提升酪農經營牧場的效率。

鮮乳坊有專業的獸醫師、營養師、資訊分析師和牧場管理人員,可以協助提升酪農經營牧場的效率。

 

隨著鮮乳坊的努力逐漸開花結果,陳界全夫婦也終於在2018年,載著牛隻們搬到了新家-幸運兒牧場,正式成為鮮乳坊第三個合作的牧場,並取得生產履歷的認證,「全台灣的養牛戶有500戶左右,通過認證的不超過10戶!」吳碧莉驕傲地說道。

 

 

延伸閱讀

用選擇,改變世界

2019-12-18

認同家鄉是地方創生的基礎

2019-11-20

鮮乳坊想轉大人 神隊友助攻300億市場

2019-05-29

讓好農思惟取代小農經濟吧!

2018-11-21

普悠瑪事件後》你捐血我送牛奶!見證一場由鮮乳坊發起的暖心革命

2018-10-22

農村的未來在哪裡?

201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