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無良企業最恨他! 「鬼阿伯」不甩威脅堅守台灣25年!

無良企業最恨他! 「鬼阿伯」不甩威脅堅守台灣25年!

王君瑭

話題人物

2021-02-04 11:26

一位被被稱作「鬼」的阿伯,追著台灣非法廢棄物長達25年,甚至揭發台灣史上最嚴重的戴奧辛汙染事件,天天站崗、跑法院告狀、跑立法院陳情,更是家常便飯!
他,就是所有無良企業最害怕的頭號公敵!黃煥彰。

 

三公里絕景 讓他放棄教授升等

 

這個被許多企業戲稱為「鬼」的阿伯,其實是他-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

 

黃煥彰說起當初投身環保志業其實是一場意外,教課之餘的他最大興趣是攝影,25年前某天為了拍照,追雲追著就意外來到台南二仁溪出海口,沒想到放下相機,卻看到河岸延綿三公里的垃圾,讓他大為震驚,決定下到堤岸一探究竟。

 

一下堤岸發現「延綿三公里並非垃圾,而是被染成詭異黃色的死魚群,」化學專業背景的黃煥彰一看就知道是工廠廢酸偷排,「我看著眼淚就掉了下來,我們的故鄉、河川怎麼會變成這樣。」

 

從那一刻起,黃煥彰下定決心放棄研究、教授升等,投入環境保護志業,盡自己一切力量把汙染故鄉的真相找出來!

 

台灣經濟背後的代價

 

二仁溪其實就是台灣早期在經濟發展下被犧牲的環境縮影,50-80年代的台南,尤其灣裡一帶,替世界各國接收許多電子廢棄物處理,如印刷電路板、爐渣、玻璃纖維或其他電子粉碎料等,處理不完全的廢料和廢汙水往往就直接往二仁溪傾倒,長年下來二仁溪兩岸堆積超過一層樓高、三公里長的「垃圾牆」非常驚人。

 

「有些電子廢棄物被認定為一般廢棄物,工廠就隨便棄置,可是它被埋在土壤裡,經過下雨沖刷後,這些電子廢棄物中的重金屬就會被溶解出來,導致二仁溪一沿岸的土地所有重金屬含量都是超標,環保局甚至在這邊檢測到戴奧辛污染。」

 

黃煥彰曾與生態學家走訪二仁溪,調查發現溪中僅剩一種本土魚類,生態幾乎被破壞殆盡,「平常整條河水都是黑色,人家說的台南黑龍江就是指二仁溪,偷排廢酸時整片都是紅色,還有漁民來這裡抓魚去賣,你能不怕嗎?。」

 

「台灣的確因此賺進大量財富,但犧牲了環境的健康,等於犧牲了人民的健康。」黃煥彰說。

 

政府消極作為 讓他化身「鬼阿伯」

 

面對廢棄物問題,黃煥彰檢舉多次當地環保局還是消極面對,甚至打算直接將廢棄物埋進即將興建的堤岸中,於是他聯合環保志工,每兩天就去錄影監督。

 

但各部會總推諉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於是黃煥彰靈機一動,直接跳過行政單位找上檢察官陳情,果然奏效,沿岸廢棄物終於在他奔走下被一一清除,每年更編列預算整治復育,「二十年下來,我們政府花了三十幾億去清這些廢棄物和整治河川,但並沒有辦法完全清除乾淨,土地和生態的恢復更是需要經歷幾十年才有可能恢復如初。」

 

因為二仁溪事件,也讓黃煥彰下定決心,追出臺灣更多的環境污染問題。

 

台灣最羞恥的世界紀錄

 

黃煥彰另揭發過一起被隱瞞22年、號稱台灣史上最嚴重的戴奧辛汙染事件,發生在台南鹿耳門的「中石化台鹼安順廠案」。

 

黃煥彰意外發現一塊約4公頃荒蕪土地,除了芒草幾乎沒有植披,土壤顏色也不正常,沒想到請人一測,土壤中戴奧辛含量竟高達6410萬皮克,但台灣土壤管制標準僅有1000皮克,然而這只是機器上限,實際汙染數據不得而知,卻已創下戴奧辛汙染的世界紀錄。

 

黃煥彰開始走訪當地試圖探究真相,甚至溜進已關閉工廠翻閱遺留文件資料,這才發現原來臺鹼安順廠以前有一個鹼氯工廠,民國53年又生產一種名為五氯酚鈉的農藥,製程中會產生大量戴奧辛副產品,而這些毒物竟然就這樣被傾倒在一旁的水池,進而汙染大片土地。

 

黃煥彰在田野調查過程中甚至發現,這些毒汙染不只影響環境,更已危害居民健康,鹿耳門一帶居民長期捕食該水域魚蝦食用,甚至有十戶左右人家事靠著捕這裡的魚到市區販售維生,成為全台血液戴奧辛含量最高的地方,經過檢查竟發現大家體內戴奧辛含量都大幅超標,最嚴重一位婦人甚至驗出體內戴奧辛含量高達951皮克,超過世界衛生組織32皮克的標準30倍之多!

 

「我問到不只許多居民都是癌症去世,甚至曾經查到一戶人家中,竟有8個癌症患者。」

 

隱藏22年的真相

 

黃煥彰回憶,當時還曾探訪過一位陳喊女士,「她截肢躺在床上,全身佈滿大大小小的腫瘤,我問她怎麼不開刀,她說已經開了七次了……,回程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掉下來。」

 

黃煥彰還發現,其實早從民國70年政府就知道魚體含有戴奧辛和汞汙染,但真相卻隨安順廠關廠一起被隱瞞,而後又有一位教授曾發現,但最後又被壓了下去,但他不放棄四處奔走,想盡各種辦法曝光消息,並每周開一次記者會讓受害者出面控訴。

 

最後輿論壓力終於讓當時的行政院長謝長廷宣布了5年13億人道關懷補償,並派人前往台南當地召開說明會,這一切歷經長達22年。

 

堅守台灣不甩各方威脅

 

25年來黃煥彰追超過300例環保案件,「這些爐渣或廢棄物假設要委外處理,以每噸500元,我隨便找地方埋了,每埋一噸就賺500元,一個場域埋一埋就省下兩三千萬,換句話說就是賺了兩三千萬了!比賣毒品還好賺。」

 

當然這樣擋人財路的作法也引來人身安全危機,曾擔心當地土地價格下跌的居民包圍他大喊「環保流氓」,更有業者形容他像「鬼」一樣無處不在,甚至放話「要你好看」。

 

面對這些威脅,黃煥彰總理直氣壯強力回擊,「我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什麼都不怕,有本事跟我一起到媽祖前面發誓!」他說,比起看到環境被破壞的無力感與痛苦,威脅根本不算什麼。

 

曾有位跟他一起奮鬥的志工里長-杜明輝跟他說「萬一我或我太太發生什麼事,你要去地檢署幫我伸冤!」讓黃煥彰非常感嘆,為何主張土地正義的人竟然要被威脅,甚至還要有交代後事般的覺悟,「當下的心痛是,臺灣怎麼會淪落到這種程度。」但這無疑更激起他為土地發聲的決心。

 

土壤安全就是食安問題

 

多年來黃煥彰始終致力追全台廢棄物問題,甚至與台南社大製作「台灣汙染地圖」,他表示近5年透過環檢警異業結盟抓到的非法事業廢棄物場址就有900多件,若算上黑數乘上10倍也不過分,但近五年來政府僅清除8%,遠遠不及污染的速度。

 

黃煥彰表示,很多人覺得環境跟他們沒關係,所以不在意也不關心,但沒人想過,沒有健康土地、就沒有健康食物,「這才是台灣最嚴重的食安問題,也是我至今不願意放棄奮鬥的原因。」

延伸閱讀

汙染超標、嚴重違規...龍頭企業更該擔起社會責任!環保團體點名:6大民生消費品牌黑名單

2020-12-23

台泥董事長》親上第一線撕汙染標籤 張安平

2020-12-23

台泥窯燒垃圾,是廢棄物發電,還是製造污染?一篇翻轉我們對「循環經濟」的刻板印象

2020-12-15

漁電共生會汙染養殖環境? 不!養殖專家告訴你實情

202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