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民政府與全民之福 P.16

全民政府與全民之福 P.16

吳光俊

編輯室報告

台塑集團是反核急先鋒?

2000-10-15 01:11

台灣最近的政經情況變化很大,但是基本上,如果先前走的路不通,轉個彎或繞過去應該是正確的作法,只是轉彎後是不是走上正確的路,還有待觀察。但是我寧願相信,台灣的政府及人民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這種因為政權首次轉換而產生的不適應症,也希望這個調適期能愈短愈好。

我始終搞不懂一件事,就是台灣的上市公司老闆為什麼要護盤,地雷股有很多都是護盤護出來的;後來我才知道,還是銀行惹的禍。因為多數金融機構有股票質押的業務,大股東為了膨脹信用,拿股票質借,當市價五十元的股票,借了八成,等於以四十元的價格向銀行貸款;萬一股價跌破四十元,銀行便會催繳,要求還錢或增加擔保品;而大股東為了不遭到催繳,只好進場護盤,讓自己公司的股價維持在四十元以上。踩出股票質押的第一步,後頭的劇本其實都已經寫好了。

經營企業的設備及資產已經有向銀行貸款了,為什麼等同於已經擴張信用的企業股票還可以質借?最後搞得企業主無法專心經營本業,一旦出事了,銀行也吃悶虧。我們曾經談過,絕大部分的銀行以為有擔保品就很安全,所以就忽略客戶的信用分析;不考慮客戶借的錢要怎麼還,只在乎擔保品的現值。可是不管股票還是房地產,市價永遠只是現在的參考價,等到要還錢時,市價可能高,更可能低。

前一周美國蘋果電腦的股價一天跌掉四成多接近五成,如果蘋果的大股東也搞股票質押這種遊戲,銀行要怎麼辦?台灣雖然有七%停板的限制,股價不可能發生一天就腰斬的現象,但是也正因為有七%的限制,讓大家都失去風險的觀念;等到發覺不對勁時,大家又全部一起賣出,結果一定賣不掉,大家只好一起完蛋。

講到風險意識,中國經濟發展的致命吸引力一直讓台灣企業愛,台灣政府恨。固然台灣和中國的特殊環境,讓比較小的台灣政府不能不存有疑慮;而觀察全世界,好像也沒有這種一大一小的情形,東西德與南北韓的例子都不適用,而且這兩個案例都是大的資助比較小的一方;台海兩岸的情況卻是小的幫助大的,大的卻又對小的有威脅,所以台灣政府的戒急用忍是可以理解的反應。

先跳出這種心結來看兩岸的關係,台灣企業近年大量投資中國,而美國公司也靠著台灣在中國做代工,台商在中國投資所生產的產品主要也是賣到美國去。因為有了台灣,慢慢地將中國和美國連在一起,所以中國領導人的心裡其實也不願意對台灣動武。

從兩國論到今天已經一年多了,中國雖然多次以口頭威脅要以武力對付台灣,但是一直都沒有實際的行為,而且近來的言行也有一些改變;我不曉得是誰決定改變對台灣的態度,但是中國一定了解用武力解決問題的空間愈來愈小。而且動武是第一次最有效,下一次就得用更厲害的武器才行;口頭威脅如果一直持續下去,到最後就真的非打不可了,而四周鄰近的國家也一定會強烈反彈。這是最近中國連口頭威脅都停止的原因之一。

另一個原因是WTO和美國總統大選,中國不希望壞了加入WTO的機會,也不希望給美國總統候選人抓到小辮子,製造話題,進而將中國視為假想敵的機會。

有了這幾個前提,兩岸的敵對意識會漸漸緩和,慢慢地,台灣會成為中國與美國的經濟橋梁,這個觀念仍不脫我所提出的「大台灣概念」。美國公司委託台商製造,台商將生產線設在中國,或者台商幫美商成立中國廠,這在國際分工的角度上,是創造三贏的最佳架構。

中國是除了俄國、印度以外,少數有便宜生產成本的地方,包括工資、土地及高素質的教育。印度是一個很封閉的國家,政府其實很排斥外國公司,不曉得和過去的殖民地經驗有沒有關係。至於俄國,根本沒有政府,非常亂的地方,政治風險太高,只有中國,是美國最好的生產基地。不過外國公司在中國試了很多年,很少有好成績;不要說現在,就算在中國建政之前的國民政府時代,外商公司也很難搞,虧了很多錢。不過現在有了台商,不少外商公司已經要求台灣公司幫他們管理大陸的生產及通路。

台商在中國能夠成功,是因為比較集中,像深圳、東莞、崑山等,自成一國,上下游供需系統結成一體,有能力與地方政府談判協調;這樣的實力讓日本廠商也不得不投靠過去。在亞洲沒有人要和日本合作,除了台灣。台灣商人不但帶著自己的資金和技術到中國,也成了美國和日本進入中國的重要管道。

從地理上的地圖來看,台灣正好居於美中日的中心點,從經濟地圖來看也是如此。台灣很能接受美國的文化,大量的留美人才,語言、人脈都相通,法律制度也有保障,日本的情況也一樣。更重要的,台灣的法律一直在加強智慧財產權的保護,這點讓美國非常放心,可以安心地將技術和產品構想交給台商;這方面中國是最不可靠的。

中國企業如果不是靠著台商,就算產品品質再好也賣不出去,因為外國買主只有跟台商合作的經驗,如果沒有台商居中背書品管,他們是不太會冒這個險的;如果要申請認證,時間也得拖很久,中國企業不一定熬得下來。尤其中國企業的信用太差,對外商公司來說,風險實在太大。

在過去,「 Made in Taiwan 」是一個笑話,現在則是高科技產品的代名詞;台灣其實是一個很好 B2B 的品牌,因為 B2B 一定要有關係才做得起來;不是人與人的關係,而是公司對公司的關係,這一點有幾個國家比得上台灣?

因為有這幾個層面的密切關係,所以美國、中國、日本都不願看到台海發生戰事或增加衝突的風險,因此兩岸基本上的戰爭威脅是不存在的。台灣政府准許筆記型電腦明年可以到中國製造生產,這在過去是禁止的;照這個趨勢看,未來台灣將會成為第一代產品量產的基地,專門製造最新的或具彈性的產品,等到產品成熟、毛利下降後,再移往中國做大量製造,我們可以稱台灣為「量產實驗室」。

但是廠商投資中國對台灣來講是有成本的,政府過度參與經濟固然不好,但是兩岸的情況特殊,所以有必要多加考慮這方面的措施。過去因為戒急用忍、對電子業的稅負優惠及未開放三通,使得企業投資中國的數量有限,但是未來這三項限制一定會陸續取消,台灣政府準備好面對這種局面了嗎?

投資中國是必然的趨勢,但是政府要預做準備。我贊成自由化,但是不贊成突然的自由化,銀行開放就是最好的例子。現階段政府可以考慮對投資中國設限,但是要有時間表, 慢慢減少、解除限制; 因為就算現在不開放,明年還是要面對WTO 的衝擊。

政府可以一方面修改兩岸政策,並做適度的投資限制;另方面要加強民眾的風險意識,將利弊得失誠實地告訴人民,包括哪些產業會受到衝擊、失業率會上升等。甚至初期也可以對企業課徵類似國安捐的安定基金,將錢用在失業員工的技能訓練或失業補助上面,也可以緩和企業投資中國的速度。最後我要再次強調,這些措施都是階段性的,未來一定要把限制拿掉。

延伸閱讀

全民公敵

2016-04-28

全民來學習

2014-04-10

當全民都在亂講

2013-01-31

全民LINE時代

2013-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