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官民互訟13年 雲林縣二崙鄉乳品加工廠的廢墟光年

林奇伯
2017-12-26
滅蚊大作戰

官民互訟13年 雲林縣二崙鄉乳品加工廠的廢墟光年

林奇伯
2017-12-26
官民互訟13年 雲林縣二崙鄉乳品加工廠的廢墟光年
滅蚊大作戰

位於雲林縣交通主幹道旁,竟有一座蚊子館,官民互訟13年,閒置成荒涼廢墟。當地民眾建議,電影導演不妨前來取景拍攝靈異片。

 

 

雲林縣二崙鄉乳品加工廠閒置廢墟,是20年來雲林縣民戮力打造「農業首都」過程中至深之痛,其輾轉淪為蚊子館的脈絡,也反映出台灣產業擘劃規則且戰且走的錯亂性。

 

向晚時分,在車輛來往頻繁奔馳的台19線路邊,果菜運銷站的貨車正好裝載完成,準備出發。詢問司機乳品加工廠位置,他爽朗笑說,「就是後面這一片。」

 

跨越傾倒圍牆,撥開叢生雜草,一陣淒厲的鐵片拍打聲突然傳出。原來,工廠廢棄太久,2層樓高的戶外棚架頂層只剩2、3片鐵皮,在冬日強風中不斷震動,走過時,必須當心鬆脫物掉落。

 

走進8間連通的廠房,玻璃碎裂一地,和蓬鬆枯黃落葉混雜一起。隔間牆已嚴重傾斜變形,窗邊稍微照得到陽光的水泥地縫裡長出小樹。

 

此處,雖然機器設備全部搬空,從四面牆壁頂端斷斷續續的管線,仍可隱約看出乳品工廠的樣貌。與人氣鼎盛的蔬果運銷站相隔僅40公尺,卻宛如是另一個時空,過著和外界截然不同的「廢墟光年」。

 

 

官民互訟13年 曲折難解

 

二崙鄉乳品加工廠淪落至此,有段曲折迂迴的身世,包含了前後不一的政府決策,與一場官民間纏訟13年仍然未解的官司。

 

根據雲林縣政府資料顯示,此處規劃於1990年代初期,當時台灣正流行一股風潮,到處都在建造結合產業、觀光、教育、遊覽車休息站等多功能用途的複合設施。那個冷凍集乳車技術還未很先進的年代,雲林縣府為了發展崙背鄉酪農聚落,選在6、7公里外的二崙鄉興建加工廠,迅速發包。工程一再延宕,直至1993年,前縣長蘇文雄視察時指示,從「官方自營」改為「公辦民營」,展開招標程序。

 

歷經2次流標後,由竺勁公司拿下營運案,依規定每年要繳納301萬元廠房與機器設備租金。豈料,才簽約4年,竺勁公司就以「工程不完善,影響營運計畫」為由,和縣政府打起仲裁案,求償1億6千萬元,業者李榮旺在縣議員蔡秋敏陪同下舉行記者會,聲淚俱下控訴招標案弊端叢生,誆騙民間投資。

 

2年後,仲裁案遭到法院駁回,反過頭來由縣政府控告業者應賠償2700萬元設備損失,因為就在記者會開完未久,整家製乳廠龐大機器設備突然一夕之間遭到搬空。根據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報案資料顯示,業者是以「遭竊」備案。

 

 

居民建議 靈異電影不妨取景

 

案發至今,已有多名縣府官員遭到懲戒處分,整宗官民互控的訴訟仍未結案。後來接手這項業務的雲林縣政府農業局畜產科科長蔡耿宇指出,畜產科同仁都是2013年後才新到任,4年來試著釐清案情,然此案歷經7位縣長,公文早散落在各個局處,甚至有部分公文遺失狀況。

 

「前期評估就過度樂觀,加上工程延宕,從規劃到真正量產,相隔10年之久,拖到酪農產業鏈生態都和以前不一樣了。」蔡耿宇指出,期間在審計部糾正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調查壓力下,農業處詢問過味全、義美等型食品公司進駐意願,但現在冷凍集乳車設備先進,其實基地不必太靠近酪農區,反而更重視出貨便利性,所以即使以低廉租金吸引,義美公司仍寧願選擇地價較貴、交通運輸較方便的斗六工業區設址。

 

蔡耿宇說,由於加工廠後方就是自然步道入口,民眾常反應廢墟氣氛頗為嚇人,希望能活化處理,但建築物使用年限未達拆除標準,此時變更地目也想不到要做什麼用途,只能繼續閒置。

 

詢問當年陪同業者開控訴記者會的縣議員蔡秋敏辦公室,主任陳昆穎回覆:「時間經過太久,已經忘了這件事,緣由和細節不可考。」

 

從另一個方向走出加工廠,才看到門口歪斜著「禁止進入」標示。正好有民眾騎著機車經過,上前詢問看法。他幽默地說:「這座廢墟在我們這裡很有名,大家都不敢靠近,如果有電影導演想拍靈異片,倒是很適合取景,只是那麼荒涼,不知道他們敢不敢來?」

 

蚊子館繼續閒著,在二崙鄉乳品加工廠內外,時間繼續以「被遺忘」與「被利用」兩個不同的形式,持續前進。

 

 

雲林縣二崙鄉乳品加工廠小檔案


動工年份:1993年

造價:1.4億元

問題:官民纏訟13年,法院判決業者竺勁公司必須賠償雲林縣政府460萬元,至今仍有200餘萬元未賠償。雲林縣政府申請債權憑證後,發現該公司名下已無任何資產,無法強制執行,目前仍在研議下階段法律策略。

現況:完全荒廢,建築物使用年限未達拆除標準,目前縣政府暫無任何活化想法

 

延伸閱讀

斥資1百億元填海造陸 雲林縣離島工業區放著閒置

雲林縣離島工業區堤防外,有一片耗費1百億元只完成三分之一的填海造陸土地,半途而廢,20年來完全閒置。

澎湖縣硬要蓋 共有10餘座遊憩設施蚊子館

閒置不用的遊憩設施高達10餘座,澎湖縣仍斥資5億元經費,興建「大倉觀光文化園區」,未完工就停建的現場,只剩下一個媽祖神像基座。

全台大追蹤 為何台灣淪為蚊子館王國?

閒置公共設施,被戲稱為「蚊子館」。它們耗費大量的人民納稅錢,餵養好大喜功、亂開支票的政治人物,然後淪落成只能養蚊子的廢墟。根據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資料,全國遭列管蚊子館共一○八個,平均造價約二.三億元。但《今周刊》調查發現,加計地方控管及學者實地踏查找出的隱藏黑數,估計全部至少五百件以上,總建設經費超過二六一○億元,可讓全國中小學生吃十七年營養午餐!

【蚊子館採訪後記】與蚊共舞 和官員跳恰恰

爬梳蚊子館議題的過程,宛如穿越一座荒煙漫漫的廢墟迷宮,輾轉迂迴,時常在某些關鍵細節或案件上像鬼打牆一樣,反覆來回多次,才找到正確路徑。最後走出來後,不禁對台灣社會「硬要蓋」的建設迷思感到五味雜陳。 然而,也因為走過這麼辛苦、曲折的路程,方得以從鳥瞰的角度,向讀者完整呈現蚊子館生成脈絡。

【你敢揪,我敢查】全民揪出蚊子館熱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