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5歲憨兒拚命洗廁所賺錢 只為完成微小心願:過年我要包紅包給媽媽...

廖元鈴

字媒體

安康啟智教養院

2019-01-18 18:23

戴上手套、癲癇安全帽,再穿上雨鞋,拿起熟悉的刷具,開始仔細地刷洗起廁所裡的一切。這樣的勞動付出,或許對一般人來說不怎麼起眼,但對於憨兒的凱霖(化名)來說,是每周最為期待不過的時光。

因為每一次勞動付出,代表著又一次的存錢機會。被問起努力存錢是為了什麼,他傻笑說著:「因為過年要包紅包給媽媽...」每年的回答都是千篇一律地不變,但這最單純不過的堅持,卻不禁讓旁人感動地濕了眼眶。

 

單親母靠打零工帶大兩名身障兒 生活貧困難照護

 

凱霖的媽媽和丈夫感情並不和睦,於是獨自一人帶著兩個身障兒生活。無奈無謀生能力的她,只能靠著做資源回收、打掃公園工作,但微薄的薪水,難以支撐起扶養兩名身障兒的沉重壓力。所幸凱霖的哥哥反應力好,隨後找到庇護工廠的工作,可以靠著洗車養活自己;但反觀凱霖,因為本身有癲癇病症,一旦發作就會突然倒下,因此只能寄望教養院來提供協助照護。但凱霖一家連生活都成困難,哪來的費用能託顧凱霖?

 

所幸低收入戶的資格申請下來,碰巧有如天降甘霖般的機會也來臨 —— 長年收容中低收入戶、低收入戶身障者的安康啟智教養院也釋出空床,讓凱霖的媽媽頓時鬆了一口氣,可將凱霖託付給教養院,讓她有餘力可安心工作,有餘力可以照顧家中已屆七、八十歲的老母親。

 

從資源回收到打掃廁所一手包辦 掙錢只為過年包紅包給母親

 

一手仔細撕開塑膠膜,紙杯不見任何殘膠,也許是自幼跟著母親耳濡目染,凱霖做起資源回收總是一絲不苟,讓教養院人員都為之驚豔;不只如此,向來被認為是苦差事的清潔廁所,凱霖卻樂在其中,由於安康啟智教養院為鼓勵、培養憨兒有「付出勞動,就能獲得應有報酬」的觀念,因此凱霖洗完廁所後,總能獲得幾百塊的獎勵金,加上將廁所打掃乾淨的成就感,讓他相當珍惜這份任務。

 

雖然獎勵金微薄,但院長余君蔭分享,每每要外出購買新物品,凱霖總是搖著頭說「不需要,要存下來」。直到某次年節將近,凱霖突然對余君蔭說:「院長,我想要把那些存起來的錢拿出來」,這讓余君蔭倍感疑惑詢問他:「不是平常都把這些錢存起來嗎?」凱霖才緩緩道來:「因為我想要把這些存起來的錢...過年的時候,就可以包紅包給媽媽了...」 這段話忍不禁讓在場的余君蔭和工作人員都溼了眼眶。

 

雖然母親時常只能透過每周撥打電話關心凱霖、只有年節期間才有機會團圓,但像是明白已50多歲母親的辛苦,凱霖有時還會偷偷收集廢電池,希望能帶回去讓母親做為資源回收變現。凱霖的一舉一動無不想到母親的辛勞,而也因為教養院的協助,讓凱霖媽媽常向院長致謝:「真的很感謝你們照顧凱霖...我才能安心去工作。」

 

為讓憨兒安穩過一生 前後搬家多次...現正苦籌終老之家經費

 

由於長年協助經濟狀況較不理想的憨兒,發現許多老憨兒的父母最終不是年邁、就是離世,這些憨兒終老一生的唯一依靠就是教養院,也讓余君蔭明白教養院存在的必要性。然而目前全院收容38人,卻因為收支無法打平、沉重的房租負擔,讓全院院生必須不斷的搬家,導致老憨兒需要一直重新適應新環境,影響到照護品質。

 

余君蔭坦言,為了永續經營、不再搬家,決定蓋一棟專屬這些老憨兒們的「終老之家」,花費了6年時間計畫和籌備,工程好不容易啟動,目前已準備蓋二樓,卻仍苦於經費不足的困境,余君蔭表示雖然擔心,但唯有「自助、人助、天助」,才能有機會讓這些憨兒有一個終老的所在。

 

詳細資訊請見財團法人桃園市私立安康啟智教養院

 

延伸閱讀

【我們這一家】智能障礙不是藉口 天天五點半起床上學,他用行動撕去歧視標籤

2018-12-07

【我沒有家】家暴後遭棄養...這個老憨兒僅靠撿菜市場剩食、行乞過生活

2018-11-30

【我們這一家】自閉症兒成課輔班老師!連醫師都拿他當案例

2018-10-19

【我沒有家】一個便當是一天餐...78歲嬤獨居5坪倉庫僅能「坐著睡」

2018-08-31

【我們這一家】失散三十多年後重逢 憨母卻認不出親女兒

2018-08-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