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務院罕見發言!逃犯條例一過 香港也將陷入貿易戰漩渦裡?

許依函

字媒體

網友提供

2019-06-12 18:00

反送中大火如今在香港境內不斷燃燒著,儘管今(12)日立法會因不敵群眾壓力,決定《逃犯條例》延遲二讀討論,但港府強硬修法的動作,早已引起美國高度關注。

向來以「國際金融大城」、「世界貿易樞紐」自居的香港,倘若修例草案通過,香港的經濟獨特性,將會有什麼樣的轉變?

席捲全香港的反《逃犯條例》風暴仍尚未停歇,自上周日(6/9)高達上百萬民眾上街「反送中」,卻無法澆熄港府要在7月前(編按:立法會休會前)通過的決心。不顧百萬人民意,港府的強硬態度,讓美國國務院罕見發言。

 

不同於美國駐港領事和美國商會的發言,美國國務院首度的官方聲明,具有高度份量。

 

美國國務院聲明當中,表示深表關注香港政府推動逃犯條例,擔憂這項草案通過,將會危及香港的商業環境。但若仔細看,可發現美國對香港的態度,似乎藏了些採取下一步舉措的蛛絲馬跡。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指出:

 

與很多香港人一樣,美國對修例建議缺乏保護程序表示關切,這可能會破壞香港的自治,並對香港長期以來對人權、基本自由和民主價值觀的保護造成負面影響,這些都寫入了《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

 

The United States shares the concern of many in Hong Kong that the lack of procedural protections in the proposed amendments could undermine Hong Kong's autonomy and negatively impact the territory's long standing protections of human rights fundamental freedoms and democratic values as enshrined in the Basic Law. And the sign over its joint declaration.

 

另外,讓我們感到關切的是,修例建議有可能破壞香港的商業環境,並使居住或訪問香港的我國公民,受制於中國反覆無常的司法制度。

 

We are also concerned that the amendments could damage Hong Kong's business environment and subject our citizens residing in or visiting Hong Kong to China's capricious judicial system.

 

上個月,國務卿會晤了香港民主派代表,討論了他們對引渡提案的廣泛保留意見。

 

Last month the secretary met with a delegation of pro-democracy leaders from Hong Kong to discuss their broad reservations about the extradition proposal.

 

我們相信,對未來《逃犯條例》的任何修訂都應當慎重展開,並與可能受到修例影響的當地和國際利益相關方進行廣泛和充分的磋商。對一國兩制框架的不斷侵蝕,則是讓香港在國際事務中長期存在的特殊地位面臨風險。

 

We believe that any amendments to the future fugitive ordinary offenders ordinance should be pursued with great care and in full consultation with a broad range of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stakeholders who may be affected by the amendments. The continued erosion of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framework puts at risk Hong Kong's long established special statu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獨立關稅區為何對香港重要?

 

香港之所以能成「國際金融大城」、「世界貿易樞紐」,除了極佳的航運港口、百年英國統治的自由經商風氣,當然與具有「獨立關稅區」身分有高度相關。

 

由於一國兩制的框架下,中國主導香港的外交、國防事務;換言之,香港可保有經貿自由,能參與國際經貿組織;而獨立關稅區的設置,即是早於世界貿易組織(WTO)出現的「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為確保未擁有主權的地區,能在經濟上擁有自主權,因此特別設置。目前僅存的獨立關稅區包含台澎金馬、香港、澳門與歐盟。

 

早在中國尚未進入世貿組織之前,香港自然就成了外資進入中國的重要窗口;如今儘管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香港的依賴程度已日漸降低,但因為具有獨特的獨立關稅區,因此進出口的貨物,香港可不受美中貿易戰的關稅壓力所影響。

 

逃犯條例通過 美方不信任恐衝擊香港經濟

 

儘管1997年香港回歸,對於中國法制的不信任,導致香港境內出現大批移民潮,但根據世界銀行的GDP數據表現,香港的經濟表現不減反升,從1997年的1773億美元,一路飆升成長至2017年的3414億美元,推測原因是中國大量投資湧入。

 

但令美國商會、外資擔憂的是,逃犯條例的通過,使得在香港境內經商的商人,都身陷相當的危險;猶如美國國務院聲明所言,中國的司法制度「反覆無常」,尤其目前中美關係緊張,在港經貿的85,000名美國公民,恐怕都有被逮的風險。

 

然而,這樣的疑慮並非空穴來風,早在去年底的孟晚舟事件,因加拿大協助美國引渡,引起中國強烈不滿,隨後立即指控兩位加拿大公民偷竊國家機密,其中一位還是身分敏感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近乎「因人設事」的中國司法制度,使得國際一片譁然。

 

「反送中」遊行參與示威的青年都得戴上手套護目鏡與口罩,避免催淚彈直接接觸攻擊
▲ 現場參與示威的青年都得戴上手套、護目鏡與口罩,以避免遭受催淚彈直接接觸攻擊。(圖片提供/赴港的台灣網友)

「反送中」遊行學生遭到警方噴灑催淚彈,兩名學生被催淚彈眼睛都睜不開
▲ 現場參與行動的學生遭到警方噴灑催淚彈,圖中為兩名學生被催淚彈眼睛都睜不開,得緊急用水。(圖片提供/赴港的台灣網友)

 

同時,國務院特別提及「修例會持續侵蝕一國兩制,威脅香港長期在國際事務上存在的『特殊地位』」,此言被外界解讀是美國釋出警訊——倘若香港喪失自治,未來可能會對港取消貿易優惠,甚至是取消「香港關係法」。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稍早也發出聲明表示:《逃犯條例》同時危害美國和香港之間,互惠20多年的緊密關係。若條例通過,國會將別無選擇,只能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是否「充份自治」。

 

也就是說,倘若香港不再被視為獨立關稅區,對中國制裁的高關稅,將同樣適用於港;再加上美國的舉動,也會影響其他國家,屆時香港的經濟獨特性恐怕將蕩然無存。

 

如今香港祭出《逃犯條例》,可說是一手將香港的命運推進了美中貿易戰的戰場中,香港這艘本在自由海域行駛的船隻,已進入無法預知的深水區內,從今日香港恒生指數一路大跌480.88點,跌幅1.73%,似乎已道明了投資人對香港市場的信心。

 

 

延伸閱讀

中國非祖國!一個香港學者的告白:來世,我還要再做香港人

2019-06-12

香港「反送中」遊行 給台灣人敲響一記警鐘

2019-06-12

台師大教授看香港反送中 台灣明年大選是關鍵

2019-06-11

只要有錢賺,政治關我屁事?香港亡國奴的悲嘆:台灣人3觀念,跟香港滅亡前一樣

2019-06-11

為何台灣人要關心香港修《逃犯條例》?3個重點看懂:未來連轉機、過境都危險

2019-06-1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