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投資挫敗 劉泰英面臨下台壓力 P.24

投資挫敗 劉泰英面臨下台壓力 P.24

繼安鋒、東隆五金、國產車之後,另一個和國民黨黨營事業關係密切的國揚集團,終於也不支倒地跳票。黨營事業的龍頭老大中投,近二年來不斷透過買樓賣地扶持國揚,甚至在侯西峰力撐股價時,還斥資一七.五億元護盤,如今國揚發出財務危機,中投股票套牢,獲利縮水,劉泰英面臨下台壓力,楊宗哲也不好受……。


十一月九日,向來是國民黨黨營事業最風光的賺錢機器的中央投資公司,史無前例的主動發布調降八十七年全年獲利目標,稅後淨利將由原先預估的七十一億元降為五十五億元至六十億元,足足比去年的一百一十三億四千萬元衰退近五○%,這是中投第一次調降獲利目標,也是黨營事業的嚴重警訊。黨營事業因為投資挫敗而獲利衰退,太多的政商複雜關係,導致方向偏差,再不修正專業考量,誰也不敢保證還能天天過年,歲歲有今朝。



地雷引爆,國民黨選舉資金吃緊

投資挫敗的關鍵從高企、安鋒、國產、宏福,再到國揚,這些地雷股黨營事業統統有分,而中投出現獲利大衰退,代表劉泰英以政商關係為考量的「泡沫神話」終於禁不起市場考驗。年底選戰正缺金援,黨營事業卻獲利大衰退,加上劉泰英個人行事作風屢有爭議,並成為反對黨攻擊國民黨的顯著目標,黨內已經出現大掌櫃換人做做看的「討論空間」。

不知是巧合,還是環環相扣,向來和中投「水乳交融」的國揚集團侯西峰,就在中投調降獲利目標的同時,在歷經一年多的「慘烈戰役」後,也加入「跳票一族」行列,個人跳票五千萬元。侯西峰跳票,中投中箭落馬,侯西峰長期護盤國揚五十元股價,中投從今年五月開始,在長達半年時間內,也「認同」國揚五十元股價,陸續買進三萬五千張,累計投入的資金高達一七.五億元,如今國揚股價腰斬,對兩年多以來,長期支持侯西峰的中投董事長楊宗哲來說,有如心在淌血。

一碰到選舉,國民黨為維持政權,至少就必須準備上百億元「銀彈」進行一場艱辛的世紀之戰。今年的三合一選舉,更是明年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北高市長選戰,陳水扁如果連任成功,謝長廷萬一拉下吳敦義,立法院無法過半,為鞏固政權,國民黨還是只能以傳統的樁腳戰鎖住選票,但是樁腳戰要錢,錢只能多不能少,偏偏今年黨營事業獲利衰退,面對黨中央要錢,劉泰英如何是好?



中興電工與高企是始作俑者

導致中投獲利出現大衰退的關鍵投資案是中興電工和高企。當初劉泰英向李登輝推薦楊宗哲接任中投董事長,主要目的就是要楊宗哲解決中興電工和高企這兩個毒瘤,結果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就像割除癌細胞一樣,最後自己也受傷慘重。

中投為了中興電工以及高企和國揚侯西峰形成交叉持股,楊宗哲就任中投董事長第一天就表明一定要整頓中興電工,於是以百分之百轉投資的中園建設名義吃下中興電工四十億元虧損,才讓中興電工得以解決五大焚化爐案。而在此之前,侯西峰的漢神百貨在辦理增資時,楊宗哲相當捧場的以三.九億元轉投資八.四二%,由於楊宗哲的雪中送炭,侯西峰也在中興電工改選董監事時,以旗下控股公司創陽興業拿下兩席董事套一席監察人,從此中投和國揚你來我往,好不熱鬧。

國揚在成為中興電工的大股東後,侯西峰也從八十六年六月開始,以每股三十八元買進高企二千五百張增資股,幫助楊宗哲整頓另一個問題公司;而中興電工的子公司日日興投資公司,也配合大股東中投買進國揚的護盤動作,同樣在五十元附近買進一千九百張的國揚股票,因此連同中投的三萬五千張計算在內,光是國揚股票就套牢將近三十億元。



楊宗哲明知不可為而為,劉泰英大慷他人之慨

這兩年多來,楊宗哲對侯西峰可以說是「百般照顧」,從漢神百貨增資、買進國揚長春路大樓讓侯西峰大賺十億元、再到中興電工竹東廠土地,以及為國揚股價護盤慘遭套牢,不得不調降獲利目標等等;甚至當外界對侯西峰的財務狀況頻頻「關切」之際,楊宗哲都還跳出來替侯西峰說話,表示「大家太小看他了,他的財力絕對沒有問題」(詳見本刊第五十六期︶。而且據了解,國揚在健康路推出的「優秀賞」,楊宗哲也捧場買了一戶,這次侯西峰跳票,楊宗哲不再打腫臉充胖子,已經表明不會再伸出援手。

相對於楊宗哲明知不可為而為,劉泰英卻還是在大玩慷他人之慨把戲,這也難怪黨營事業雙手擁抱一大堆爛股票。劉泰英為了「報答」侯西峰幫忙黨營事業整頓高企之恩,計畫由中投、啟聖和國揚合作,在基隆推出一個上萬坪的超大建案,總投資金額高達四十到五十億元,大掌櫃說「這個建案的目的,是為了還人情」,即使賠錢也要做,看來中投和啟聖的失血還沒有停止。

中投在國揚上,保守估計連同護盤股價在內,最少侵蝕了二十億元的年度獲利,至於為了高企,也動用超過二十億元資金才穩住陣腳,但穩住高企,卻也讓中投掉入繼國揚之後的另一個深淵。

劉泰英在八十三年時為支持投管會委員郭金生,並進一步提升郭金生所屬高企外場派的實力,透過中投買進高企四.四九%股權,累計投入的資金約為一一.三億元,加上其他投資公司,總計整個黨營事業在高企的實際持股已經超過一○%,十足是高企最大股東;而宏福集團在高企也以昭明投資的名義擁有兩席董事和一席監察人,也正因為宏福在高企經營權上充分配合黨營事業,中投所持有的平均成本三十二元的二萬六千張宏福股票,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完全賣出。宏福和國揚股票腰斬,是造成中投調降年度獲利的主要關鍵。

劉泰英掌握高企股權,不過高企的業績表現卻是有如拉肚子般的直瀉而下,到今年八月底為止的逾放比率達一九.二%,連同有價證券跌價損失,第三季就虧損二.七億元,累計今年三季虧損已經超過十億元,比過去兩年的虧損累計數還高,依照預估的一一.五億元損失額來計算,等於每股虧損二.五元,由於連續虧損,原本計畫辦理的二.八億元現金增資案只得取消。

宏福在高企占有兩席董事和一席監察人,高企三年前也在宏福票券投資三億元取得一席董事,原本高企很早就向財政部申請賣出,但並未獲准只得放到現在,因此在宏福票券財務吃緊時,高企的未來動向也格外引人注目。

國民黨黨營事業七大控股公司在去年共大賺一百六十六億元,比八十五年成長九○%,不但獲利成長迅速,而且資產總額也從八十五年的一千二百五十二億元增加到去年的一千六百二十四億元,其中光是中投的稅後盈餘就有一百一十六.三億元,也比八十五年的五十六億元成長超過一倍。但是今年在金融風暴襲擊下,再加上劉泰英老以政治目的為考量,進行一些讓人看不懂的投資案,終於造成中投可以在一夕之間吐出超過二十億元的獲利,證明不依專業考量作為投資決策,錢絕不是那麼好賺的。

以前大家批評黨營事業是保護壟斷,才能年年保持高獲利而不墜,劉泰英接管後,卻因為他個人的政商關係而做出許多錯誤的投資政策,從高企、安鋒、宏福再到國揚,幾乎每一個跳票公司都和劉泰英有關。從中投調降獲利目標這個警訊來看,代表著黨營事業這艘鐵達尼號由於「船長」判斷錯誤,已經撞上浮在水面上的大冰山,再不換人做做看,繼續如此航行下去,隨之而來的恐怕將是鐵達尼沈沒,成為歷史古蹟。

/BOX/

中投「虧損」百億元?楊宗哲氣歪了

中投史無前例的調降年度獲利目標,雖然調降獲利,但還是賺錢,不過上個星期卻有一則新聞讓楊宗哲氣得吹鬍子瞪眼睛,因為在編輯錯誤下,某報將黨營事業累計至今年的股票帳面虧損一百億元,在標題上全部算在中投頭上,這一來一往之間,等於中投下半年虧損一七七.六五億元,難怪楊宗哲氣得話都不想講。

中投董事會所通過的半年報顯示,上半年由於處分不少高獲利股票,稅前盈餘達到七三.一九億元,加上投資高科技退稅,稅後盈餘成為七七.六五億元,達成全年盈餘目標七十一億元的一○九%,但因為手上還握有國揚和宏福等腰斬股,不得不調降獲利成為五十五億至六十億元,最重要的是仍然賺錢,並沒有所謂的「虧損」百億元。

不過中投發布調降獲利是在報紙錯誤「虧損」百億元之後,讓外界產生不得不公布的直覺,因為如果再不公布調降財測,外界恐怕會真的以為楊宗哲竟然可以將一家原本賺錢百億元的黨營事業「經營」成虧損百億元。但是中投的年獲利率出現五○%的衰退卻是不爭的事實,對楊宗哲來說,這個壓力不可謂不大,尤其選戰需錢孔急,偏偏這個時候來個獲利衰退,該怪誰呢?自己?還是劉泰英?或是更高層?也許楊宗哲會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看開點。


延伸閱讀

台積電重返500大關,航海王陽明除息首日奔漲停!股匯雙漲台股穩了嗎?要看「3大訊號」

2022-06-27

別再看台積電、長榮了》台股補跌行情才開始 為何說現在該注意「萬五大頭頸線關卡」?

2022-06-23

台股萬五「就是天堂與地獄的交界」! 若不幸跌破 投資人該如何偏空操作?

2022-06-21

台股下殺就用「3年殖利率20%」護身!以中租-KY(5871)為例,3指標挑「一定能解套」價值好股

2022-06-21

恐慌賣壓出籠...美股跌破3萬大關逼近熊市,台股跟殺超過200點、台積電首見499元!

2022-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