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丙種金主葬身股海 P.28

丙種金主葬身股海 P.28

如果,你原本是身價二十億元的富翁

卻在短短幾天內就灰飛煙滅

你還會想活嗎?

國產車、國揚、新巨群連續跳票風波

一口氣掃倒了幾十位超級大金主

讓這些在股市呼風喚雨

從未失敗的老師傅

集體為這幾支股票付出數十億元的代價

「套牢」幾億元的只是小角色

因為,國揚的核心金主大信葉輝

一口氣就卡了三十億元!

這對手中無股票的升斗小民

是不是「財富重分配」的好消息?


在侯西峰含淚宣布跳票,退出所有國揚集團經營之後的一個禮拜,來自全省將近三十位大小「金主」,包括大信證券葉輝、委託書大王張永祥,以及多位號稱身價百億元的超級金主,齊集台北來來大飯店頂樓的俱樂部,他們共同的目的:向侯西峰催討因為國揚股票套牢、高達五、六十億元的巨額資金!



地上、地下金融同步遭到機關槍掃射

但是,到場的所有金主都知道侯西峰已經沒錢,他在一個禮拜之前,開記者會宣布辭去國揚所有職位,個人跳票之後,也不可能再開出什麼能夠兌現的支票,金主人人手上抱著一堆天天跌停的國揚、廣宇股票,大家討論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特別的解決之道,只好依照「慣例」,由侯西峰身邊死忠的幹部出面,統計出每個金主的人頭戶並且確認金額,由這位幹部具名簽了張欠款借條,此時,一位金主口裡嘟囔著:「老翁(翁大銘)那年出事,不也是誠意十足,叫身邊人開票子分三年還,結果又兌現了多少?」念歸念,金主們還是先把支票收了再說。

九八年十一月的連鎖跳票,是台灣股市從一萬二千點崩盤之後,最嚴苛的一次淘汰,從安鋒集團、國產車、東隆五金、中央票券、宏福集團、到吳祚欽、侯西峰,把台灣地面上、地底下的金融體系,用機關槍徹底掃射一遍,台面上的金融體系,每爆掉一家,銀行就得吃掉數百億元的倒帳,安鋒集團借款三百六十億元、東隆五金兩兄弟搞掉一百四十億元、國產車銀行借款超過五百億元、吳祚欽、侯西峰都是兩百億元以上的大戶,殺得每家銀行痛得叫不出口。

龐大的地下金融體系,尤其是在過去兩年提供股票市場充沛動能的「丙種金主」,更是面臨又一次徹底的清盤。國產車張朝翔、新巨群吳祚欽、國揚侯西峰三個人,就像「脫水機」一樣,把台北大大小小、黑黑白白的金主們,全部拖下水,人人吃到他們的倒帳。

七十九年台灣股市從一二六八二暴跌一萬點,洗掉一批丙種金主,八十二年爆發洪福證券巨額違約交割,把迪化街的金主「掃」得所剩無幾,最近幾年冒出頭的金主,在這次連鎖跳票風波中,再度受到重傷。丙種金主雖然賺錢容易,被視為股市永遠的常勝軍,但是一有風暴,卻又無一倖免。



葉輝套到三十億元

這次受傷最慘重的,應該就屬大信證券的老闆葉輝,根據來來飯店會場當天的金主估算,與葉輝相關的放帳,金額高達三十億元。據了解,葉輝手中有七萬多張國揚股票,大信證券自營商還有六千七百張,過去幾年,葉輝與侯西峰往來密切,介紹了許許多多的金主給侯西峰,不論自己或是親朋好友,都受到重傷。

葉輝與侯西峰的往來,主要還是委託書大王張永祥牽的線。張永祥與葉輝的交情已有多年,葉輝幾次跌倒、爬起來,張永祥都曾經幫忙,最近幾年張永祥都在館前路的大信證券上班。葉輝力爭上游,想要成為基礎穩健的綜合證券集團,成立大信投信所找來的股東,大多是張永祥幫忙張羅,透過張永祥,大信投信的股東包括聯電、東元、嘉泥、廣三以及國揚,其中侯西峰與曾正仁更與葉輝結成緊密的聯盟關係。

透過張永祥,侯西峰認識台北忠孝東路名人巷內的大金主林詩義,林詩義這次因為國揚與福益兩支股票,「卡到」的金額也在十億元以上。林詩義早年曾經是金匯通證券的大客戶,賺了不少錢之後晉身為金主,這兩年都在金鼎、大信、環球證券進出,前幾個月才又在亞洲證券開戶。



林詩義國揚吃大虧、林榮發困守名佳利


林詩義與張永祥也是多年相互信賴的朋友,兩人的關係,從一起操作名佳利金屬這檔股票可以得知。張永祥雖然人面極廣,但是資金並不如金主們充沛,因此他替林詩義喊盤買賣名佳利,交割都由林詩義負責(指林出資),但是股票、獲利一人一半,兩人相互信賴由此可見。

張永祥也介紹廣三曾正仁、新燕陳美龍給林詩義,因此林詩義也有廣三的股票,不過據了解,廣三的股票已經「結帳」了,因此林詩義的損失僅止於上述幾檔。

說起名佳利,去年剛剛借殼入主,坐上董事長寶座的林榮發,此次災情也相當慘重。林榮發另外一個耀眼的頭銜是僑泰建設董事長,他與僑泰總經理陳居德都是早年蔡辰男提攜出來的好手,與侯西峰有十幾年的交情,是從年輕時就一起喝酒的知交。僑泰建設這幾年在大台北地區,推出許多著名的高品質大樓建築,例如仁愛路四段圓環旁的「陛廈」、信義計畫區的「國王與我」、正在興建中的還有木柵的「發現之旅」、和平東路的「和平賞」,都是轟動一時的名作。

林榮發是賣建材起家,現在仍有三仁鋁門窗,陳居德是做裝潢起家,兩人都是扎實的「建築底」的黑手,這幾年雖然推出轟動的大案子,但是形象賺飽,卻深深體驗到房地產市場不景氣的壓力,不容易快速累積財富。他們看到代銷出身的侯西峰,能夠從國揚、廣宇借殼賺到百億元資金,也想如法炮製。

林榮發在去年初,將名佳利股價從二十元一路拉高三倍,標準國揚、新巨群借殼的剽悍模式,但是從去年七、八月之後,股價就回檔在四十元附近,大股東一直護盤,也找來張永祥以及一群市場業內一同護盤,但是股價卻沒有表現,結果國揚出事,名佳利受到波及,一同成為一路跌停的股票。



林和發「鳳梨」吃甜頭 卻被「國產車」壓到

不過,這次「套牢」金額最大的,據說是剛剛在信義計畫區標到土地的大金主林和發。林和發的父親是做房地產起家,蓄積了相當豐厚的財力,他平日作風神祕,除了擔任上市公司宏和精密紡織董事,以及云辰電子大股東之外,都是依照與他人合建的情況成立一案公司。

林和發號稱擁有百億元身價,市場雖然很少有人見識到他的實力,不過許多金主都認為,林和發應該有調動四、五十億元資金的能力。今年八月七日,林和發擔任董事長的奕行公司,結合孫道遠擔任董事長的奕銘投資公司,以每坪三七二萬元,總價五十二億元標下信義計畫區 A2 的軍方土地,轟動台北地產界,也讓外界窺探到林和發的實力。

不過,林和發卻因為供應國產車、國揚的股市資金,這次成為套牢三十幾億元,「代誌尚大條」的金主。

據了解,林和發在今年幫助台鳳大股東鎖單,賺到相當驚人的利益,因此當侯西峰找他,希望林和發能夠配合鎖單,雙方很快就達成協議,而且,林調給國揚的資金超過十五億元,也因此獲得相當不錯的條件。至於國產車,據了解並不是丙種鎖單,純粹是張朝翔向林和發調錢,而利率則照市場民間利率年息一八%計算,但是金額也將近二十億元,國揚與國產車這兩檔,就套住林和發將近四十億元的資金,戰況堪稱慘烈。



地產金主人人有分

台北還有好幾位極為富有的地產大亨,也成為國揚、新巨群股價的波臣。例如在敦化北路接近松山機場附近有大塊土地的地主施影光,與國產車、國揚、廣宇、福益都有資金往來,一口氣被「卡」住的金額超過十五億元,施影光平日也是極為低調,而且完全沒有地產大亨的派頭,仍然像路上見到的歐吉桑那樣衣著樸實,不料在商界打滾多年,仍然無法躲過這場股災。

還有,台北一位曾姓金主,這次也有十二億元「突然蒸發」,這位借錢給國產車的金主,從國產車開始跌停之後,天天在證券公司掛單賣出,但是一直到十一月十七日暫停交易為止,根本無法成交,連續十一個沒有交易的跌停板,眼睜睜看到自己的財富消失,心痛之情難以言喻。還有一位台中的李姓金主,個人是張朝喨的多年好友,前一陣子張朝喨南下向他周轉,結果不小心也傷到好幾億元。

不只是股市的金主,還有一位在台北市敦化南路證券公司的董事長,個人也借貸給張朝翔上億元的資金,這次也沒跑掉,這家證券公司也是東隆五金的受害者,老闆對如此不利的局勢,無奈的說:「看財務報表的被東隆五金騙;講關係的被張朝翔倒帳;懂市場的,被國揚、新巨群害到;這次如果有人能夠全身而退,要不是實力太差,就是運氣太好。」

此外,三重幫有一位金主級的人士,幫助長億楊天生「鎖單」,張數高達四、五萬張,雖然事先保證一定的獲利,但是鎖單的成本價高達每股四十八元,離目前的市場價位已經出現三成的虧損,這位三重幫的金主在十一月中旬親自南下找楊天生,楊也說會開保證票,但是結果如何,仍在未定之天。

與新巨群往來密切的正道工業,可能也是十一月股災的大輸家,據了解,一位正道的董事,因為涉入太深,決定暫時避一避風頭,他在離開之前告訴祕書,說這次把親朋好友全都扯進去,而且受傷太重,「恐怕這輩子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言語之間的淒涼,令人鼻酸。



協和、環球等業內券商受重傷

金主群哀鴻遍野,與金主往來密切的股市業內,也有不少暗傷,例如曾經擔任日盛證券自營部副總經理,後來獨立門戶開設協和證券的林國華,在新巨群相關的鋼鐵股受傷慘重;而以前股市四大金釵之一的張淑華,這次也買了許多國產車;協和證券的另一位台柱張龍柱在國揚出事之後,因為金主抽資金,也被迫將經營許久的美式家具殺出,張龍柱在國揚跌到第五支停板,出現八千張大量的十一月九日,一口氣掛出六千張的股票,結果也只成交兩百多張。

除了協和證券,吳祚欽的豐銀證券、侯西峰的環球證券,以及就在國揚總公司樓下的亞洲證券新生南路分公司,都面臨嚴苛的挑戰。過去這兩家都是主力業內共襄盛舉的急先鋒,例如環球證券的大金主王克禎(聯電最大個人股東)、紀宏泉(太太許瑞芬掛名大信證券副董事長)、賈文中等人,這次也都套到數億到十幾億元的股票,雖然對他們的實力並沒有根本的傷害,卻也是幾年來從未體驗過的重大挫折。

說來說去,只有一個頭號大金主至今仍然快活度日,那就是名聞遐邇的黃任中,前幾個月台鳳股票大跌,黃任中急著對外說他套牢甚多,但是後來顯然也獲得黃宗宏的諒解。最近連續幾個大案子,以黃任中動見觀瞻的「市場地位」,竟然都能夠全身而退。



只剩黃任中最快活?

一位資深的股市營業員說,黃任中開出的條件,「恐怕是全市場內最苛刻的」,例如利息一開價就是一萬元每天六萬元利息,退佣一下子就要拿走一半,許多營業員一聽就打退堂鼓,但是黃任中仍然可以與朋友「合作投資」,充分運用超過百億元以上的資金,甚至未經證實的消息還傳說,黃任中連長億的單子都已經轉掉了。在金主圈哀鴻遍野的台北,不論事實如何,黃任中似乎都已經被神話到無以復加的地位。


延伸閱讀

資料需要治理才能變黃金

2020-08-26

檢查海量資料,只要3動作重複Key的資料立刻現形

2020-07-24

論文「96%抄襲」怎來?李眉蓁否認找人代寫:同學間相互提供資料

2020-07-24

深夜公布「港版國安法」細則 港府可要求台灣政治性組織提供涉港資料

2020-07-07

世界趨勢浪潮:循環經濟與資料經濟跨界交乘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