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女強人」貶為「怨婦」歐洲大型網路股打入冷宮  p.106

「女強人」貶為「怨婦」歐洲大型網路股打入冷宮  p.106

兩周前回柏林,經由一位往來多年的德國老客戶推薦,認識了一位頭銜為「投資計畫部 director 」的德籍經理。 他向我介紹所謂的新上市發行〔 newemission 〕股票, 給我一段聽來滿「前衛」的投資建議:「一般的股票起伏都很大,最近尤其不穩,基金也沒太大的獲利空間,最好的獲利區是在新市場的認購登記到正式公開上市。」

一如朋友先前所透露,他在投資銀行以三十七歐元的價位預先認購五百張西門子的半導體 Infineon, 被分配到二百張,在公開上市前幾天就以一二○歐元拋出,連基本資金都不必由戶頭支付,一轉手就賺進一萬六千歐元。這麼好賺的交,難怪歐洲近年的科技股題材不斷被炒作,在還未正式上市之前暗盤叫價的「中間市場」(或稱灰色市場)成為投資界圈內人的金脈。

這種上市股中間市場的利誘,不僅在香港、台灣的固網通訊上市引起一陣搶風,歐洲的投資人也同樣為之抓狂,一般散戶也搶著五百、一千張為最低單位登記,各銀行經理人炒作之風比諸港台甚之有餘。西門子的 Infineon 超額認購量為原計畫發行的三十三倍,揭開德國新市場高潮戲的序幕;三月,荷蘭最大的網路股世界線上( world Online )也被超額二十三倍認購。接下來,在今年夏季歐洲正式推出的各大網路科技股也都被投資人激情認購, 德國電訊的網路股T-Online 超賣二十倍,西班牙的 Terra Network、義大利的 Tiscali 也都有十五倍左右的中間市場強旺買勢。

這股歐洲新網路股發行熱潮,在德國尤其顯得誇張離譜,相對於其他國家,一向冷靜理智的德國民族性,也被 new emission 的暴利沖昏了。當 T-Online 的超賣被媒體形容為「六百萬德國公民致富的共同希望」,股票公開上市好像成了「全民開獎」, T-Online 該意譯為「日耳曼六合彩」還比較恰當吧!比較起美國,美國線上、雅虎在華爾街快速崛起的活靈活現先例,歐洲投資人對各網路股的上市也抱著「再來一次」暴漲的期待, 好像取了個 Online 或是加上了 Net 或Com,就能再「複製」幾個股價上漲百倍的網路科技股。

不過歐洲投資人複製金雞母的美麗夢幻很快就破滅了。第一宗難產案在荷蘭首先爆發,一百七十萬投資人以二十億歐元資金不但沒有撿到一顆金蛋,反而養出了一條不會下蛋的「母恐龍」,在一個半月就吞噬了十五億歐元。今年三月十七日才剛公開上市的荷蘭網路科技「世界線上」,這個號稱為全歐最大的網路股、阿姆斯特丹十六世紀股市創辦以來最高資本額的發行案,卻硬生生地敲醒歐洲投資人的夢想,連縮寫為 WOL 都與 AOL 形似的這個荷蘭網路,在股票價位上的變化曲線卻正好與美國線上相反,左右上下完全顛倒。由上市前被炒高至一二○歐元的天價,到正式公開的起價四十三歐元,一路下跌到本月中的最低價一三.八○歐元。

「世界線上」的女性執行長、 也是該公司一九九五年的原創辦人尼娜布玲可(Nina Brink )在四月十四日下午於海牙宣布辭職,退居董事會執行委員, 由於本周在荷蘭方面對該公司股票發行過程舞弊的質疑日增,而執行長布玲可女士被認定有嚴重的私下利益輸送之嫌。 這位現年四十三歲的 Chairwoman,在三月正式上市時曾被荷蘭及歐洲媒體吹捧為歐洲網路界第一女強人,她的領導被視為帶動荷蘭網路科技界「荷蘭出擊」( Holland out & attack )的新世紀氣勢。在短短的一個半月內,這位曾是群眾最愛的女性執行長,就這樣快速地殞落失寵,甚至成為許多投資人唾棄的「怨婦」,還可能吃上官司。

雖然身為女性,但是尼娜布玲可領導的「世界線上」曾經帶給許多荷蘭人超越「世界線上」的信心。在創辦世界線上四年之後,以布玲可強調的「開放積極、動態、 靈活及國際化」的四大指標推動下, 這個荷蘭網路公司已是全歐洲發展IPS 及電子商務最具成效的網際網路科技企業。在歐洲的荷比盧區占有絕對的市場優勢,約有八十萬用戶,在英國、德國、法國及瑞士的用戶群都有每年一二%的成長。


總之,「世界線上」在一九九九年的虧損雖然由九八年一.三百萬歐元劇增至九千一百萬歐元,但以這個龐大的發展架構及快速發展來看,似乎是快速成長中網際網路業的常態,在今年公開上市之前的說明會上布玲可女士也很清楚地指出:「在十五個國家賠了九千萬歐元,如果看成是投資,可是一點都不算多。」而最能表現這位女強人過人氣概的,就是她信誓旦旦地表示,「世界線上」將會超越「美國線上」,「攻入北美市場,只是遲早的問題!」


至於這位荷蘭企業界的女強人在本業上的領導能力似乎是無可置疑,而在短短的六周內身分被貶為「怨婦」(眾怨之所歸),顯然不是由於女性的領導能力被蓄意扭曲,而是她個人的私心一時作祟,導致全盤盡輸。據海牙方面投資人委託律師的指控,在三月十七日以四十三歐元公開發行的「世界線上」股票,在股市交易三天後就縮水成二十四歐元。這個股價的打對折並非出於常態的市場交易,據調查是美國的投資公司 Baystar 在上市後就開始連續地拋售「世界線上」的股票, 更微妙的, 也費思解的,尼娜布玲可與一位「世界線上」的董事又同時是Baystar 的重要投資人,在今年初「世界線上」的認購權被炒高到一三○歐元時,他們竟以六美元的價格將持有的約一一%股權賣給 Baystar。現在荷蘭的二百多位投資人委託的律師提出要求,針對「世界線上」、發行代理的 ABN AMRO 及高盛證券,須以發行價四十三歐元的價格買回這群投資人持有而被套牢的股票。

到底只是尼娜布玲可與 Baystar 片面的買低賣高持股, 還是與其他的荷蘭銀及兩大券商連手在中間市場的掏空行動,可能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當然,無論結果如何,荷蘭的股民可不會坐視自己的資金這樣白白地被吞噬。「世界線上」吞噬了不只是荷蘭投資人的資金,同時也使其他的歐洲網路科技股的公開發行受到波及。 原來也超額認購登記二十倍強的德國電訊 T-Online,在離四月十七日第一次公開計價前不到兩天,五家歐洲投資界的大股突然宣布片面放棄登記額、許多大戶也紛紛傳出減碼, 法蘭克福也有傳言,T-Online 的內線議價還不到十歐元。再加上十六日那斯達克的大幅向下修正,使十七日德國電訊公布的發行價整整向下修正了一三%,由原來的三十二歐元調降為二十七歐元。

可預見的,無論在網際網路本業的實際經營面是否會好轉,但是顯然歐洲投資人對過度炒作的新市場發行上市會在心理上轉為退縮及戒慎。連帶的,今年下半年將上市的英國、西班牙、義大利的各大網路科技,原先是股市民眾的最愛,現在卻轉眼立即失寵,也都一同被投資人打入冷宮。當然上市公司及股票代理發行公司的連手炒作,不止扼殺了網際網路業的常態發展,也使投資人不得不回到傳統產業股;而無論在荷蘭、德國,台灣的投資人也該好好反省,如果沒有「複製」「美國線上」的虛擬夢境,就不會有毫無顧忌、狂妄自大的 World Online 「怨婦」,因為夢想太多的投資人往往貿然而錯誤的選擇。

延伸閱讀

海芋季就要這樣玩!特色景點,下田採收帶回家一次滿足

2019-04-03

米其林必比登推介名單出爐!12家平價美食搶先看

2019-04-01

罹癌治癒後,人生開始「耍賴」!葉金川一路追夢,高空跳傘、冰川獨木舟都敢玩

2019-03-08

應用在製造、醫療、服務業…… 超越替代勞力更勝人腦 AI產業生態系三階段成形!搶攻國際競爭力

2022-03-11

最簡單的困難事

2022-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