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不務正業」拖垮三大電子商 P.42

「不務正業」拖垮三大電子商 P.42

宇詮、大騰、飛宏都是國內頗具規模的電子廠商,過去的穩健經營也都讓他們風光一時,然而科技以及經濟大環境的轉變,卻讓他們紛紛投入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賭局中,導致損失慘重,一念之差不但賠掉了本業,更賠掉了投資人的信心。

近期,IC通路商宇詮、大騰與手機零組件廠飛宏,由於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不當,導致出現巨額虧損的例子,讓投資者不禁懷疑,究竟還有多少大老闆不務正業,把衍生性金融商品當成「本業」經營,而非僅出自避險動機,導致拖累公司財務?

在三家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而出事的公司裡,有兩家是IC通路商,業界人士表示,其實IC通路商在產業裡所扮演的角色很像銀行,只是資金規模不如銀行般雄厚,IC通路商做的是買進賣出的生意,從中賺取價差。

例如向歐美日供應商進貨,再將貨賣給台灣廠商,付的是歐元美金,收的是台幣,因此在一買一賣之間,除了毛利率之外,業者的賺賠還要加入匯率波動的因素,所以通路業者對於匯率不但非常熟悉,而且格外敏感,因此,避險的動作絕對不能少,否則匯損很容易吃掉原本毛利率就微薄的本業收入,反之,操作得宜所賺得的收益可能比本業還有賺頭。

就宇詮與大騰的例子來看,宇詮董事長游良福,大騰董事長王杉喜都是工專畢業,也都屬於白手起家類型,在業界的風評還算不錯,如今卻因為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不當而成為焦點。

高雄工專電子科畢業的游良福,曾在美商國家半導體擔任業務經理,當年帶領一批美商國家半導體的團隊離開,並創立宇詮,設立時資本額僅五百萬元,現為資本額四.六二億,年營收八十餘億的IC通路商。

游良福與經營團隊具有專業背景,在業界獲得不少同業讚賞,游良福的作風也算樸實,雖然是業務出身,個性卻比較像工程師,而非精明幹練的生意人,與游良福接觸過的人表示,他對員工很好,頗得員工愛戴,平時他也會捲起袖子和工程師一起解決問題,是個拚勁十足的老闆。

宇詮游良福錯看情勢


若從宇詮代理的產品線來看,游良福不拚也很難奠定今日的地位,「大通路商看不上的小東西,宇詮卻做得很好。」業界人士表示,宇詮所代理的產品為記憶體IC、類比IC與光電元件,代理的品牌也不是大廠,全靠經營團隊一點一滴拓展市場而成,尤其是宇詮在類比IC產品長年累積的客戶關係,更是宇詮重要的無形資產之一。

只是產業的變動劇烈,去年下半年,記憶體IC景氣不佳,導致記憶體IC占總營收額逾三成的宇詮受傷不輕,而游良福眼見員工們一年來的心血,即將被記憶體產品啃噬殆盡,希望透過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賺一點收入。

由於當時歐元的漲幅已經相當大,游良福以多年的經驗判斷後,做出「空歐元及日圓,做多美元」的決定,結果三個動作全部相反,讓宇詮大賠,錯看情勢的游良福,去年底在台幣漲跌幅較大的時候,還在旁人建議下,等待台幣下跌,豈料,元旦過後,台幣大漲,讓宇詮受傷慘重,游良福個人也因為要彌補操作不當的損失,私下向親友借貸周轉,這一擊也讓他一生累積的財富付之東流。

其實撇開業外損失不談,宇詮的本業表現一直不差,九十年至九十二年,營收額從不到四十億的規模成長到八十餘億元,營業淨利率也維持在二至三%,十分穩健,只是這回匯損金額實在太過龐大,逾十一億元,讓宇詮的淨值變成負數,讓宇詮重重摔了一跤,不過在宇詮出事後,外界普遍的第一反應是「怎麼可能!」接著就是打探有無投資宇詮的機會,由此可知,宇詮本業的實力還是備受肯定。

大騰王杉喜金融操作失誤


至於大騰,雖然創辦人與宇詮一樣都是苦幹實幹出身,但是無論是公司體質或是本業表現,大騰皆與宇詮不同,大騰算是國內老字號的IC通路商之一,由王杉喜和兩個弟弟王坤吉與王坤寶共同創立。帶有家族色彩的大騰,雖然現在的副總級主管皆由專業經理人出任,但是董座和總座的位置,仍然由王家姊弟來坐。

王杉喜最早是在光華商場經營電子零組件生意,後來創立大騰電子,大騰的業務主要分為零件與製造兩大事業處,前者由專業經理人擔任,後者去年由甫自大陸回台的王坤寶負責。

王杉喜平時話不多,碰到熟人才會侃侃而談,她本身是虔誠的佛教徒,還會捐錢印善書送員工,王杉喜對工作非常投入,早出晚歸的她,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此外,她還抽空完成台大企家班的課業。

雖然王杉喜是貿易起家,但是她一直堅信「有製造才有根」,所以大騰設計製造事業處,只是該部門的研發人員流動率高,公司的股價低,也無法吸引優秀人才,於是人才漸漸流失,而製造部門一直拿不出令人滿意的績效,久而久之,便成了大騰沉重的包袱。

只是,王杉喜一直不肯放棄製造這一塊,去年下半年記憶體產品市況差,記憶體業務占零件事業部營收比重約六成的大騰,也難逃此劫,今年兩度調降財測,加上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失誤,讓公司的資金缺口擴大,如今已向法院聲請重整,靜待法院判決。

飛宏林中民投資惹爭議


在三家被衍生性金融商品燙到的公司裡,飛宏科技算是受傷最輕微的,飛宏是由電源供應器業務起家,後來轉型經營通訊產品事業,當年還被媒體奉為傳統電子廠成功轉型為通訊零組件廠的典範。

飛宏董事長林中民當年從嘉義高工電子設備修護科畢業,沒有高學歷的光環的他,創業初期也是和妻子簡淑女腳踏實地,慢慢在業界闖出一片天。

但是翻開飛宏近五年的營運數字,當年那家股價最高曾到二三八元價位的當紅炸子雞,現在卻因為衍生性金融商品的部位過高而遭到證交所點名,雖然飛宏已經逐步降低部位,但是對公司的形象卻已經造成莫大的傷害,加上林中民個人投資唱片公司與春天酒店的新聞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讓投資人對飛宏再度投下不信任的一票,一月初以來,飛宏的股價已經跌破十元價位,在大環境不如預期下,林中民要挽回投資人的心,挽救公司股價,恐怕不是件簡單的任務。

就企業界來說,衍生性商品的操作是必然現象,但是怎麼做,全憑企業主一念之間,即使是操作高手,業外喧賓奪主的做法,只能短期內美化帳面,長期下來也無法受到股東們認可,惟有兢兢業業追求本業發展,才是企業永續經營的不二法門。

延伸閱讀

昔日的孩子們 VS 今日的孩子們

2022-02-09

「三立海董」林崑海病逝!吳子嘉憶:在綠營裡,他可以說沒有敵人,只有朋友

2022-02-15

首見鬆口爭取壽險公會理事長?南山副董尹崇堯餐敘這樣說

2022-03-28

保險預備金待命,抗防疫保單風暴!隔離理賠兩成恐埋財務地雷,產險業哀嚎

2022-05-04

第一批「鴻海血統」電動車 下半年將在美國奔馳! 這家美商400員工就地換老闆 變身鴻海攻EV即戰力

2022-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