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跟隨大戶貼身學習兩度破產再起

跟隨大戶貼身學習兩度破產再起

林心怡

台股

shutterstock

722期

2010-10-21 09:41

兩次破產,差點連吃飯錢都沒有,目前身價數千萬元的汪傳樂,在股市投資的學習路上,一共有三個階段,其中影響他最深的就是迪化街某身價幾十億元的神祕大戶,從他的身上,汪傳樂學到股市作手的思惟,也學到東山再起的股市操作祕訣。

在《股市作手回憶錄》書中主人翁、著名投資客傑西.李佛摩(Jesse Livermore)曾提到:「一個人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從他所有的錯誤學到所有的教訓。」而縱橫股海十七年,曾經破產兩次、如今依舊能保有數千萬元身價的專業投資人汪傳樂(化名)強調,即使他在茫茫股海中,曾經大起大落,但很幸運地,在每次低潮都有影響他深遠的投資師父出現,不斷提升股市投資的勝率!

「剛認識我的朋友,都會覺得我背後是不是有金主當靠山?因為我布局的股票,往往過不久就有大戶與法人捧場,其實他們都猜錯了。」汪傳樂笑著說,原因在於他對產業研究得相當透徹,再輔以技術面作進場時機的參考,往往能夠領先市場率先做好布局,即使最後沒能賣在最高點,也不會錯過主升段最肥美的行情。

原來,為了增加股市投資功力,非財經背景出身的汪傳樂,花了很多苦功在台股研究上。老家在高雄、家境貧苦的汪傳樂,由於父親早逝,母親獨自開了一間雜貨店勉強維持一家四口的生計,身為長子的他,為了減輕家中負擔,還報考軍校,將每月所得扣除儲蓄與開支外全數寄回老家,在那段錙銖必較的歲月,讓汪傳樂立下了在股市「賺大錢」的宏願。

 

投資

▲點選圖片放大

 

投機炒短線  融資不停損兩度破產不言敗 三階段學習再起


時序來到一九八○年代末,當時正值「台灣錢淹腳目」的輝煌歲月,「那時真的是股票隨便買、隨便賺!」汪傳樂回憶,那時他跟絕大多數的散戶一樣,都是聽消息在短線交易,雖然曾經短暫嘗到甜頭,但幸運之神並未眷顧他太久,一九九○年大盤漲到一二六八二點後,隨即崩落至二四八五點才止跌,而汪傳樂也因此賠光了所有積蓄。

而汪傳樂賠光積蓄的事蹟不只此一樁,一九九五年,台股從七二二八點跌到四四七四點,汪傳樂滿手的融資股票卻不知道停損,反而一路攤平,不但質押自己軍職時擁有一八%利息的退休金,而且還跟人家借錢,結果融資補了兩次後,還是慘遭斷頭的命運,人生再次破產。

「這次我輸到連吃飯錢都快要沒有了!」兩次的破產教訓,讓汪傳樂深刻體會到買股票除了不能投機,嚴守停損紀律也很重要,為了彌補資金缺口,汪傳樂白天在投顧當產業研究員,晚上四處演講、行銷股市軟體,再次累積股市投資資本。

其實,在投資路上,汪傳樂是個勤於拜師學藝的人,整個學習路程大致有三階段,前二階段讓他穩扎股市基本功,但影響他最大,卻是第三階段的迪化街陳姓大戶。

汪傳樂回憶第一階段,是在一九九三年,當時他學習技術分析與基本分析基礎,密集上某投顧詹姓老師,與統一證券林姓經理的付費課程,同時熟讀當時著名的股市著作、由張齡松撰寫的《股票操作學》,開啟了他投資股市的第一扇窗。

 

投資

▲點選圖片放大

 

勤練技術分析  躲過網路泡沫掌握趨勢、持股重壓才是投資王道


汪傳樂說,當時他努力學會看K線,也曾為了透徹了解KD值的十四法則,常常一抄就是五十遍,反覆抄寫三、四十次,也勤於學習「葛蘭碧八大法則」、看價量關係,以及學習如何解讀財務報表等。

至於「養成每天看完所有上市公司K線的習慣,磨練發掘技術線形好、具投資潛力的好公司」,則是汪傳樂口中拜師第二階段學到最重要的事。「當時一位游姓股市前輩告訴我,唯有土法煉鋼,一家一家的看公司線圖,才能培養對市場的敏銳度,找出適合投資的好標的。」汪傳樂回憶,經過兩年的磨練後,不但讓他賺到了二○○○年台股一○三九三高點的波段行情,又得以躲過網路泡沫後,下殺至三四一一點的崩盤行情。

但很快地,汪傳樂就意識到光從技術面選股,還不足以賺大錢,要了解大戶、市場作手的心態,才更能掌握投資勝率。○二年,在朋友的牽線下,汪傳樂結識了在迪化街資產雄厚的陳姓大戶,得到擔任助理的機會。據了解,這位陳姓大戶是學化工出身,原本只是尋常的公務員,但靠著對產業基本面研究與籌碼面的瞭若指掌,在台股大多頭時期獲利滿載,全盛時期身價一度高達五、六十億元。

「從他身上,我學到了掌握趨勢、持股重壓,不斷來回賺取波段行情,才是迅速累積財富之道,尤其買賣不能單看技術分析,因為會有盲點。另外,沒有基本面的超跌股票不要亂接,因為這可能讓你損失慘重!」多年在股市殺進殺出的汪傳樂回憶,在受到迪化街陳姓大戶的影響後,他的投資觀念有了重大的轉變。

「當時剛好是九一一事件後的一年,那時大盤才剛剛脫離三四一一點往上漲沒多久,跟這次金融海嘯後剛復甦的氣氛有些相似。」汪傳樂回憶,當時很多傳產股根本就是棄嬰,股價超過五元的很少,超過十元票面的,就已經算是好股票了,「當時陳姓大戶就要我去研究鋼鐵類股,並聲稱鋼鐵股的大行情要來了!」汪傳樂回憶,當時這位陳姓大戶指示,要他鎖定公司的條件,必須符合股價低於淨值、公司轉虧為盈或本益比低於十倍、有基本面題材支撐的好公司後,就要分批重壓,而鋼鐵股就是他追蹤公司營收、上游報價與產業動態所得出的投資方向。

 

汪傳樂說,後來他與「師父」一起「合作」的燁輝,當時燁輝股價僅有四元多,股價遠低於淨值的十三.三元,燁輝前一年EPS有○.五五元,價值已被嚴重低估,加上當時燁輝於前一年,已掌握到與鴻海合作機會,可以將所生產的鍍鋅板用在主機外殼,因此,光是○二年第一季的EPS就有○.三八元了,預估全年EPS可達一.五元,「有了這樣的基本面題材支撐,陳姓大戶要我持股重壓,不要短進短出,果然不到一年的時間,燁輝股價就從四元漲到十一元,漲幅接近三倍。」

 

另外,學化工背景的陳姓大戶也將他對塑化、鋼鐵等原物料報價的觀察技巧,傳授給汪傳樂。「我還記得○二年的夏天,當大盤都在跌,但原物料市場的報價訊息都很正面,當時師父就判斷,可以分批布局有基本面的個股。」汪傳樂說,當時包括鋼鐵、紙漿、乙二醇、PTA(苯二甲酸)、CPL(己內醯胺)報價統統都在漲,其中鋼鐵的訊息最為正面。

 

他回憶,那段時間正是台股從六四八四點下殺至三八四五點的空頭走勢,但燁輝的股價卻逆勢創造了十四.五元的波段高點,次年燁輝股價更在投信的加碼下,股價一度上攻至四十元,「這讓我深刻體會到從基本面選對飆股重壓,才是投資獲利的王道。」汪傳樂補充道。

 

至此之後,在陳姓大戶的指導下,汪傳樂對傳產股產業研究日益純熟。例如○三年聚酯纖維主要原料供不應求,造就EG(乙二醇)價格走高,帶動纖維價格上漲,當時他就馬上聯想到中纖,隨即重壓,讓他獲利至少八成。

 

專注傳產股產業  每日研究線形設定停損、持盈保泰  屢賺波段財

 

也正因長時間對產業趨勢與個股基本面研究的關係,熟悉鋼鐵、紡纖與化工產業的汪傳樂,總是把這些熟悉的產業循環股當作股市提款機。汪傳樂說,例如當EG處在漲升過程,東聯、中纖只要回檔到價量或KD技術指標背離時;又或者從經驗來看,當新台幣升值且CPL看漲、中石化有資金行情時,他就會用融資壓滿,賺取波段行情,而且從未失手過。

 

展望未來,汪傳樂相當看好中概股,尤其是與原物料相關的個股,例如他看好中國的內需市場,認為相關產業在當地的獲利商業模式,將在中國放大數倍或數十倍,股價還有一大段可以去期待;又例如,他觀察到今年淡季中紙漿庫存卻偏低,因此,當冬季來臨時,他認為紙漿會出現嚴重的短缺,加上全球資金正湧向亞洲,對於有土地資產的台紙,或者有造林的華紙,都有推升股價漲勢的動能。

 

此外,汪傳樂也相當看好中國城鎮化過程對家紡行業的需求,尤其就中國內地券商的評估,日本人年均花在家紡產品的支出是一一一美元,連偏低的美國人也有五十八美元,但中國過去五年,雖然已成長了一倍,到現在還只有六美元,因此,未來中國在家紡行業仍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像最近汪傳樂聚焦投資的股票之一,就是一家做羽絨製品的小型股光隆實業,他分析投資的理由是,雖然公司規模不大,但卻是全球羽絨最大廠,因為主要是以動物毛皮、羽毛為紡織原料,供給有限,所以當市場消費需求增加,其本益比可以更高些。就像大陸有一家專用羊絨做衣服的公司鄂爾多斯,其本益比就很高,且股價一路上漲。也許光隆不一定會像鄂爾多斯這麼飆,但從光隆目前本益比不到十倍來看,未來股價還是很有想像空間。

 

 「我認為這個市場沒有所謂的『終南捷徑』,如果是懷抱投機發財夢,認為股市可以提供不勞而獲的話,那我奉勸這樣的投資人最好趕快離開股市,以免輸得精光。」汪傳樂形容,自從接受了迪化街陳姓大戶的調教後,即使在股市不小心跌倒,他也能快速東山再起。曾經,缺乏紀律性的股市操作是他的一大弱點,現在,他不但研究基本面、財務面,在每天檢視各家股票的技術線形之餘,也會設定二成的停損點,因為他已深知持盈保泰,才有機會賺到下一檔潛力股的波段行情。

 

汪傳樂(化名)
出生:1968年
現職:專業投資人
投資資歷:17年

延伸閱讀

專注財報淘金 叛逆小子找到富一生心法

2011-05-19

種樹悟心法 園丁變大戶

2011-05-19

向股市作手貼身學習— 基本面挑飆股 他兩度破產再崛起

2012-03-20

台股A咖如何看對、重押、抱波段 偷學 內資大戶完勝技法

2018-07-05

與主力同行 虎尾大戶的投機獲利法

2019-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