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證券戰國時代結束了!」 P.104

「證券戰國時代結束了!」 P.104

元大、京華這兩家分居證券業龍頭、老三的券商合併了,震驚了競爭激烈的證券圈,也為台灣即將捲起的合併風,吹出了開端的號角。

在這項世紀合併案宣布後,元大、京華的股價立刻應聲上漲,兩家股東成了第一個獲利者,大股東馬志玲與沈慶京的身價也隨之看漲,到底這兩位證券業的要角是如何談出這次的大合併案,其中心路歷程與未來展望方向何在?以下就是《今周刊》針對此次合併案,與馬志玲與小沈的對話。

今:元大、京華合併以後,股價都大漲,兩位老闆都很開心吧!

馬:小沈賺了幾十億元(小沈立刻說老馬賺得比我多)。不過,這些都是紙上富貴,帳面上的數字,不過心境不一樣了,人的氣色、精神、公司的感覺都不一樣了,欣欣向榮這種感覺是無形的。所以,我說小沈是絕頂聰明。

沈:我哪有聰明!我只是想元大想突破,我也想突破,而我想做電子商務,兩家合併支持他當老大,有什麼不好?我以前曾經遇人不淑好多次,但是我相信馬先生,他會把元大京華做得好。

京華營運得雖然還不錯,但是沒辦法突破格局。現在我想發展電子商務,會花很多精神,京華證券更沒辦法照顧到,而老馬花時間肯「盯」,我把京華委託給他,對股東也有交代,我覺得對股東創造利益很重要。

馬志玲:小沈比我更瘋狂


馬:在這段時間的接觸中,我有一個感覺,我覺得小沈比我更瘋狂,他做事比我更肯「盯」、更專,對每件事的壓迫性更大。

目前小沈在市場上是老三,他能夠主動一直找我、追我、跟我結盟,而且把台灣的部分交給我,甘居老二,這是他很不容易的地方。但是,我覺得他講得很對,他說,他現在變老二,一下從老三變老二,他打敗日盛了,他能夠有這種思想突破,在國內是件不容易的事,他覺得與其在他手上獲利不好、事情多、他也沒時間專心去管,為什麼不交給別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說到 merge 這個話題,我看很多人不斷在說「我要存續、我要存續」, 每個人都存續,誰跟你合併,這不是大家比爛嗎?所以在合併這個主題上,我覺得應該這樣看,連京華都看破了,因為看破了,他從老三變老二,這點值得大家思考。

今:某家報紙用頭版頭條刊了元大下一個合併接觸對象寶來、統一、大華、台育、康和,馬老闆是不是要澄清一下?

馬:元大跟這報上寫的這幾家,都是沒有的事,如果真有這回事,現在說出來不是消息外洩嗎?而且這真的是沒有的事,所以我們立刻用即時資訊在市場上做澄清,而且向證期會報告,如果以後我們合併的對象有這幾家,一家都不要准。未來我們是可能再合併上櫃券商,但不是這幾家,因為再合併大的券商,不見得有利基。

今:談談雙方合作的源頭,好嗎?

馬:三個月前,我和太太杜麗莊到亞太會館的霞飛路聽老歌,結果來的時間早了一點,剛好小沈也在,他就拉著我聊了一會兒,聊到了股市、房地產、還有大環境,這些方面我是比較看淡的,他也主動地談到了元大和京華的績效,顯得好像有些抑鬱不得志的感覺,於是我就安慰他,兩人談得還滿投機的。接下來其他客人也來了,他就約我下次再聊。

接下來,過了沒有兩、三天,他就約我聊,主動說到是不是有進一步合作、甚合併的可能,我當時不太相信,直覺應該只是種場面話。我的個性是這樣的,我不主動找人,但是如果別人主動找我,我也願意跟他談,至少陪他解解悶嘛!

合作這種事,我掌握一個原則,就好像男女交往做朋友的關係,你主動、我一定被動,你找我,我就跟你談,但我絕不主動找他,這是我的堅持。

元大不想讓人覺得如狼似虎

我覺得像元大今天這樣沒有主動找人談的條件,如狼似虎的做什麼呢?別人可能會想,「你那麼好,我也不見得想跟你在一起」,何必自己臭美呢?這是我的個性,我覺得人不能太驕傲。而且我覺得台灣的風土人情是這樣,不能說你自己做得好,就一家一家的去問人「你要不要跟我併」,這對人不尊重,也不禮貌。

在十一月二十九日禮拜一開記者會的前一個禮拜六,我們在律師事務所談到半夜一點多,一直溝通到禮拜天上午,溝通的過程很快,有了共識就立刻交給幕僚作業,最後談得也很順利。

沈:不過,後來我就說,這下糟糕了,別人會不會以為我的負債多、財務又有問題……,老馬就說「不會、不會」,結果果然消息一宣布京華股價大漲,因為如果傳財務危機,股票是不會漲的,而我的京華股票一張也沒賣。

馬:我就跟他說,不會有這種說法的,因為這是不攻自破的;如果真有財務危機,京華三天就賣掉了,為了什麼?軋頭寸嘛!不會談了三個月才賣。

其實你仔細分析,說小沈你財務有問題的,他有他的邏輯,把邏輯搞通了就沒問題了。所謂你的負債多,是指中工、中石化這些加起來,中工、中石化也不是你一個人的,還有政府的股權,這些事情也不是你一個人可以左右的,還有董事會決定,所以整個講起來並不是你沈慶京一個人的負債,而且他們還沒有去算資產,當然現在資產處理起來並不容易,不過便宜賣還是賣得掉的。

沈:還有就是負債還有分良性、惡性,不能一概而論,反過來講,我們現在的股票那麼便宜,是股價最低的時候,這個時候借的錢哪有什麼問題,股票隨便漲一點就很好,我又不是高股價,像以前國揚侯西峰那樣。

馬:講到合併,你第一個要認定的是,整個行業的股價是高股價還是低股價,如果是低股價,絕對可以做,如果是高股價,千萬不要碰。所以現在是最好的機會,一談好了以後,雙方的股票都有力量可以上去,雙方互蒙其利。

今:元大、京華一比一.五的換股比例怎麼算出來的?

馬:這基本上是幕僚算出來的,說老實話,雙方在這方面並沒有什麼堅持,因為如果一堅持就談不下去了。當然,就這一點,我同意小沈說的,我是主導,這方面我就應該禮讓一點,這也是觀念的問題,如果我這點不能接受,我堅持要一比一.六、一.七,雙方也不必談了。

合併以後融資融券立刻見效

沈:我說,京華和元大也競爭了十來年,亞洲那麼大,如果大家不團結起來,怎麼跟別人競爭。京華現在市場占有率是第三名,有時候會掉到第四名、第五名,因為大家的市占率都很接近,元大雖然是第一名,比第二名多了二%左右,但是僵局還是沒有打開,未來如何在亞洲發展?兩家合併以後,剛好強弱互補。

今:互補的過程中,最有利的地方是什麼?

馬:融資融券,融資可以到四百億元,融券可以到七十億元,這是馬上可以看得到的。還有就是京華的點和我們元大的重疊性並不高,頂多只有十家。而且有些元大做得差的,京華做得好,包括期貨、股務代理等等。

融資四百億元,融券七十億元,這是非常可怕的數字,坦白說,現在融資利差有四%,合併以後四百億元的融資,一年利息收入就有十六億元,融券部分的利息收入一年也有六億元到七億元,這加起來就二十幾億元,這是銀行做不到的。元大的財務管理非常好,現在加上京華,結構會更好,現在元大的信用評等已經可以發無擔保公司債,未來的財務槓桿可以做得比現在更好。

而且以後品牌時代來臨,元大加上京華的虹吸現象會很可怕。

還有一點我必須說老實話,如果小沈沒有來跟我談,他跟老二或是老四談,他們合在一起以後,元大還是辛苦,「不是朋友、就是對手」,這也是過程中我要考慮的。

今:合併的過程,京華被合併,會不會有面子上的問題?

沈:我從來就不是好面子、要做老大的人,從以前混小太保的時候就是這樣,人家都不去西門町,我就去,結果把西門町搞熱了,大家都跟來了。現在做企業也是這樣,面子不重要,怎樣把企業做好,對股東有交代最重要,堅持一定要做老大沒意義。

馬:我也承認,過去在市場上,我和沈先生都是爭議性人物,但是這次至少帶給市場上一個良性的互動示範,也許若干年以後我們都不在了,但是市場上會記得,因為經過這兩個人的攜手合作,所帶給業者的尊嚴。

全世界的證券金融服務業,用的都是一流的腦子,台灣為什麼不能如此?因為殺價殺得太厲害了。台灣的手續費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千分之一.四二五。我也不要指哪一家了,我們前五名的,而且還赫赫有名、跟我們很好的,一億元生意退九萬元(指回佣),一億元生意種種手續費不下十四萬元,你要退九萬元,我請問你,員工養得活嗎?那是賠錢的!賠錢,同仁有什麼自尊?公司有什麼前途?不能再這麼砍下去了!

不能再繼續殺價競爭了!

沈:我想最主要的是,透過兩家公司合併,我們比較有能力做加值型的服務。就像老馬剛才說的,國外的投資專家為什麼可以有高待遇,我們的專家只能拿十分之一,他們有這種本事、從早到晚投入,以後這種人我們就請得起了,這樣才能落實對投資者的高品質服務。更有能力去幫投資人賺錢,投資人賺錢,我們才能賺錢。

馬:大家都知道,金融證券需要最好的人才,你也知道最近三年、五年,最好的人才統統給高科技挖去了,它只要一招手,統統過去了,他們的股票值錢,薪水也高,如果我們再繼續用殺價的方法做事,請問怎麼養人才?

未來我最擔心的是人才的流失,所以我說現在的手續費是底線、不能再退了。元大京華雙方結合在一起以後,讓一般投資大眾有這種覺悟:我們寧可在人才上、服務上、管理上加強,讓客戶買賣股票更安全,我想這很重要。

所以我希望未來同業之間,也能夠相互尋找一個好的對象,去做合併合作。你看日本的證券業也不過三大,台灣怎麼會搞個幾百家呢?我覺得這個戰國時代很快就會消失。

沈:戰國時代結束、殺價時代結束,大家應該好好的去想怎麼合作,怎麼創造加值型的服務,我相信元大京華的合併,不只對證券金融業有啟示,連傳統產業的老闆們都會有所體會,開始會想是不是該和別人合併了。

馬:剛剛講要提供更好的服務,更好的產業分析報告,人才很重要,未來我們努力的重點之一將是如何從高科技產業挖一些人過來。

在證券方面合併以後,下一步就是投顧的合併,這部分很重要,是我們的製造工廠。現在的元大投顧董事長兼總經理鄭銘源,會繼續負責合併以後的投顧公司,京華投顧的賈毅然當副總。

董事長是杜麗莊不是馬維建

今:元大主導台灣部分的元大京華,布局如何?有媒體報導大公子馬維建可能出任元大京華董事長?

馬:總經理張立秋做得很好,實務方面也熟,他會繼續業務。有人說馬維建要當元大京華董事長,這說法不對的,未來的董事長還是現在的董事長杜麗莊。馬維建現在管國外部,昨天我在內部會議上也講,這不可能,他真正的專才是國際部,元大的國際人才都是他培養的,相當年輕而且挺優秀的。

(轉頭向小沈建議)說到馬維建,我覺得他以後可以到香港京華山一,當個副董事長,他應該可以發揮,對香港京華可以有幫助。

沈:未來香港京華的目標是科技的、軟體的、專業的投資銀行,因為香港的經紀業務很難做大,這也是為了專業分工的考量,元大擅長經紀,京華比較擅長承銷,以後就把火力放在這裡。現在香港創意板剛開始,包括大陸、香港以及有些台灣的創業者都很有興趣,許多軟體創業公司,西方大的投資銀行,都把他們看成小 case,沒看到眼裡,沒關係,我們就好好做。 台灣部分交給元大,香港交給京華,我希望我們不要漏氣。

馬:過去在香港,元大跟京華競爭得最多,現在元大有新的大樓,京華的承銷業務搬過去,而元大的經紀業務就搬到京華去,這樣非常好,正好互補。

(這時候,小沈的呼叫器響起,在場所有人都一臉驚訝,竟然現在還有人用呼叫器?)

小沈說,他有些地方還是老觀念,不過很多方面都很先進的,就像這一次合併,其實他很顛覆傳統的,不過十年後人家講起來,就會說他很傳統了,只是他走在前面罷了。對於從來沒有出現像樣合併案的台灣來說,這次由小沈主動提出的合併案確實是走在前面了。

延伸閱讀

過年餐廳生意夯,他兼差薪資雙倍2周賺3萬 搶進紅包財,這5大產業最受青睞!

2022-01-04

柯P宣布北市2/15微解封,看電影能吃東西!「3張圖卡」列出哪些地方有改變

2022-02-09

富邦壽俄債認損22億,會導致富邦金(2881)今年獲利出問題?艾蜜莉指出撿便宜時機

2022-03-11

422世界地球日》「還海行動1095」讓海廢再生 9375個寶特瓶成新國民藍白拖

2022-04-22

投資木材期貨一小時賺進百萬台幣!價格為何又在一夕間大幅暴跌

202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