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四基金經理人遭證期會解職 p.112

四基金經理人遭證期會解職  p.112

四月二十日,證期會委員會議決議解除傳山、德信與金鼎三家投信四位基金經理人職務,五年內不得從事相關工作,原因是該四位基金經理人買賣台肥股票的投資流程有所疏失。這是證期會首度大動作處分四位基金經理人,不僅震驚了投信界,也讓沈寂近半年的台肥案重新受到注目。

台肥在去年八月底完成民營化的過程中,前董事長謝生富積極轉投資成立四家子公司,向台肥借貸四十億元資金護盤,以炒作自家股票;去年十月,台肥爆發疑似資金掏空案,造成官派董監事一夕之間遭到撤換,謝生富為台肥民營化前後強力作多的計畫也畫下了句點,之後卻牽扯出許多投信涉嫌為台肥作價,出現投信旗下基金與台肥股票互買的「換單」動作。


大案未了 獨懲台肥

台肥去年大舉買賣股票型基金,其中去年四月買進十五億多元、五月及六月各買進六億元、七月七億多元、八月則為三億多元,台肥成為許多基金的大戶;不台肥大多以為期一月至一周短線操作基金。去年四月以來,包括有德信、金鼎、傳山、日盛、建弘、友邦、金亞太、新光、中信、寶來、元富、京華等投信曾買過台肥股票,其中部分投信持有台肥股票與台肥買進該投信的基金時間有所重疊,使得台肥和投信交換單的傳言甚囂塵上。

近年來國內投信快速發展,業者良莠不齊,加上為了拚績效,與上市公司交換單、退佣,或是鎖單的情況時有所聞,有人以「五鬼搬運」來形容投信公司將受益人的錢做非法的挪用。一家成立不久的投信主管就表示,他們在發行第一檔基金時,立刻就有一家上市公司及某家上市銀行來找他們談交換單的案子。投信換單、鎖單的嚴重情況可見一斑。

自八十七年金融風暴引發地雷股效應以來,包括國揚、國產車、新巨群、廣三到台鳳、台肥及華夏租賃,都可以發現有為數不少的基金大批買進這些股票,投信儼然成為股票炒作的主力。不過,這些案子大多是不了了之,唯獨只有台肥案還受到證期會的「關愛」。

舉例來說,過去曾有某銀行授信給國揚,集團旗下的投信也大買國揚的股票,證期會卻沒有任何處罰的動作,是否因為銀行非證期會管轄單位,證期會無法使力不得而知,如今卻嚴辦涉及台肥案的基金經理人,令人質疑。


遭處分經理人再回投信界機會渺茫

這次遭證期會處分的四位基金經理人分別是傳山永豐基金經理人劉勝勇、德信大發基金經理人蔡憲忠、金鼎概念基金經理人黃心儀及金鼎寶櫃基金經理人張佩雯等人。雖然說是五年內不得從事證期會所管轄的相關工作,但是在投信界如此競爭的環境中,與其說是失業五年,不如說是對基金經理人在證券市場判了無期徒刑,未來這四位經理人想要回投信或是證券相關事業工作的機會相當渺茫。

針對這次的處分,證期會官員說,這件案子早在台肥案曝光之後,證期會就一直在進行蒐證工作,當然是握有相當的證據,如果不是情節嚴重,委員會不會做出這樣的處分。這並不是證期會第一次處分基金經理人,之前的法華理農投信連總經理都解除職務。

這位官員說,基金經理人是該基金的主要負責人,不管買進的動作是不是經理人主動下達,以這次的事件來看,基金經理人必須負責,如果並不是基金經理人的意思,老闆應該會安排出路。

四位遭解職的基金經理人對於未來的出路有怎樣的打算?五十四年次的黃心儀,曾任中信約聘副壽險管理師、群益證券自營部襄理,操作金鼎大利及概念基金;面對這樣的事情她覺得很冤枉,認為證期會並沒有給基金經理人任何申辯的機會,不能僅以買高賣低來評斷是否有換單的動作。她表示,基金經理人操盤的工作不是那麼好做,她已經有點厭倦這種有來自上面及市場壓力的生活模式,想找個時間好好休息。


劉勝勇考慮尋法律途徑申訴

張佩雯,五十六年次,美國波特蘭大學企管碩士,操作的金鼎寶櫃績效今年以來在店頭基金中的表現還不錯,將淨值跌至六塊多的基金,一度拉到十二元的水準。不過,這是她第一檔也可能是最後一檔的基金。預料這兩位金鼎的基金經理人可望由集團安排新的工作。

蔡憲忠由於曾經在中纖公司擔任過協理,之後才轉到集團下的德信投信任副總經理兼大發基金經理人,如今因台肥案遭證期會解職,再回中纖工作的可能性相當大。

劉勝勇則算是投信界一位傳奇人物,身分證上的職業欄一直都寫著:「捕魚」,還擁有潛水夫執照;五十年次的他出身於國泰人壽證券投資部門,在國壽待了五年後,轉到台灣投信,之後又到台灣染整業前五大的台丞實業做財務主管;由於紡織業不景氣,台丞實業倒閉,劉勝勇到菲律賓當了一年半的台商後,在傳山總經理張芳俊的力邀下,來到了傳山投信。在十幾年的投資生涯中,劉勝勇卻栽台肥上。劉勝勇本人不願就此事多做說明,至於外傳他將對證期會有所動作,劉勝勇說,「一切靜待與律師討論後再議」。

到底在這次的處分案中,證期會是錯殺基金經理人?還是以「殺雞警猴」的方式來警告遊走法令邊緣的投信業者?證期會以八十八年六月至十月間,持有台肥股票的基金作為查察的標準,有業者不平地說,當時持有台肥者高達十幾檔基金,為什麼只對德信、金鼎、傳山開刀?在調查的過程中,證期會要求投信業者提出書面報告說明,卻沒有請基金經理人出面說明;最令人質疑的是,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的台肥案至今尚未判決,為何證期會趕在這個時候做出行政處分?恐怕將留下許多爭議。


經理人解職 投信大失血

對投信而言,證期會握有生殺大權,讓他們有苦也難言;以金鼎與德信為例,就是因為背負著「台肥」的陰影,以致近期內提出申請的基金不是遭退回,就是延緩通過,讓業者苦不堪言。所以即使證期會做出這麼嚴厲的判決,投信公司還是相當低調,有的業者已決定默默接受處分,以免再度觸怒主管機關。

證期會這項解職處分,導致受處分的投信操盤人大量失血,其中對傳山投信的打擊最大,因為目前唯一一檔股票型永豐基金經理人必須被迫撤換;而有六檔股票型基金的金鼎投信就有二位經理人必須要撤換,比率也高達三分之一。

金鼎投信總經理呂芳燿就表示,他坦承可能在行政過程中有所缺失,但是證期會應該要有與業者溝通的管道,不能只憑一分書面報告就判定基金經理人的生死。證期會的處分不僅打亂了基金經理人的生涯規畫,也對投信公司本身造成很大傷害,因為培養一位基金經理人要花上七、八年的時間,不可能馬上就能找到人來主管機關應該站在輔導的立場,而不是以扼殺的態度來對待國內的投信界,應該讓投信能夠與國際競爭,不要讓台灣像香港一樣成為「金融殖民地」。

但由於金鼎投信董事長張平沼曾當過三任增額立委,台肥前董事張謝生富又曾於七十年至七十五間擔任立委,兩人因同事關係走得很近,金鼎證券又是台肥的承銷券商,不免讓人對台肥與金鼎的關係有所聯想。對此,呂芳燿表示,證期會當初也曾做此假設,但是不能因為規避政商關係就要求金鼎投信不能買一家好公司的股票,況且張平沼完全授權。他希望證期會能公布完整的證據,不要單以違反「投資決策」的模糊字眼做解釋,讓業者摸不著頭緒。


儲祥生:堅持台肥仍值得投資

自從台肥案後,投信公司人人自危,將手上原有台肥股票殺的殺、賣的賣,唯只有德信投信一直持有台肥股票,截至三月底為止,德信大發還擁有五一一○張台肥的股票。曾經看好並推薦台肥股票的德信副總儲祥生表示,德信從台肥第一次釋股時就開始買進,從財報上看來,台肥幾乎完全沒有負債,且台肥的土地都在運輸便利之處,加上南港經貿園區三塊地中有兩塊為台肥所有,所以他認為台肥還是一家值得投資的好公司。

一般而言,許多經理人並非自己決定要買哪些標的,大部分是經由研究團隊所選擇,有的更是老闆直接「指示」,過去曾有一位明星基金經理人就是因老闆臨時將他所下的標的抽掉,換成自己的單子,憤而離職,這樣的案例,對投信而言並不陌生。

有些基金經理人要承受上頭的指示,又要有績效表現,承受的壓力相當大;但是反過來說,在以錢做交易的證券市場中,有利可圖之處也不少,有些基金經理人和老闆大分退佣,中飽私囊,把基金當成個人牟利的工具,最後嘗到績效轉劣下場的案例,並不是沒有。

對於證期會的處分,並不全然引起投信的反彈,有一處於震央的投信主管就表示,以正面來看,未來基金經理人有了「免戰牌」,一旦老闆要求換單,基金經理人就有理由對老闆說「不」,老闆的「指示」將會在投信界絕跡!

延伸閱讀

「我們遇到的不正常是警察日常」 《一線三》寫警察故事:恐怖的不是鬼,是人

2019-12-20

從新聞記者到挖掘諾貝爾經濟學獎大黑馬 莊瑞琳如何用「書籍」翻動世界?

2019-11-21

給40歲以下年輕人:一定要存到40萬!用「這個方法」理財,戶頭永遠有錢

2019-09-24

專訪》新歌發表才一天youtube就破千萬觀看!周杰倫…天王背後的柔軟面

2019-09-20

專訪宋慧喬:我的個性七分強,三分柔...要愛就要深愛,不是我的不強求

2019-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