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林蔚東曾經擁有十七匹馬 P.37

林蔚東曾經擁有十七匹馬 P.37

外表斯文秀氣的林蔚東,不論是對外人或是對部屬,總是「謝謝你哦!」「歹勢啦!」「麻煩你了!」不離口,語氣也是輕聲細調地,絲毫聽不出一點火氣。從他的肢體動作,一般人絕對想不到年輕時的林蔚東就有柔道黑帶三段的實力,而在英國的那一段歲月,更使他與馬結下不解之緣,進而成為名副其實的馬癡。一談到馬,溫和的他語氣也不自覺地高昂了起來。


林蔚東是大同林挺生的二兒子,二十五歲出國深造,一九八○年初期在美國拿到南加大MBA學位後,便被林挺生指派直接到英國負責大同英國公司電機及監視器廠的開辦事宜,期間還一邊修習 Pepperdine 大學的教育學博士。到了九○年代初期,英國公司穩健發展,林蔚東又把重心轉到東南亞的分公司,使得他前前後後在國外待了近二十五年,直到前兩年才又回到國內發展。今年初,林蔚東以個人名義拿下大信投信的主要股權,並更名為富鼎投信,從產業跨足到證券金融業,終於一償十年來一心想往資產管理領域發展的宿願。

剛到英國的林蔚東,鎮日守著工廠,幾乎沒有什麼休閒活動;到了八六年、八七年左右,由於工廠運作步上軌道,林蔚東也開始有了較多參與社交活動的機會。當注重社交儀式的英國佬問他有沒有什麼消遣活動時,他實在答不出來;這時也才認真地為自己找個適合喜歡的嗜好。



每周上課兩次 建立第一次接觸


英國人熱中的板球、打獵,林蔚東都不喜歡,騎馬這檔事林蔚東倒是興致濃厚;於是在距離當時住家不遠的一處馬場裡,林蔚東開始與馬有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每周兩次,通常是禮拜三、五,林蔚東在下午五、六點的時候到馬場報到,由教練教上下馬、簡單的繞場及與馬建立溝通管道的技巧等入門課程。下了課以後,林蔚東趕回家梳洗一番,再趕回也離家不遠的工廠開會。

就這麼一年下來,有一天教練問他想不想擁有一匹自己專屬的馬;因為在馬場騎的馬不一定都是同一匹,常常在前一堂課學到的指揮技巧,下一堂換了一匹馬就不靈光了,因此擁有一匹自己專屬的馬也就成了林蔚東的小小心願。只是當時沒想到就這一念之間,讓他後來的馬口暴增,成了養馬大戶;不過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林蔚東住在英國中部伯明罕西北方二十英里的小鎮 Telford 裡, 農莊房舍前約有十英畝的草地;有了自己的馬以後,林蔚東就把教練請回家裡教,不再到馬場裡和生張熟魏的馬套交情了。林蔚東的第一匹馬是一位英國女孩託馬場教練代售的,這是女孩的啟蒙馬,因為個子比較小;但是當女孩要進入較高一層的騎術訓練時,這匹馬就不太適合了,所以女孩才忍痛割愛。雖說是出售,但是林蔚東才花了一千七百五十鎊就買到了,好像英國人說的:「比買肉還便宜!」

女孩和馬的感情極深,因為沒有能力同時養兩匹馬才託教練尋找適合的馬主,因此不是那麼在意價錢,重要的是能替馬找到好的歸宿。顯然林蔚東在這方面是得到教練的認可。日後林蔚東陸續處理他的「馬群們」,也是遵循這個原則,半賣半送,新主人會對馬好是最重要的。

這匹馬跟了林蔚東最久,期間英國女孩也常來探望,甚至到了最後,林蔚東還讓女孩把馬帶回去照顧,嘴裡不說,其實就是要送她的意思了;而老馬也在女孩的照料下壽終正寢。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不是那麼困難,而第三次就順理成章,第四次以後便成了習慣,林蔚東的馬就這麼慢慢多了起來。到底有多少,他說了一個數字:十七匹。問他是最多的時候有十七匹,還是前前後後總共有十七匹;林蔚東想了想,才謹慎地回答說:「就說是前前後後總共有十七匹好像比較好一點!」

馬口慢慢成長,農莊前的草地好像不太夠用了,於是為了給馬兒更好的環境,也為了省一點飼料錢,林蔚東又把隔鄰的一塊二十七英畝的草地買了下來。他說,老婆大人偶爾也會抱怨馬的開銷比人還大,幸好有這片草地,否則光是飼料錢增加不少。不過想了一下又說,搞不好不買這片草地,馬也不會養到這麼多,實在是有點「ㄒㄧㄠˋ」!不過林蔚東還是很自豪地說,他的馬雖然多,但是都照顧得很好,沒有一匹出過重大的狀況或是生過重症。



投資名駒配種 夢醒錢沒了

就算像玩車一樣吧,可是再怎麼會騎也不可能騎到十七匹馬吧?原來林蔚東迷上的是養馬、配種、參賽的成就感;他手上的馬不乏有得過大獎的血統,而自行繁殖的馬也都有血統證明書;甚至他還請名師訓練,找騎師參加比賽,夢想一旦得到名次,身價立刻三級跳,投下去的心血及資本可以得到報償。

林蔚東的馬在地區性的比賽中,最好得過三、四名的成績,但是這種成績根本擠不上大型比賽,想像中的投資報酬率當然就夢醒錢沒了。

養馬不便宜,訓練馬更貴;一匹馬在馬季的訓練、食宿費用約在一萬五到二萬英鎊左右,而一個馬季大約七、八個月,再加上其他開銷,一匹比賽馬每年差不多得花上一百萬台幣;而林蔚東還不只一匹馬受訓,那麼每年得花多少錢?「負擔是很重啦,幸好還有一片草地放馬吃草,省了不少飼料費!」顯然後來買的草地還有當萬用擋箭牌的功能。

此外,馬要常常活動筋骨,一般人要腳踏兩條船已經不太容易了,林蔚東一個又要如何騎十幾匹馬?馬場是個好地方,林蔚東跟馬場主人,也就是教練打個量,部分馬匹留在馬場,由馬場代為照料,遇有客戶來騎,也順便讓馬活動活動,各取所需,兩不相欠。

養馬的經驗愈來愈豐富,大同英國廠的運作也益加成熟;當九一年、九二年大同泰國廠開辦時,林蔚東在東南亞的工作分量日益加重,留在英國的時間也愈來愈短,這時他已經知道馬經生涯離他愈來愈遠了,只是成群的馬匹成為心頭難以割捨的包袱。於是林蔚東開始賣馬。

有了第一匹馬的模式,林蔚東說是賣馬,其實是半相送;部分是送給同好朋友,部分則透過馬場教練輾轉介紹;教練也會先幫他篩選客戶,有些人的馬品不太好,教練也會跟他暗示最好不要賣,當然教練也留下幾匹不錯的馬,但是到底算是賣還是送,反正也計較不清楚了,乾脆不想那麼多了。

因為陸續還有仔馬出生,林蔚東的送馬計畫花了兩年多,直到九六年底才將最後一匹馬送走。問他心裡有什麼感覺,他說既然送馬是一件正確的事,而且已經完成了,所以就不要再想那麼多了,現在的事情最重要。再問他最喜歡哪一匹馬,他答案還是一樣,已經過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想那麼多了。

嘴裡說不想,可是心頭還是癢癢的;林蔚東最懷念的時光就是夕陽西下、餘暉猶存的時刻,抱著一大桶 NUTS (一種摻有各種穀類,如小麥、燕麥等做成的飼料)來到自家的馬場邊,當馬兒聽見 NUTS 撞擊桶子的聲響時齊奔過來,雖然離「萬馬奔騰」的規模還差得遠,但是那種意境已經讓林蔚東滿足不已了。



回台只打高爾夫及游泳


現在馬沒了,後來購置的二十七英畝草地也沒荒廢,林蔚東以低廉的價格租給附近的農人種麥類及馬鈴薯;他說如果不租人的話,還得花一筆錢請人定時除草整地,否則若是任其荒煙蔓草的,還會被檢舉呢!

前後近十年的馬上生涯,林蔚東當然也摔過馬;所幸林蔚東年輕時的功夫在此時派上用場;柔道練的就是摔與被摔的功夫,因此從馬背上掉下來,本能地會保護重要部位,疼痛是免不了的,但是重傷倒還不至於。不過由於草地整地不是很徹底,草堆中還是有一些礫石,雖然騎馬戴的小圓帽還算硬,但是從近兩公尺的高度栽下來,一傢伙撞上去,腦袋還是夠受的了。

在台北的林蔚東沒有馬可以騎,他打高爾夫,也游泳;聽到前駐英代表簡又新也在騎馬,他大感驚訝說:他為什麼都沒告訴我,不然在英國就有伴了。中華映英國廠開幕時英國女王曾前往剪綵,其時簡又新為駐英代表,與林蔚東一官一民為外交努力,也有相當的情誼。不過簡又新的馬上經驗是調回國內後才開始的,倒與駐英時期的林蔚東沒有這方面的交集。

延伸閱讀

長榮、陽明、萬海重演去年劇本?航運股有4大利多!專家:「它」3-4月營收有機會跳升

2022-02-10

專挑大跌時加碼!IT工程師辭工作全職投資:只想長期安穩賺,我推薦3檔高配息ETF

2022-03-08

用科技打造企業生命有機體 聯華食品見綜效營收成長

2022-03-24

股神巴菲特鍾情的「惠普概念股」

2022-04-20

00900跌到心累!今天買完明天跌...「高股息ETF」越跌越買是對的嗎?該等最低點再買?

2022-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