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民意代表A錢手法大公開 P.30

民意代表A錢手法大公開 P.30

「要我們投資,還要交管理費,乾脆不要投資,管理費改成交際費好了,免得呆帳又跑出來。」一位曾經接觸立法委員關說投資創投案的銀行副總經理如此說道。

全世界最好賺的生意

以投資未上市潛力股為主的創投,在網路投資熱之後,也跟著升溫,嗅覺敏銳的立法委員也了解設創投的好處。因為不管基金有沒有賺錢,創投基金的管理公司,每年一定坐收二到二.五%的管理費,一個十億元基金,每年就有兩千萬收,何況基金的錢還是向銀行「募」來的,世界上有哪種投資比得上這種沒本錢又穩賺的生意。

在這股潮流的推動下,包括羅明才、何智輝、林明義、謝章捷等四位財政委員會的立法委員,不約而同的籌設創業投資公司,並「邀請」公營或是具有公營色彩的銀行參與投資,一位不願意具名的銀行高層主管提起這次事件說:「好在,我們沒有額度了。」

這位主管進一步說:「為了證明沒有額度,我們還出示報表,證明我們轉投資額度真的已經達三成上限了。」知道實際情況以後,該立委也頗識相,沒有再為難,就這樣打發掉了。不過,其他還有額度的銀行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不得已看在立委的面子上,只好加減投資一點。

不過,有參與投資的銀行心裡並不是這麼願意,雖然是有權有勢的立委掛名,創投也不見得就會損失。運氣好、或許是該立委有心經營,或許還有獲利的機會,總比過去面對超貸、呆帳要好。但是,大家一看到立委上門,過去和民意代表交手的不愉快經驗,立刻浮上腦海,一致的反應是無奈:「該來的還是來了。」


貸款、人事、採購 樣樣都來

一位副總經理就直言:「其實立委要的就是錢,要錢就給錢好了,反正銀行有交際費,每年從交際費支出就好了,不要叫我們投資,萬一又賠掉,銀行呆帳已經夠多了。」

民意代表吃定公營銀行,已經不是新聞,因為早在台灣省虛級化以前,省議員把省屬行庫視為「私人金庫」的情況就已經很嚴重,從關說貸款、人事、到關說制服、電腦設備採購,無役不與,貸款關說造成超貸案比比皆是,更嚴重的是最後竟然變成呆帳。

這種關說方法是把擔保品的價值提高,向銀行借到比較多的錢。由於擔保品大都是土地、房屋,市價鑑定本來就沒有客觀標準,超貸案被揭發之後,有的被判刑,有的則不了了之。


黃天麟:「打破了,再買就好。」

過去省屬行庫間流傳一則笑話是,剛剛退休的第一銀行董事長黃天麟,早年在作金庫擔任總經理時,有某位女性省議員向黃天麟關說一件人事案,結果,黃天麟沒有賣帳,人事案揭曉以後,該名省議員知道以後非常生氣,在一個禮拜六中午,先打電話要黃天麟不能下班,一定要等她來。

省議員到了以後,立刻潑口大罵,工讀生端了一杯茶給她,希望消消氣,沒想到她一手拿起杯子就往黃天麟身上丟,黃天麟一閃,杯子落在茶几上,把茶几上玻璃都打破了。

該省議員發完脾氣離開後,黃天麟緩緩跟員工說,玻璃破了,再買就有了,一點怒容也沒有。

省議員赤裸裸的把省屬行庫當成個人私人產業的行徑,隨著省虛級化,三商銀民營化的時代變遷,及省屬行庫移轉財政部管轄後,民營化的公營銀行日子比過去好過一點,要不要買民意代表的帳,就看當初董事長、總經理的官是不是靠很多人幫忙,需要還人情而定。像華南銀行董事長簡弘道,很少跟民意代表往來,官升得比別人慢,但是,人情關說的壓力也遠比別家銀行少,員工心裡都很感謝這位正派的董事長。

至於公營銀行日子也沒有好過到哪裡去,不少省議員搭上立委的列車,從省議員搖身一變成立法委員,當上中央變民代,手段也要比過去高明一點,過去直接關說的手法,也日漸翻新,日益文明。


公司債、聯貸 長億集團花樣最多

向公營銀行調錢的代表作,段數最高的要算是長億集團了。長億集團財務危機頻傳,不過,由於有省屬行庫當靠山,長億一直在到處找錢中度過難關。長億少東楊文欣在省議員任期內的最後代表作就是發行十五億元公司債,要所有省屬行庫認購。

楊文欣後來轉戰立法委員,勝選之後,不少行庫主管就預測,十五億元公司債快要到期,楊文欣一定會再來要錢。果然,楊文欣就任立委沒有多久就開始「拜訪」各銀行高層,接下來,楊文欣就開始針對十五億元公司債到期事宜,頻頻和銀行溝通。

沒想到此時銀行不怎麼買帳,推三阻四,就是不想再金援長億,最後,只有彰化銀行董事長蔡茂興伸出援手,主辦了一個數十億元的聯貸案,讓長億償還十五億元公司債,其餘則是提供長億周轉金。

前案未了,後案立刻就到,長億集團近年承包了不少大型的工程案,旗下的長生國際開發公司就負責中正機場捷運工程,整個投資金額原本是六百億元,銀行聯貸金額四百五十億元,沒想到在九二一大地震之前,長億集團突然邀集原來的十家參貸銀行開會,要求銀行實現擔任主辦銀行的承諾。

長億的如意算盤是,如果能夠早點取得銀行的融資意願,對於其「優先」資格將大有助益。但是,銀行團看到長億出具的投資金額、融資額度之後,不由得嚇一跳,因為長億把投資金額提高到一千五百億元,銀行融資金額更提高一倍,變成九百億元。

銀行主管都以「獅子大開口」來形容楊天生父子,但是,又不好明著拒絕,只好不斷寫報告,研究再研究,拖著、拖著,後來長億把機場捷運全案送交通部審核,長億也沒有再要求銀行要提高融資額度,銀行才暫時鬆了一口氣。


吳德美卸下立委、卸不下身段

另外一個財大氣粗、也是財務壓力罩頂的企業||安鋒集團,去年安鋒頻頻跳票,高達兩百億元的銀行貸款,安鋒最後連利息也沒有繳,讓銀行壓力沈重。銀行壓力最大的還不止如此,安鋒率先向高雄地方法院聲請重整,將銀行一軍,只要安鋒重整案過關,銀行將至少六、七年無法動安鋒一根寒毛。

台灣企銀為了保全債權,也向法院聲請安鋒破產,在銀行債權優先前題下,安鋒將面對破產的壓力。不過,安鋒也不是省油的燈,挾著過去立委的餘威,吳德美親自造訪台企向高層施壓,另外也透過民意代表管道,不斷向台企施壓,最後,逼得台企只好低頭。

民意代表過去從地方到中央,兵分兩路把銀行列為囊中物,現在地方民意代表式微,中央民代茁壯,一樣的目的,不同的手法、身段,仍然把銀行當成私人金庫。看到納稅人兼存款人身分的你我眼裡,面對這樣的民代,民眾能不生氣嗎?

延伸閱讀

主管沒能力又沒專業,為何卻能成老闆身邊的大紅人?有一種老闆,比起下屬能力更愛被捧的感覺

2022-01-27

台股前四個月大跌逾1600點 這十檔績優生卻逆風高飛 最高飆195%! 如何在逆勢中抓出飆股? 原來起漲前有「這跡象」

2022-05-05

挽救經濟頹勢!人行出手宣布降息…陸港股同步大漲、「這5檔ETF」向前衝

2022-05-20

早產兒、性侵受害者、弱勢病患都靠他們協助 醫務社工過勞兼數職 人力配置卻30年不變

2022-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