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不怕漲不怕跌 只怕沒動靜 P.122

不怕漲不怕跌 只怕沒動靜 P.122

在台灣盛行多年的期貨公司,過去一直蒙著一層投機、地下的陰影,即使是在期貨公司合法設立多年後,台灣投資人仍然對參與期貨交易有著難以拭去的心理障礙。然而這道心理關卡在期交所努力推動「小期兵計畫」,以及國安基金為了護盤而進場拉抬期指,卻慘遭摃龜命運下,波動性大且具避險性質的期貨竟然激起國人的投機細胞,使得近來期貨交易口數頻創新高。

根據期交所董事長高抗勝的分析,去年台股期貨行情由冷轉熱的主要原因,一是期貨交易稅在五月由千分之一調降為萬分之五,足足減少五成,自然引起投資人的興趣;其次是期貨商協助造市,創造話題,也帶動期貨交易的熱潮;第三則是股票現貨市場受到政府護盤政策扭曲,逐漸喪失交易機制功能,進而形成流動性陷阱,亦使靈活的投資人轉向期貨市場一展身手。


台灣期貨市場至少還有五至八倍的成長空間


十多年前便在期貨市場扎根鋪路的廣豐集團第二代賀鳴珩,在與美國羅盛豐期貨合作多年後, 去年底引進全球第四大期貨商 Refco 入股結盟,以提升台灣羅盛豐的國際能見度;改組後的公司名稱為瑞富羅盛豐,Refco 斥資超過一億元,吃下羅盛豐五一%的股權。這個動作使得期貨業成為繼投信之後,外商對台灣金融服務業另一個「染指」的目標。

根據期交所統計,二○○○年一月期貨交易的總成交值為股票集中市場成交總值的三.六八%;到了七月,隨著股市成交量的逐步萎縮,期貨交易量卻逆勢成長,比重達到一四.○四%;到了年底,由於國安基金的示範效果,使得期貨成交量創開市兩年半來的新高,而達到近三千五百億元,占股市成交比重也竄升至一八%以上。

不過照賀鳴珩的說法,在金融商品成熟的市場,期貨交易量通常是股市成交量的一○○至一五○%左右,也就是約在股市成交值的一至一.五倍上下;甚至像韓國還曾經瘋狂到高達二三○%的情況。由此推估,台灣期貨市場至少還有五至八倍的成長空間;而這也是全球排名第四的 Refco 積極來台參與的主要原因。

賀鳴珩認為,不光只是台灣,整個亞太地區,從韓國、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澳洲等地的期貨市場,未來的發展潛力都將遠勝過日趨成熟的北美市場。像台灣期貨市場開市不過兩年多,但是累計開戶人數便達三十多萬戶,而美國至今也不過才一百多萬戶的規模而已;新加坡的期貨公司擁有三千至五千名客戶便算是大型業者,但是台灣的期貨公司客戶人數動輒以萬計數,在在都顯示台灣雖是期貨的新生地,但是潛力卻無可限量。


賀鳴珩劃清羅盛豐與廣豐的界線

當然,美國也好,新加坡也罷,其期貨市場的參與者多屬法人客戶,正好與台灣以散戶為主的結構大異其趣。不過正如股票市場一般,台灣的金融市場本來便擁有獨特的特性,不論是股票市場或是其他市場,法人的比例都不高。在這樣的市場特性下,不論多空,只要市場有波動起伏,散戶便不請自來,這也是賀鳴珩對未來充滿信心的依據。

身為廣豐賀家的第二代,賀鳴珩卻一直將過去的羅盛豐,以及現在的瑞富羅盛豐與廣豐劃清界線,刻意避免外界將雙方視為同一集團的事業。賀鳴珩在一九八五年自政大銀行系畢業後,赴美國華盛頓大學修 MBA,拿到學位後一度在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學習期貨交易。而更早之前,家族裡的紡織廠也為了採購大宗物資原料,而在期貨市場從事避險交易;由於家族事業已有兄長接手,所以賀鳴珩也就順理成章地另闢新天地,在期貨界廝殺。

賀鳴珩八八年在芝加哥的時候,正巧碰上當時由經濟部長王建●派去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研習的二名人員;當時他便評估,政府都已經開始派人出國研習期貨法規制度了,離正式開放的日子也就不遠了。當時賀鳴珩預估二年後期貨公司便可以正式在台灣起跑。

沒想到後來碰上王建●辭官,期貨交易事業主管機關又改由財政部管轄,期交法案一躺經年,使得早期籌備並參與法案討論的業者,不是壯志未酬,就是在法令邊緣遊走。對於過去的那一段,賀鳴珩倒是認為在法令不完備前,誰對誰錯尚難定論。


國安基金應該多多開設期貨帳戶


瑞富羅盛豐期貨目前在國內有五十多個證券據點,其交易商品中,指數期貨排名第六、七,摩根、日、美盤皆居第一,總交易量排名第三,保證金也創新高。賀鳴珩指出,去年政府將股市跌幅縮減為三.五%,不但扼殺了證券市埸的交易,甚至連期貨也沒得玩了。

期貨市場不怕漲、不怕跌,只怕沒動靜。投資股票是報喜不報憂,愈是利多愈容易賺錢;而期貨則是報憂不報喜,愈是壞消息愈有獲利的空間。同時期貨的特性舉世皆然,國內不動國外動,投資人的注意力便自然而然地轉向國外市場,且國際市場的人為干擾較小,如摩根台指、美元、歐元等都沒有三.五%的限制,槓桿倍數大,所以在台股低迷的時刻,更加吸引國內投資人的轉向。這種現象對於專精於國外期貨交易的羅盛豐,更是如魚得水。

期貨交易一向予人投機性濃、風險高的印象,但是賀鳴珩卻說,在金融交易工具中,期貨雖是最殘酷最現實的一項,但是從事期貨交易的人卻是最保守、風險控管最嚴格的人。在國安基金血淋淋的教訓之後,賀鳴珩認為國安基金不畫地自限地救市倒無可厚非,但是他也建議國安基金應該多開幾個帳戶,不能只在世華一家進出,而讓全市場都盯著國安基金的動態,毫無機密及效益可言。

這次入股羅盛豐的 Refco,資本額達新台幣二百餘億元,未來雙方合作不僅在於營業利益的考量,也著眼於長期經營的策略結盟。Refco 希望能透過羅盛豐而參與台灣的期貨市場,成為台灣期交所的結算會員,更加深入亞洲市場的脈絡。而羅盛豐則希望能透過 Refco 的管道進入國際市場,參與國際市場, 並協助羅盛豐加入國際交易平台。

延伸閱讀

馬克宏三度熱線普丁,90分鐘真正看清他:普丁想要整個烏克蘭「說的每句話都無法讓人放心」

2022-03-04

黑暗中芬芳的諾言與謊言

2022-03-16

股神說「潮水退了,才知道誰沒有穿褲子!」 謝金河:投資當學巴菲特

2022-03-19

發展新兒科世代,一條龍照護孕育健康新生命

2022-03-31

滴滴、中國大潤發的「南柯一夢」...謝金河:中國沒有資本家,唯一老闆只有黨中央最高領導人!

2022-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