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徒善不足以為政

徒善不足以為政

林全

焦點新聞

803期

2012-05-10 10:10

擴大免稅額只是減少課稅人數,縮小打擊面;旦超過免稅額的投資人還是必須繳稅,他們的反對強度不會改變。

立意良善的公共政策,不一定能獲得社會支持。最近的證所稅政策,就是很好的借鏡。

課徵證所稅的政策訴求,如果是租稅公平,就要獲得主張租稅公平者的認同。但行政院的證所稅方案曾經擬議,自然人可以有三百萬元免稅額。此時主張租稅公平者會怎麼想?他們會認為薪資所得一毛錢都跑不掉,為什麼證券交易所得有三百萬元可以免稅?所以行政院的證所稅方案,很難喚起主張租稅公平者的支持。

更糟糕的是,當此一課稅方案引起證券市場恐慌時,總統府的妥協方案又進一步將免稅額擴大,由三百萬元變成四百萬元。結果更背離租稅公平,支持的聲音更微弱。

為何要擴大免稅額?應該是為了緩和反對阻力。但反對阻力可以緩和多少?恐怕有限。因為擴大免稅額只是減少課稅人數,縮小打擊面。超過免稅額的投資人還是必須繳稅,他們的反對強度不會改變。

 

申報複雜度愈高  反彈聲浪將更大

 

這些必須繳稅的投資人為什麼反對?稅負增加固然是原因,但證所稅的結算申報太複雜,更是重要原因。通常投資人交易愈頻繁,結算申報的複雜度也愈高。

由於證券交易所得超過免稅額者,往往正是交易頻繁的投資人,故若不能改善結算申報的複雜度,自然難以有效化解他們反對證所稅的程度。

然而,行政院的課稅方案似乎忽略投資人的結算申報問題,只是一再將課稅的對象排除,藉此減少反對者。於是妥協方案除了提高免稅額,又有證交稅的半數可以抵免證所稅等規定。如果再將虧損遞延的規定考慮在內,則目前行政院版本能對自然人課徵到證所稅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

對證所稅採取從輕課稅,或許是正確的改革策略。但用「課不到稅」作為化解反對阻力的唯一手段,難免捉襟見肘。而且反對阻力消失之際,也就是支持者的聲音和稅收消失之際。改革豈非徒勞無功?

按照行政院的版本,若某人第一年證券交易虧損二百萬元,則該虧損依法可以遞延抵減三年內盈餘。若第二年獲利四百萬元,則當年獲利在免稅額範圍內,可以不必繳稅。以前年度虧損則可以繼續遞延。若第三年獲利六百萬元,則其中四百萬元屬免稅額範圍,其餘二百萬元可以抵減遞延的虧損,所以還是不必繳稅。非但如此,即使第三年獲利超過六百萬元,超過的部分還有證交稅可抵減應納稅負。

這樣的證所稅減免已足夠寬厚,為什麼證券市場還是不乏強烈反彈聲浪?因為結算申報太多困難。只要這個問題無解,除非所有投資人都免稅,否則要繳稅的人還是會反彈到底。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課徵證所稅應跳脫舊思惟

2012-04-26

一次搞懂 台灣24年來最大稅改

2012-04-19

是能力不足?還是傲慢?

2012-06-07

證所稅兩大關鍵 財政部越算越糊塗

2012-06-14

林全:盲目妥協將落入改革失敗陷阱

201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