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創投家小賈斯汀!為什麼一個青少年,會開始投資?

創投家小賈斯汀!為什麼一個青少年,會開始投資?

查克.歐麥利.葛林堡

理財

達志

巨星天使投資人的誕生

2022-02-25 11:49

2012年,當時可算是全球最知名的流行明星小賈斯汀才17歲,我以他寫了《富比世》的封面故事,標題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創投家小賈斯汀〉。但是當我們在好萊塢一家錄音工作室坐下來訪談時,開啟問題的卻是這位歌手,而不是我這位記者。

 

「你看過泰勒絲(Taylor Swift)那集的《惡整名人》嗎?」他問,指的是有一集他慫恿這位超級巨星,跟他一起在馬里布寫歌,他說服泰勒絲燃放煙火,結果讓一艘正在舉行海上婚禮的船著火。「她說:『我恨你!』」

 

《惡整名人》節目是小賈斯汀企圖模仿庫奇的其中一個方式。他的經紀人史庫特.布勞恩從派對承辦人躋身超級經紀人,2008年在YouTube上發掘小賈斯汀,並引領他快速走紅;在經紀人的協助下,小賈斯汀累積許多科技公司的股份。小賈斯汀在我開始問問題時,坐到鍵盤樂器後的一張椅子上。我的提問中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一個出身加拿大中部、居民三萬多人的無名小村莊的青少年,為什麼會突然開始投資新創公司?

 

「科技對我來說很有趣。」他一邊說著,一邊在身邊的鼓機上敲出節拍,「我一直在尋找喜歡的新應用程式,安裝到我的iPhone和iPad上。」

 

嘣。嘣—嘣,嚓。嘣。嘣—嘣,嚓。

 

「但我不會投資我不喜歡的東西。我必須相信產品的價值。」

 

嗶—咘,咘,咘,嗶—咘,咘,咘,。

 

「我每個星期都會了解一下事業的近況,並學習與事業相關且必須知道的事。」他繼續說,焦點明顯還是放在攻擊我們耳膜的樂曲上,「我快要18歲了,必須負起責任。」

 

鏘。鏗鏘,噹,鏗鏘,噹—噹。

 

「而且,我可以告訴史庫特,年輕人喜歡什麼。」

 

布勞恩贊同。「他給我看Instagram,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這位經紀人談起他旗下這位少年藝人。

 

小賈斯汀和年輕人建立關係的方式,是比他大上12歲半的布勞恩做不到的,但後者對自己的年齡層卻相當了解—2004年時,他打算在一個當時稱為Facebook.com的新興社群網站進行天使投資。他寫了電子郵件給馬克.祖克柏,對方的聯絡資訊就列在網站上,結果卻被回絕了;因為Facebook創辦人當時並不追求資本。布勞恩要是當時就獲邀投入這家新創公司,就算是只有五位數的金額,早在多年前就成為一個億萬富翁了。

 

布勞恩發現一個頗有價值的安慰獎:引導小賈斯汀在2000年代末期登上流行文化頂端。到了2012年,小賈斯汀就以4300萬Facebook粉絲,成為社群媒體上的指標人物,他的粉絲數比那年的總統候選人: 米特. 羅姆尼( M i t tRomney)與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兩人所加總的粉絲數還多。他在Twitter也有2100萬追隨者,是地球上除了女神卡卡之外最多的,而且有些人認為,是他協助建立這個微網誌網站的。艾爾曼記得,他的同事就在辦公室牆上釘了一張小賈斯汀的海報。

 

「老實說,那是因為他在Twitter上非常受歡迎,而且他的粉絲非常狂熱。當然,我不是說,他是我們公司成長的原因。身為員工,可以目睹名人利用我們的產品是滿酷的,但我們在創造的東西,大多與名人無關。」艾爾曼說。布勞恩的看法不同,且他準備要大加利用。從小賈斯汀身上,他發現的不但是一代流行樂巨星,還有在他的年紀還不到租車需要多付錢之前2,就能賺進數億美元;且他更是一個會行走的通關碼,可讓他們兩人進入好萊塢與矽谷的獨家交易。布勞恩充分利用這些機會,從2009年起建立自己的王國。他善加利用像小賈斯汀這樣的明星,透過在社群媒體與粉絲直接溝通而擁有的新力量。

 

「有史以來第一次,藝人本身就是自己的網路。在我成長的時代,藝人的消息動態若沒有在廣播電台上更新,你就不會知道,然後這個藝人也將不復存在。如今小賈斯汀和女神卡卡每天都可以跟幾百萬的粉絲互動對談⋯⋯我們絕對不會錯過運用Twitter或Facebook的力量。」布勞恩說。

 

投資需要知名度的公司

 

在我採訪布勞恩和小賈斯汀時,這兩人已擁有大約十多家公司的股份。這對搭檔通常是跟隨經驗比較豐富的投資人—如投資社群策展應用程式Stamped,與谷歌風險投資公司(Google Ventures)及貝恩資本(Bain Capital)合作;或和娛樂界的同行:投資Tinychat時,他們是參加歐希瑞、庫奇以及卡特的150萬美元那一輪。他們還盡量將焦點集中在有慈善誘因的資產所有權,如艾倫.狄珍妮(小賈斯汀上過她的節目許多次)便告訴了他們Sojo Studios這家公司。這家社群遊戲公司創造一個類似開心農場(FarmVille)的應用程式,名為WeTopia,玩家賺取的虛擬點數可轉換為現實的慈善捐款。

 

在這些例子中,布勞恩和小賈斯汀大多遵循歐希瑞與庫奇的劇本:針對迫切需要知名度的新創公司,投資五位數中段到六位數出頭的金額,然後利用名氣換取通常只有高成就的矽谷投資者,才有辦法接觸到的私營公司投資機會。這對他們來說是不錯的交易,但對那些還無法引起有幾十億可揮霍的投資巨擘,如紅杉資本及格雷洛克風險投資公司之流注意的新創公司企業家來說,或許是更好的條件。

 

好萊塢與矽谷之間的交通,在2010年代初期愈來愈擁塞,投資風格的差異也愈來愈明顯。雖然一些新創公司依然堅持,所有投資人都要有切身利益,其他公司卻是以免費股票的承諾來誘惑名人— 稱之為「顧問股」(advisoryshares)或「血汗股權」(sweat equity),後者代表參與的程度高於前者。一家以發出少量股權知名的新創公司:Viddy,一款號稱「影片版Instagram」的應用程式,引進小賈斯汀、威爾.史密斯以及Jay-Z為小股東,很快便累積到5000萬用戶。

 

該公司創辦人體認到,明星帶來一種相對便宜的大眾宣傳方式。小賈斯汀在Facebook上的一篇貼文,可能無法完全觸及他的4300萬追隨者,但即使僅有1%追隨者看到他有關Viddy的貼文,只要其中5%下載這個應用程式,那就有超過2萬的新用戶了。隨著用戶獲取成本達到每個顧客10美元,以及在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Instagram提及品牌的價格飆漲到30萬美元,小賈斯汀的一篇貼文,在公開市場的價值可能達數十萬美元—這無疑值得贈與一小部分股

份。而小賈斯汀,也是眾多願意做這種交易的明星之一。

 

「我不知道Twitter、Facebook或這些東西十年後會發展到什麼地步,可能會有更好的新事物,誰也不知道。我一直— 以及史庫特一直以來— 在努力尋找下一個好東西。」小賈斯汀對我說。

 

至於布勞恩,依然為錯過早期投資Facebook而難受,也惱怒小賈斯汀沒有從Instagram得到回報,只除了保證會有一大筆金額,但Viddy在他看來似乎相當有吸引力—如果價格合適的話。

 

「如果我們說,他只會當個沉默的投資人,而且不會有人知道,那我們就不會要求特殊待遇;但如果我們來了並放上他的名字,還有他的個人品牌、受歡迎程度以及他的社群影響力,那我們就會努力為這些價值提出適當報酬。」布勞恩說。

 

儘管Viddy早早做出承諾,但Facebook演算法的改變還是挖走了它的流量;Instagram本身成了觀看影片和瀏覽照片的終點。Viddy在2014年以區區2000萬美元賣給一家名叫Fullscreen的公司—遠不及早期股東夢想的九位、十位數,且在那年年底就關門大吉。

 

布勞恩、小賈斯汀以及他們的同行領悟到,提供免費股權的公司,未必都是最好的選擇。Tinychat是另一個例子:儘管小賈斯汀大力幫忙宣傳,這家新創公司始終沒能成為下個重要的通訊應用程式。而在公司不免費給股權的情況下,對實際花錢買股份的股東來說,最後的結果是相當大的災難。

 

「最初的印象是,『哇,投資早期階段的科技公司,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不過那是個很好的學習經驗,但不是筆很好的投資。」卡特說。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巨星天使投資人的誕生》

延伸閱讀

「從小被教育要抗壓,差點逼死自己」50歲總經理告白:憂鬱症不管你是人生勝利組還是魯蛇

2022-03-10

麵團做出玻璃質地讓評審團驚艷! 台灣隊首度拿下烘焙界奧林匹克團體冠軍 他高舉國旗一刻,許多人眼角泛淚…

2022-04-13

波動仍大 靜待下半年現轉機 疫情、戰爭與升息下的第二季台股攻略

2022-04-13

線上面試不能不知【實戰技巧篇】

2022-04-20

不強制戴口罩、測陽即治療…中研院院士防疫9大策略:omicron已是不一樣的疾病

2022-05-06